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十 脚步杂乱

半涩时光

                                      

                                                              

                                                         脚步杂乱

 

 

         看到橱窗里贴出海报,说是邀请原本学院辅导员现当红作家江鹰于晚上某时来作报告,这样的消息在青果学院里算是寻常之事,但因着这江鹰刚有作品被拍成灯笼红,这些红让刚刚有些苏醒的人群变得有些兴奋,看到了迥然不同的视野,所以不少带着青春理想与梦幻的学生们就鼓起了许多期待,方桐也想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原先只是个辅导员,现在是个红作家,写的东西有些陈旧也有些古怪,打开的是一扇落满了灰尘显得破败却是雕花描金的灰暗的木门窗,露出里面活色生香的过去在飘渺的烟雾里上演,让许多年少的知道除了战场上的英雄和改革家以及女强人之外还曾经有过这样消沉腐朽的生活,到底证明了生活的复杂,不然都是一色的蓝与草绿岂不又些单调了……

 

        上次工艺系原系主任彬教授就做个一场报告,他已经六十多了,自己说看年轻人穿牛仔裤很流行,自己也去弄一条穿穿,裹在腿上紧紧的挺舒服,引得大家哈哈大笑!方桐的脑海里教授模样还是文质彬彬一副不温不火的儒雅形象,这都书里得来的,这风趣生动老头还真有意思,介绍自己受美国一朋友发函邀请去办个展览,结果行程计划都定下之后那位朋友倒飞出美国了!自己一狠心还是按计划走,联络一些在美国的学生倒也把自己与作品给安顿了下来,举行画展之后也卖了部分的作品,因为时间有余又无事可干,学生出主意办个临时的绘画学习班,招来些美国家庭妇女,这些人兴趣不在学什么上,而是来看稀罕的,于是边画边讲,在国内是搞设计的此刻却在示范画国画,画两个大桃子,画几枝竹或兰,五美元十美元的一张,倒是很好卖!一边讲一边笑,听的人也被他的情绪感染了,挺佩服这老头在陌生的国度居然也能进退自如,在遭遇困难的时候挺身而上积极融进当地的人群里,像个艺术家!

 

        这江鹰会是怎样的呢?据说年龄也不算大,是江南人,江南出才子啊,数不胜数……方桐心里却又些怪怪的,这江南怎么就出才子?北方就很土吗?难道说一旦出身在北方就被定下出路了?这是多么的不公,谁也不能自主选择出身地域与家庭,但是一出生甚至未出生就被划定格局了,这是怎样的无奈?看看身边的来自南方的同学的确显得清秀有灵气,但相处起来还是北方的更爽快更轻松,虽然看上也真有些楞,都硬铮铮的,说话时喜欢把眼睁大,随时都在真理的强调当中一样,有些累人……

 

        晚上在系里的公共教室,江鹰出现了,看上去挺随和不起眼的一个人,头发很短显得头脸很圆乎,没有那种名头大很气派的摸样……方桐很安静地听他讲,希望从他这里听出点什么,因为方桐的头脑里想法很多很乱,平时很难与别人合上拍子,别人看方桐感到很奇怪,方桐自己也挺委屈,怎么老是看不懂别人啊,盯着别人的眼望只会看到那人的瞳孔里有自己的身影,却无法洞悉这个人的眼里究竟埋藏着什么……作为一个当红的作家也许有许多不为常人所理解的心理与奇特之处吧?会不会在他这里找到一些可以解开自己的东西呢?方桐担心自己有一天会受不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会不会就疯了?不敢想象……方桐稍稍望望周围,有几个女生头略向前伸,一副洗耳恭听的虔诚样子,其余的人也屏声静气地听着。江鹰讲经常吃不饱,晚上老是有些饿,睡不着,就起来喝水,喝点水还睡不着,就写点东西,好不容易睡了,一早起来就把晚上写好的偷偷塞到朋友家的门缝里,希望听到些反馈,整天都差不离是干这样的事……女朋友在苏州,不常有时间见面,在青果学院住个单身宿舍,有时与学生一起玩,又没多少钱,后来小说发表了,反响比较好,就被弄作协去了,离开了这里……掌声不时响起,方桐却没找到想找的答案。

 

        最后互动的时候,江鹰回答大家的问题,方桐写个字条问,作家到最后会不会疯掉?好像有不少作家最后……江鹰拿到字条一字一字读出来,一读出来就引一片笑声,方桐搞不清这笑声意味着什么,只好讪讪地待着。江鹰大声说,你这个想法有点奇怪,我也收到过一封信,信上就问我这样的问题,好像威胁我一样,我怀疑那信是不是你写的?众人又是一阵大笑……可方桐却无法再听到什么声音,只觉得一片乱哄哄的,最后搞不清是怎么散场的。后来有人把江鹰新出的小说借给方桐看,方桐翻两页看看都是描述偷窥或者按倒在长条凳上之类的不禁胸中翻腾再难看下去。方桐越发觉得孤独,这个世界令方桐很难接受,这个世界也不太容易接受方桐,方桐只有把自己当成可有可无的,因为一旦显出了自我就会遭到排斥,最温柔的结局就是别人陷入沉默,方桐也感受到无言的冷漠,只好转身独自默默走开……

 

       最近方桐又遇上新的烦恼了,他把画板带到同标他们美术评论专业教室画莎士比亚,快画好了,再去看看却连板不见了,谁都说没看见……这块板是学校发的,再去买这样一块板就影响到饭菜钱的计算了,算了吧,以后再说吧,这一阵也画不了了,还画什么劲?能画出什么名堂吗?据说有几个国内的画家当年留苏的,在那里遇上革命潮流,大家都去革命了,可这两人躲起来画画,扎实的写实功夫很精彩,可这又能怎样呢?绝算不上一流画家,把东西画的再像再生动又能带来什么?对于我们的生活,尤其自己眼下遇到的困窘,又能有什么具体的影响?什么都买不起,还能怎么办?罗丹当年买不起颜料改学雕塑,雕塑用泥土,泥土不值钱,梵高也很贫穷,但还有个弟弟长年资助一点,这些都是熬出来的,熬不出来又会怎样?听说学院开除了两个学生,一个就是在欢迎新生的晚会上贸然冲上台自说自话自己跳舞的那个高个子怪家伙,那家伙据说常到南师大食堂吃饭,看见女生吃大排就问人家吃的是什么,人家说是大排,他一本正经的说:“不,这是猪的尸体”弄得人家莫名其妙,好好一顿饭就毁了!这不是开除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在外租的房子里画了一张有辱伟大的画,这样的怪胎也只能开除了事。还有一个据说是考上学院太兴奋,整天激情高涨,到处出格表现,好像真的到了自由王国,忘了性别也忘了场合,结果被部队转业的学院书记听到了汇报,开除回家。

 

方桐觉得天地在不停地旋转,这些楼房与树有些妖里妖气的一会儿鼓出来一会儿瘪进去,都说梵高的画不好理解,可方桐就觉得太正常了,特别在哪里呢?向日葵难倒不就这样张扬的?还有蒙克《呐喊》,那变形的世界才是真实的世界,谁眼里的世界是真实的?其实都不真实,不真实才是真实,真实的才是不真实的,世界就在这两者之间来来回回地晃动,如同看似平静的水面其实一直是在晃动的一样,你以为是静止其实是你的幻觉也是你的粗心,每时每刻都是动的,人的两条腿无法迈进同一条河里,谁又能真正把握住了这个世界?方桐迷茫了,半空里飘来“我悄悄地蒙上你的眼睛 让你猜猜我是谁,marysunnyivory 却始终没有我的名字 ……”世界是多么的遥远,又是多么地近。

 

 

 

 

 

 

 

                                                                                              0一二年十月二十九日十四点三十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追梦的头像
 #

艺术家敏感细腻,想得太多很容易走火入魔。所谓不疯魔不成活,艺术是他们和外界沟通的唯一渠道。梵高和Renoir比起来我更喜欢梵高。Renoir的画很美,他画的太太小姐都很优雅,他在一定程度上迎合他们的趣味。梵高不懂生存法则,他的画是他极度强烈内心的反映。我看过蒙克的专辑画展,这是另一个极度压抑和扭曲的灵魂,透过他的画,我看到了他的内心。「呐喊」不止一张,是一个系列。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所以艺术家其实是痛苦的,他感受到了太多的东西。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写的好,尤其是关于北方同学的性格,非常逼真。倒数第二段第八行罗丹该学: 为改学

你对方桐太苛刻了,给他一点活路... 。:-)

最近读了你写的好多作品,香椿炒鸡蛋是我的最爱,邻居有棵香椿树,我要按你的配料试一试。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活路慢慢给,不逼他就出不来精彩。

 
仲夏百合的头像
 #

艺术家都是特立独行的。 囿于中规中矩的思维也许就很难成大气候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正是艺术的价值所在,在看似怪异的行为里尝试探索新的边界。

 
予微的头像
 #

跟着方桐转迷宫。

作者观察仔细,我的脑里也是闹哄哄的乱想胡思,却不能如此“有逻辑”的写出来。

这句真妙:“说话时喜欢把眼睁大,随时都在真理的强调当中一样,有些累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北方人豪爽,遇到不同意见时喜欢大声争执辩论,不愿在风头上被人压过。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