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六 眼界初开

半涩时光

 

                                                              

                                                      眼界初开

 

         一早大家很兴奋地起来,今儿才是第一次进教室,才第一次见老师,真正的大学生涯才开始,一切都是未知的模样,对未知的新奇总让人有期待的喜悦,对年青人尤其如此。

        走进工艺系大楼,一楼是个很大的空间,靠里面就是一个小型展览馆,摆着不少工艺品,有不少奇奇怪怪的东西,看起来很富有想象力,与日常用品差异很大,这就是所谓的艺术气息吧?方桐一行人有些呆呆地站在门厅向透明的展厅望着,眼神里流露的是既喜欢又崇拜还掺杂着迷茫。靠近方桐他们这边的拐角摆着几尊比真人还高大的石膏像,好像有一个就是《挣扎的奴隶》,那挣扎的动态和全身因扭曲而凸起的肌肉让人很是震撼!那个,那个,不就是大名鼎鼎的断臂维纳斯吗?!那健硕的身躯那光滑洁白的石膏质地那一脸的从容坦荡无不传递着西方的审美情趣,这样大的维纳斯石膏像是第一次见到,以前在一些地摊上见过一尺来高的维纳斯像,和眼前的这个完全无法相比!方桐有些呆住了,真是美丽,人类的美真是击倒了人类自己。大力也喃喃地嘟囔着土话,乖乖……大家相互看看眼里都溢着被震撼之后的谦卑自嘲式的笑,在这样的情绪中爬着楼梯,在爬着楼梯的同时方桐的心好像被净化过一遍似的,方桐始终相信,这个世界还是纯洁的美好的东西存在的,只是自己所处的圈子比较普通世俗,所遇到的基本都是求生存满足于日常快乐的人,对物质的偏爱使这些人的心灵失去了纯洁……

        坐在显得很空荡的教室里,方桐心里有些紧张,这就是自己的教室了?北边是一长排的窗子,这样的窗子使教室很明亮,记得在哪看到过,说是在北半球房子北边的光线更稳定更柔和,这主要是不直接受阳光的强弱影响,所以这样的光线适合画画,可这样空空的教室适合画画吗?如果画素描或者色彩静物,这样散乱的光线如何把握呢?教室里还有几个女生,看她们的样子也是一脸新奇与茫然,大家好像都有些不知所措。

      “哈哈哈……”一阵连续的爽朗的笑声突然打破了茫然的安静,听到笑声的同时从门外快步走进来一个人,只见满面笑容张嘴大笑,头顶毛发稀少却有些长,从头的左后侧转向右上方,当然在这过程中沿途掉了不少队,所以到达目的地的头发并不多,有点灰白还夹点黄,看不清这有点年纪的人的眼,好像鼻毛倒是窜出来不少,挺着个肚子,一身很随意的满不在乎的衣服。他说句话就得笑,笑的时候头微微向后仰,这笑从肺腑里涌出来的,像间歇喷泉似的,好像不喷掉就不可能好好讲话,从他这灿烂的笑声中夹着的一些断断续续的话里方桐他们大概了解到,这位就是他们的班主任了,两个班其实就是一个班,只是分在两个教室里,专业的学习是一个阶段一个内容,比如素描四周,那么四周结束就是其他课程,而且这都安排在上午,下午与音乐师范一起上些文化课,晚上自由安排。

       这听起来真是太轻松了,方桐觉得这样的大学学习还真是不一般,未上大学之前大家像是被压在大山底下苦不堪言还看不到一丝的光明,现在倒好,好像一下到了山顶,坐在高高的石头上看苍茫大地,身边就是朵朵白云,眼前一片明亮的世界,多么辽阔多么惬意啊!又好似从水底浮上了水面,轻松地喘着气随手划拉着水面上飘着的菱角,听着远处的鸟鸣……

        当笑声逐渐消失的时候,教室里乱糟糟的,大家都在议论这奇怪的老师,是不是搞艺术的人都有些怪相?他们的内心都是豪放不羁的?艺术就是要冲破错误的藩篱?不过这也是方桐内心一直纠结的,在许多人的眼里搞艺术的人都是怪怪的,看到谁是搞艺术的目光马上就变得怪异起来,好像看到的是怪物,这让方桐很不爽,但方桐也确实看到不少艺术家的打扮乃至发型什么的都让人觉得怪异的地方,男人扎个马尾女人剃个平头,想表明什么?与众不同?外在的东西是否真的能说明内心?方桐既不愿意被别人当怪物看,可确实又是喜欢艺术的,在这个领域里可以放松自己,可以很好地表达自己,不像别的领域都是把自己放进模子里挤压成固定的模样,那太可怕了,也可能自己的可塑性太差,无法被定型,也无法按照现有的条条杠杠存在着,方桐左右不了自己,头脑的想法自己往外冒,无法甩掉也无法停止,只好由着来,事后能弥补的再弥补,不然也没办法?有多少人能做得了自己的主?这样的人真是幸运。

        方桐微笑着看同学们热情地议论着,但大家都没怎么在意有这么一位同学默默地沉静地坐着一动不动,他的嘴唇闭合着,目光茫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同学们好!”又进来一位戴着黑框眼镜的有点年纪的人,这人的语气淡定,虽然穿着一般但显得很儒雅,他自我介绍是这个系的支书,给大家上美术字的课。说完就开始讲,黑体字,黑体字的方头不是简单的方,为什么呢?因为人的眼……还有宋体字,这个宋体字呢,谁发明的呢?不知道,据传是秦桧,可他是个……所以大家都不记载这个体是谁创造的,可这个字体的确好嘛!

奥,还有这么个事情,这个被人不耻的人倒是有点真本事啊,可惜了,这人……方桐的脑袋瓜里又滋生了无数念头,油炸鬼,文武双状元,飘着的军旗上正中一个大宋的“宋”字,那旗子的流苏随风激荡……

这半天课下来可有意思了,这大学的课堂,这艺术高校的课堂,如同拨云见日般的把方桐的内心照进一缕光亮,原来还可以这样上课,不再听抽象的英语也不用考虑函数的单调区间定义域……这是小鸟飞到快乐的森林里,这是海鸥在大海上自在地俯仰……

 

 

 

 

 

 

 

                                                                                              0一二年十月二日九点四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大学和高中差异是大,艺术系和其他系又大不同。方桐与别人的差别很大,故事就这样慢慢展开。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巨大的差异如同冷暖流交汇,会带来许多意外的乐趣。

 
追梦的头像
 #

学美术的真有意思,我想我肯定喜欢,可惜我一点绘画天赋都没有。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你喜欢看画展参加合唱团,这就是艺术的感应啊,不一定要会画,会品更重要。

 
予微的头像
 #

现在倒好,好像一下到了山顶,坐在高高的石头上看苍茫大地,身边就是朵朵白云,眼前一片明亮的世界,多么辽阔多么惬意啊!

喜欢读木桐这些美丽的意境,形象的表达心情!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有人喜欢这样子我很高兴,快乐就在摸索中,也在大家的鼓励中,谢谢你!

 
飘尘永魂的头像
 #

艺术好像是梦中的逍遥游,笔墨的基本功虽要扎实地学,行到自由是否总是笔墨等于零?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确实有人说过这话,我是这样看的,笔墨的功夫相当于文字的功夫,到了相当境界后当然一切不是障碍,但不是障碍不代表不存在,不代表外在的形式美就可以不要或者回到零状态,这样的说法不对头,应该说到了自由的境界后形式的美也上升到了相应的高度,返璞归真了,更加突出的是内容之美思想之美。所以我的看法不是笔墨等于零,而是依然在一个重要的位置上为内容服务,好比文学作品到了高境界也不是完全放弃了文字的提炼一样。其实提炼得更巧妙,让人觉得好似没有提炼一样,妙法自然也。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