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老牛和他的妻(中篇小说)(一)

老牛和他的妻()

文 /图春山如笑

"老牛是个好人",美国W州研究生院凡是认识他的中国留学生都这样说。

 

老牛姓牛名勇,但大陆来的留学生大都不叫他的名字,只叫他老牛,一则他年龄比较大,已经三十六岁; 再则他为人热情,乐于助人,这样叫有些亲切和尊重之意。

 

老牛个子不高不矮,肩宽背直,小眼睛, 单眼皮,戴一幅金丝眼镜, 脸上总是露着笑容,是个生在北方长在北方的南方人。

 

一九八六年圣诞节前夕,老牛从上海乘飞机来到冰天雪地的W州攻读畜牧专业博士。他在国内已有硕士学位,还做过多年的兽医,学起专业来得心应手。他知识渊博,历史地理文学都有一套,如果要说他有什么毛病,也就喜欢随便吹捧哄人。

 

踏上美国这块土地时,老牛口袋里只有八百多美元, 其中大部分是老婆和她的朋友借来的日元, 其次是导师给的一百美元和从银行按定额兑换的几十美元。但比起同年代的大多数留学生, 老牛可谓 "腰缠万贯"。

 

老牛刚来美国那阵子只有百分之三十的奖学金,既要上学,又要打工,日子实在不好过,他非常盼望老婆能来帮他一把。老牛的老婆在国内的工作很体面,据说当年韩国某公司的大老板来A省访问,是她做的翻译;她还随部里的贸易团去欧洲参加过国际贸易会议,那时可不象现在,出国是件大事。

 

一九八七年十月底,老牛接到老婆电话,说她过几天就从国内飞过来。老牛喜出望外。那时候老牛还没有车,老婆来W州那天,就请本系的一位印度同学开车同他去机场。他们出来的稍微晚了点,又加上路上堵车,让他老婆在机场等了近一个小时。

 

老牛的老婆个子不高, 大概近一米六,瓜子脸单眼皮直挺的鼻梁,留着齐肩的秀发,穿一条上海女孩爱穿的那种带图案的灰色紧身裤,配一件松松垮垮的红色羊毛外套,显得更加清秀端庄。她有一个好听又好记的名字: 春燕。

 

接到春燕后,已经是晚上午七点多,印度同学从机场直接把车自己家里, 给老老婆春燕接风。

 

印度同学住在学校给已婚研究生提供的三室一厅的双层平房里,他们家有四个孩子,最小的是个还没有断奶的女孩年轻漂亮的印度太太做了一大锅咖喱鸡饭,春燕刚从国内来不习惯咖喱味,没吃几口就把碗放下了。看老婆实在吃不下, 老牛把她剩下的饭倒进自己碗里。

 

吃过晚饭后,印度同学开车把老牛和春燕送到老牛住的地方。那是一个宽敞的带家具的一居室,卧室洗手间厨房客厅全在一层。厨房里洗碗机,电冰箱等做饭和吃饭用的炊具应有尽有。

 

可是春燕进卧室一看,里面只有两个衣柜,连张床都没有,老牛的铺盖都放在地毯上。

 

春燕看了心疼地说,"你就睡在地板上,咋么不弄张床?"

 

老牛一听,笑着说 "要床还不容易,床垫子有的是,就在地下室储藏间,可以马上去取。"

 

春燕随老牛来到地下室,里面有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们挑了一套还算过得去的旧床垫,两个人连拉带抬地把它们弄到屋子里。

 

春燕打开自己带来的两个塞得满满的大箱子,取出新床单铺在垫子上,又给被子和枕头换上浅蓝色的新被套和新枕套,一个干净利落的大床就象模象样地摆在那里,房间里不再是空荡荡的,立刻有了家的温馨感觉。

 

老牛痴痴地望着春燕变戏法似地忙碌着,心里想,到底是女人,这一收拾就全变样了!看着让他期盼了快一年妻的娇美身影,老牛情不自禁地把春燕搂进怀里,他紧紧地抱着她,再也不想让她找借口从自已身边溜走。

 

第二天刚好是星期天,老牛九点多起床,将早餐做好老牛做的早餐是鸡蛋炒豌豆,外加几块面包片,一杯牛奶和一杯橘子汁。 春燕头天晚上在印度同学家里没吃几口饭,现在真有些饿了,吃得香喷喷的。她吃了一会儿才问老牛, 你咋么不吃? 吃过了, 看你睡的香, 不忍心叫醒你, 老牛疼爱地看着她, 笑呵呵地说

 

早饭后老牛领着春燕坐校车来到医学院小动物试验室,开始了他每周三次的打工仔生涯。

 

老牛的工作很简单:清洁养豚鼠的笼子(一种没有盖的透明塑料盒子),这工作听起来简单, 其实也不容易,不是所有人都能干的。

 

首先要在干净笼子里铺一层吸水的软绵绵的颗粒物,然后放入规定数量的豚鼠水和食物,最后将装着豚鼠的笼子放到一个铁架子上。架子分好几层, 每层都有一排排的笼子,不同试验的铁架子放在不同的房间里, 千万不能搞错。

 

豚鼠实验室的温度是恒温的,有一股怪味,春燕很不习惯,但她还是待在老牛身边看他用戴着乳胶手套的手把那些活奔乱跳的小东西从一个肮脏笼子里放到另一个干净的铺垫好的笼子里。

 

换完笼子后,老牛把整架子的脏笼子推进一个办公室里,这里有两个大大的水池,他先把笼子里的脏东西刮一刮,然后倒进一个很大的垃圾桶里,豚鼠的排泄物恶臭难闻,春燕有些发呕, 她迅速地离开老牛身边,走到办公室的另一端。

 

老牛把刮干净的笼子放入有洗涤液的水池里, 接着用刷子不停的刷, 直到那些笼子被洗的透明发亮,放到另一个水池里用水龙头冲洗干净后,笼子开口的一面朝下,放在干净的不锈钢台面上控水。洗好的笼子一层层的往上垒, 堆得像小山一样

 

老牛今天要在这里工作六小时, 这个时间是按照笼子的多少和清洁每个笼子需要的时间计算好的,他的小老板以前干的就是同样的活,偷工减料是不可能的。如果在规定的时间洗不完那些笼子,不管你用了多长时间完成工作,也只能在计时卡上填上六小时。

 

春燕先是站着或坐着看老牛忙活,老牛在那里不停的洗,那些笼子好像永远也洗不完,她实在不忍心,就开始站在水池边帮老牛洗起来。老牛看春燕洗的很干净,便拿着拖把去实验室里拖地板。

 

春燕洗了一阵子,两条胳膊累得实在抬不起来了,就又坐在不远处看老牛干活。两个人一直干到下午四点多,才把所有的活干完。虽然用了近五个小时,但这速度比老牛一个人干要快得多。

 

老牛填好了计时卡,高高兴兴地拉着春燕的手, 搭上公交车去附近的中国店买东西。这家中国店很小,里面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鱼虾混杂的难闻气味,东西的品种比国内少得多, 看起来也不新鲜。老牛说,肉和鸡蛋可以在美国超市里买,那里的东西既便宜又新鲜。他们只挑选了一些常吃的豆腐、生僵、挂面蔬菜之类的物品便出来了。

 

老牛和春燕拿着大包小包走出中国店,这时天色已晚。他们急急忙忙朝车站的方向走, 一位中国留学生正好开车路过,他把车停下让老牛和春燕上了车。

 

老牛坐在司机旁边和他聊天, 春燕一个人坐在后座上, 她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她来美国已经超过二十四小时了。虽然这一天过的和她预期的大有出入, 但她心里还是甜丝丝的,她毕竟又能和老牛在一起了。她知道,今天的苦是为了换来明日的甜,至于那一天究竟是哪一天,她不知道她有些渺茫......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于华盛顿州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很耐读,有几处老牛成了老罗。

 
春山如笑的头像
 #

非常感谢你的帮助。这个故事写好好长时间了,修改时漏掉了。

恳请能多提一点宝贵意见。

 
木桐白云的头像
 #

198612月底,老牛从中国大陆A市来到美国W州攻读畜牧专业博士研究生。当时他口袋里只装着800多美元,其中很小一部分是从银行兑换的;还有100美元是导师给的;剩下的是老婆从朋友那里借来的日元。比起同年代的大多数留学生,老牛当时可谓"家缠万贯"。

老牛在国内已有博士学位,再者他做过多年的兽医,学起专业来得心应手,他的脑子简直是一部复印机,过目不忘,他知识渊博,天文地理历史文学都有一套,如果说他有什么毛病,也就是喜欢吹捧人

 

1986年的那个寒冷的冬天,老牛从中国来到美国攻读畜牧专业博士。他在国内已有博士学位,还做过多年的兽医,学起专业来得心应手,脑子很好简直就是一部复印机,过目不忘,知识渊博天文地理历史文学的都有一套,如果一定要说他有什么毛病,也就是喜欢吹捧哄哄人,不愿意时时把自己显出来。踏上美国土地时他口袋里只装着800多美元,其中很小一部分是自己从银行兑换的,还有100美元是导师给的,剩下的是老婆从朋友那里借来的日元。但比起同年代的大多数留学生来说,老牛当时可谓"腰缠万贯"!

 

以我的感受来看,你这些故事很有典型性,也有细节,但在叙述上可以再讲究一些,有些叙述交代可以混在一起,不必过于清晰的一条一条的摆开,在叙述语言上可以融入情感,把自己放在故事之外来审视文字表达可能会好一些。我试着把上面两段一混就把前后文的联系拉得更紧了一点。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请容许我叫你木桐老师,如果不嫌弃,我愿诚恳地拜你为师。对于在iPad上敲字慢如蜗牛的我,看到你整段的融会贯通的修改,我真的很感动。我会细细体会你的建议,在今后写作中逐步修正。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你这样诚恳到叫我有些脸红,一起努力一起探讨吧。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你是名副其实的老师,我不叫,你的学生也得叫。"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孔子的话你能不信?哈,哈,哈...。

我已按你的建议做了更改,也删去了一些。看看是否好了一些?

谢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现在显得更加简练流畅了,就这样走。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春燕打开带来的两个塞得满满的大箱子,从里边取出新床单铺在垫子上,又给老牛的被子和枕头换上浅蓝色的新被套和新枕套,一个干净利落的大床就象模象样地摆在那里,房间里不再是空荡荡的,立刻有了家的温馨感觉。

老牛和老婆快一年不见,俗话说,久别胜新婚, 一夜缠绵不再话下。

 

春燕打开带来的两个塞得满满的大箱子,取出新床单铺在垫子上,又给被子和枕头换上浅蓝色的新被套和新枕套,一个干净利落的大床就象模象样地摆在那里了,房间里不再是空荡荡的,立刻有了家的温馨感觉。老牛有些痴痴地望着春燕变魔术似地忙碌着,心里想,到底是女人,这一收拾就全变了!这是我老婆呀,是我期待快一年才见到的老婆呀!一激动就从后面把春燕拦腰抱住了,春燕被温暖地环抱着,感受着他的心跳与呼吸不由得全身发软……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这一段改得得令我不好意思,我写的那段只是从春燕的角度考虑,忘记了男主角的存在和反应。基本上像一个女人对另一个女人的私房话。说实话,我对男人的心里感受没有多大把握。所以想三言两语蒙混过关。

你改得甚好,谢谢。

欢迎来自文轩的作者和读者对我写的东西作点评,我到这里是来向大家学习的,任何批评建议对我来说都是非常宝贵的。

再次谢谢木桐老师利用宝贵的时间修改我的文章。

 
雨林的头像
 #

故事一开头就很吸引人。十分期待文轩里这部新的中篇小说。春山如笑。 谢谢你。

也谢谢木桐老师的点评。我也学习了。好多名家(比如海云和桑妮)的小说都是在博客连载的过程中吸收建议,不断完美的。这也是网络年代带来的好处之一啊。

 
春山如笑的头像
 #

雨林,自从来到文轩我曾多次受益于你善意的帮助。感谢你的支持与鼓励。愿我笨拙的笔能写出一点有益的东西回报文友们对我不懈的鼓励与支持。

 
夕林的头像
 #

挺真实的留学生活,谢谢分享!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支持鼓励。你写的"彼得的病"我看过了,写得非常好。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美国是努力者的乐园。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一弘,你说的一点不错。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木桐白云真是老师啊!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你们都是我的老师,拜读不少你写的文章和小说。

谢谢

 
梅子的头像
 #

之前没有空,从今天开始读老牛。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梅子支持,很喜欢你的直率和坦诚,恳请你多指教。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写得很亲切,让我想起当年刚到美国的情景,留学生们都是这么过来的。感觉细节上还要润色,很多情节非常好,被你一笔带过,可惜了,再添油加醋一下,就更好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仔细阅读留言。以前没有写过小说,添油加醋不是我的强项,只是想像讲故事般把它写完。感谢你的诚恳建议,如果有读者,可要请你帮着润色修改。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阅读留言。我没有写过小说,添油加醋不是我的强项,只是想像讲故事般把它写完。感谢你的诚恳建议,如果有读者,可以润色修改。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