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唢呐 四


        唢 呐

        (四)

 

        二成一上工心里就憋着找机会吹过过瘾,不吹闷的慌,就觉的没精打采的,吃什么也不香。虽然也没什么吃的,但比以前要好一些了,侄儿秋天就要上学了。

       一起上工的也找机会听听唢呐,缓解下繁重的劳动,但老这几支曲子,还真有点腻了。

       今天歇工时听完了唢呐,有个关系近点的伙伴就问,这当下到处放的《东方红》,好不好用唢呐来吹?

       这句话提醒了二成,就开始注意听大队的大喇叭,记熟了再用唢呐试着吹,吹几个音,还行,又继续试。试了好几天功夫,比较熟了。

       当歇工时,大家等着听鸟叫呢!咦!不是鸟,是,是东方红!这下把大伙给乐的,一句笑话,他当真了,还真给吹出来了!

    这小子神了,太神了!

       西庄那个二成会吹《东方红》!

这消息象一阵风似的传的很远,公社宣传队的领导也知道了。立马派人到大队到小队找二成,宣传队成立都二年多了,只有鼓、铜锣和一付钹,演出音效不好,革委会主任为这事动过不少脑筋。

        宣传队是很红的,党的方针政策,革命干群的精神追求全靠这个那!弄的不好,可是政治问题!

        参加宣传队是好事,大家都赞成。

        到了宣传队,就有意思了,每天排练节目,《白毛女》、《红灯记》、《沙家浜》,全是节选,还有说唱表演,小快板什么的,还编排一些舞蹈。

       二成到了这象鱼在河里一般自如。虽然不识字不识谱,但有人给哼两遍,再跟队里渡江牌收音机听听就差不离了。

       整天透着精神,掺乎着忙节目,排了一段时间就演了,先在公社大礼堂,又到各个村巡演,唢呐被吹的滑溜溜的。

       但表演的都是革命性的节目,百鸟朝凤没机会吹。

       这些节目的排练和演出大大丰富了二成的体验,提高了眼界,对跟师傅学的东西有了更深的理解和记忆。《红灯记》中铁梅对爹爹打听来的表叔又是哪一个,回到家又问奶奶,两次提问有细微不同,表现出一个天真又有心眼的闺女;《白毛女》中杨白劳过年躲债的慌张,喜儿见到爹爹给自己买红头绳的喜悦等等,这些夸张而又合情理的表演都是二成以前没见过也没想过的。

      演铁梅的那个姑娘没事就过来看二成吹唢呐,二成不晓得她看什么,反正一心把唢呐吹好。

      二成是后来的,他的情况,大家晓得些。宣传队的老伙夫是一个孤老头,同情二成也喜欢这不多言语的小伙,经常暗中塞点什么吃的给他,那是物质缺乏的年代,大家总是会有饥饿感。

      二成有空也帮帮老伙夫,理理菜,切切什么的。由于弄的细心,很干净,老伙夫视同己出。二成由此也学会不少烧菜的技巧,他发现烧菜的技巧与吹唢呐也有些相似。

       同样的菜切不同的形状不同的搭配不同的烧法就有不同的味道,唢呐不也这样吗?同一支曲子,音高音低,节奏快慢,甚至当时的情绪有变化的话,效果会有所不同。

       二成为有这样的发现而高兴,但没跟别人说。鸟叫一直没机会吹,心里痒的慌,趁空一人溜到没人的河堆下吹吹过瘾。

        这次又吹个痛快,吹完了,很舒坦地往草地上一坐。

 嘿!

 一惊,一骨碌站起来,向后一看,哎约喂,是“铁梅”!

           二成脸有些红了。

  你吹的真好听!铁梅挺大方。

           再吹一遍那个鸟叫给我听,铁梅有些娇羞地要求。

           从此,二成再来吹,就是两人一起来。

 河堆上是刺槐、扬柳等杂树,还有不少灌木,不知名的鸟儿一会飞走一会又落下,悠闲地对着河水鸣唱几声。清绿的河水缓而不息地向远方流淌,时时溅起小小的浪花。肥嫩的芦苇叶子随着轻风松松摇晃,零散的几朵白云慵懒地飘在蓝天上。四周弥散着自然的淡淡的青涩味,还有两人的青春的气息。

 他把唢呐的前一截拿下,用后半截学听到的各种声音给铁梅听,铁梅的心被这声音迷住,随了这细而婉转又吸人魂魄的声音漫漫飘散……。

          事情总是走漏风声,两人的事被传开了。

 为严肃纪律,领导找谈话,不能影响工作,也不能影响革命的形象!

 说的很严重,要求写检查,二成不会写。

 铁梅一个人写两份,大意是,毛主席说恋爱是自由的,但不能影响革命工作。我们绝不影响工作,我们要互相学习,共同进步,做又红又专的革命接班人。

 领导看了这似通不通的检查,也就睁一眼闭一眼算了,不影响排练和演出就行。

 细心的人发现二成吹的调越发的溜,动作幅度也大了,喉结右侧的大黑痣也越来越明显。有人传,喉结上有痣,这是靠喉咙吃饭,是靠这个发达呢。

 虽说公开了恋爱关系,但两人也未有多少更多的举动,也就一起去河堆,铁梅帮二成洗洗衣服,还是铁梅找二成的多。

 二成脑瓜还在唢呐上,最近的大量练习让他越发找到一些感觉,手里不拿唢呐就不知道要摸什么。

 名气弄的有点儿大,有时表演节目结束了,很多人起哄,要二成单独表演一个。

 领导没办法,就让二成给吹一个。

 掌声比正式节目的还要响。

 见这样下去不行,领导要求二成练革命的曲子,加演时就吹这个!

 这不是太难的事,《我的祖国》、《阿佤人民唱新歌》、《造反有理》,都能吹。

 结果是二成从伴奏变成半个主角,工分也可以多记点。






                                                            0九年七月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河堆上是刺槐、扬柳等杂树,还有不少灌木,不知名的鸟儿一会飞走一会又落下,悠闲地对着河水鸣唱几声。清绿的河水缓而不息地向远方流淌,时时溅起小小的浪花。肥嫩的芦苇叶子随着轻风松松摇晃,零散的几朵白云慵懒地飘在蓝天上。四周弥散着自然的淡淡的青涩味,还有两人的青春的气息”

这种描写真是太好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一直的鼓励!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一直的鼓励!

 
追梦的头像
 #

阳光灿烂的日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在新春佳节期间来点阳光的!

 
予微的头像
 #

困难时期的幸福时光!木桐的细节描写美得舒怡。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虽然那个时期很混乱,但美与幸福还是存在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