首页

你在这里

也来上供:相声---手机族

(最近发现文轩有一股不正之风,时兴上供。原想要抵制来着,可是又怕“着料们”不带俺玩,没办法,也来上个供。 也不知道能不能入“葱,姜,蒜,辣椒,胡椒,咖喱,。。。”一众长老的法眼。)

相声---手机族


甲:(边走上台,边低头按手机键,撞上乙)

乙:嘿,嘿,怎么走路的这是,怎么不看道哇?

甲:噢,对不起,我这发短信呢。

乙:发短信也得看着道哇,撞着人你都看不见。

甲:你急什么呀?我就撞了你啦,怎么着吧。别说撞着你,我刚才撞了电线杆子,也就说了声对不起就完事了。

乙:电线杆子?它还真拿你没辙。

甲:哎,出道题考考你? 你知道我们国家有多少个民族吗?

乙:就这个呀?这也忒简单啦。我国有五十六个民族。

甲:看看,不知道了吧? 告诉你吧,我国呀,一共有五十七个民族。

乙:嗯?没听说过。从小到大,我就只知道我国有五十六个民族。

甲:知道歌里怎么唱的吗?(学唱)“五十七个民族五十七朵花。五十七个民族一个家。”

乙:停,停, 打住!那是“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

甲:不对,是五十七个。

乙:那你告诉我那第五十七个民族是什么族?

甲:告诉你,听好喽,手机族。

乙:“手机族”?没听说过。

对,手机族!上个周末我家来了一位,手机族。嘿,那叫一个折腾。

乙:都怎么折腾的呀?学来听听。

甲:学来大伙听听啊。上周五晚上,正赶上我老婆出差没回来,我自个儿在家里看  着电视,美滋滋的。听见门铃一响,过去开了门一看,门口站着一位小伙子。我问:“请问你找谁呀?”。那位一开口吓我一跳:“我是你大爷。。。”话音没落, “嘀”,他手机响了:“哦,信息, 对不起,我看看。”

乙:哎,这是你大爷来啦。

甲:你大爷才来了呢。那位回了短信接着说:“的舅姥爷。。。”  “嘀”  “对不起,信息,我得看看。”

乙:你大爷的舅姥爷来了? 呵,这会儿功夫就高出你三辈儿去了。

甲:又回了信息,接着说:“的外甥媳妇”  “嘀” “对不起,又有信息。我还得看看。”

乙:“你大爷的舅姥爷的外甥媳妇”?那怎么也该是个女的呀?

甲:看好了信息,又往下说:“的孙子” “嘀” “对不起,又有。。。” 我说:“你有完没完呀?你先把手机关了。说了半天你到底是谁呀?”

乙:对呀,他是谁呀?

甲:他说:“我是你大爷。。。”

乙:“嗯?”

甲:“我是你大爷。。。”

乙:“嗯?”

甲:“我是你大爷的。。。, 得啦,我说不清,我发信息。”

乙:这是怎么回事啊,话都说不清,得发信息才能说清楚?

甲:是啊, 我也觉得奇怪呀。 我说“你为什么不一块说了呢?”他没开口,从兜里摸出一张名片。我一看,姓名:寿吉,年龄:26 岁。民族:手机。

乙:什么? 什么民族?

甲:手机族。

乙:没听说过。

甲:这还有呐,特征:语言简练,超过五个字以上表达困难。联系方式:手机。

乙:霍,这也忒什么啦,这个。

甲: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嘀” 我手机响了。我一看,说是 “我是你大爷的舅姥爷的外甥媳妇的孙子,你是我表哥。”

乙:和着是你表弟来啦,好像八杆子也打不着哈。

甲:就这个, 十六杆子也打不着哇!我说那就快进屋吧。你找我来干嘛来啦?

乙:是啊,是干什么的?

甲:“嘀”, 我手机又响了。上面说:“我来北京买手机。我在老家开了个手机店。”

乙:这位不会说话呀?

甲:是啊,我也奇怪呀。我说: “好好的面对面说话,你干吗老发信息呀?” “嘀”。

乙:你手机又响啦?

甲:是,上面又说:“我们手机族发信息比说话快,我怕你等不及。”我说“没关系,我能等。面对面站着,我老得跟手机说话。我多别扭啊。” “嘀”。

乙:又是信息?

甲:“那我可就真说了。”我说 “你说,我听着呐。” 他一开始说, 我就后悔了。

乙:那他说些什么呀?

甲:他说:“明天我女朋。。。友要来我们。。。一起去进一。。。批货然后就。。。回家了。”

乙:打住,打住。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他结巴呀?

甲:对呀,我也这么问他呀。他说手机族啊, 就这样。 我这听得一头雾水,他那儿比划着还憋了一头的汗。我说 “你还是发信息吧。 这不今儿个也不早了,你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将就一宿,明天你好和你女朋友一起办事儿去。” 说完我就进里屋睡了。可是刚刚要睡着,就被一阵音乐吓了一跳:(学唱)“娘啊,娘啊,白发亲娘”。 我忙出屋看看,只见他拿着手机说:“我妈,是我妈。要我发信息。”

乙:深更半夜的,怪吓人的。

甲:可不是吗?我进了里屋又躺下了。这刚要迷糊过去,又是一阵来了:(学唱)“谁娶了多愁善 感的你,谁看了你的日记, 谁把你的长发 盘起, 谁给你做的嫁 衣。” 我又出屋看看,他说:“同学,同学。” 。

乙:他怎么老在唱歌啊?

甲:那是他的手机里把每个人都给了不同的音乐。 我转身往里屋走着,他那儿又唱上了“亲爱的,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见我看着他,他说:“女朋友,女朋友。” 看着他回完了信息,我刚进了里屋,又来啦。

乙:这次是什么呀?

甲:(学唱):“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走在无垠的旷野中,凄厉的北风吹过,漫漫的黄沙掠过”

乙:霍!狼都来了。

甲:我这儿急了。我说:“你还让不让人睡啦。 你快把它调成静音, 我这可是没法睡了。”他也答应了。

乙:这回你可以睡了。

甲:睡什么?还是没睡成。

乙:那不调成了静音了吗?

甲:静音是静音了。可是深更半夜的,一会儿“呜呜。。。”一会儿又“呜呜。。。”的,叫人也没法睡呀。后来好不容易听习惯了,刚刚睡着了,它又不呜了。我在那儿睁着眼等着它再呜了我好睡吧。

乙:结果呢?

甲:一直等到天亮,它也不呜了。你说这不是折腾人吗?

乙:是够折腾的。

甲:好不容易第二天,他女朋友来了。

乙:那就出门办事吧。

甲:没有,为了先到西单,还是先到王府井,俩人吵起来啦。就听见一个说:“西单”, 一个喊“王府井”。不过吵着吵着就没声了。

乙:不吵了,俩人同意先到哪儿去了。

甲:哪儿啊。就见俩人面对面站着,脸红脖子粗的,跟两只公牛似的,眼珠子都快瞪掉出来了。一人手里拿个手机,拼命地按哪按。我说你们这是在干嘛呀?走过去看看,咳,原来俩人都在发短信,拿着手机吵架呐。

乙:用手机吵架?这个听着新鲜。

甲:对,我凑过去看看,一个说:“我就是相信老母猪只有两条腿,也不相信你的一张嘴。”那个说:“我就是相信老母猪能唱小曲,也不相信你的花言巧语”。这个说:“我情愿赶老母猪上山,也不愿意跟你去西单。”那个说:“我情愿赶老母猪下河,也不愿意。。。”

乙:打住,打住,这俩怎么就跟老母猪过不去呀?

甲:我让他们吵着,我到冰箱里拿点儿喝的。没想到他们不吵了,开始说话了。就听见说:不见不散。那女的就怒气冲冲地甩门出去了。

乙:不吵啦?还是年轻人啊,好得也快。

甲:我问表弟,你们约了在哪儿不见不散哪?就听见“嘀”,看了他的短信,当时我就乐了。

乙:他说在哪儿见呀,让你这么高兴?

甲:他说呀,女的坚持要去王府井,问他到底去不去。表弟还是不同意。女的说:不见?表弟答应:“不!”女的一生气说:“散!”

乙:啊? 原来是这么个不见不散哪。

甲:我说,那你还不快去追呀? 他这才出了门。我这刚坐下,就听见门铃响了。我说:“你怎么又回来呀?”

乙:他说什么?

甲:“手机,手机落你家啦。”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葱的头像
 #

哈哈~(其实我没看懂多少,因为我根本不会用手机发短信。)

手机不就是电话吗?用它打个电话就好,为什么需要那么多功能呢?发邮件有计算机,照相有照相机,录音有录音机,手机它究竟想干嘛?

 
春阳的头像
 #

那俺算在党啦没?cheeky

 
一休的头像
 #

蒜!

 
一休的头像
 #

哈哈。。入党不用发这么长的短信, 跟收发室的豆包打个招呼就中!  

本人正顽强地抵触各种“玩意儿” - gadgets  

 
春阳的头像
 #

闹半天供错了神仙?嘿,早知道这样,直接找好吃借几个豆包儿供上就是了。wink

 
一休的头像
 #

我说, 你怎么上的照片? 我吭哧半天也上不来!

 
春阳的头像
 #

一休,我用的笨办法:进到---我的帐户---编辑----头像---browse ,从电脑的picture里选一张。 就可以了。试试再说?

 
一休的头像
 #

我就是这样做的。 可每次都看见这条 “指定的文件jpg.无法上传。 只允许以下扩展名文件:jpg jpeg gif png txt doc xls pdf ppt pps odt ods odp”。

我把图片改成 jpeg或者gif. .... 都不行!

 
春阳的头像
 #

我又试了一下,好像有的照片也是那样的Message。有的照片又可以。要不要问问网管?

 
一休的头像
 #

你就得瑟吧, 又换成狗了?我去传达室找网管去。。。

 
春阳的头像
 #

可是,可是,人家都BYE-BYE了呀,嘿嘿。

 
海云的头像
 #

春阳,这个可以上春晚!:)

 
春阳的头像
 #

嗯,文轩春晚,呵呵。

 
百草园的头像
 #

让春阳上春晚,再从葱坛子里找一头蒜做搭档,说这段,肯定叫座。

 
春阳的头像
 #

找糖蒜呢,还是醋蒜呢?这是个问题。indecision

 
百草园的头像
 #

问题好解决,找一个糖醋腊八蒜,说起相声肯定五味俱全。

 
牧童歌谣的头像
 #

葱,姜,韭菜,陈醋,这儿又上了糖醋腊八蒜, 这贫协真是

2011,佐料凑齐;

2012,美食大腕儿

横批:就缺炒锅!

 
仲夏百合的头像
 #

怎么也得提倡有点健康的食品 - 加个毒苹果!

 
春阳的头像
 #

众“佐料”姐妹们,俺“蒜”啦。俺在“鞋”啦。俺鸡冻,鸡冻。。。俺终于盼到了这一天啦,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啦拉。。。

 
牧童歌谣的头像
 #

哈哈!跟我被批准当韭菜一个心情,乐颠颠的到畦里站着去了。

 
一休的头像
 #

龙年了, 长势喜人啊!

 
牧童歌谣的头像
 #

竖着长,别横着。

 
一休的头像
 #

哎?这垄撒的是白瓜种子。  

 
一休的头像
 #

我一朋友外号叫”败家子鸡“。

这位小妖不会做饭。 早上上班前,脑子里“鸡冻”一闪念: 晚上做白切鸡!她把冻鸡从冰室里拿出来,放水池子里缓上。。。下班回家, 拿起缓好的冻鸡, 想不起来白切鸡该怎么做了, 把鸡又放回冰室里冻着; 

第二天早上喝完咖啡, 她又”鸡冻“一闪念, 晚上做三杯鸡! 把冻鸡从冰室拎出来放水池子里缓上。 晚上回来,发现缺三杯鸡的调料, 又把鸡放回冰室里冻上。

第三天。。又一”鸡冻“想做什么鸡来着, 那倒霉的冻鸡又被缓了一天。。最后打开都臭了。

一礼拜鸡冻N次, 扔两只鸡(平均)

 

 

 

 

 

 
海云的头像
 #

哈哈,这鸡冻,笑死我了!怎么看都像是一休干的事儿!

 
一休的头像
 #

咱堂堂大厨界的哪能那样呢。 这是一小妖子的”花边儿“糗事。  

 
春阳的头像
 #

哈哈哈,笑话俺鸡冻啊。

laugh嘿。一休哥哥,俺又换狗狗啦。broken heart

 
一休的头像
 #

嘿! 这仨都是瓜子儿脸么! 漂亮!

 
易道的头像
 #

春阳是多面手啊,还会写相声!鸡冻!新换的狗狗漂亮得很!

 
henrysong的头像
 #

我看这相声比春晚的要好!

冻鸡,那是一休摇身一变成了大厨界之前的逸事。

 
春阳的头像
 #

一休,蝴蝶犬就是漂亮。谢谢阿姨夸奖啊。 这文章怎么发到论坛?我的发到论坛了吗?没搞懂。

谢谢易道,写相声是闹着玩的。逗乐子而已。呵呵。

谢谢Henrysong , 这话我爱听。咱们找到人说说,也上春晚,哈哈。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