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结缘文轩,感恩文友

 

 

    有幸来到海外文轩,缘由是前年的某天,我破天荒的,掏钱买书,买了一本已看过两遍的小说《冰雹》。心血来潮一时冲动,好像芝麻开门,引我到了文轩这世外桃源。

    我不藏书,很少买书;多年来,我借书,抢书,窃书(偷偷读,别报警啊),捡书,等人家送书。教科书,理论书,不看;小说,天天看,看过了,不看第二遍,就不会再买。

    生于那个动乱年代,很多家都被抄了,没书可读;家徒四壁时,甚至连红宝书都买不起。老三篇,是靠死记硬背的。捧着一本逃过一劫的小小新华字典,就读得津津有味了。

    幸而我跟着“我姨妈”,虽没几本书可读,却有万里路去行;好多的人情世故,都是跟着她到处去,一路听来的“江湖传闻”。偶然“碰”到书,就借读,抢来先读,或者,趁大人忙着大人的事,我坐一边,偷偷的读。读完就还,从来没想过要拥有。

    八十年代,新华书店有次推出文革后第一批的中外名著,我姨妈立即拿出两百元,让她儿子去排队买了一批书,呵呵,立即有“坐困书城”的幸福了。不过那时我年少无知,很多书,读了也没懂。再说,也不是我买的书。

    流浪惯了,很少买书;甚至,大学最后一年,有两门课,连课本都不买!考试时,去图书馆借两本参考书,就蒙混过关。

    虽然不买书,还是很幸运的读到不少书;比如中学时,借着编校报,可以去图书馆二楼,看那些不外借尘封的藏书!也蘑菇着向老师们借书看。

    大学时有点赖皮,总是抢同学室友借来或买来的书看,看过就完璧归赵,自己不买书。

    出国那年,逃也似的,被嘱咐,除了必需文件,不要带任何有字的纸张,怕被文字狱了。廿年珍藏的亲友书信都不带,何况书呢?有限的几本书就分手了。

    所幸,我还是很有书缘的。来美,第一份工,地产杂志;第二份工,中文书店!后来,辗转职场,其中有基督教的报纸和书店,又在一个教会做了十年,这个教会拥有一个小小图书馆!接下来,在洛杉矶县公共图书馆做了七年。。。。。。

    呵呵,书很贵啊,我赚的钱很少,可是我的上帝,总让我有好书可读!早晚一书在手,开始和结束一天的辛劳。

    不过,这么多随手可得的书,我被宠坏了,舍得买吃,不舍得买书。

      1999年开始做了网虫,就天天趴在网上读小说;多么轻松自在的享受,因为没有考试压力,也没有升职需要,我这人没有事业心,向往闲云野鹤的散漫;有了温饱的基础,饭后一书在手,是我人生最大享受。

    写到这里,自己看看,我的人生,似乎挺逍遥;可惜,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我这没目标的懒人,仿佛无帆无舵的小船,总在风浪中团团转!

    话说我在网上潜水多年,随心所欲地畅游文海,天天跟读精彩故事;在文学城网站,博客中一个“BeautyinAutumn”,慢慢的让我记住名字,海云的文章常引起我的共鸣,她写出了我想说而没本事说完整的思想,我暗中把她视为知音,常拜访她的博客,通读她每篇小说文章,吸取健康向上的力量。

   《冰雹》刚开始上贴时,我不忍卒读,作者把主角的挣扎写的太真实传神,读着让人流泪心痛难过;可后来又忍不住重新读起;虽然我不是倩云那样的硅谷精英,可是小说中很多的痛苦挣扎,我感同身受;欣赏整本书光明正气,作者让主人公对爱情有纯洁的追求,对婚姻采取积极向上的处理方法,而且,将基督的信望爱,巧妙的让故事情节表达出来,而不是呆板的说教,这是难能可贵的,我竟然读完又读。

    网上阅读,最大好处是绝对自由,爱读就读,不合口味一概不理,不必向谁交代怕得罪人。一向以来,网上的好小说,我读完就算了;最多偶然回去读一下精彩章节。一来没闲钱买书,二来没地方存放!可当海云在博客宣布,出售《冰雹》,我突然有了购书的冲动,觉得这些年只读好书不花钱,不够厚道,该支持一下网络作家的辛勤奉献。

    这是我第一次网购,有点担心可靠性;趁着我的心血来潮未退,赶快向海云询问如何购书;当我下了决心寄出支票时,又一反常态,把我的拙作,给这大作家寄去!我心中把她看作知音啊。我憋了很大的力气,才做了这破天荒的行动!

    深情厚爱的海云回信说她读着就流泪了,并告知说她正筹办“海外文轩”,到时邀请我去开博。啊,开博?我对镜笑笑,没把自己当根葱。

    数月后,海云果然给我发信,告知海外文轩的网址,她的诚挚热情,让人不能拒绝!再说,去看看既不费汽油又不花银子。就这样,晃荡到《海外文轩》。

    夹缝中的一线蓝天

    我的2011年,大浪小浪一波接一波,焦头烂额的我,自闭中残喘,咸泪作药汤;年底到了文轩,葱委贫协正开张,一休,砂姜,葱,林玫大导等人噼里啪啦的幽默,逗得我哈哈哈,嘎嘎嘎,开怀大笑!忘我的笑声,吓得两孩子忙问:“Mom, are you OK?”这一年多,老妈苦大仇深,他们夹着尾巴做好孩子,都忘记了老妈本来面目----黎明即起,先对镜傻笑三声,把太阳笑醒的怪人。受他们的“刺激”,我也写了几篇逗乐自嘲的短文,自我陶醉一番。

    文轩真是块宝地,聚集了一群知性幽默的高人,各有千秋,妙趣横生。我很开心看到我熟悉仰慕的作家也在这里,梦娜,虔谦,加州花坊等,我一来就沉醉其中,“堕入爱河,不能自拔”。

   “累了就写首诗”的梦娜,俯首抬头,随手掂来都是诗;记得她的一幅芒草照片,咏《草》的诗,就让我心折,野芒入梦境而璀璨,草野在山巅而大气!很长时间不读诗词的我,被梦娜的诗迷住了!

    飘尘永魂的诗文如精灵翔飞云上,遨游海中,意高韵扬;木桐白云像欢快平缓的河,水中鱼虾嬉,两岸绿意浓;还有学富五车的今又是,介绍的诗乐影画美到极致,写文赋诗是别样的完美!。。。。。。上帝给困在铁屋中的我开了扇窗,看着窗外云卷云舒,花红草青。

    我在这里要特别的感谢他们,一年多来,我被他们的诗词感动,常在跟贴涂鸦,这几位诗兄师姐总是包容并鼓励,我信心大增升级读幼稚园了!

    爽快亲切的阿朵,温暖风趣的春阳,他们的文章,很生活又很感人,让人读到带泪地笑,让我有一见如故的感觉, 一点都不陌生。

    当海云回加州的行程出来后,自闭的我又破天荒的悄悄问海云:洛城的聚会,我这小粉丝可否列席呢?海云立即回复,说她已经给我发了伊妹儿;而那位在网上初次相逢并不相识的很容易送童鞋挚诚相待,爽快就给我他家的电话地址!我当时犹豫了一下,要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下班后塞车一小时去一个网友家吗?虽然我也有见网友的经验,却是在公共场合网友来见我。不过文轩吸引力实在大,我决定再来个第一次!夜赴海云宴。

     2012年二月时与海云面对面,我抓住机会告诉她,非常感谢文轩,这几个月,我又开心的笑出来了!大家在看网上的我,是不能想象我哭的丑样。当晚的快乐聚会,海云,HenrySongCathay活着都有图文并茂的介绍,我不罗嗦了。

    为了表示我的感谢,当时曾请母亲写了两幅字,可没来得及交给海云,只好照了像贴网上,海云欣喜笑纳,阿朵脑筋转得更快,我送她字,她立即借此捐款给文轩小红花!于是凭着送母亲的书法,北上到阿朵家蹭了一顿好吃的,那天虽然是初见,却如老朋友亲热;阿朵红花浪花等姐妹的热情让我更痴爱文轩了;那天错过了与老乡深秋红叶的相会,后来,红叶姐来加州理工(Cal Tech)参加儿子的毕业礼时,诚邀我一起吃饭,得以见到那个会唱歌的石头先生,和他们出类拔萃的儿子。

    很多的文友,虽然只是在网上的相遇,却好像常听到他们的清脆笑声,如春风拂面;跟贴点评,可以触摸到她们真诚的爱心;我笔钝,实在无法一一道来了:(有疏漏的敬请文友原谅,这篇文章拖了很久,不断有新文友,暂时不能尽数了。)

    秀雅温婉的雨林,声情并茂的霓芃, HenrySong,好听的话是随手“很容易送”,好吃的美食靓照让人大饱眼福;桑妮的职场智慧,牧童歌谣的直率,天地一弘的正气,抱峰的严谨较真,刘瑛依旧深刻的文化冲突,天婴的灵修分享,林静的扬帆航海奇遇,西山的童真稚趣,两百的生活纪实(百草园仲夏百合),纽约站的朴实真情,俊伟的思乡离愁,Cathay的多彩周记,融融广角视野,子蕴梅子若慧好奇圆老玄锋,还有那只活泼好玩的熊猫。。。。。。

    读着笑着,一个快乐的灵从那堆模糊的血肉中分离出来,我流连文轩,嗅绿草红花,沐诗雨春阳,心复苏柔和;身边好友说,你最近“活”过来了?又笑了?我答:精神正在分裂中。我的2012,现实中的难题仍在,我的欢笑又慢慢回来了。

    网站的建设,网页的管理,海云阿朵浪花春阳他们付出的心血精力时间,是无法数算的!文轩给了我这么多的快乐,我想也应该回馈,每读一篇好文,我尽心尽意的写上感受,表达对作者的敬意和感谢!当海云问我要不要值班或者做版主时,我问清了职责,知道版主就是多读多写好评,于是就爽快答应了!这是我到处涂鸦的初衷,算是对文轩作者的回馈!

 我这散文真是够散的了,数说下去更没完没了,且打住,否则再到明年都发不出去!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拥抱你,姐妹,一切都在不言中。

 
予微的头像
 #

海云,哈格哈格!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予微!每个人都在文轩里,感悟了人性的善良,于是格外开心。愿新的一年,文轩发展得更好!

 
予微的头像
 #

一弘,你让我们对律师的印象大大改观啊!同祝文轩百花齐放!

 
春阳的头像
 #

微微,看到你高兴,我就高兴啊。你总结得太好了,文轩确实是一篇温馨的净土。周末快乐!

 
予微的头像
 #

文轩是有春阳温暖的净土!多谢春阳姐!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拥抱予微! 文轩是我们共同的乐园!

 
予微的头像
 #

熊抱!还记得你说的职场故事!

 
阿朵的头像
 #

予微,我看得见你的勤劳,读文章,写评论,很多时候,大半夜的,你还在网上挂着,文轩的繁荣,也有你辛勤耕耘。

知道你生活中有大浪小浪,可是,无论如何,我们还得快乐的生活,你说是不是?

 
予微的头像
 #

阿朵朵,大半夜的,你比我更忙啊。我读文章是享受,你给大家管网站,让我非常感动!

是的,我们在文轩冲浪!

 
henrysong的头像
 #

走到一起,都是缘分。

文轩宝地,大家珍惜!

感人的文字!

 
予微的头像
 #

多谢颂歌!

 
雨林的头像
 #

"野芒入梦境而璀璨,草野在山巅而大气". 了不得的文字, 予微。

读你的文章和评论让我有很多体悟, 谢谢。

 
予微的头像
 #

雨林,非常多谢你一直的鼓励和支持,你写的评论,总是那么诗意,又甜美。

 
若慧的头像
 #

予微,读着你的文章,我的眼睛湿润了。你写出了我的一些感受,和你同感,置身于文轩这个大家庭我感到了温暖。谢谢你对我每篇文章的支持!

 
予微的头像
 #

若慧姐好,是啊,我们虽在网上初识,却是一见如故!

 
抱峰的头像
 #

有同感:文轩是家.

文章集聚了一批文学爱好者,女精英.

我还有另一个任务:从中了解东西方文化的碰撞与融合,提升为人为文的品格.

问好!

 
予微的头像
 #

问好抱峰兄!佩服你的追求精神!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与大家在这里相遇是个人之幸,感谢所有人的真诚与付出!

 
梅子的头像
 #

在木桐后面举双手!

 
予微的头像
 #

拥抱梅子姐!你的好故事,让人感到人间处处有真情!

 
予微的头像
 #

木桐兄的文字,是可以让人捧茶细品,掩卷回味的精品。多谢常常奉献佳作!

 
天婴的头像
 #

予微姐妹,我感受着你的感受,也感动着你的感动。

呼应一下予微:我也算是在网上江湖泡了多年的人了,文轩是我见到的一片网上的净土,它纯粹,散发着人性中美善的光辉。我一直认为这里有上帝的同在,这和有形的宗教无关。

 
予微的头像
 #

多谢天婴姐妹,愿神常与我们同在!

 
桑妮的头像
 #

予微:第一次看见这个笔名就喜欢,觉得真是好名字,这两个字又好看又好听。后来读了你的文章和评论,这两个字所代表的那个人也是那么让人喜欢。予微,文轩有你,多好。

 
予微的头像
 #

多谢桑妮,有你们喜欢的感觉真好!

 
西山的头像
 #

予微,你真诚地给大家留了那么多欢乐和鼓励,是你让文轩这个花园芬芳!

 
予微的头像
 #

呵呵,西山,你带给我们很多欢笑啊!

 
追梦的头像
 #

我是个网上的新手,一上来就碰上文轩了,也算是幸运。予微妹妹的直爽,真诚,幽默,俏皮给文轩添色不少,很高兴在这儿认识你。

 
予微的头像
 #

林静,认识你是我的荣幸啊,不但崇拜你的航海,更佩服你的“跟婆婆竞争”!

 
渺渺的头像
 #

予微,你说出了我们所有朋友心里想说得话,谢谢你!

 
予微的头像
 #

问好渺渺,你的热情我们都感受到!

 
玮仁的头像
 #

有缘千里来相会,祝福大家!

 
予微的头像
 #

网上结缘!玮仁在多伦多地区吧?看你写参加万锦的音乐节,羡慕你女儿学中文的热情。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抱抱予微!

嗬!把我也表扬进去了,读了感觉好亲切耶!

 
予微的头像
 #

得到大作家的熊抱,很激动呢!

 
若敏的头像
 #

予微好感人的文,谢谢你说出了我们心里的话。最初,是每次看到你的评论,每一条都是那么认真到位,看得出读的认真,真诚待人。雨林也有同感,由此更生敬意。

如此真诚待人的予微,在生活中也一定是温婉细腻善解人意的朋友,非常感谢有文轩这片净土,让我们能够以文会友!

 
予微的头像
 #

若敏好,我们都感谢文轩这片净土!

你的“果酱”让我惭愧啊!看来我又得来个写真以正视听,免得那天面对面时让大家跌眼镜。呵呵。

 
司马冰的头像
 #

虽然我刚刚注册,但是在文轩上潜水很久了,共鸣,共鸣,总结的真好,说出了我想说而说不好的心里话。文轩是我精神的寄托,心灵的家园。

 
予微的头像
 #

“外星孤儿”看着年幼,却是前辈啊!能有共鸣,是予荣幸。

 
司马冰的头像
 #

我是新人,新人,手懒,爱看不爱写。好的文章第一评判准备就是说出读者想说的话,激起读者共鸣。

 
熊猫的头像
 #

海外文轩是我发文的第一个中文网站,这跟海云的亲和力和文轩众多文友的友好不无关系。有缘在此与予微相识,实乃幸事

 
雨林的头像
 #

我以为你们俩以前就认识呢。

 
熊猫的头像
 #

嘿嘿,以为错了。。。

 
予微的头像
 #

呵呵,雨林,是不是我们太“熟不拘礼”了?

 
予微的头像
 #

熊猫宝宝,你怎么突然这么客气了?熊抱一个吧!

 
夕林的头像
 #

我也喜欢和大家在文轩交流!和有共同爱好的人在一起,才有许多话题。谢谢予微谈自己的感受和经历!

 
予微的头像
 #

是啊,夕林,网上知音欢聚,多好!

 
Amoy的头像
 #

此文读完,对文轩的热爱就更多一分。能以文会友,并结缘一生,真的很难得。更可贵的是在这里,还可以认识和学习到许多以前一直梦想的东西,感谢海云、雨林、阿朵们的付出,谢谢予微的好文!

 
予微的头像
 #

多谢Amoy!很高兴昨天跟你聊天,希望以后有机会去拜访厦门--Amoy!

 
纽约站的头像
 #

谢谢分享美文。文轩是文友的文轩,我为邂逅和喜欢上她而感到高兴。

 
予微的头像
 #

能认识许兄这样的文友和老乡,是我的幸运!感谢文轩!

 
灰雁的头像
 #

予微:一切会好起来..

 
予微的头像
 #

多谢俞静,让我们怀着希望。。。。。。

 
韩仁斌的头像
 #

看来,我在文轩混不下去了。

 
予微的头像
 #

哈哈,韩老,这是怎么说?是你的hrb=哈尔滨有点冷?所以要恢复本来面目了;还是不想“混”了,要立志写个“大写的人”?

扎根吧,韩老!你的智慧学识是我们的庇荫。

 
岩子的头像
 #

海外文轩——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一个温暖的大家庭。

 
予微的头像
 #

是的,岩子,除了学识文彩,这里的人有一股正气,和爱心。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你把文轩一网打尽了,一边看一边挖空心思像笑话和幽默呢!等有空把我在大学闹的那些笑话拿来取乐如何?

现实生活里,最乐观向上的,往往都是苦大仇深的,但是,假如我们已经走过了死亡的荫谷,我们还怕活着的困难吗?

 
予微的头像
 #

就是,林导,知道你的笑话药效十足吧,快快写上来!呵呵,把苦大仇深摆出来,让大家乐淘乐淘!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