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唢呐 三


          唢 呐

          (三)

 

        二成就这样跟师傅行走着乡村的江湖,应对种种不同的人,在艰辛的夹缝里存活着,也在跟师傅学吹唢呐过程中学会在唢呐声里享受外人不能理解的快乐。

        学的不错,师傅比较满意。

        师傅开始传授一些成套的曲子,最复杂的是《百鸟朝凤》。

        这是传下来的能较为充分展现唢呐演奏技巧的一首曲子,模拟了许多鸟的声音,鸟叫的声音本身就很动听,这么多不同的鸟叫声集中在一起更是叫人喜欢不已。。

       学生活中的动物叫声,关键在于要组织的好,要有起伏有节奏,还要生动有情趣。不是单单学几声叫,而是要把这几声叫里的情绪变化学出来,师傅总结就是要活,要学活的声。不同的叫声之间要衔接,要自然流畅,给人一气呵成的感觉。当然,也要配以相应的表情和动作。

        二成在练习过程中慢慢体会,细细摸索,一切都在悄然发生着巨大的改变,二成自己并没有太多感觉,只是觉得越来越熟,越来越轻松。

        一场社会的黑风暴雨就要来了,当时的人们并不清楚这场风暴会带来什么,很多人对生的恐惧甚至胜过了对死的害怕。但生活在最低层的有些游离社会的二成和师傅对风暴没什么感觉,依然干着老行当。

        二成的变化有些惊人,喉结很明显了,喉结的右侧有棵黑痣,原来比芝麻略大些,现在跟黄豆一样大。个子也高了,比师傅高半头。 吹的场面基本上由二成来应付,说书这一块,二成还不太行。

        二成吹唢呐,能放松,比较轻快,有股活劲,师傅这样评价。

        但活到老,学到老,就会快活到老,人不快活就如同心在坐牢,任你有满天富贵也抵不上天天快乐。吹唢呐一定得快活,不快活就气不畅,气不畅就吹不到位,吹不到位就不如不吹。这个快活不仅仅是快活,是说吹唢呐时要在平稳的基础上调动人的灵活性,不能死板板的。

        师傅的点点滴滴都融进了二成的血液,二成的一切都在吹唢呐的过程里,这里是他的生活,是他的未来,是他的快乐,是他的存在的本钱,或者说就是存在本身。

        二成把自己变成了一把活的唢呐,一把颇具神采的唢呐。

        他吹唢呐时,陶醉的样子引得人啧啧称奇,那黄豆大的黑痣在喉结上下运动的映衬下,显得很幽默,象黑爬虫爬上一步又滑下一步,再爬上一步又滑下一步,唢呐不停就爬个不停。

        师傅对二成说,最近有些不对劲,人有些奇怪,不肯听书了,也不说什么,只是摆手,叫到别地去吧!

         二成也觉得有些异常,青年男女都喜欢穿军装,腰里还扎武装带,面前别毛主席头像呢。

         这天来到一个比较大的庄子,打听队长在哪。

         一路人的眼光很异样,找到队长一看是个满脸汗疙瘩的小青年,穿军装,扎武装带,别伟人头像。

         一见面就紧皱眉头,一听说唱古书,就翻了脸,喊几人就连推带搡的带大队部。

         二成听他们嘴里说什么封建不封建的,一脸气愤的样子。

         有个头头模样的人审贼似的盘问,哪里的人?来这干什么?你们宣传封建迷信是想造反哪?这还了得!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放毒,妄图破坏社会主义!关起来!

         二成和师傅根本就没说上几句,就被关隔壁一屋子里了!

         有人送点饭,没人搭理。

         二成听隔壁隐约商议要批斗谁。

         批斗?什么意思?

         可能是要带高帽游街。师傅一脸木然,嘱咐二成不要讲话,什么都不知道,就焉着,好汉不吃这眼前亏。

        第二天,等一天,除一老头送点饭,没一点动静。

        第三天,来一青年把师徒两带到隔壁,还是上天那个人,还是一脸的威严,经过请示,要把你们押送回老家,以后不得再出来说书!不许宣传封建迷信!听见没有?!

        只有低头称是的份。

        师傅把那把短些的唢呐,就是二成一直吹的那把塞给二成,摆摆手,转过脸随两押送的人走了。

        晚秋的风吹着树上几片尚存的孤零零的叶子,风被肆意伸出的枝干扯成一绺一绺的,发出呜呜的声响。

        望着师傅日渐有些挫的背影,二成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来不及多想,自己也被两人带走。

        在满脑子唢呐声中,二成看起来象个焉茄子似的被人押回乡。乡里又通知大队,大队派人喊上队长一起把二成送到大成家,做了大成两口的思想工作,要教育改造好二成,不然一家都要被批斗。

        嫂子见如此情况,也不敢拒绝。

        侄儿挺欢迎,难得头脑依稀还有些印象,家里来个叔叔,还挺有趣的,整天缠着。

        回来,就算一劳力,就要苦一份工分,就要与大成一起出工。二成也没什么意见,只是喜欢把小唢呐别在腰里,到哪都带着。

       田里干活累了,儿时的伙伴起哄,让二成吹一个。二成望望队长,队长说,你不要瞎吹就行。

       好勒!

       这下得劲的,憋了多少天了,在心里吹多少遍都数不清了,这下要好好过过瘾!

       记住师傅的话,调匀气息,挺挺胸深吸一口气,双手平端唢呐,一声空谷鸟鸣,接着二鸟聊天,接二连三地有不同的鸟飞来,叽叽喳喳闹个不休,二成如在空中如在云里闭眼吹出心里的世界,时而弯腰,时而后仰,已经忘了身在何处,也忘了自己的存在,自己就是这鸟鸣,自己就是这唢呐!

       众人也听呆了,从没听过那么好听的鸟叫,也没听过那么多不同的鸟一起鸣叫!

队长也呆了,这二成还真有二手呢!

       乖乖!二成哥吹的真好!

   绝了!

       大成心也在颤,二子这几年学到真东西了!

       短短几分钟的吹奏,把大伙就带入另一个世界,没有苦恼,没有孤寂,有的是轻松与美好!

       最后一个音结束,二成一脑门的汗。

       大伙呆了半响,还是童年的伙伴醒的快些,一哄而上把二成抬起来向空中抛,接住再抛!

 

 

 

 

                                                                                               00九年七月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有的人学了器乐就着魔了,我们村子里就就有这种人。

乡土气息浓郁,很有特色。

春节快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新年好!

 
追梦的头像
 #

很好看,我小学时在民乐队弹了两年柳琴,对民乐的老段子有点印象。二成的师傅后来咋样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就没了音讯。

 
雨林的头像
 #

不知这年轻的唢呐艺术家能否安然度过艰难的岁月?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他倒因为艺术而获得了许多。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唢呐带给人美好和快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一弘,新年快乐!

 
海云的头像
 #

大过年吹吹唢呐才热闹。

新年好。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新年好!

 
予微的头像
 #

二成把自己变成了活的唢呐!形容的真好。

特别写二成的喉结旁的痣,只为了显得幽默吗?还是乡人有个迷信,觉得喉头上有痣,会遭厄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添了情趣,也显出一点乡土文化。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