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啊,大地那一片迷人的油菜花海!

啊,大地那一片迷人的油菜花海!

晚八点,列车准时从北京出发,向南,一直向南。一夜的奔驰轰鸣,不曾停歇。这是一列Z字头的列车,Z——直达,直达目的地是南昌。

早晨五点,从迷蒙中醒来。一夜迷蒙,因为颠簸,因为轰鸣,也因为不是自家的床屉,不常出门的人在火车上总不能安眠。

不过,我还是爱乘火车出行,爱坐上火车后那种踏实感,爱火车上可以在车厢里自由地走来走去的那种轻松,爱与旅友们面对面毫不设防的神聊和爱躺在卧铺上不急不忙地阅读的闲适状态,爱看车窗外一步一帧、一步一景的山水画卷……所以每有公差,只要时间允许,只要不是距离太远,只要能坐火车,我就毫不犹豫:给我订火车票!

迷蒙和清醒交替中,我把窗帘打开一条缝,窥视窗外。啊!一片灿烂的黄!微熹中,薄雾中,飞驰的列车扫过一片片灿烂的油菜花海。我是北方人,对南方的油菜花海少见多怪,兴奋之情马上扫去了迷蒙的睡意。我飞快地用旅途时间除以里程,估计列车这时的位置应该在湖北境内。花海的图景一帧帧掠过,有的以山坡为背景,有的以水塘为背景,有的以村庄为背景,有的则以高楼为背景,有横有竖,有长有短,有连片有相间,每帧每幅不相同。

从北京出发时,我并没有想起过油菜花之类的浪漫的事,如今,与油菜花海不期而遇,真是一番惊喜。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还香喷喷尼!

 
司马冰的头像
 #

与油菜花海不期而遇的感觉,非常的好。到南昌后,在很多田地里发现,黄色褪去,又是一片绿色——油菜花落后都结成果实了,油菜秸秆上结满了夹,一串串,沉甸甸的,也很喜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看来还有后续,期待中。

 
司马冰的头像
 #

没有了:)本来要去婺源看油菜花,后来没安排成,去了庐山,只有请您看《恋庐山》了。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婺源的明清民居值得一看,那里的人和动物都非常温和,尤其喜欢那里的鸭子,长得像大雁一样,好看得很,记得96年去过,印象可深了。

 
司马冰的头像
 #

下次一定去婺源。不过如果有鸭子,也是你看到的鸭子的多少代玄孙了。哦,不,你说长得像大雁,那应该是鹅,不是白毛浮绿水的那种鹅,是灰鹅。鸭子体型小,灰鹅体型大些。http://baike.baidu.com/view/7820805.htm   这里说兴国灰鹅,兴国是在江西呢。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灰鹅好看得不得了,性情温和,记得那次去婺源,到处看明清建筑,见到一户人家有灰鹅站墙头上,我跟它说话,它就伸着脖子跟我说话,一问一答的说老老半天,那里的动物见了人都不怕,证明这地方物资丰富,人性格温和,人和动物和谐相处,相安无事。

 
司马冰的头像
 #

你也认为那像大雁的“鸭子”是灰鹅吧。农家养灰鹅可以看家呢,和你在街上聊天可以,你要闯入它家,它就不干了,就会大喊大叫,甚至大打出嘴呢

 
予微的头像
 #

油菜花海让人迷醉,这灰鹅的对话更可爱!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这一片油菜花海,真美!

 
玮仁的头像
 #

壮观!

 
刘瑛依旧的头像
 #

你是江西人?

 
司马冰的头像
 #

不是,我是河北人,现居北京。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