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九 乡村视角

半涩时光

 

                                                                

                                                       乡村视角

 

 

        天终于逐渐亮了起来,宿舍里一片凌乱,有的正忙着下床去洗脸有的坐在床上伸着懒腰打呵气有的还挺得笔直的……水池房已经挤满了人,纷纷脸朝墙屁股向外满嘴丫白沫子,还个个摇头晃脑的带动着屁股也一并摇动着,有的是长裤还有不少就裤衩,颜色还挺丰富的……学院的喇叭里正播着孟庭炜的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谁的眼泪在飞……方桐这帮新生住的是二楼西边半截,东边半截以及三楼都是老生,与西头这一片喧闹不同的是东头几乎是静悄悄的没几个人这么早出来活动,大概都是老江湖了,只要赶上上课就行了,其他的也就不管了……

 

        一阵忙乱之后基本都收拾好了,一个宿舍的人一起去食堂,方桐最喜欢吃食堂的青菜包子,这包子里是青菜伴香干丁伴了点芝麻,菜很绿也很脆,来上两个再喝一钵的白米粥,就很好了。大力喜欢吃鲜肉大包,小黑脸拿的是烧卖。趁吃的功夫方桐发现不大的餐厅里也大都是新生,偶尔也有老师模样的在买豆浆和花卷包子之类的,用小锅子装好端出餐厅回去吃。这是一个音乐家还是一个画家?如果是看起来高雅平静的就该是音乐家,如果是比较随便的却又显得比较激情的就该是个画家,听说学院有个青年教师长年在外写生搞创作,不时会有些新闻报道他,这里果真是个水深的地方,随手抓住一个,说不准就有一番特别的功夫……

  

       方桐就这样半是清醒半是浮想地随着大伙一道来去,到教室随便坐下,反正都是乱放的桌子,也没什么固定,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写那几个比较难把握的字,艺、飞、乃、气、母等有斜有弯的,至于横竖构成的字就好把握多了,也无需特别下多少功夫……那几个走读的女生都带着资料,可以进行参照,可大力方桐他们却什么也没有,小黑脸人呢?再看小黑脸与一个娇小的穿着吊带裤的女生趴在一起叽咕叽咕地低笑着。方桐为了节约用纸,就把字的尺寸写得小一点,一张纸上尽量多写点,行距要比字距大,字距不小于字宽度的四分之一……有一女生细长个子,嫩白嫩白的脸很像女娃娃,两只黑黑的眼睛在椭圆的薄镜片后忽闪忽闪的,她一张纸上只写了两个宋体,横很细竖很粗,远看挺显眼的。方桐这会也挺忙的,别人看他上手很快,也很像样子,都找他给把一下关,这一笔画位置上一点还是低一点了,这里是收一些好还是放一些好了……方桐很乐意帮人说这些,他觉得这写美术字就是摆摆位置,看起来比较匀称就好了,这里最关键的就是要有看的感觉,一看之下就能明确地感受到字的胖瘦与重心的平稳,整体的一致,其余也没什么了……那个娃娃脸看方桐终于安静下来一心做自己的作业了,就带点有些意味的语气说:“方桐,都说你对这字比较厉害啊!”“哪里哪里,随便说说的。”方桐感受到了这里的意味,知道这丫头是走读生,家庭条件优越,她肯定是不服这个乡村来的同学会在审美情趣上超过她,她也不相信方桐会真的会超过她。“娇丫头,你哪里会理解我熬过的那些日子,你哪里又会懂得我所遭遇的那些东西?”方桐自在心里说着这些,嘴上却在打哈哈。“那么请你帮我看看这两字写的怎么样呀?”这丫头分明在挑衅和炫耀嘛,一张白洁的素描纸上只安排了两个字,横竖细粗比达到一比十,看起来很丰满很大气,而且已经涂了黑,制作也很细致。方桐刚想夸两句了事,他可不想刚开学就与女同学闹的不愉快,可再一看,就看出了问题,忍不住就开说了:“你这里右边的笔画挤了,左边显得空了。”“哪里?怎么了!?”“哎呀,先生啊,右边的笔画虽然比较多但可以细一点嘛,左边的笔画少可以粗一些嘛,两边调整一下在视觉上不就均衡了嘛。”这是方桐说的话,本想说“小姐啊”,可话到嘴边硬是改成“先生”了,为什么改了,直觉告诉方桐直接就喊“小姐”比较不妥。可不,小丫头脸一红:“还真是的,方桐还真是在行,要喊小姐,不是先生。”教室里腾起一片笑来。

 

        有人带了张报纸来,有些字写不好就参照报纸上的,可弄来弄去也弄不好,方桐诊断的结果是也不能全照报纸上的,有些字字模设计并不好。方桐的大胆与直率引起不少人注意,这些注意里有几种情况,有的是真欣赏,有的是说风凉话,有的心里有数嘴上没有什么表达……方桐全然不在意这些,只是单纯地该怎么想就怎么想,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写到仿宋体的时候也是,方桐按照自己的想法一路写下去,结果就抄写了一段“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一边一字一字地写一边就想起《挺进报》里有一场景就是用仿宋体刻写蜡纸并传递消息的,写仿宋体是为回避个性笔迹的流露,大体就是在瘦长的格子里写瘦长的字罢了,其余的特征保持统一也就行了,也没多少神秘。可当有人问方桐是参照什么字帖时,方桐老实回答说什么字帖也没有,那人被噎得呆住了,很不相信,幸亏坐在方桐边的一个圆脸女生笑道:“他的确什么字帖也没有,所以你看他这个也不是很符合仿宋字的转角特点,而且仿宋体都向右上斜一些,他这都是平的。”那人才平息了。方桐心下奇怪,怎么回事呀,说实话也不一定有人相信,幸亏这位圆脸的女生,看她其貌不扬的也很安静,可关键时候倒是敢说真话,也起作用,不禁多看了这个女生几眼,平淡的样貌倒很契合方桐的乡村视角。

 

        方桐一直感觉最令人他喜欢的颜色是稍有点鲜艳的天蓝色,实际比蓝天的蓝还要嫩一点明快一点,但又不过分,这种感觉是哪里来的呢?仔细回忆就是童年的时候妈妈经常穿一件这样嫩蓝色灯芯绒的衣服,自己像小尾巴一样跟着妈妈去田地里挑猪菜,妈妈走在前面挑菜自己跟在后面东望西望的,田野里最鲜亮的颜色就是妈妈的柔和而生动的蓝色背影,那灯芯绒的嫩蓝色就是一切,这是他儿时的世界,也是他的依赖,这个颜色最漂亮也最醉人了,那透明的暖暖的阳光照在这鲜艳的蓝色灯芯绒上是多么的好看啊!好像整个人都被这嫩蓝色包裹了,这是母亲喜欢的颜色,也是方桐最有感受的颜色!大概从那时起方桐的视野里就刻下了这乡村天地的独特形式,形成了以自然为标准的心理,没有什么框框套套的,特喜欢平实的不扎眼的感觉,好像只有这些东西的感觉才是符合自己内心的,也才是生活里最本质的,花里胡哨的东西总显得不那么让人踏实……可能认同这一点人很少,大家都喜欢新奇的热闹的那些光芒四射的……眼前这个圆脸女生相貌平平,嘴唇略厚,衣着也普通,与那两个同是走读的女生比起来显得很不起眼,尤其是那个娃娃脸,太娇嫩洋气了……可看起来这个圆脸的女生也不觉得有什么自卑啊,有点没心没肺地尾在那两个女生后面有说有笑的……

 

 

 

 

 

 

 

 

 

                                                                                                                         0一二年十月十八日十点十五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乡村视角很特别。这方同学头脑清醒现实呢。对母亲的印象这么明丽,童年是幸福的!

对那两个横细竖粗的字的描写,让我想像了一会儿,有趣!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我就是想刻画一个农村来的青年学生究竟是怎样的心理与感受,会有怎样的特别,他与城里长大的不同在哪里,根源又是什么,这样的比较应该还是有意思的。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方桐朴实的乡村视角,以及对艺术不拘一格的独特见解将奠定他以后的艺术发展,希望他成功。

第三段第八行:这丫头方明....,是那女孩的名字?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应该是“分明”,不是名字。

 
追梦的头像
 #

快要有人"心有灵犀一点通"了,呵呵。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不要着急,都会有的。

 
熊猫的头像
 #

这就是所谓一见钟情罢?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让人回忆起许多美好的情节。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青春在回忆里才更有滋味。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木桐兄的乡村视角很独特,很细腻。 大学的时候也有农村来的同学,他们很有定性,话不多,但偶尔说出来吓人一跳。他们有时远远看着别的同学,很复杂的目光,难以形容。 看了木桐的文章,让我想起那样的目光。 当时年轻,也没有想过这样的目光后边有多少奋斗,挣扎,和自我寻找,自我定位的艰辛。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能使你回忆起这样的目光,理解这样的目光,我很欣慰,文字没白写,谢谢歌谣!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