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黄毛老太

黄毛老太

    本人头发偏黄,小时候常被大人称为“黄毛丫头”,本人因此长期自卑。

    没想风水轮流转,历史的车轮转到了21世纪,黄毛居然时髦起来,而且大行其道。之后每每到发廊修理头发,总遭到服务员的热情表扬:“头发染得真好,真自然!”

    终于,本人由长期跟不上潮流的“老赶”逆转成了时髦,长期积累的自卑情绪迅速发酵转而成为自豪:“没有染,天生的,你仔细看里面有了白头发,如果是染的,白头发应该没有的。”不过时间不饶人,“黄毛丫头”也转换成了满脸车道沟的“黄毛老太”。

    想必到了量变转化为质变的阈值,突然老化趋势加快,前几年的几根白头发一下子演变成了一小批,汇集在头发里一条条,一缕缕的。面对此无情岁月的痕迹我十分无奈,于是下决心到发廊去染染。未想又遭到服务员表扬:“头发挑染的真好,真自然。”我不满地看着服务员说:“我是付了钱买服务的,不可以取笑我。”服务员语出惊人:“您说什么呀阿姨,现在最时髦的是挑染,就是挑起一缕缕的把它染成白的或浅黄的。您的头发染得多好呀。”

我倒……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岩子的头像
 #

嘻嘻~~ 那种染法原来叫挑染呵!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嘻嘻,很时髦啊!

 
司马冰的头像
 #

回上面二位。一不留神时髦了一回。我原来也不知,发廊小姑娘给扫的盲,嘿嘿。

 
熊猫的头像
 #

无意中领导了一回新潮流!

 
司马冰的头像
 #

领导新潮流的感觉真好,只是永远站在潮头则很麻烦,我妈从小把我当男孩打扮,不让留长发,从来就是小平头,到上初中了才让我留起了头发。习惯成自然,后来就懒得穿衣打扮打理头发。留起头发才发现,我的头发不但黄,而且细、软、少,编起两根小辫就像两根小干豆角——终于明白妈妈为什么不让留头发了。唯一的是在“贵人不顶重发”之说中寻找到一些慰藉,呵呵。

 

 
梅子的头像
 #

哈哈,你我怎么头发都一样啊!“我的头发不但黄,而且细、软、少,编起两根小辫就像两根小干豆角——”

近几年老有人问我“你的头发是染黄的吗?”不过我的白没有规律,没有“挑染”,呵呵。

这次我的头发被我妹妹强行染黑了,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

 
司马冰的头像
 #

头发都像,姐儿们哪,那咱更是老乡了。

 
老来天真的头像
 #

哈!老土吧!永远都跟不上潮流!这会知道了吧!

 
司马冰的头像
 #

老土潮了一把,找不着北了。

 
老来天真的头像
 #
 
大灰狼太太的头像
 #

你太有乐了,笑我肚子疼!

 
刘瑛依旧的头像
 #

再这么下去,黄毛老太又变成白毛女了。哈哈!

 
司马冰的头像
 #

有这个趋势,不过我想全白了也没关系,我就怕杂毛,虽然“挑染”的杂毛貌似时髦,我还是不喜欢。

 
予微的头像
 #

哈哈,笑喷了!我有个同事,额尖上一小缕白发,她才四十出头,开会时我很认真的研究了她的头发半天,最后忍不住赞扬她,你的头发染得真有特色!

 
司马冰的头像
 #

见过会拍马屁的,没见过这么会拍马屁的!

 
予微的头像
 #

哇,有外星孤儿赞我会拍?!我的诚心赞赏得回报了。

 
司马冰的头像
 #

哈哈哈哈,是呀,做了好事就要表扬嘛,表扬就是激励和动力嘛,不骄不躁,继续努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呀,聪明的予微。

 
渺渺的头像
 #

这看来”孤儿“大姐骨子里就是一个潮人,所以总是走在潮流的最前沿,多好!赞一个!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渺渺一声“大姐”,好亲切,好感动,来文轩的都是潮人的啦。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时髦得一塌糊涂,别人想方设法挑染都没这效果,就是黄毛丫头再过几年差不多就成白毛老太了。

 
司马冰的头像
 #

没错,时间是把杀人的刀哇。匆匆忙忙“赶路”,停下来一看,老了。

 
葱的头像
 #

握手!俺也是“黄毛丫头!”

小时候经常被喊“黄毛丫头脸皮厚,机关枪,打不透。”

 
司马冰的头像
 #

又来一个黄毛的,俺孤儿不孤了。俺的脸皮也厚,机关枪,打不透,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