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相亲(Blind Date)

80年代初的一个夏天,25岁的樱经同事介绍要与29岁的峰见面。

樱的同事对峰一无所知,只知道她姐姐芳和峰的弟弟同在一家毛纺厂工作。峰的弟弟听说芳的妹妹从清华大学毕业后在省城一家研究所工作,便想把自己的哥哥介绍给她的妹妹。芳知道妹妹已有男友便自作主张地把樱推给了他。那年樱在一家省属的研究所做英文翻译。

据说,峰是本省某农业大学的在读硕士,父母都是南方人,父亲是某纺织厂的厂长,母亲在同厂的计划科工作。峰是家里的长子,下面有三个弟弟,两个妹妹。

樱出生在贫瘠的黄土高原,父亲母亲都是某县城的中层干部。樱是家中的长女,下面还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


樱虽已25岁,还没真正谈过恋爱,那年代提倡晚婚晚育,再者樱的父母不放心她找个外地人,所以高不成低不就,给耽搁了。

毕业后曾有几个男同学打着和她借书借字典的幌子来研究所找过她,但樱对人家不冷不热,他们便不再来访。单位里热心的同事和朋友曾给她做过不少类似的介绍,可惜没一个能让她上心。

这种见面樱已轻车熟路。通常见面的时间和地点由男女双方的介绍人搞定。见面时双方的介绍人都会在场,整个过程从头到尾不到一小时。期间男方的介绍人向女方询问她的情况,而女方的介绍人向男方询问他的情况,男女双方则不用互相搭话便能将另一方的情况了解一二。之后,只要有一方对另一方不满意,就可以谢绝继续交往。

那天刚好是"六一儿童节",樱懵懵懂懂地被同事领到峰的介绍人家里。两路人碰头后,介绍人把他俩丢在屋子里便再不露面。

樱很快地扫了峰一眼:这个身穿兰色的中山服的男人中等身材,宽宽的肩膀,鼻子上架了一副浅色的眼镜,配上白皙的皮肤,显得有些书呆子气。樱对他既无好感也无坏感。心里暗想,既然是硕士生,脑筋应该不会太笨。她知道,当时能考上研究生的,实属凤毛麟角。

介绍人走后俩个人尴尬地坐在那里,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进去。好在峰用一句唐突的英语打破了沉默,接着便是峰问一句,樱答一句。看着樱坐立不安,峰便提议到外边走走。樱是骑着自行车来的,峰坚持要把樱送回单位,樱不好意思让他带着,于是峰推着车,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边走边聊, 一个多小时后樱实在走不动了,只好坐上自行车。

在离研究所不远的地方,樱怕被单位的人看到,死活要从自行车上跳下来。分手时峰要求第二天再见一面。樱觉得人家大老远坐火车来,第二天又是星期日,不好推脱,便答应了。

峰对樱是比较满意的,她虽算不上美丽绝伦,但也苗条可爱。她的杏仁脸和自己青梅竹马的前女友有些相似,在介绍给他的众多女子中算是佼佼者。她毕业于外语学院, 虽说是"工农兵学员",但文革后的大学生少的可怜。

次日樱刚刚起床不久,峰便来到樱单位的宿舍,峰要樱随他去体育学院看在那里读书的弟弟。樱感到很意外,因为,昨天分手时他说要去弟弟那里。便问:

"你不是刚从那里来的吗?"

"昨天没去,在离你这不远的澡堂子里过了一夜。"

"我和你刚见了一面,咋好意思去他那里。"

"没关系,他是小弟,我不常来这,不去看他说不过去。"


樱鬼使神差地随了他的愿。体育学院离樱住的地方很远,转了几趟车才到那里。

峰的弟弟安是个20岁刚出头的小伙子,穿着洗的发白的兰色咔叽裤和深兰色运动衫,个子不高,但有张好看的笑脸。他是体院足球系的大学生,踢的一脚好球,正是这脚好球,才让他轻而易举的被省体工队保送到体院。安在足球系颇有名气。

安把哥哥和樱领到自己的宿舍。樱只记得宿舍里很闷热,里边挤满了架子床,床上挂着蓝白相间的运动服,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汗臭味。

安在一个很大的搪瓷缸子里放了些白糖用热水瓶里的水冲好,递在樱的手里。樱看到缸子里有一圈黄兮兮的水印子,推说天气太热不想喝。经不住兄弟俩再三劝说便泯了几口放下。峰看着樱真的不想喝,便自己把缸子里的糖水喝了个精光。

呆了一会儿,樱偷偷地对峰说,这地方太热,想走。峰便告诉弟弟他已经出来两天了,要尽快坐火回学校。峰和弟弟告别时,樱站在远处见他们嘀咕了一会儿。

从体院出来后,已是下午,峰邀樱陪他吃饭。吃饭时他对樱表示,樱符合他的择偶条件,只要樱不反对,他希望能与她继续交往。樱沉默着,既没说行,也没说不行。

樱和峰乘上去火车站方向的公共汽车,樱中途下车回了单位。峰继续乘车去火车站。

几天后樱收到一份厚厚的信,是峰的来信。信封上的字迹苍劲有力,在信中他叫她亲爱的樱,并热烈地表达了他对樱的好感和思念。樱从来没有收到这样令她脸红心跳的信,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她甚至觉得,她似乎也有些思念峰。她一遍又一遍的读着峰的来信,不知道如何答覆他。

就在樱思前想后不知如何给峰回信时,她又收到他更加急切的来信,信中不容置疑地告诉樱他要在周末来看她。

第二次樱见到峰便被他连哄带骗地带到父母家中。峰的父母住在离省城30公里的城市,坐火车去那里不算远。

在棉纺厂的家属楼里,樱见到了峰高大的父亲和娇小漂亮的母亲。峰指着自己在火车站买的一大东西对父母说那是樱带给他们的礼物。

峰的父母毫无准备,但他们还是很高兴的接待他们。因为已错过吃晚饭的时间,峰和母亲到厨房准备饭菜。峰的父亲非常和蔼,他要樱陪他在客厅里说话,虽说是一问一答的聊天,但樱并不紧张。这位没有架子的长者让樱有了些回到家的感觉。

在峰的父母家里过了一夜,第二天清晨樱和峰又要分手了。峰的母亲送他们下楼时,樱猛然想到自己原本只打算送峰到单位对面的马路坐公交车,没有带钱包;可峰花了不少钱给父母买东西,自己也所剩无几,便当着樱的面让母亲给樱一些回省城的路费。峰的母亲站在楼梯上立刻从上衣口袋里掏出5圆钱微笑着递给了樱。



 April 3,2013 in WA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阿朵的头像
 #

没完吧?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故事本身没完,但不知如何下手。

请朵朵批评指正。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挺有趣,最后成了吗?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多谢支持。你说呢?  哈,哈....。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小说,从来没有写过,不知道放在小说类是否妥当?那个时代大男大女相识的过程很多与此相似。

请指正。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我想“小说”只是一种定义,小说来源于生活,所以,我以为是很棒的小说,跟读!

很奇特的相见,缘分啊!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期待后续!刘英依旧也有类似的见面,呵呵!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支持与鼓励。很希望你们这些才华横溢的作家提供批评意见,这样做不但提高文轩用户的素质,还能吸引更多人的加入这个平台。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其实我不是什么作家,只是真诚生活的人喜欢写一点文章而已,你写的是真事情所以更为感人,你不必着急,就按事情的先后过程把自己的感受细细写出来再说,全部写出来后还可以再修改,哪些地方不详细的加以补充,哪些地方有点啰嗦的再提炼。风风雨雨走过的人生能够用文字回味一下如同细品一杯美酒一样,人生的滋味就在这个品字上,不品滑就过去了,少了很多意思。喜欢你这故事。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你的宝贵意见。你说的很对,又不是靠写作养家糊口,只是喜欢。

多年来有遇到好多动人的故事,很想把它们写下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有时间回忆一下过去的经历,也想给自己找点事消磨时间。开始动笔后,真象你说的, 生活里多了点色彩。

再次谢谢你的鼓励。

 
梅子的头像
 #

我觉得题目要是没有前面的定语更好些,这是直觉,不一定对。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梅子,非常感谢你的诚恳。标题确实不妥。故事比教长,原想分几个独立的单元讲完这个故事,然后列入大标题下。因水平有限,没把握能否写出有价值东西,算是投石问路吧。

欢迎任何批评与建议,很渴望能得到诸位作家的帮助。

 

 
梅子的头像
 #

准备外出旅游,刚刚看到你的这个回复。文轩大家都是文友,我只比你早半年注册,也就是写一写释放一下,木桐说的很好,让我们共勉。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 祝你台湾之行愉快。

 
白云朵朵的头像
 #

春山:你写得很真实感人,让我想起当年我家亲戚中有几个因插队耽误找对象的,30多岁,大家不断给她们介绍对象的情景。当时我还是大学生,曾经也掺和帮她们(她们是我的长辈)牵过线,可惜没成。很期待你的后续,可能小说的题目要选个和内容更贴切的为好(我刚开始看到题目时,以为是写过去的熟人的尴尬重逢呢)。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白云朵朵:

多谢你的鼓励与支持。我总觉得自己写的东西缺乏文学性,不能登大雅之堂。但又想写。所以你的鼓励给我不少信心。

让我们互勉。

 
青洋的头像
 #

期待下篇。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