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家的保姆和装修工(小说 九)

 

公公去世的那几天里山兰的悲痛我很难形容;之所以很难形容,大概是因为我无法确切体验她的内心深处。她的声音一下子就哑了,没有打点的头发半遮着她显得几分苍老的脸庞。

一个月过去了,山兰说起公公来还是泪流满面。
“是我没照顾好他!我怎么就没有去注意那些医学常识!他才六十八岁呀!”她责怪着自己, 悲切的情绪不能自已。

我给山兰说得也是鼻子酸酸的。真的,公公的幸福日子才开始……
“山兰,怎么能怪你呢。”我忍着难受对山兰说,“人总有想不到的地方。你已经很尽力了。要说责任,我们都有责任。再说,我们也不清楚这原因……”
“阿娟,你说,他就这么走了, 会不会是他,他不喜欢我了呀?”
山兰这话问得悲切,叫人不忍。我赶紧劝导她:“你可不要钻牛角尖,没影的事!不会的!”

镇上的人可是有话传出来了。有的说山兰克夫;有的说山兰是有意忽视公公的健康,还有什么山兰巴不得公公早走,自己好继承财产 ……说什么的都有。
我才知道什么叫人言可畏。其实我知道,除了这房子外,公公没有什么钱留下来。山兰能得多大好处呢?不就是有了个安身的地方而已吗?


我实在是替山兰感到不平。有一次,我以答谢为理由,特意在山兰那边请了些朋友熟人过来吃饭聚会。饭桌上我替山兰说了好些话。

“我公公其实是一生清贫的,能碰上我婆婆还有现在的小姚,不计较什么来照顾他,算是老人家的福气。”我说。

熟人中倒是也有好几位点头称是。

“谢谢你替我说了话。”山兰对我说。“其实我也惯了,人家说什么我不在乎。自己身子直,走自己的路,我不怕什么。”

山兰在公公刚去世那会儿,万念皆灰,加上四周流言蜚语的压力,曾动过回江西的念头。不过她毕竟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福安一带机会还是比老家多许多。看着她一天熬过一天的,还是呆了下来。不仅呆下来了,而且,在我看来很反常的,山兰的脸上还常常堆起了笑。

她的笑,让我难过。

公公不在了,她必须得出去自谋生路。 刚好那骨节眼上,来了个机会。

她的一个朋友介绍她去一家满大的饭馆叫万家香的打工。先是当一般的侍应。山兰的勤劳和能干、她对菜色和菜性的丰富知识很快打动了饭店老板。后来饭馆的经理嫌活儿太重工资太低走了, 老板问过包括山兰在内的几个员工,问他们愿不愿意接经理的职务。山兰是回答最干脆并且还能提出具体切实措施和策略的人。老板很满意,就让她接替了经理。

她刚当经理的那会儿,镇上还是有人冷言冷语的,说 “就冲她,哼!” 当然,也有人开始笑脸相迎。
没过多久, 万家香增加了新菜式,还加了些服务项目,象是生日晚会、朋友晚会什么的,还和福安周边几家商行有了业务互动,服务很到家,那饭店的生意红火起来了。

周围的许多熟人都慢慢成了她饭馆里的常客。

“阿兰呀,咱来给你捧场来啦!”有一次招弟领了一群朋友到了万家香。

山兰知道招弟对她有过偏见,不过她还是很客气很诚恳。“谢谢招弟,来,快往里!”说着还亲自奉茶呈上菜单。

这许多的熟人中,有一位,就是我先生。

 

(谢谢阅读批论,问好各位!)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虔谦的头像
 #

谢谢tulipow。谨遵旨排列,若有不当请指出来。谢谢你帮助建立了这个系列!!

 
管理员的头像
 #

虔谦,欣赏好文了!

忘记说一点了,在加手册大纲的时候,关于权重weight,要按照你的集数选择一下。目前权重是-45到45,如果你的小说小于45集,你可以第一集选1, 第二集选2,以此类推。如果你的小说60-70多集,第一集的权重就要从负数开始。

新年快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行文亲切,初看以为是回忆性的散文。

 
飘尘永魂的头像
 #

平稳过渡,似乎有惊无险。新年快乐!

 
刘瑛依旧的头像
 #

一口气读到了这儿。虔谦的小说亲切流畅。

期待续文!

 
Piggy的头像
 #

现在这样的好人能干的人真难找呐。。。

 
虔谦的头像
 #

感谢木桐白云、刘瑛依旧、Piggy、Tulipow 和飘尘永魂! Tulipow, 好的,我回头来整。谢谢问候各位!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