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唢呐 六 (结局)


             唢  呐

             (六)

 

        大儿子大专毕业找人安在县建设局,平时不怎么回家,回家也就看见妈。弟弟还在上学,爷肯定不在家,在外瞎混呢。

         别人喜欢讲家里谁谁,二成的儿子从来不讲,嫌丢人。

        大儿子名叫志高,二的叫志远,名字都是铁梅起的,当年为起名还有过争执,二成想起名乐逍和乐遥,但大家都支持铁梅,说大气有发达。

        志高今晚要去参加同事婚礼,这同事老家也农村的,志高和单位的一帮人赶到时天都快黑了。

        离庄子多远就听多大动静,唢呐喜洋洋的声特别跳,王副局长说,乖乖,这唢呐吹的,有水平!

        志高心里一凛,但愿不是他。

        事怕凑巧,到近一看,别人没感觉,志高头脑轰一下。

        表面装着没事,借喝酒假装不胜酒力有些迷糊,与大伙瞎混混直到结束回去。

        事后,专门回趟家,和他妈铁梅主任旧话重提。铁梅也是忍了不少年,这几年越发的生气。

 放着好好的体体面面的日子不过,就喜欢在庄上瞎混,看见漂亮小媳妇就浑身精神,吹起来什么都忘了!儿子也觉得,这年头家家忙致富,他偏偏去吹乌地哇,挣不了几子不说,也丢人啊!不是年轻人结婚就是老年人去世的,整天就这事,有什么出息?

再说,妈是乡干部,很有面子,结果他老人家天天剃头吹乌地哇弄桌席!

都说人往高处走,他这人怎么就一把唢呐吹到底呢?当年穷吹吹就算了,现在不需要吹就不要吹了嘛!

 现在倒好,在家连人影都碰不上,到人家出礼倒碰上了,儿子坐酒桌,老子在门外老妖怪似的吹呜地哇,这什么事儿?!

        其实,二成也不是没考虑这个事,他想,一辈子就学了这东西,也实在是好它。虽说现在经济不是什么问题,可是不吹这个,我干什么?什么也不干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实际上二成也试过不吹了,硬是憋了一个月没摸唢呐,结果白天打不起精神做事,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个月下来廋了一外套,老是打瞌睡,一打瞌睡就做梦,做的梦都是自己跟在师傅后面吹唢呐,一直吹一直吹……

        再说,吹这个丢人吗?哪就丢人了?那么好听,那么多人爱听,还有那么多人跟着学,怎么就丢人了?现代怎么了?现代人不听唢呐?他喜欢听,我喜欢吹,不是正好!

        二成感觉到铁梅也变了,变得好面子,变得好虚荣,作为一名乡干部,丈夫是个吹唢呐的让她很难堪。

        现在,学校毕业的儿子也这样。

        读那么多书,读他妈狗肚去了,竟然瞧不起吹唢呐!

        想想也实在寒心,可让自己去迁就他们就得放弃吹唢呐,这哪能做得到?他们哪里懂得自己已经离不开唢呐了,这命是唢呐给救的,这命也就是唢呐,唢呐就是命啊,连命都没了还有什么?

        拖了那么多年,实在没意思。

        与其一家见面不痛快,不如算了,人终有一离,我只当还是单身一人倒还自在些,这些东西是忘本了,翅膀硬了,就晓得穿衣吃饭,实际也是可怜的人,没看透人,把自己捆住了!

        罢了罢了!人各有志各奔前程吧!

     一家实在过不到一块,在法律上做了分割。

     唢呐一人,除了剃头铺子,就是那把唢呐,利索。

………

五年过去了,他和铁梅再没相见,但也都没找人。

夜深人静时,睡不着,摸出唢呐,用后半截细细地吹个通宵,外人不知道他到底图什么。

刚刚接了个电话,志高打来的,说明天全来给他过寿。

一夜就这样过去,新一天流光溢彩地来到眼前。

老唢呐今天六十寿辰,邻居,徒弟都赶来帮忙和祝寿。大徒弟带一帮徒孙把近来刚更新的活动舞台和价值二十万的音响都架好,要为老唢呐热闹热闹,人就图个乐呵。

老唢呐也是红光满面,脚底还是有风!

看着忙里忙外的徒子徒孙,心里那个甜啊,六月心里喝那个蜜糖水一般,比那个其实有过之而无不及。

铁梅带儿子也到了,挺自然的都装着没事,各人自找事做。安排桌子的,招呼客人的,好像一切跟过五十时一样,只是来的人更多。

桌子摆在舞台前,一边开桌一边欣赏节目。徒弟们依序作祝寿表演,有的独奏有的合演,好不热闹。

大徒弟主持节目,掌握整个节奏,在四热菜上来大放鞭炮之后,适时把老寿星请上台。

老唢呐不急不燥地登台向众人致意,掌声似潮。候众人安定,摸过系了红绸的小唢呐,这绸是大徒弟的女弟子今早才系的,双脚略分,吸足一口气,平拿唢呐,一个醉人长音后紧接就是悦耳的鸟鸣,长短粗细交替,高低缓急变幻……。

喉结上那黑痣依然随节奏而上下。

众宾客屏息静听,铁梅的泪水无声地涌出眼睑,幕幕往事一一朦胧浮现……

 

 

 

 

 

                                                                                     0九年七月二十八日五点四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很高兴木桐还是写了一个温暖的故事。铁梅和二成是因为唢呐结缘,有些情感还是不会被岁月和环境改变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还是温暖一点好。

 
追梦的头像
 #

志高远对乐逍遥,不同的人生观有不同的结果,一个人一个活法。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活得自在最重要。

 
梅子的头像
 #

当今,任何一种正当职业都该被歧视!庆幸二成没有迷失自己。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有时候道理与现实并不吻合。

 
梅子的头像
 #

我来告诉你如何删除已经发表的文章:

1、登录

2、打开你要删除的文章

3、点击标题下面的“编辑”,你已发表的文章就呈现出你原来发表时的状态

4、在最下面的发表/保存后面,有删除二字,点击,就可以删除。

大家都有可能遇到这种情况,因为网速的问题,本来发出去了,以为没有,再发,就重复了。每次发的时候耐心一些,等一等;发完以后查一下,看看有没有重发。我这是教训之谈,呵呵。

不想发悄悄话了,就明发了,期冀对你有帮助。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下好了,就是粗心没留意到删除两个小字,呵呵,谢谢你!

 
予微的头像
 #

这结局,虽分尤合,符合国情,乡情,也很有人情啊。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人还是讲点感情的好,不然真是太没意思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不喜欢结尾。但老唢呐一如既往,他和铁梅的距离越来越大,在一起也不会快活。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生活有时就是琢磨不透的,别的人也无法帮忙。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