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周末,与史提夫的咖啡约 上

周末在邻镇的星巴克,我们终于和史提夫一起坐下来喝了杯咖啡。

说来话长,这杯咖啡约还真不容易,历经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最后实行。

史提夫,美国人,个子不高,有点中年男人的啤酒肚,性格爽朗,笑容满面。他曾经是我们小镇警察署的资深警员,在我们小镇住了二十多年,不久前,他因为退休了并且也因为离婚了,便在邻镇买了栋小一点的别墅,一个人带着两条大狗住在那里。平常,他的女儿跟妈妈住在我们小镇,周末女儿到爸爸那里,史提夫之所以就近住,主要也是为了能照顾这个女儿。

史提夫的女儿维克多利亚是我女儿的同学,两人初中就在一个班级里,进了高中也常在一起玩,她和我女儿都属于那种心无城府的人,容易得罪别人,因为常常讲话不当心,但是说了就忘。

维克多利亚到我们家来过好几次,每次都是她妈妈接送她,她妈妈是个满典型的美国女人,讲话得体,衣着整齐。我们交谈也不多,都是围绕着女儿们的事情。我从来没见过维克多利亚的爸爸。

女儿朋友几个常喜欢玩一种叫Sleep Over(睡过夜)的游戏,几个女生一到周末就选一家同去,住在那里吃在那家,一起挤在一个房间里,叽叽喳喳聊天说话,能摆脱父母的管束和同伴们疯玩,这个年龄的孩子谁不愿意呢?!

我们小镇不大,所以邻里之间还算比较容易熟悉,女儿常去的几家同学家,我们和那几家的大人家长都会认识至少也是见面会打个招呼,看见人家家里基本上也是人口齐全其乐融融的,比较放心。

几个月前,女儿说要去维克多利亚家睡过夜,我们按照女儿的线路一走就走出了小镇,来到邻镇的一栋房子前,觉得不对啊,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呢?一问,女儿说这次是在维克多利亚的爸爸家,而且没有其她的女孩子,只有维克多利亚和她爸爸住在这里。我们从来没见过维克多利亚的爸爸,这位叫史提夫的美国男人,自然就觉得不大合适,女儿对我们的疑问和犹豫很恼火,我们又不知道怎样把这份担心解释给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子听,一下子我们就有点僵持住。

正好那天晚上,我们要去见青少年辅导(我们搬到美东之后,和女儿一直有去见青少年辅导),我就把我们的担心跟辅导说了,辅导听了马上转头问女儿:“你明白你爸爸妈妈的担心吗?”女儿摇头,并且显出一副她爸妈就是那种不可理喻的神态。辅导接下来的话是那么直接,把我们的担心赤裸裸地直接说了出来,完全不遮遮掩掩,弄得我都坐立不安了,她说:“任何父母对他们十几岁大的女儿都自然会有这种担心,你去一个成年男人的家里,这个男人你父母不了解,这个男人有可能是坏人,对你的危险就构成,他可能会强奸你,可能会对你造成伤害......你明白吗?”女儿圆睁双眼,不可置信,几乎喊叫着:“哦,我的上帝,你们怎么这样说呢?史提夫是个很好的人,他曾经是我们小镇的警察!”辅导毫不理会:“警察当中也有坏人!我们不是说史提夫就是这样的坏人,但是你必须明白做为你的父母,在你这样的年龄,会为这种现实存在的可能而替你担心!这是非常正常的!”接着辅导话锋一转问我们:“你们知道这位史提夫吗?”我们解释我们完全不认识他,只认识维克多利亚的妈妈,也不知道史提夫是警察,当天去见辅导之前才知道女儿要在维克多利亚爸爸家住一晚,而且发现不在我们的小镇上,我们觉得有些不安。

辅导看到激动的女儿慢慢平复下来之后,这样建议女儿和我们:“我建议你(女儿)介绍你父母认识史提夫,他们大人可以一起喝杯咖啡、聊聊天,这样他们就会舒服一点了!你还未成年,所以,如果你父母坚持,你今晚就不能在维克多利亚家过夜了!”

那天,我们从辅导那里出来,再次去了史提夫家,先生和史提夫见了面,两个人站在门口谈笑了半天,回到车上,先生对我说史提夫看上去是个挺好的美国人!但是,我们仍然坚持女儿回家,女儿自然是十分的不高兴。

一段时间过去了,这件事基本上我们也忘记了。

到了要陪儿子去医学院面试的时候 ,其中一家医学院很远,要开车五、六个钟头,面试完还有一系列的活动,我们要在那里住两晚,这两天并不是周末,女儿要上学,不能带她去。我预备托付小镇的朋友照顾女儿,女儿却不愿意去我提议的朋友家,她说自己找同学家住两晚,这一找又找到维克多利亚,维克多利亚现在平日里已几乎完全与她爸爸住在一起了,所以要住也就是说要住到维克多利亚爸爸家去,这样,我和先生又想起青少年辅导曾经提议的那杯咖啡之约。

一个电话打过去,没人接听,我们留了言,很快,晚上,史提夫回了电,我们约好周末的一早在邻镇的星巴克见面,一起喝杯咖啡!

待续

周末,与史提夫的咖啡约 下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难得的约会。

 
海云的头像
 #

也就是为了孩子认识其他的家长。 

 
阿朵的头像
 #

妈妈的心啊!相信女儿会慢慢理解父母的担忧。

 
海云的头像
 #

也许有一天她有了女儿就明白了。

 
予微的头像
 #

这种担心和谨慎是绝对必要的!
能有这么个辅导员直截了当的指出,很幸运。有些话,父母说,孩子都是拧着去听。还给你套一句:Typical Asian Parent, Worry too much!-- 典型的亚裔父母,关心过度!

 
海云的头像
 #

Exactly. "Typical Asian Parent, Worry too much!", 好熟悉的话语!可与史提夫一杯咖啡喝下来,我发现美国的爸爸和中国的爸爸区别也不大。

 
夕林的头像
 #

这是有孩子的老中都必须面临的问题。我们也斗争过,还是拗不过孩子呀。

 
海云的头像
 #

我们也是因为矛盾增多,才去找青少年辅导帮助的。还真有用。

 
Sujuan的头像
 #

海云,您做很对也很好!我家的制度是12奌接囬家早晨再送回去吃早歺。女儿更要严格㧉!

 
海云的头像
 #

安全禁足呢,孩子小还行,慢慢长大了,就不容易了,想与孩子有一个融洽良好的关系,还真的是需要与孩子沟通,让他或她明白父母的用心,我们有时也需要让步,从孩子的立场上看事情,所以挺不容易的。

 
Sujuan的头像
 #

是的,有时很难。但安全第一。美国人家庭复杂,有时很难说什么样的人来往。北加报纸常常登出靑少年因sleep over 而照成酒精中毒车祸事件。我曾经帮psychiatrist 筛选病人当研究主角,许多女性很多精神问题都出在曾经被性侵害。有些女生因神志恍惚还不知被谁强奸。后果不堪设想。在安全问题上,我就要当虎妈!孩子有时也很气愤,但实施几回就习惯了。我给孩孑们说如果选择不去sleep over更好,要去就12点前回来。一旦老大对付住了,老二女儿就不敢造次了。几年前南圣荷西三个15岁女孩子sleep over,半夜喝酒造成其中一个女孩溺水而死。这家父母那夜都住在家也没有挽救她们。另一例是女孩sleep over 次日开车回家车祸而死。青少年的第一号杀手就是事故原因。当父母不容易,当有女儿们的父母更难。当家有刁蛮女儿的父母就难上加难。其它事可商量,安全问题决不让步!

 
玮仁的头像
 #

我直到现在还不能接受sleepover这件事,特别是家里两个都是女儿。好在她们都很理解也都接受我们的建议。

 
海云的头像
 #

这件事上, 大人熟悉的还好办;如果大人都不认识,孩子却要睡过夜,真的很难让人放心。 但是,孩子们睡过夜的乐趣也是他们童年一个亮点,我也不是要剥夺他们的这个权利。随着女孩子的慢慢长大,做父母的不可能不担心这点。

 
渺渺的头像
 #

严厉支持玮仁和苏娟的看法,记得我们小时候,父母都不让我们女孩子到院子里单身男子家去玩(虽然大家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彼此了解),哪怕是门口站一站都严厉禁止。在这个问题上,做虎妈是绝对必要的,很多女孩子的一生都是毁在这开头的性侵犯中。

做家长的如果这也要让步,那也要妥协,为了与她们搞好关系,有时孩子未必会领情的,糟糕的情况下,是孩子得寸进尺变成了刁蛮难缠的孩子也未必哦!其实规矩一旦定下了,孩子知道那是父母的底线,也就不会轻易去触碰了,问题是从小就要做到。

 
henrysong的头像
 #

sleep over在美国孩子中是很平常的事,我的孩子从小就到朋友家或孩子的朋友到我家sleep over,是孩子们增进友谊的重要途径。好在我是两个儿子,比当女儿的父母操心少些。换了我,让女儿去一个离婚独身的男人家去sleep over, 我也一定会担心的,也一定会要求先“面试”对方的。不过我孩子去sleep over家的父母,我们也一般都有一定了解的,不然也不会轻易同意。

 
海云的头像
 #

儿子确实比女儿省心一些,我家的男孩也没有女孩那么多的要求。

 
雨林的头像
 #

我有一个女友在女儿大约10岁的时候离婚。 她一直等到女儿上大学才开始交男友。 说是因为不放心带一个男人回家。也许这是一个极端的例子。

 
海云的头像
 #

这个妈妈也太委屈自己了,不容易!

 
红花的头像
 #

海云的这个故事,在我女儿身上也发生过,里面的对话好像原版copy,让我不由多说几句。

我女儿在十三四岁时,也是周末去她朋友家过夜。走到半路上,女儿才告诉我是去朋友的父亲家。一问,得知她的父母离异,平常随妈妈,周末去爸爸那。我自然不同意,女儿不理解,我们发生了非常大的分歧。虽然我知道那个朋友的父亲是好人,但是“冠冕堂皇”的好人不可相信。后来,我与女儿长谈,给她讲道理,最后达成协议。她的朋友可以来家里过夜,我不在乎,但是她不可以去别人家过夜,除非我认为可靠的人家。

非常期待你的下篇。家有女儿,劳神操心,我觉得,只有当把她们交托到爱她的人手上,我们才算放下心。

唉。。。

 
海云的头像
 #

看来女儿们都是相似的,父母的担心也是相似的。

 
小美北极熊的头像
 #

追踪海云的文章已有好一段时间,今天看见文章提到青少年辅导,我觉得是个很好的选择, 请问海云你家女儿的辅导员是从哪儿找到的?

 
海云的头像
 #

谢谢你,我这个人比较能接受辅导,婚姻辅导、家庭辅导或者孩子父母辅导等,我都觉得挺好的,比起回娘家哭诉或者向姐妹淘哭诉要有实际的正面的作用。

我们搬来东部后,女儿一度与我们关系紧张,家里"战火"不断,只好求助青少年辅导,其实也就是Therapist(专精青少年的),试了两三个,最后锁定现在的这位,很有帮助。 前面有一个是别人推荐的,另两个包括这个,就是我们在我们的Network自己找的,找辅导,首先要耐心,不是立竿见影的,但慢慢会看到效果。

以后,我会把这段经历写出来的。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海云,换了我也会想你这样做,即使女儿不高兴我也会这样做! 当妈妈的真是不容易啊。 我们sleepover的政策是妈妈批准才行。 一般就是我们教会的那几家人,别的人家我一律请过来我家sleepover。 现在孩子小还好,长大恐怕是一场恶战。

 
海云的头像
 #

以前在加州时,华人多,孩子睡过夜的基本上都是熟悉的华人朋友家,我们很放心。到东部后,女儿交的朋友都是非华裔,家长不熟悉,就有了顾虑。可是女儿正因为搬家,尤其需要和朋友在一起才能快乐一些,所以,基本上小镇的邻里,我们观察人家家里比较温馨友好的,都开绿灯,但是这次不同,所以就有了这个经历。

 
阿朵的头像
 #

hehe, 终于有机会释放一下了,咱家没这问题:—)。

老二常常在同学家sleepover,我问清名字,记下电话,一般都批准:-)

 
海云的头像
 #

男孩确实就不会太过担心,不过,也最好了解清楚,美国什么情况都有。

 
渺渺的头像
 #

男孩子啊,阿朵是你开心大笑的时候了!

 
西山的头像
 #

我为这事儿还请教了孩子的儿科医生,她建议一是先请别的孩子来家玩,家长观察都是什么样的孩子;二是熟悉对方孩子的家长。另外,还要问对方家里有没有枪,有的话,请对方锁好枪支。

但麻烦的是,我家女儿要请来过夜的都是男孩儿!!!

 
牧童歌谣的头像
 #

啊?你女儿是不是还小吧? 一到10岁男孩女孩就不怎么一起玩了。

 
Amoy的头像
 #

不会吧,西山,你女儿那么可爱的小不点和小男生们关系有这么好?怪我好奇心重了点哈

 
西山的头像
 #

回牧童和Amoy:俺家丫头长得小小的,加上中文的小名,很给人误觉,以为是个娇滴滴的小女生。其实,生性顽皮,个性极强,从小和男孩子一起玩大,爬树上墙,无一不精。至今最好的朋友还是男生。已经几次了,男孩的家长发生日邀请,这样写:“所有班上的男孩+依蕊”。俺家丫头欣欣前往,没觉得有啥不好。她还有半年10岁,不知到时候会不会也不和男生玩了?到现在,我这个当娘的是没看出来。

 
雨林的头像
 #

我有一个朋友的女儿小时候也是只和男孩玩。 长大考上了MIT。

 
西山的头像
 #

雨林,希望MIT录取女孩儿的条件是“从小和男孩玩”!

 
Amoy的头像
 #

西山我觉得你的回答好可爱。因为见过你家小女儿,觉得她好可爱,想不到你这当妈的更可爱!

 
西山的头像
 #

Amoy, 你咋不是我的伯乐呢?我这是真人不露相。:-)

 
Amoy的头像
 #

国内的孩子没有这种经历,我家的独生子一般不习惯和别人一起睡。过年时,来了亲戚要睡他的大床,还很不乐意呢。不过,完全能理解海云的担心。有个女儿,操心的事自然要多些,保护好她们非常必要。

 
海云的头像
 #

每个孩子都不一样,每个家庭也不同啊。

 
Nancy的心情小栈的头像
 #

真的也取决与孩子,我儿子我不太担心,但他自己不要去,以前他小时侯别的小朋友请,他说不想睡在别人家的床,嫌脏,大了我发现会不会是有一点洁癖啊,我倒担心了。好像男孩子应该随意些,他特整洁,从来东西不乱丢乱放,连牛仔裤都是从中对折,一条一条挂在壁柜里。电脑键盘上你永远看不到一点灰尘,喷得很干净。也想将来学医,学医有时很脏的,我不知如何看他跨越这个心理障碍。真是一家有一本难念的经。

 
海云的头像
 #

中学生物课有解剖小动物,你儿子怕吗?如果不怕,就没事儿。很多医生有洁癖的,特别讲究干净。

 
Nancy的心情小栈的头像
 #

他不怕,去年在S做Intern, 在Lab里不知做了多少个猪心解剖,他说很多人闻到味道都想吐,他可倒好,就抢新鲜的,他说有戴手套,口罩。但平时里,我还是有点怕。没办法,天生的,每天打玩球,可以花四五十分钟洗澡,是不是有点过啊。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家老大今年13岁,跟你家女儿差不多大,我们从来不允许她去别人家过夜,我们女儿也没意见,因为她很小的时候我们通过一起看电视(犯罪连续剧),CSI,law and order,crimial mind等等,给她讲解真实的社会和人类的各种罪行,因此,我的女儿们从小就接受妨止犯罪的教育,对我们大人的保护行为表示充分的理解。你家孩子过于天真了,是你们平时不灌输的结果,真实有时是残酷的,但我们必须接受。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海云的头像
 #

美国的有些孩子习俗和我们成人世界的现实确实有时候不能重叠,可是孩子童年的乐趣和美好的回忆有时渗透在这些仿佛存在于真空的世界里才安全的点点滴滴。很多时候美国人说我们华裔家庭过于保护,而我们却不得不承认我们从小受的教育就是时刻提高警惕防止坏人。

 
梅子的头像
 #

我的孙女7岁了,有时到小朋友家过夜,我们老俩坚决反对,尽管都是我们认识的人家。

我也觉得“真实有时是残酷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

 
海云的头像
 #

是,父母的心怎样才能安?很多时候似乎难有底线。我们都在学习和摸索。

 
白云朵朵的头像
 #

女孩子还是要小心些,我们当家长的如果感觉不放心的事,一定有道理,我相信这种心理感受。

 
海云的头像
 #

是,这篇文章就是写一个从不放心到放心的过程,可惜,我现在出门在外,无法写续集,等我两天后回到家里再续集。

谢谢大家的关心。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