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农家夏蔬鲜脆——长豆角

 

                                                                  长豆角

         长豆角,都吃过吧?这大概是地面上常见蔬菜中最细长的一种了,它很泼皮,一夜过后就会结出很多,根根妩媚条条含情悬挂在带露的藤叶下,等你去摘。因为长豆角需要攀藤,所以要搭架子,乡人一般都是用树枝,讲究的人家选粗细基本一式水的树枝搭出整齐的人字架,豆角藤毫不客气地几天就盘踞了架子,悠闲地鼓芽开花结角子。长豆角的花不大,上白下紫,开的密集灿烂,一付没心没肺的傻乎乎笑着的样子,倒也不缺小蜜蜂的追逐,嗡嗡的振翅声在一片立体的豆角林中此起彼伏,有些温度的蛋黄色阳光泻照在这里显得很是祥和。

        我记得在我的老家,有一片田地,是庄上各家集中种各种瓜果蔬菜的地,这块地比较高,不容易放上水,种不了水稻,但也不太适合种旱谷,因为每家分的面积都不大,鸡零狗碎的种点菜自家吃吃倒是合适不过的。原先各家的菜园子都是在屋前或屋后,现在都集中到一起就热闹多了,瞧,长豆角短豆角茶豆角,大青椒小团椒尖大椒,长茄子圆茄子紫茄子……一长一大片,你家有我家也要有家家都有,你来摘角子我来摘大椒她来摘茄子,小兰,你家来亲戚的啊?啊,舅奶来的,大舅妈家的二姐也来了!你家弄什么好吃的招待你舅奶的啊?大椒炒鸡蛋小公鸡撬豆角子!听听,小公鸡撬豆角子!这可是农家招待贵宾的菜,相当于东北的小鸡炖蘑菇!这里的豆角子就是长豆角,四季梅豆角不适宜烧小公鸡,水分大改味儿。

        其实长豆角的无数吃法里有一中吃法很特别,也是我记忆里最深的一种吃法。乡人勤快是没得说的,一清早就到田里干活了,不仅因为农活多,也因为赶点早凉,别等太阳威力四射时去干活,是没有诚意的表现,要被邻居笑话的。干一大阵子活,就割点野菜带回家喂猪,走过豆角地时顺手掐那刚抽嫩条的软软的细细的没有泛白的长豆角,掐上一小把就中了,不能多掐。到家放下篓子洗了手,就烧稀饭,水开下饭糊前先把洗净的嫩豆角放到开水锅里一汆就捞起来,放一边晾着。等稀饭烧开,再洗手来切汆过水的嫩豆角,切的稍碎些,伴点用刀研细的大盐,如果酱缸里有酱就再少舀些酱面上那一层汁水浇下子,用筷子一搅,上桌吃饭!这嫩豆角被开水一涮,青涩味刚好去掉,嫩嫩的口感,略有点咸的味道里透出清鲜的底色,舌头上漾开的滋味让人不忍去喝粥,要么就多喝几口粥把味清干净好再品上一次,唔,微闭双眼细心体会,五脏六腑都不存在似的,澄净无碍凉风微荡不知世为何物……有一点要注意,不可一次入口过多,如同吃香椿,入口多了就失去最佳感受了,妙在稍有似无,心神摇曳。

        在桂林的时候吃过酸豆角,酸豆角与小辣椒一起炒腊肉,味道也是极佳的,只是风格上与清水汆嫩豆角有着很大的差别。

        豆角老的时候,外表皱皱的,呈黄白色肥胖状态,事实已不可食。但里面的豆角籽全身紫红,很硬,与米一起煮透,很面略甜,不比小红豆差什么。

        也有的豆角是紫色的,口感也不错,但还是青色的肯结,泼皮能长。现在也能吃到嫩豆角,但绝不是我记忆里的概念,想来那样的吃法也算奢侈的,毕竟并没有长足,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一种损失,即使住在乡村也不能每天都能吃到的。但我还是怀念那清水汆嫩豆角的滋味,连同那同样清淡却余韵悠长的岁月……

 

                     忆江南

                 长豆角,青嫩味儿佳。

   日出媚娇妆带露,风来摇曳映朝霞。

   清韵在农家。

 

                        

                                                                                                                              二0一一年七月九日十一日四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飘尘永魂的头像
 #

根根妩媚条条含情悬挂在带露的藤叶下,等你去摘。

长豆角的花不大,上白下紫,开的密集灿烂,一付没心没肺的傻乎乎笑着的样子,倒也不缺小蜜蜂的追逐。

喜欢这样的文字,长豆角仿佛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忆江南写的很有韵味,免不了思恋梦中的江南。那鲜艳的花儿,那花一样的女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与大家共享细微的美好是极大的快乐。

 
百草园的头像
 #

本来就好吃,又加了这么有味道的描述,感觉是在馋人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好吃还不贵!

 
海云的头像
 #

一道家常的农家菜在你的描述下顿时赛过任何美味,好了得的文笔!向往你笔下的江南乡间。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海云的鼓励,故乡的美好是每个人的恒久的记忆。

 
雨林的头像
 #

木桐,你这样的文字我百读不厌的。是童年,是家乡,是返璞归真的向往,也是能让心灵安静平和的音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smiley

 
霓芃的头像
 #

欣赏!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野樱。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多么淳朴的气息啊!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样的气息如今也是日渐稀疏了。

 
一休的头像
 #

第一次看见豇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有机会时你一定得品尝一下,呵呵!

 
一休的头像
 #

吃过, 没见过在地里是怎么长的。 看你描述更馋了!

 
henrysong的头像
 #

本来不觉得特别好吃,现在就更不吃了。咱下回买一大袋子,弄个架子在后院挂起来,“根根妩媚条条含情”地,当作秀色可餐。:)

 
一休的头像
 #

 老豆角子, 干闲着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所谓特别实际是对生活的感悟,平淡之物需要对应的心情细细感受。

 
仲夏百合的头像
 #

好清丽的文笔!令人陶醉在字里行间了。 谢谢木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百合的享受,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