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教儿子“打了一架”

 

    大约是在1991年,上海《文汇报》举办一个征文活动,叫做“教子一得”,征询读者在教育孩子过程中的一个心得、体会。

    我想我是有很多“得”的,何止一得!其中有印象最深的“一得”,是很实际、很实用、很有效的。但是我知道,我这“一得”是肯定不会被采用被刊登的,因为是有违常规的非正常教育方法。不过我还是写了出来,投寄了出去。文章是这样写的:

 

我教儿子打了一架

    犬子文文,名如其人,文静、内向、听话,甚至有些懦弱。

    文文学习很好,很得老师的喜爱和庇护。但是老师不在时,则时常会受欺负。

    有一天,文文吞吞吐吐地对我说,他不想上学了。

    “为什么?”

    文文告诉我:“东东老是‘贱招儿’(无理挑衅之意),老打我。”

    “你告诉老师呀。”我说。

    文文说:“我也不能一天到晚老告状呀。”

    可也是,就算老师对文文好点,要是文文天天告状,今天说这个欺负他了,明天那个同学的打他了,老师也肯定烦了。

    得自己救自己,我心里想。

    于是我问文文:“东东比你高点,比你胖点,但是他比你劲儿大吗?”

    “不知道。”文文愣愣地看着我,似乎说“为什么问这个”。

    “他再‘贱招儿’,你就和他打一架。” 我说,“最坏的结果是你打不过他,被他打一顿,反正也是经常被他打嘛,再多被打一次又怎么样。如果你能和他打个平手呢,也会让他知道你也很厉害,至少今后他再‘贱招儿’时也得想想后果。可能,你比他还劲大,能打得过他。如果你打胜了,他就再也不敢欺负你了。”

    我还告诉文文:“两孩儿打架勇者胜。谁勇敢,谁不害怕,谁就会胜利。要打你就勇敢,哪怕他打得你很疼,你也不要放弃和逃跑,要忍着疼继续打,不依不饶,这样才能打胜。”“两孩相斗勇者胜”是我小时候的亲身体验,我曾面对4、5个比我大的小孩无惧无畏,勇猛向前,居然把他们吓跑了。我知道谁勇敢谁就能胜利,再说小孩子都没有多大力气,就算打得很疼也打不坏,只要忍住疼,谁坚持到最后谁就胜利了。

    一天下午,放学时间,只听窗外,文文哼着歌回来,进院子了——我住的是北京的四合院,离院大门最近的一个房间——我赶快去给开门。

    文文一脸灿烂地站在门口,书包歪歪斜斜地背着,外衣敞开着还掉了一粒扣子,脸上泥一道汗一道,分明还有泪水的痕迹。

    “怎么回事?”

    “我和东东打架来着,”文文自豪地告诉我,“放学路上,他又‘贱招儿’,我就和他打起来了。他打不过我,就跑,我就追他,一直追到他家里。”

    “怎么样?还追到人家家里去了。”

    “他妈妈在家,我就向他妈妈告了状,说他欺负我。他妈妈吼他来着。”

    “这小子还挺厉害的。”我窃喜,我的“教唆”见效了。

    不过我还是严肃地告诉文文,任何时候不能主动攻击别人——虽然我相信他永远不会这样——但是带着“教唆”打架的“内疚”,我还是应该正面教育一番。

   从此以后,东东再也没有欺负过文文。后来俩孩子还成了好朋友。三年级的时候,东东因为搬家转学了,那个寒假东东还专程过来看望过文文。

 

    故事就是这样的。

    像这样“教唆”儿子和同学打架的“教子一得”,报社编辑无论如何也不会选用刊登的,尽管也许有的编辑会认同,但是他们不敢刊登这样的稿子,他们怕会引起争议,怕被有些读者批评或批判。但我认为,对于像文文这样类型孩子,有时候用一用这种方法也是适宜的、有效的。

    对于生性内向的、胆小的、懦弱的孩子,要鼓励他,告诉他要坚强要勇敢,但是仅仅鼓励是没有用的,对于坚强勇敢这样的词,他是没有感性认识没有体验的,到事情发生时他依然会害怕,会退缩,并因此产生巨大的心理压力。

    我认为我的道理还在于:

    第一,引导孩子要靠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被欺负可以报告老师,报告家长。但是,在孩子们的“小社会”里,懦弱的孩子受欺负的情况是时时处处存在的,老师和家长不可能时时处处都在他身边保护他,所以一定是要靠他自己来解决。将来长大成人面对社会的激烈竞争和种种的不公,也要靠他自己来面对来解决。“勇敢地面对,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这是我想让文文要体会的一个道理。

    第二,小孩子长期处于被欺负被伤害的状况下,极易造成心理问题,对他的身心健康成长不利。再说,男孩子哪有不打架的,打架也是体现男子汉的气魄和胆略的一个方式。文文现在这样胆小,这本身已经是性格和心理上的缺憾了。

    第三,像文文这样生性内向和胆小的孩子,不会因为我的“教唆”而一发不可收,变成到处寻衅打架斗殴的坏孩子,我有这样的基本判断和把握。

    第四,两个七八岁的小孩子,都没有多大的力气,拳脚齐上打上一架,互相也不会造成身体上多大的伤害,打不坏的。

    我的这“教子一得”确实有效,仅一次,我就感觉改变了这孩子很多东西。

    此后,和同事好友们聊天交流中,也发现有些家长为自己的孩子因为胆小和内向,在幼儿园和学校受欺负而苦恼,而且找不到好办法解决。我以自己的“现身说法”向他们介绍,一二三四地说明道理(因为人人皆知教唆小孩打架不好嘛),他们都很认同。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嘿!上传了一篇小文,还传了一张图片,成功了!海外文轩系统还挺好用的。一直潜水,吸取了你们那么多思想精华,谢谢我早已熟悉的海云和各位文友们。

初来乍到,有钱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拜托了!

____自己发帖自己顶了,不好意思。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这个方法太实用了,就该这么教孩子,不能老让孩子学谦让,谦虚,有时还真得来点横的,人生大舞台,十八般武艺都得练啊。

 
司马冰的头像
 #

是呀林玫,中国传统文化、孔孟之道教育孩子要温良恭俭让,可现代社会复杂呀,到社会上真会吃亏的。就得学会十八般武艺,刀枪剑戟斧钺刀叉,软的硬的、湿的干的、混不吝的——呵呵,说归说,我不会,也教不会儿子,他也就打过这么一回架。

 
熊猫的头像
 #

哈哈,这个妈妈厉害!顶!

欢迎新文友!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熊猫猫。本妈妈小时候面对大的小的男的女的对手从无惧色,可是真的没动手打过架,就凭一股“英雄气概”就把他们吓跑了。如果他们齐心协力一起对付我,我还真的不禁打。呵呵。

 
熊猫的头像
 #

呵呵,那我比你厉害多了。我小时候可是打过很多架的哦 。。。

 
予微的头像
 #

这外星孤儿果然不同凡响!好像我也试过两眼一瞪“退兵”的,真要打架,实力不够。

欢迎新朋友!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予微。这种非常规教育方法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当时是想试一试,儿子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总受欺负别人救不了他的。

 
阿朵的头像
 #

对不同的人,就得用不同的方法对付!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阿朵,这方法也许就一次,因为儿子后来没有讲过此类被欺负事件。也许那类顽皮小孩不多,也许儿子自己知道怎么处理了。说实话,我不认为那个小孩是坏孩子,他打我儿子可能只是觉得好玩或者想显示自己的力量。

 
阿朵的头像
 #

看了你的简介,呵呵,很有个性:

“栽花”栽的是IT,“插柳”插的是写字;IT没成器,半路出家写字;写字也没写得“柳成荫”,只能算养家糊口的饭碗而已。当了20多年IT专业的编辑记者,除了自己缝点花边,多是为人做嫁衣。看到海外文轩高手如林,积年不敢注册。不过有时真想交流互动一下,故诚惶诚恐斗胆履冰。

 
追梦的头像
 #

欢迎外星孤儿,在文轩你不会有外星人的感觉。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林静。我刚来头一天就受到这么多朋友的照顾 ,我感觉很温暖,终于找到组织了。

 
西山的头像
 #

我也这样教过我儿子,在美国这是比较可以接受的。关键他们要自己会解决问题,学会和不同人相处。男孩子参加团队的体育活动会很有帮助,如果他喜欢的话。女孩子的社交比较麻烦,女孩子更会用话语和情感去伤害别人。

哇,能在北京住四合院,多幸福啊!

 
司马冰的头像
 #

是呀,孩子们至今怀念在四合院度过的美好童年,夏天杏子熟了,孩子们上树摘杏子,秋天核桃熟了,拿竹竿打核桃;在砖瓦堆里捉蟋蟀,在小花墙上练走钢丝。一次,还在院里捉到一只小刺猬,养了好久。说着说着我也怀念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很多真感受是传统媒体不能接纳的,所以也不比对这些纸质的媒体或某些比赛当成什么要紧的事。

 
司马冰的头像
 #

说得对木桐白云,只是那个征稿启事激起了我想写写的想法,根本就知道中国传统的教育观念,根本容不得这样的思维和做法,宣扬主旋律的“喉舌”根本不会采用。倒是像阿朵说的,美国的家长可能这样做。

 
海云的头像
 #

问好,外星孤儿!你怎能自称孤儿呢?有这么多网亲在,你不能是孤儿!Smile

 
司马冰的头像
 #

海云好!亲们好!海云一句“有这么多网亲在,你不能是孤儿!”说得我满眼热泪,我也理解了为什么这个网站为什么人气这么旺。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文革”流行语,很多未经历的人是不熟悉的):回家了,孤儿不孤了!

有机会再说“外星孤儿”之由来,有故事呢,嘻嘻。

 
梅子的头像
 #

独特的方法,理性的教育!

祝福!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梅子,也是妹子啦,I am old woman 了,大儿子生的孙子都4岁了。文章说的是小儿子,小儿子自律性很强,不用扬鞭自奋蹄那种。几年前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硕士毕业,现在休斯顿一家流通企业做IT。

 
梅子的头像
 #

I am an old  woman !!!   47年出生,呵呵!你不会比我大的!

没有关系,都是姐妹!

 
司马冰的头像
 #

是呀,这里充满了同胞亲情。我想在这里我可能最老了,48年的,我们都是40后,呵呵。

 
henrysong的头像
 #

握手啊,握手!和我教育儿子一个思路!我告诉儿子,第一次如果谁想欺负你,警告他,会告老师;第二次,毫无疑问,告诉老师。如果告诉老师之后,还有第三次,毫不客气地打回去,有事了老爸负责!呵呵,还好,俩儿子从小练跆拳道,至今还没碰到有敢欺负他们的人呢。 :)

 
鐡手的头像
 #

拍手赞成宋兄的三步曲,有理、有利、有节,好!!!练习强身健体的技能也是一举多得,赞!

 
司马冰的头像
 #

看来小孩子在学校被欺负也是普遍存在的。练点跆拳道、武术的可自卫防身,不过主要是增加胆量和气魄。气势在那儿,一般没人欺负,就怕孩子表现懦弱。这点我儿子一点儿也不像妈,呵呵。

 
老来天真的头像
 #

这样内向懦弱的孩子这样教他是对的,就怕“教会的鸟儿不会唱”。有内向孩子的妈妈都能理解你!

 
司马冰的头像
 #

看来有我这样儿子的群体还不小,大家都有同感。当家长很不容易呀,孩子太强势怕他们惹事,孩子太弱势担心受欺负,难哪。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握手! 我儿子也是太老实,特别敏感,受欺负。 我是个火爆性格,经常教唆儿子:“揍丫的!”

儿子说:不行,不许打人。我真是撞墙啊!  我讲了多次“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道理。 我说咱永远不start a fight,但是咱们will always finish one! 终于儿子被我说动心了,小胸脯一鼓一鼓的,说好,妈妈,明天他再打我我就打他。

第二天一早我送儿子上幼儿园,一进门,儿子就雄赳赳气昂昂大步冲到老师面前,以响亮的嗓音宣布:“老师!我妈说了,我可以打他!”  我当场就傻眼了!  教的曲儿唱不得啊,我这儿子,咋办?

 
司马冰的头像
 #

这儿子,乐死我了。大概每位妈妈都会经历孩子童言无忌的尴尬,不过这例堪称极品尴尬。

 
牧童歌谣的头像
 #

还有更尴尬的,哪天我来个集锦。

 
予微的头像
 #

哈哈,牧童,笑歪了。是不是因为你的性格火爆,所以你儿子就老实呢?有妈给他撑着呢!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我在家装得还挺温油儿,不知为什么我儿子贾宝玉性格。 不过现在12岁了,好多了。 个子偏高,皮肤比美国人黑,没人欺负他了。

 
Lao7的头像
 #

相对国内, 这里的孩子天真幼稚。也难怪, 在中国, 几岁的孩子就上饭局, 荤的素的都见识过。

也许, 国内的有些历史剧, 像三国,“算计”无处不在, 简直就是教课书。 不知道, 小孩知道这些事, 是福还是祸。

教育的产出是非线性的,难以预料的, 只好求上帝保佑了。

 
鐡手的头像
 #

哎哟,这个儿子太搞笑了,算了算了,天生不是打架的料,教他些如何自保的计谋吧。  ^_^

 
春阳的头像
 #

我儿子小时候我也这样教唆过,结果一拳就把人家鼻子打得出血,眼镜也打坏了, 自己进了校长办公室。从此以后不敢打架了,呵呵, 欢迎来文轩!!!

 
鐡手的头像
 #

小孩子打架不要往脸上打,往肩部和胸部捶,压在地上揍屁股,都没有大问题!哈哈!

 
Lao7的头像
 #

很有意义的文章, 建议投稿到 第二集子女教育文集。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鼓励,投稿了。不为投稿,更多的是想和大家交流一下:这样做对吗?

 
鐡手的头像
 #

的确教子心得独特,有理、有利、有节,事实证明这样教子也无不妥,管它《文汇报》采纳不采纳呢,咱自己受益就成了。谢谢你的精彩分享!

 
司马冰的头像
 #

《文汇报》征文只是引起我写的由头,当时根本不指望它会发表这样“另类”的文章——教唆孩子打架呀。

 
鐡手的头像
 #

“打架”只是区别于校方的说法,其实是告诉孩子如何自保,正当防卫,不受他人侵害。并无不妥。学校应该有这方面的教育,可惜中国的中、小学教育好象没有这些内容。

 
阿欣的小书房的头像
 #

呵呵,看来任何年代都有这个“如何对待娃娃被欺负”的问题啊。

 
司马冰的头像
 #

小阿欣到司马老师这儿串门来了,大人是不是不该教小孩打架?不过要是老是被欺负,家长管不到,老师不管或者管不过来,小孩子自己应该怎么办?要是你怎么办?

 
阿欣的小书房的头像
 #

呵呵,我是欣妈,我们现在是,1.不准先动手;2.第一次被人欺负会警告;3.再欺负就还击。。。。。几次下来,也没啥人再欺负啦。。。

 
司马冰的头像
 #

这叫“英雄所见略同”,就得这么着办,我这个儿子三年级时也开始骑独轮车,学校独轮车兴趣小组的,不过没有小阿欣的“成就”,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