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们共同的青春岁月

蛇年,本是一个不太招人喜欢的年份,但这年的春节,我们班几十号同学,因为共同的机缘巧合,都在手机上开通了微信这个即时聊天软件,于是,我们这群个个都奔四的大叔、阿姨们全都彻夜抱着手机,开始了跨国在线聊天。中国各省市,外加日本、加拿大,均可打破时差的差异,通过微信尽情地谈笑风声,恣意当年的青春岁月了。回忆少年时的糗事,讲讲当年读书时的乐事,怀念去世的老师,都让我们瞬间回到十七、八的年纪。

 

“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因为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所有的泪水都已启程,却忽然忘了是怎么样的一个开始,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再读席慕蓉的这首《无怨的青春》,留恋的不仅是再也回不去的高中时光,还有我们这群人共同成长的难忘的那一千多天。

 

我们是如何唱着歌,流着泪,共同点燃十七岁的生日蜡烛?是谁的创意让元旦晚会变成生日聚会早已记不起,只晓得那些12月份和1月份过生日的同学个个都哭成泪人。在那个物质并不富裕的年代,住校生的艰苦常常让男生吃不饱饭,学校好不容易一次打牙祭,排着队领大肉包子的情形现在想来还让人激动不已。上完第一节晚自习,一群正在长身体的少男少女们个个喊饿,怂恿跑得快的男生,用凑来的零钱飞快地骑上自行车,去热闹的小东门夜市买回热乎乎的烧饼,那是人间美味啊。快过圣诞了,女生们相互挑选漂亮的明信片送来送去,写上一句两句自觉得意的赠语,那就是真情实意的表达。冬日暖阳好不容易出来了,我们那老旧木制的宿舍楼上全是晒棉被的场景,最惊悚的要数有人睡觉醒来整理被子,发现了压在棉被下的死老鼠。每晚从男生淋浴室传出的“耶丽雅女郎”的歌声响彻宿舍上空,那些被高考压制没法宣泄的日日夜夜,那些被老师定调“高二当高三抓”的紧张时刻,我们这群人还是要想方设法找乐子,比如翻墙出去买夜宵,比如…..

 

感谢生活,感谢有你,在我们共同度过的时光里,因为有了我们彼此,我们就这样一起成长,一起悲伤和欢笑。你的青春我在场,是多么美好的相遇。

 

还记得一群人跑去住在学校附近的ZJ,HYL家蹭吃蹭喝;还记得和LY在学校操场上感伤望月;还记得女生们守着楚天经济广播电台听点歌节目;还记得学校停电,我们跋涉到胭脂路找吃的;还记得NK过生日在她家享受当时还很奢侈的空调;还记得我的数学考砸了,生不如死的感觉;还记得玩打雪仗,因为一个雪球打在头上也要哭鼻子的自己。当然也忘不了YL不为外界打扰、气定神闲学习专注的样子;忘不了谢和熊讨论数学题争论得面红耳赤的情景;忘不了ZHX每次被老师表扬羞涩的样子;忘不了HYL文章大气被老师点评的羡慕时刻;忘不了WY文文弱弱却心细如发的姐妹深情;忘不了送ZJ去日本的每次不舍;忘不了一群男生觊觎GL的冷艳、忘不了站在实验楼往下扔试卷,看它随风飘扬,悠悠荡荡的徘徊,忘不了体育课靠在花坛边一起哼唱姜育恒的《再回首》……

 

太多美好或感伤的回忆加杂在心间,共同追忆我们再也不回去的青春年华。

 

我们的母校-----武汉十四中已有百年历史,我们的老师都是行业翘楚。他们殚尽竭虑,勤勤恳恳,就为了我们这群闹哄哄,傻乎乎的小子、姑娘们将来有出息。教历史的徐老师,和蔼可亲,学养深厚,听他讲解北非战役的重要性让我记忆犹新;教地理的班主任李家清老师不苟言笑,有一个和他体形差异大的夫人却家庭幸福,无法忘记他阐述的喜马拉雅山脉南北坡为何气候不同的神态;教语文的吴老师,北师大的高材生虽然在文革期间被打致残,但他拖着不方便的双腿给我们讲授的古典名著至今让人难忘。他那句“我宁可坐在漆黑的屋内沉思,也不会庸俗地守着电视机看射雕”的名句还响在我心底;教日语的韩老师,黑沉着脸,有些肥胖,没有家室,全心都想着如何教育学生,私下被称作“韩头”,他严格要求,不讲情面,却培养出众多考取武大、南大、上外、广外的高材生;还有学校的领导们,两任校长对我们都慈眉善目;教导主任赵长清老师说话轻言细语,如沐春风;还有懂俄语的副校长居然教大家如何背英语单词;另有一位年纪渐长仍然帅气逼人、单身依旧却喜欢哼唱歌剧的**老师,常常和我们一起排队打开水……二十多年弹指一挥间,我们尊敬的老师们,大都头发花白,早已退休安享晚年;有的已去世多年,墓草青青,但他们的教诲却将长久地影响着我们。没有他们的悉心栽培,就没有我们身心成长最重要的三年的指引,师恩难忘,难忘师恩。不管如今的我们是事业有成,抑或平凡如我,都无法忘怀老师们当年的培养和细心的呵护。对于多数住校学习的我们来说,他们就是我们的家长,我们的依靠。和他们朝夕相处的日子,因为有他们在身边陪伴和喝斥,我们才逐渐学会懂事、学会长大。他们的人格魅力终将长久地停留在我们这些学生心中。

 

重新翻出高中毕业照,有的已叫不出名字,通过微信,通过集体的力量,我们终于可以按顺序叫齐全班人名,对于二十多年后的我们来说,这兴奋可以持续一整夜,那是只属于我们的集体记忆啊!

 

我思故我在,当大家齐刷刷地一起刷屏聊天,当共同回忆起年少轻狂,当再次聊起我们的青葱岁月,欢笑和泪水再也不能阻挡我们依然年轻的胸膛。尽管都已年过四十,但我们还呈现当年的少年情怀,我们其实不曾真的老去,我们依然停留在属于我们的光辉岁月中。

 

“我可以锁住我的笔,为什么,却锁不住爱和忧伤,在长长的一生里,为什么,欢乐总是乍现就凋落,走得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时光。”诗人在感叹岁月的无情,但我们尚可抓住青春的尾巴,我们要一起提笔写下我们曾经的爱和忧伤,记录下纯真的年华,编集一本美丽的画册,献给我们共同的青春岁月。

 

                        二O一三年二月二十一日  于厦门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蛇年快乐!青春无悔,于是多了一份美好记忆。

 
Amoy的头像
 #

是啊,难忘青春之歌

 
雨林的头像
 #

无缘与Amoy 同学, 但是,也曾同饮长江水啊。

 
Amoy的头像
 #

能和雨林姐因文字相识,也是我的幸运啊!

 
玮仁的头像
 #

青春之歌!现在回忆起来,欢笑和泪水,都是那么的美好,痛并快乐着。

 
Amoy的头像
 #

是啊,共同走过的岁月最难忘。

 
若敏的头像
 #

好感人的青春岁月!我在汉口也生活了20年,同饮长江水!而我父亲是福建漳州人。故厦门和漳州,我去过3次!谢谢分享!

 
Amoy的头像
 #

谢谢若敏。我是在武汉读完书才来厦门工作的,所以,我们俩应该对武汉和厦门、漳州都有感情。漳州东山的海鲜真好吃,火山地质公园也很好。下次再来厦门,一定一起聚聚哈!

 
岩子的头像
 #

拜读了,三篇都。最近接二连三地遇到了几位武大生,才华横溢,一个赛过一个,狠是令人刮目相看。

 
Amoy的头像
 #

谢谢岩子。武汉是地灵人杰之地,惟楚有才是我们从小就受的教育,小时候还参加过楚才杯的作文比赛,呵呵。武大、华师、华工、地大等高校都在武昌,确实出了很多人才。我们十四中已有百年历史,是湖北省一所历久悠久的重点中学。其前身为创办于1903年的东路高等小学堂和文普通中学堂,1912年改为湖北省立第一中学,后与湖北省武昌高级中学等校合并,1952年定名为湖北省武昌第一中学,1955年更用现名。12。9运动的何功伟也在我们学校,我们和赵紫阳也是校友。学校以前是男校,我们好多同学的父亲也是毕业于这所学校。

 
海云的头像
 #

Amoy是武汉人?我怎么记得你在福建?

 
Amoy的头像
 #

我是在武汉长大的,学生时代全部在武汉度过,大学毕业后才来厦门工作的。但我祖籍也不是武汉,所以真不好说我是哪的人。但学生时代对一个人的影响深远,所以,说我是武汉人也没错。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