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青春回忆录之纯真友谊

     在我悉心收藏的旧信中,发现了几张泛黄的稿纸---《接友人书》,重新读来,上面分明记录着当日的心情,于是纯真年代的鲜活记忆一一浮现:

     落了好长时间的雨,天总算是放晴了。整整一个雨季,我莫名的哀愁都浮动在雨雾里,看不清也抓不住,却让我饱尝了失意的冷清和落寞。恰在这时,缠绵春雨退去,和煦阳光跃动在天际和我心底的时候,放飞的白鸽给我捎来了你的讯息。你告诉我美丽的春城是如何的一幅“草长烟飞二月天,湖堤杨柳醉春烟”的迷人景致。你说,昆明的春天真美,尤其是郊外,遍山不知名的野花,星星点点,色彩艳丽,一股清香,沁人心脾,舒服极了。并不羡慕什么名胜,光秃秃的小山,嫩嫩的小草,刚植上的低矮的树点缀着,这就是风景。

     淡淡的描述,给了我无边的遐想,仿佛又回到了我们一起徜徉的春日和那快乐无忧嬉戏的郊游。为什么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没能感觉到春意盎然的生机了?是因为你的离开么?我总将自己尘封在记忆的角落里,孤单地看日出又日落。有一首歌,唱道“别让年轻越长大越孤单,把我的幸运草种在你的梦田”,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拒绝长大,但我知道在这段经历中的我是在用一种什么样的眼光看这个光怪陆离,亦喜亦忧的世界。是的,生命的风景线能有多长?太在乎镀金的表面而忽略它的另一种美丽才更应该遗憾。张晓风说,生命是一种探险,那些柔弱的小茎能在风里成长,我又何必在意长长的雨季?就算是走出了人心的沙漠,还有漫漫的长夜等待穿越,我又何必在意千山独行的劳顿?我们都是过客,只要还有清风明月的日子,为什么不坦然一点去接受?或许有一天你就会突然发现原来你所要寻求的正义就清真的立在面前。

    我轻轻地合上信笺,你睿智温和的目光显印在浅蓝色的字迹里,这个时候我才更加体会到淡淡的你的好处。让我在这初春的早上,对着晨曦微笑,去迎候那只远方的青鸟。

                                                                                       写于一九九二年四月十四日

      我似乎还能想起那个接到信的上午,年青的我,总是那么爱沉浸在自己的哀愁里。也许是太孤单了,也许是对未知的世界没有信心,不知会飘向何方?太善感的人,其实并不好,容易受到伤害。还是羡慕那些能仗剑走天涯的人,可是我做不到。就象辛弃疾说的那样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
                      爱上层楼。
                      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
                      却道天凉好个秋。

      淡淡的忧伤总是弥漫在我年青的岁月中,而今想来,其实也并没有太大的磨难,只是愿意那么身陷其中走不出来。如今的我,倒也不是看透世间冷暖,只是更加从容而已。有什么不能越过的沟沟坎坎呢?上大学时,记得教精读的老师在我们入校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给我评价就是象简.爱,总是那么谦卑,总爱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却是记忆力超强,全班背诵课文,抽到我时没有不会背的。从十岁左右开始看简.爱,电影、小说、原版的,至今还保留着发黄的扉页上的题字。

      过去的都已过去,不管是忧伤还是喜悦,我都会欣然接受。今天能淡定的看待这一切,,毕竟那是一个真实的自己。

      在另外的信纸上,还有我写的《阳逻行记》。那是一九九三年二月三日的记录:

      自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有了一份工作在江北的阳逻。于是,每次见面,她总爱邀我去工地玩。学生时代的最后一个长假,感觉漫长而又无奈,也许应应约,心情会好些。 大巴车行经繁华热闹的汉口闹市区,觉得出来走走还是正确的。

      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穿过漫天尘土之后,终于到了小镇阳逻。第一次这样真切地体会了“风尘仆仆”的字义。 一切都是真实而又单调的。阳逻电厂的工地,还没有兴兴然的韵味,有的只是厚厚的一层黄土和灰沙。想着就在这一片黄土上,不久将立起一座大型发电厂,觉得这才是实实在在的生活。我,不再浪漫得远了。

    去逛了小镇,冬季的阳逻商店,柜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黄灰,但人们依然自得其乐的对牢它们买进卖出。我们居然在一家店内就买齐了所需物品,倒也还货物齐备。

      回去的路上,朋友对我说,“这两天上火了,买点清火的东西吃吧。”站在街边卖荸荠的小摊前,同老板讨价还价,最后五角钱一斤成交,但要自买塑料袋。朋友一边掏钱一边说太贵,我不禁为她的火气之大而哑然失笑。隔日,朋友开始上班,留下我搬了小凳子坐在房前晒太阳,看《雨季不再来》。我浮燥的心情处在一片安逸中。

      朋友下班回来了,憋了一肚子的气,为着升一级工资,她烦恼至深。看着愤愤不平的她,我说不出什么劝慰之词。最后决定一起去看落日,赶在日落前到江边走走,散散心,也许会好受些。

     这时候的冬季斜阳正慢吞吞地朝西下坠。我们沿着岸边有一茬没一茬的说着话。她还没完全平静下来,只管讲自己的。看到一片池水,她说起夏天的时候,和同事们一起捕鱼的盛况,说在那热火朝天沸腾的抢鱼队伍中,她男友的表现是最令人激赏的,这显然是件值得荣耀的事,她变得高兴起来。真想提醒她刚才还在拿这位先生出气呢。走到一片乱石堆积如山的地方,我蹲下来看有没有喜爱的石头。发觉经过河水冲刷过的石子都是有着美丽而又细致的纹路和色泽的,不禁满心欢喜的开始捡拾起这些宝贝来。一旁的河水仍在咕咕地往前流着,累了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休息,看永往前行的流水,有些神往了。

    “你看,那边的堤岸象不象跑马场?”朋友指着对面远处一片平缓的坡地让我看。望着那斜坡上生长的青草,宁静而又致远,真有几分跑马场的味道。想象中一匹红鬃马啃吃着绿草,蓝天白云,夕阳西下,怎不令人向往?

      踩着浅浅的软草地,我的心似乎活了。“看见没有,那一片杨树林,夏天的时候,我们常去玩。”顺手指的方向望去,岸边那一行行排列整齐的杨树林真让人迷恋,真有些羡慕朋友,有这样好的世外桃园。而我只是一名过客,想日后这片林子的更加繁茂的时刻,我已不能亲见,多少有些遗憾,不过,生命中要遗失和错过的东西太多,能欣赏到眼前的美景亦足够好了。

      终于,我们穿过大片枯黄的草地,看见了玉带环腰的长江。茫茫的江面,吹来阵阵凉风,满眼有一种凄迷的感觉。白色江面上有金黄色的一抹夕阳,粼光在闪动,一圈圈一环环的排散开去,这种散落抓也抓不住。一句话也不说地坐在那里,天地在那一刻似乎也屏息望着我,只有江水的静流不为所动。反身躺下来,看见头顶上空有新月悬挂,象一个人的眼睛,淡蓝色的天空是它的背景,一切是那么真实而又虚幻。坐起来看,天际与江面已溶为一体,不是海却已是那种韵致了......

      归家的小路一路走下去,不知是田埂还是堤岸,这种乡间的小路让我怀念起童年时代的快乐无忧。这时,太阳快接近地平线了,仿佛长条状的田间尽头就是它的归宿,落日的美丽让我看痴了去,我知道岁月很长很冷清,阳光炙烈与淡薄的时候也会短暂,但在这一刻,震撼我心的是这淡薄的永恒。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抄录

      我早已失去了这位朋友的音讯,但现在能读到当日的记录,记忆又全部鲜活了。所以,在我想写并且能写的时候,我会做一个忠实的记录者,记录下生命中的每一个难忘瞬间,定格每一幅欣喜的画面,给日后的自己看,给我的朋友和同道中人看。我,曾经这么走过......

                                                                               二OO九年三月十九日于厦门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许多年前的文字,如今读来,有了不同体会,人,在不同年龄,阅历不同,眼中的风景也不同。

依旧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相同的人走在不同的风景里,人生的一份幸福感悟依旧,祝福你们的友谊。

 
Amoy的头像
 #

谢谢一弘。年轻时候看世界,现在看来,还是非常美好的。

 
雨林的头像
 #

唯见长江天际流。好美的怀旧散文。

 
Amoy的头像
 #

谢谢雨林。重读旧文,还能感觉到那江风吹过~~

 
阿朵的头像
 #

写日记是个好习惯,能留住瞬间。那么细微的感觉,如果没有文字留下,10,20年后,肯定找不到那感觉。

现在写日记变成写博客了吧?

 
Amoy的头像
 #

阿朵说得很对,细微的感觉记录下来,是日后回忆的宝贝。博客现在断续写了四年,其实还是挺懒的。

 
海云的头像
 #

刚读完飞飞那篇有些怅然的寻找旧日家园的文字,又读到你这篇二十年前写的优美散文,令我不由自主跌进过去的记忆中......

 
Amoy的头像
 #

海云的美好回忆我也想分享下~~

 
若敏的头像
 #

谢谢Amoy分享这么美丽的散文!

 
Amoy的头像
 #

谢谢若敏!

 
予微的头像
 #

随Amoy淡淡的回味,那浓浓的情意。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