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四 体验军姿

半涩时光

 

 

                                                       

                                                 体验军姿


       这几天一直穿迷彩服在军训,训队列,训步枪瞄五十米靶,方桐根本无法看清什么,也就那个意思吧。后来被拉到东郊一个炮兵训练场打实弹,这里常接待外宾参观,是个比较上档次的小规模高层次表演的场地。大家都很兴奋,看到了许多日常生活里见不到的设施,也亲身体验了军营的严肃,这搞点艺术的都有些出位的想法,对这整齐统一既反感又敬畏,好在只是走过场,否则还真不知道会怎样的情况出现呢!安排打靶了,按序轮流上靶位,这是方桐第一次打靶,在教官的指导下认真瞄了瞄,实在找不到教官说的那什么,只好很模糊地对着那个位置尽量趴平稳好,枪一狠心就给搂了,枪一响就听边上都响了,不是想象里的清脆声,而是比较沉闷的声音。打的过程中发现有一次报把是左右摇晃,方桐很高兴,这是九环啊!最后五发子弹共打了三十八环。大力打出了四十五环,被奖励再打五发!也有人打脱了靶的,其实枪就有问题,都是不太准的旧枪,会习惯性地存在偏差。全部打完之后不知谁带了头,一哄而上寻弹壳去了,有人集了一兜弹壳,这个有什么用呢?不知道,反正比较稀罕,回家的时候送给朋友吧。

打靶归来就是要准备汇报表演了,是分列式,结果在排练的时候教官发现方桐老是慢半拍。方桐也觉得委屈,自己明明很用心的,听到口令就做动作,可做出来就慢一些。方桐还发现自己无法集中注意力听口令,老是看着这在篮球场上军训的人在乱联想些什么,这教官的口音像是安徽的?家里还有些什么人?是高中毕业嘛?听说快退伍了,退伍回去能干什么?自己的一个叔叔也是当兵的,退了伍回来简直成了窝囊废,只在马路边摆个修自行车的小摊子……“起步走!”方桐一呆,赶紧迈步结果又慢了!

教官也觉得实在是改不方桐这个问题了,只好提醒方桐两肩保持水平不要一肩高一肩低,然后安排方桐离队,与另外几个人一起训练标兵,只要做到一齐持枪跑步进场,然后分散在各自的位置上保持立姿直到表演结束,大约一个半小时吧,结束时再整齐跑下场。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只好如此。正式表演的那天下午,方桐可体验了大部分人体验不到的感受了。初站还好,继而脚底就逐渐就有了感觉,好像所有的感受器都到脚底去了,整个一个人都空了,所有注意力都在脚底,其他的都想不了,只想着如何忍耐脚底这如同火烤如同虫爬一样的异样感,心里极力忍着,绝不能在现场出丑,这刚入大学,还没开课呢,所有新生都在,出了洋相以后还怎么混那!忍着,忍着,坚决地忍着……看着场上音乐系的女生排队过去了又排队走过来,正步踢完了又齐步跑,眼前都是迷彩服啊一片来一片去,来来去去老在晃。后面是美术系的吧,美术系的同学动作怎么好像有些夸张?方桐眨眨眼,面部肌肉一起动动把眼镜向上挪了挪,因为右手扶握步枪,左手中指贴着裤缝动也不能动,这个位置就在主席台的对面,仿佛所有领导都在看着,方桐又想起黄埔那个学校里的传说,有个学员一动不动站半天,后来被重用……此刻时间过的可真是慢,简直是看不到结果一样无助和无奈,只是坚持坚持再坚持……

过了很长的时间才感觉好些了,脚底还是麻,还是有些火火的,但已经不那么难以忍受了。

终于熬过去了,仪式结束,指挥做了手势,方桐把枪轻轻向水泥地坪一顿,几个人整齐转身起步小跑下来,教官在场下迎着竖起了大拇指。接下来是自由活动的,晚上要到音乐系的礼堂参加与全体教官一起联欢的活动。

大家早早地到食堂吃饭,这几天一直军训消耗挺大的,可食堂晚上没有稀饭,只有米饭或者面条,这让方桐很不适应,这晚上吃这霉米的干饭能有什么胃口啊?吃着吃着还吃到米虫呢!在家里都吃新米的,这中秋的时候正是新稻收割吃新米的档口啊,真是的,在这要吃这种米。吃面条吧,晚上又不搪饿,如果喝点稀饭再吃点饼就点咸菜可就舒服了……

等大家找到各自班级的位子坐下,这舞台上的大幕就拉开了,主持照例是一男一女,那看上去至少三十多岁的瘦个子男人据说是作曲专业研究生,是学生会主席,那个女的是声乐高年级的。两人在台上把教官们大大夸赞了一番,后面就是吹拉弹唱了,其中一个节目是音乐系的女生要求教官们上台学动作,说是跟军训时反一反,结果扭着身段摆出兰花指让教官们学,教官们五大三粗的身板硬邦邦的学的洋相百出,笑翻了全场!当然,教官们也不甘示弱,不仅当场拉歌,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还表演了徒手对练,真是硬功夫。

方桐也沉醉到这欢乐的气氛里了,感觉就是如此奇妙,一会儿东又一会儿西,人就是图个当前,当前是什么感觉就是什么感觉,过去的只有模糊的记忆,未来的只有想象,都抵不过眼前的真实。这些搞音乐的真是富有激情,方桐高中的时候有几个同学也是学音乐的,有一个专业好几年都过了青果学院的线,就是文化不够,但一天到晚神气的不行。还有一个过了别的学校专业线,但高考预考的时候帮别人作弊,被查处了还不服,结果被定三年不得报考。这个同学一次课后在教室里用鼻腔模仿拉二胡,迷倒一片的人。这人啊,真是各有价值各有门道,有会唱的就有那会跳的,有会写的就有会画的,自己的擅长到底是什么呢?又将如何凭一技之长在现实里生存呢?方桐决定暂时不去想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只是朦胧地知道,人活着就要尽可能地发挥自己,多汲取各方面的营养才会真的有所成,如果只是学什么就干什么,不就是像砖头被定型一样吗?一入某行就一辈子了,岂不有些冤枉和不值?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你的一生只做一种职业,不能体会享受其他行业的快乐是不是很大的悲哀?

 

 

 

 

                                                                  0一二年九月十六日十五点二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追梦的头像
 #

方桐还赶上了军训,多有意思啊,我们八十年代上大学的没有这种体验。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新奇对于大家来说就是一种兴趣的激发。

 
熊猫的头像
 #

可是我们学过农!

 
雨林的头像
 #

木桐的笔触好细腻。那个米还是面的烦恼非常真实的。

好像是89年以后入学的新生都要军训, 对吧?

另外最后一段的第一行可有一个“动”字很可能是“东”。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有资料说从81年有关文件出台就有一部分学校进行军训了,后来逐步扩展,进入九十年代就很普及了。

 
玮仁的头像
 #

我们那会儿也军训过,也扛过枪,那段经历,蛮有收获,难忘。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也是体验一下,如果真的到了全民皆兵的时刻,这大概也是一种常识。

 
梅子的头像
 #

方桐很有个性。

木桐的描述细致、生动,很传神。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这个方桐有点怪怪的,呵呵。

 
海云的头像
 #

小学时学过军。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小学时年龄比较小,感受可能也有所不同,什么时候写一写?

 
予微的头像
 #

我上学那个年代也有军训,可惜我上的大学招收了很多海外港澳华侨子弟,于是不用军训。听到中学同学讲他们大学的军训,觉得既好玩,也辛苦。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我这里说的简略,军训还是有点累人的也比较枯燥。

 
岩子的头像
 #

 

也体验过军姿,但在中学时代,没觉得苦和累,感觉很好玩。就是打枪时给吓坏了,整个身体被心跳给掀了起来,还好,子弹没打飞,如果没记错的话,一共打了27环。还写过一篇作文,记得开始就“叭!叭!叭!”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经历这些有趣的事是人生的丰富

 
飘尘永魂的头像
 #

83年进大学时还没有军训,那时主要是收缴邓丽君的磁带。军训是84年的暑假,立正稍息,齐步走,正步走。射击五法子弹得了42环,还是挺有意义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挺有意思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