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玉浅香清听花音

     入夜了,我一如往常般,放下厚重的窗帘,把自己裹藏在夜幕之中,借一盏银灯之光,将心情放逐于文字之间。
                 
  这样的夜晚已有些许春意,当我眷恋这样独处的时候,书案旁有一丝轻微的声音吸引了我。
                 
  若不是在深夜,那“啪”一丝的细响是绝不会有一点痕迹的。我转头寻觅,什么也没有看到,我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在一个人放任思维的时候,错觉是难免的。我笑了笑,仍旧让情绪回归到文字之间。
                 
  然而,那细微的“啪啪”声还是在我的耳旁不断地作响,让我彻底的把注意力转了过去。
                 
  在我寻觅的时候,总觉得空气里有一股若有若无的脉脉清香在飘拂着,当我在恍惚中想去真切体会时,却没有了。然而,不经意间,那细微的声音和着那清香又来了,清凉的,绵甜的,让人不免沉醉。
  我的视线在桌角的那几盆春兰中停住了,下意识的,我感觉我可以从中发现点什么。
                 
  这些兰,我每天都在关注着,在入冬的时候,花蕾从土中钻了出来,就这样慢慢地长着,几乎看不出一丝的痕迹。
                 
  当又一丝清香飘过的时候,我发现了躲在叶丛中的那一朵兰,在慢慢挣脱包在外面的那一层淡绿色的花苞,把那碧绿的花瓣展现出来。
                 
  原来是这逢春吐蕊的兰花带来了暗香浮动。
                 
  昨天,它还被淡绿色的花苞紧紧地包裹着,什么消息也不肯透露,那姿态是那样的低调,而现在,在这深夜,它却悄悄地绽放了,是那样地悠然自得。
                 
  最早知道兰的香是在东阳和磐安交界的山里,那香似乎比室内这香来得浓郁些,醇正幽远,在自在的清风陪伴下,飘然于空谷。
                 
  从那起,喜欢上了兰,便情不自禁地邀兰入室,委身家养。就这样我忐忑不安,小心地呵护着它们,几年了,总是等不到它们展露芳姿,它就是这样悠哉,不温不火每年给出个一两株苗草。渐渐地,我习惯了它们,从起初的浮躁心急到现在的心平气和,花开或不开,它们都会在我的书案旁静静地陪伴着。
                 
  也许,它们就是为了磨平我的浮躁而来的,当我平静地接受了这一切的时候,它们的蕾在这个冬天降临的时候破土而出了。
                 
  我的欣喜中多了些安宁。
                 
  这花开的声音伴着那若有若无的香,让我刹那间沉醉于其中。
                 
  我把窗帘拉起,打开窗,把那兰移到窗台上,让夜风轻轻掠过,送进满室的春风和满室的香。
                 
  兰花中,我钟情于春兰,钟情于春兰那醉人的香。
                 
  春兰是“雅”的,无论是佛教的清静淡泊,还是儒家的洁身自好,抑或是道家的自在逍遥,都避不开春兰的雅。
                 
  春兰不是娇艳的,它的花躲在叶丛中,若隐若现,正如古人所说,清香而不色不艳者为雅。
                 
  我不是个大雅之人,纵是爱兰,也只能是外行人说兰。我有着常人都有七情六欲,所以也只能将自己放逐于外在的红尘。
                 
  我不曾认真地去识别兰的贵或贱,我只知道,我喜爱的就是那让人欲罢不能的期待,一种平淡中的期待。
                 
  兰花本是山中物,在云雾迷漫、空气湿润的山谷,在云蒸霞蔚、雨露滋润中汇聚了大自然灵气。在这喧嚣的都市,我拥有它已经是不自然了,而花开送香更是一种奢望。当我明白了这一切,顺其自然,淡泊应之时,它却让我满足了所有的愿望。
                 
  和兰做伴,只要多一点自然,少一点匠气;多一点忍耐,少一点计较;多一点淡泊,少一点张狂;多一点从容,少一点狂躁,那就足够了。
                 
  能够体会这些,虽然是迟了,但总比执迷不悟强一些。
                 
  有人问我:你的兰,能作价几何?
                 
  我迷惑了,我的确不知,也不想知道。
                 
  在花鸟市场,我看到一个养兰之人,在和他的交谈中,他的脸上没有那我认为应该拥有的平和,他的言语中没有我所希望的谦逊,于是,我知道,他是个兰商,他所恋的已不是兰而是兰给他带来的利润。
                 
  “离骚卷里,写遍芳兰意”,我真不希望这别样幽芬演变成了一种狭隘的、夜郎式的、浮燥的、病态的兰花文化。
                 
  “生世本幽谷,岂愿为世娱。无心托阶庭,当门任君锄”,任你是炒作也好、冷落也好,兰依然在山涧悠然地开着花,任风、任雨,清香如故。
                 
  这些,权当是一些多余的兰话罢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飘尘永魂的头像
 #

兰花本是山中物,在云雾迷漫、空气湿润的山谷,在云蒸霞蔚、雨露滋润中汇聚了大自然灵气。

赞!

 
夕林的头像
 #

对兰花情有独钟,是因为它清香而不艳——雅。

 
雨林的头像
 #

"离骚卷里,写遍芳兰意”,  红尘万丈,独听幽谷音。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暗香浮动在花间,闻香识花声。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有什么样的认识就有什么样的兰。

 
香台的头像
 #

是啊,全看自己心内想的是什么了

 
小小鸟的头像
 #

不仅闻到兰花的香,还读到爱兰人的心境。

 
予微的头像
 #

兰芝幽香,也随着这雅文徐徐养眼,润心。

欢迎香台分享好情怀。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你写的太好了,读你写的东西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

 
香台的头像
 #

过奖了,谢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