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三 互探互感

半涩时光

 

 

                                                     

                                                互探互感


           因为刚报到,没什么事干大家闲聊几句都躺床上睡了,方桐也觉得有些疲惫,也睡着了。

          刚到中秋的阳光还比较厉害,白晃晃的透过窗子照过来直刺刺地照到方桐的脸上,这是一张带着青春混合着迷茫的脸,很明显的是没什么心机却又含着心事透着些倔强,与别的人一脸幸福满足不同,也与别的人一脸淡漠不同,这种种的不同也许带给他很多麻烦,因为人群是趋同排异的,可惜此时的方桐不明白这一点,更谈不上做到这一点。

         到底是年轻人,醒过来的时候大家就都醒了,可都在床上坐着不愿意去走廊尽头的水池洗脸。这时候又陆续进来几个新生,这就到齐了,后来的有很多问题就问先来的,其实也就先来几个小时,这心理的倾向就这样奇妙,如同别人比你高一点你就会觉得高不少,当然你嘴上不一定认可。

         对门的宿舍也是这个专业的,一共分两个班,门对门的敞开着,可此刻谁也不去对方的宿舍,都只在自己的房间待着,大家的心理大概是一致的,就是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先保持自己最近范围里的交往,只有这样才是安全可靠的。这个房间里只有两个人来自长江以南,别的都是一个地级市的,这个市共录了七名,还有一名是女生。这些消息都是相互的谈话中整理出来的,大家不禁有些小小的自豪。方桐也有些高兴,可一看大家的灿烂劲就忽然有些隐隐的不快,至于吗?本来这就是小专业,走的人少,有这么大惊小怪的吗?反正自己的水准自己清楚,没到吓人的地步,只能说还过得去吧,将来这条路怎么走还难说的很,至今为止,所学专业的场景信息还一次没有在自己的梦中出现过。方桐有个奇怪的把握世界的方法,那就是很多东西反复在梦里出现,一夜之间有很多梦,大多数梦跟真的一样深刻,凡是不在梦里出现的就没有感觉,在梦里出现过的就觉得倍亲切。方桐从没有对别人说过这个现象,因为方桐发现大多数人对这个极不在意,说出来一定让别觉得自己很神经。

          有人炫耀自己的高考分数,一再打听每一个人的,方桐这才明白自己在这是最高的,这才让方桐多出一点自信来。原先炫耀的这个人是个小个子,戴副圆镜片的眼镜,只有鼻尖露在眼镜外,看上很活跃的样子,走来走去的表现出好像对这里很熟。方桐看他的嘴如果不是在说话就在准备说话,很少看见两片嘴唇有靠拢的时候,顶多是蜻蜓点水一样飞快接触一下再分开,这与方桐正相反。

          住在方桐上铺的是个黑圆脸,耳朵里塞着耳机正一边听歌曲一边对着大家傻笑,他大概是条件最好的,他那随身听好像是索尼的。他上午来的时候是他父亲送过来的,他父亲有专车,不过父子关系不是那样的亲密。与方桐对面的个子也不高,方头方脑的,说话好像有点不靠谱,姓平。平同学的上铺个子有点大,说话不抢话,一副成熟的样子,好像也比较健壮,大力。大力也是带的牛仔包,方桐对这个有些亲切,在心里暗暗向大力靠了靠。

          大力慢条斯理地问大家,你们在家画没画啊?我这么长时间没画都记不得笔怎么拿了!大家都笑了,考完专业就一门心思复习文化的,文化本来就不怎么好,地理历史都需要背,好不容易考完了就等出成绩等录取,画个魂啊,哪有那个心情!方桐也自问肯定是不管了,真要抓紧时间再练练,不然可不是个路,将来还指着这个混口饭吃,学这专业的,别人问起来也不能说假话呀。

         对门传出个消息来,说有一个同学上午报到的时候体检不合格,手续暂时放在院办呢。这位同学一脸无辜地坐在上铺的床上不停地说,我有什么办法?这事没办法,等着看学校怎么办呗。也的确没办法,这对于这群刚报到的新生来说真是没办法,虽说有人出主意可以找人问问,可大多数人觉得这其实很渺茫,都不知道还能认识谁,在这座城市里。这位同学瘦高个,走起路来有点像猩猩的架势,搞不清是什么来路,方桐没有言语,只是既同情又茫然地看了看他。以前听说有的人入学时候体检有问题,被要求回去治疗保留学籍。在方桐的头脑里,觉得遇上这样的事真是不可思议,这样的无奈这样的挫折真让人崩溃。方桐也庆幸自己,庆幸自己体检没问题,因为在去年冬天的时候在学校里突然食欲不振,皮肤发黄头发晕,肉都不想吃。一查,说是黄疸肝炎,急性的,那一刻简直天塌了一样!

 谁会不着急呢?大家都在紧张地复习,自己却卧病在床,这病据说还一时好不了,这,这还能参加高考吗?多少年辛苦都白费了!家里无意中寻来一种民间方子,黑黑的粉末和粒子,每天都服,其他的药一概不用。服下苦苦的黑药后方桐就在屋里不出去,背对窗口看地理和历史,邻居路过都说这孩子,真是不容易啊。方桐这会反正是豁出去了,该吃药时大口大口喝苦药水,然后就看书。可这要服下去反应还蛮大的,不时需要去厕所。三四天后就缓多了,坚持了半个月,再到医院检查,医生不愿意查,说这怎么可能,才半个月来查什么?后来好不容易才同意查,一查吃惊不小,说基本正常了!奇迹啊,说不出是什么道理。

今天上午报到的时候交十块钱体检费,说是查甲肝,有个工作人员问方桐是哪儿人,然后一撇嘴,不是海边的,说是这阵子海边人吃海货易患甲肝,你不是海边的其实不用查。反正交了钱也不可能退,方桐也被验了血,这也无所谓。

经历这些事情之后方桐自己觉得好像成熟了不少,人世间的事,哪有那么清爽?基本都是模模糊糊的。可谁知道方桐的心理呢?在农村,小孩子生病大人都说是添见识的,真是至理名言啊,人的经历就这个人世界的边界,经历的多世界就大,这经历都在人的脑海里储存着,即使从外表可以察觉一点经历不凡,可又怎么能了解到他的具体?所以人与人是不同的是有距离的,因为经历不相同感受也不同,所以才会有理解万岁的口号。

 

 



                                                                               0一二年九月十五日十六点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追梦的头像
 #

我弟弟高二时得了肝炎,影响了他高考。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遇上坎坷了。

 
梅子的头像
 #

历历在目。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大家都有类似的感受。

 
阿朵的头像
 #

我在想,这是80年代的事,还是90年代的事?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你的感觉是对的,就这个档口的事,是两接口期间的故事,后面会逐渐明了的。

 
玮仁的头像
 #

被带回到了大学时代。

“人与人是不同的是有距离的,因为经历不相同感受也不同。”

~~此言甚是!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玮仁!

 
若敏的头像
 #

真是与我们80年入校时不同。谢谢分享!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比80年代复杂一些。

 
雨林的头像
 #

得甲型(A)肝炎基本都可以痊愈的, 是经过消化道传染。 我觉得学校要检查的可能是B型肝炎 (供参考)。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学校一方面是查沿海地区可能感染的甲肝,另一方面也收点费用,就这么点出息。

 
予微的头像
 #

得了肝炎,我们的草方是“鸡骨草”煮水饮,加糖!还有夏枯草也有用。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中医还是有点办法的。

 
好奇的头像
 #

好像是90的时代。不过中国实在应该消除对有病和残疾的歧视,才是!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的,我们缺少宽松的环境。

 
熊猫的头像
 #

呵呵,方桐第一天没哭?我第一天晚上可是哭得昏天黑地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