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庭前花开

         说妻爱花草树木,不如说她爱美更确切。试问世上那个女子,谁不喜欢自己美丽似花。插花固然是其中一种,但自己动手栽花却是另一种境界了。

        移民生活久了,便有了些许闲情。妻到唐人街买了几棵芍药栽种到庭前,浇灌施肥,拔草松土,芍药在妻子的精心呵护下,一天一天地茁壮成长。

          大约三个月后,小小的树苗已长到三尺多高,树叶碧绿如玉,硕大似掌,体态优美,如妙龄少女,婀娜多姿,卓尔不凡。

        直到妻子告诉我芍药已怀了苞,我才开始留意起花来。我一天天盼望着,朝朝早上有事无事都喜欢跟她打个招面,让她知道我对她的关爱和呵护。

       花苞在一天天中长大,渐渐丰满了起来,让我喜不自禁,撩得我上下班总喜欢多留意她几眼。几多惊讶的眼神,几声叹为观止的赞赏,直到芍药花绽放纷呈的那一天。

      面对丰润妩媚的花容,我情不自禁,君子风度尽失,无法自持,竟然用鼻子去触摸芍药的花蕊,那感觉,就象我和妻子初恋时的情怀,两人初吻的那一刻,兴奋,陶醉与幸福感表露无遗。

      妻子笑我的比喻让她脸红,不要脸。嗔怪我在生活工作如此艰苦的这里,居然还有这份自欺欺人的闲情。我说苦中寻乐嘛,总不能整天愁眉苦脸,唉声叹气吧!既然自己无力改变环境,惟有适应环境了。要不然,我们的脸不再是鲜亮的芍药花,而是皱巴巴的苦瓜了。

       料不到纽约竟然遇百年罕见的“艾琳”飓风,令庭前仪态万千的芍药一夜间香消玉殒,花容让泥土一家伙遮盖。我有些伤悲,也替芍药感到可惜。总是弄不明白世间那么多美好的事物为什么那么容易毁灭,莫非真的是红颜多薄命。望着倒卧地上,满身泥土的芍药,枝叶也不复几天前的模样了。而散落的花朵,让泥巴沾污得红颜尽失,风韵不再,如半老除娘,让我心痛不已。我心里一阵憎于一阵,一个劲在咀咒“艾琳”的可恶!

        待飓风过后,妻子让我将芍药撑持起,免得树不成树,花不似花!我自然心神领会,就算妻不发话,我也是乐此不疲的,谁叫芍药是我的挚爱,再者还有不少的大小花苞与叶枝形影相吊,真是患难见真情呀。我找来竹棍,没忘系上丝带,小心翼翼绑着花枝,用力竖起竹枝将倒下的芍药撑起,让芍药站直了腰,昂起了头,芍药终于又如少女一般伫立在我的跟前了,虽然她有些疲倦的模样,但我对她满是期待:既然已经站起来了,就意味总有康复的一天,那么,花期还会远吗?

       果其然,四天后,原有的花苞在阳光的呼唤下,花卉一天赛一天迸发开来,象蓄势待发,几天就长成盛大的花蕾,热情奔放,丰韵超昨日。尽赶仅有孤单的一朵,但我觉得已经足够了。我知道,任何的事物都有循序渐进的过程,不能强求一气呵成。今天有了第一朵,接下来就会有第二、第三朵……

       送另“艾琳”飓风,让我欢呼雀跃了好几天;现在又迎来了芍药花的初春,我快慰得象个少男,忘乎所以,为花钟情,一片倾心。瞅着芍药的花心,春潮涌动,轻轻吻着她的花蕊,陶醉成一片冰心,让妻看得也有些忌妒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美丽。

 
纽约站的头像
 #

花美还是文章美?!

 
易道的头像
 #

文花俱美。

 
纽约站的头像
 #

过奖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