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五 万千思绪

半涩时光

 

                                                          

                                                    万千思绪

 

        军训结束的第二天是星期天,一宿舍的人都想出去逛逛,大城市对这些小地方来的人还是有很多吸引力的。大力似乎有点想法,他主张逛逛小市场,反正兜里也没什么钱,小市场的东西便宜货也可以捡一点。方桐也喜欢逛小市场,小市场人多,高矮胖瘦的男女老少的都有,而且这里的人大都很单纯,想的什么就说什么,是观察人的最佳场所。说起这个方桐也算是怪人一个,在老家的时候那街都是有规律的开市,附近的乡镇都岔开来,有的一三五有的二四六,逢集的时候真是人头攒动密不透风。卖东西的在路两边密密地挨着,有卖布的有卖鞋的还卖日用百货的,少数摊子是摆在架子上的,大多数就在地上铺了塑料布,都在大声吆喝着。中间缓慢流动着的则是从相反方向相互挤过来混在一起的人群,这还包括有人推着独轮小车有人拖着自行车,有的妇女挎着柳条的篮子有的干脆提着口袋,一起来的人还相互讨论需要买些什么东西回家,遇到邻庄的熟人还要打打招呼遇见亲戚就更是喜出望外……这种热闹劲尤其体现在农闲和重要的几个节日时,那场面经历过一次就终身不会忘,在嘈杂声中不到两里路的长度往往需要挤上头两个钟头,来得有些迟的人从头挤到尾基本集市也就结束了,回到家邻居都吃过中饭了!当然街还是热闹的,除了卖东西和买东西,还有那说书的场地耍猴卖狗皮膏药的,总之,在正事之外还可以看看稀奇凑凑热闹,给平淡的日子增添些鲜活,相当于见见世面一样,人修七世站街头,能到街头上混是件不简单的事儿!

         几个男生说说笑笑到公交站等车,11路车过来了,这几个人不好意思与人挤,结果等最后上的时候挤得很勉强,这挤劲又让方桐回到了老家的集市上……

         下了车方桐发现这里倒不那么拥挤,摊子也摆的比乡村阔气,衣服都用撑子撑着,裤子也夹好笔直地悬挂着,几个大男孩边走边看,看到卖油炸臭豆腐的每人也来上一串。方桐此时觉得心里很踏实,这世界也就这样了,将来参加工作了,有了稳定的收入,日子不就像这街上来来去去的人一样吗?反正是不会跟在水牛的后面耕田耙地的,也不会在田地里播种收割的,日子总算是舒坦了,用老家的老人们说的话就是整天手不拿四两的,日子要怎么就怎么的,就润死了!

         大半天下来,方桐买了只大甩卖的红皮箱子,大力买了条牛仔裤,方桐上铺的小黑脸一直在听随身听好像对什么都没兴趣,其他几个也都多少买了些东西。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打道回府,已经过了饭时了,就下楼买点方便面胡乱泡了。小黑脸拿出几个水果分给大家,这什么玩意儿?像橘子可比橘子好看滑溜,颜色在青黄之间,闻起来也是橘一样的香气,可皮不像橘子好剥,紧紧的抠不下来,这玩意怎么吃呢?小黑脸笑咪咪的不说话,看大家一副迷茫的样子就更显得有些得意了。只见他拿起调羹,把这椭圆形的水果桠成四瓣,然后像吃西瓜似的把瓤吃掉,这瓤倒真像橘子,但比橘子有口感,这是什么?小黑脸好半天才说这是橙子。

         大力他们几个脸上堆上了心虚的笑,方桐却有些不自在起来,倒不是说吃了人家的东西不好意思,只是觉得这么个别人没见识过的水果有必要耍得这样神秘吗?看那得意劲真叫人不舒服。

         各人都有些疲惫了,倒在床上一会就睡着了。方桐醒的时候其他人还没起来,方桐轻轻下床准备去洗漱,忽然听到一阵琵琶声,像山泉水一路下山似的很清脆悦耳。推开门一看,原来对面的宿舍里有一个眉清目秀的男生坐在床边怀抱琵琶在弹,方桐被吸引了过去,走进屋里也坐到床边听。一曲终了大家热烈鼓掌,原来这同学是音乐系新生,与自己专业里的一个同学是老乡,宿舍也是挨着的,被拉过来弹的。方桐看这位的手指头上裹着胶布,不弹琵琶的时候手也不停地在做轮指弹的动作,真是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啊,那手指细细的很有妩媚的感觉。方桐的印象里好像弹琵琶的都是女子,没想到这位仁兄就学这个,真是开了眼了。

          方桐知道这青果学院除了工艺师范还有音乐师范,这两个师范占了全院招生的一半,可见艺术在人群里是多么的稀少,这也说明艺术的确是上层建筑。当初选择美术专业的时候很多人也不解,好好的也可以上个大学,干嘛要学美术啊?这不有些旁门左道嘛!但内心的挣扎最终还是摆脱了干扰,人,只能活一辈子,如果不能依着自己去走自己的路,那么,又能谈得上什么快乐呢?人,活着究竟是为什么?仅仅就是为了生存吗?为了生存得轻松一些吗?将来是不是就一门心思画画倒也不见得,但问题是如果不画画那么干什么好呢?都说艺术是相通的,能了解艺术的规律再比较深入地了解社会,这会有怎样的结果?无论如何都不会太平庸吧?人生一世,也得明白些才好,人云亦云的像赶集那样被动地随人流挪动脚步真是没意思,还不如站在一旁看个热闹。

         明天就正式上课了,会是怎样的开始?听说下午的文化课是与音乐师范的同学一起上的,应该会有意思吧?这青果学院小小的地方很是紧凑,但布局倒是错落有致的,丘陵地带的城市建设显出别样的层次感,有高有低,随势上下,有台阶有斜坡,不像老家的平地都在一个水平面上,显得呆板无变化。

         晚饭后大家半躺半坐着闲侃,谈论着听来的各种消息,也讨论需要用的工具材料应该怎么准备,反正已经考上了,只要应付过去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不是说了吗,六十分万岁多一分是犯罪。方桐听着很少插言,他感觉插不上什么话。宿舍十点统一熄灯,大家也不再说话,方桐带着对未来的朦胧以及即将到来的未知逐渐进入了梦乡……

 

 

 




 

 

                                                                   0一二年九月二十四日十七点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先校对:

第一段:拖自行车,估计是推;

倒三段:如论如何,估计是无论如何。

再感慨:

仔细观察是专业特色,还是个人特点?怎么能描述得那么细,还有贯穿始终的心理活动,只能体会,就是学不来。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没有乡村生活体验的人也许很难理解那集市的感觉,很有趣的,拖与推在这里经常混用,选择带有乡土气息的词以体现方桐这个人物的乡土性,倒三段的改了,多谢你细心帮了我很多。祝春安!

 
梅子的头像
 #

呵呵,“拖自行车”原来是方言啊,挑毛病战斗队队长这次挑错了。

想着你以后会出版,看到就摘出来,谢谢你理解。

去年冬天我就在你描述这种的集市上被困了一个半钟头,汽车怎么也开不过去,我是深有体会,只是不会像你这样描绘。

 
雨林的头像
 #

     读木桐的这篇小说有许多的感慨。记得读过一篇文章《我奋斗了十八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好在,高考制度恢复以后,社会挑选人才的机制相对还算公平。

不知木桐是否有机会读到“十年砍柴”这位来自湖南农村的作家的作品。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城乡差别的缩小一直是政府的努力方向,虽改变了不少但还是有很多问题,这里就包含视角的问题,我写很多这方面的文章也是想重新看待乡村。没有读过你说的这位湖南作家的文章,有机会时一定找来读一读。

 
追梦的头像
 #

小黑脸有点故作清高,有卖弄之嫌。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就有冲突的根源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就有冲突了,呵呵。

 
予微的头像
 #

我记得赶集啊,我们叫“趁墟”,有十天一次的,有一周一次的;有“天光墟”,就是天亮了就散,大家回去耕种。

趁墟对于孩子很好玩那,买根甘蔗一路行一路吃。

方桐这么快就观察到同学的不一样了。细心。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也跟庙会差不多的,就是底层人群生活里的贸易需求集中进行,所谓热闹就是人多啊,呵呵。

 
熊猫的头像
 #

这个弹琵琶的男生真是像女生!如今,像女人的男人是越来越多了。。。

 
飘尘永魂的头像
 #

宿舍十点统一熄灯,很早啊!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挺早,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