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唢呐 二

                    

                   

                         唢呐

 

               (二)

 

 老艺人在正式表演之前一般要交代几句,某到贵庄,混个穷也图个乐,老少爷们,各位嫂子妹子,高兴了就叫个好,有那疏漏之处,是某学艺不精,还请多多海涵!

开场就是一阵唢呐,吹的观众一个劲叫好。放下唢呐,就开讲与队长约好的《三国》或者《说唐》,当然是节选。讲到动情处,敲几下小板鼓,站起身来比划几下。一片赞声。

讲至途中,二成递上碗尚温的开水,老师傅喝口水润润嗓子,稍歇会。有起哄的喊到,让小徒弟也露一手!二成有些发窘,老汉打圆场,说是刚收的徒儿,还没学什么,请包涵包涵。

还是有瞎起哄的,二成就硬着头皮学个大公鸡打鸣,母鸡下蛋报喜声,大狗小狗的叫声。也能赢个喝彩!这个在农村是个常见的口技,没事弄个乐,二成这个比一般孩子的花样要多些,声也长。有时学公鸡打鸣,一庄的公鸡伸长脖子跟着用力叫。

老汉准备接着讲,又有人喊,加水加点水!加水是暗语,是指正常情节之外插科打混,加些有色情意味的荤段。喊这话的是个爷们,有不少人也跟上附和。

老汉不慌不忙,容我把这段讲完,让明早要起来煮饭做事的嫂子妹子回家歇着,后半夜,有愿意熬夜的我们另说,好吧?

有这话,就顺当了。

后半夜一般没几个人了,讲一小阵也就散了。

二成白天走路,一路走一路学吹唢呐。走着吹都是把唢呐的外喇叭拿下,就用后半截那部分吹,八小孔变化着按或松。先学的就是吹声,吹各种高低长短不同的声,熟了以后,就学模仿,模仿鸡叫狗喊,这样来的快,等有人起哄要求露一手时就可以用唢呐应付应付了。

二成用心按师傅说的法自己摸索练,深吸一口气,用丹田之力,根据需要把这股气细细通过含嘴里的吹嘴尽量自如地送出去,同时手指要配合上。嘴皮子动的不同就有不同的音出来,把不同的音组织好就有些调了。

就这也练了大半年才熟练些。

晚上帮师傅整理小场子,听师傅说书,可不能和别的人一样听,要记内容,还得看师傅的表情是怎么随内容而变的,眼神是如何的不同。象说到张飞长板坡大喝一声水倒流,曹将应声落马破胆而死时,就得站起来摆开架势,双眼圆睁如铜铃,眉毛上竖嘴角用力向下,猛然雄浑一声断喝,小板鼓干脆地一敲,想不喝彩也难呐!

但说到貂婵美色诱吕布时就要目光柔媚迷离,身形如同风中弱柳,让人忍不住要伸手去扶的感觉。一个五旬老汉有这样的神态,男女老少不佩服不中!

这些都要仔细体会,有不懂的等师傅心情愉快时再问问。

这古书里的人物,说的话做的事,互相关系的远近亲疏也是要牢牢记住的。

二成全身毛孔都在吸收东西,走了多少路,吃的是什么,都没什么感觉,一心都在琢磨那人怎么能那样有意思呢?跟眼前见到的一个个憨憨的太不一样了,眼前这些老老实实种地的,眼神不光亮。师傅那比拟的人有看头,人,还不一样呢。

也不是都很顺利,有的地方,人不好说话,拒绝听吹唱。遇上这样的就只好露宿桥洞,或路边草堆傍。饭也不要齐了,有什么就嚼点什么,实在不行了就用布口袋里的杂粮到人家换点热饭。

要是遇上大雨连绵,就只能歇歇了,吃吃老本,寄住在人家,也花点粮食,有喜欢听书的,也抵抵账。

但二成不在意雨天,师傅睡歇歇,他就不是想嘴怎么动就能吹出那个有些飘又有些转的细长音,就是在想秦琼住店生病要卖黄骠马的落魄情形。

师傅不醒,二成就乐此不疲。

要是碰上庄上人家有事,就是这爷俩的丰收日。

人家婚娶,吹的调短快多变化,身体还要有扭动进退,透着喜庆;过寿,得让寿星点曲,外行人听起来也差不离,反正就是呜地哇呜地哇。

有人过世就不同了,师傅换一个长的唢呐,吹的慢而长,一口气不急不徐地吹,唢呐声在风中真的象是极悲伤时的哭泣,声不高但拖的长,长而又有些断续,象人哭时的抽泣。

如果主家多给点,师傅还用小碗放在唢呐的喇叭口轻轻挡住外出的气流,再逐渐向外翻转,让气流逐渐通畅,这效果真是催人泪下,心里那点悲痛被唢呐声一点一点地引诱放大,终于不可收拾。人的悲哀也需要气氛的催化,人都有大致相同的心理,很容易被感染的。

这些事主给的往往比说一整晚的书还多些。

 

 

 

 

 

 

                                                                                                 00九年七月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你的描述真是细腻!是搞美术的观察力吗?

太佩服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有你这样的肯定与鼓励我就安稳了,我正担心这玩意大家不熟悉而没感觉呢!

 
雨林的头像
 #

木桐这文笔真是炉火纯青。你的生活积累也了不得。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

 
追梦的头像
 #

我喜欢听唢呐,象「百鸟朝凤」什么的很喜庆。这也是咱们中国人的乐器。别人看来走江湖卖艺的生活很苦,但二成的精神世界很丰富。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正要写百鸟朝凤呢!

 
仲夏百合的头像
 #

看现在对二成的描写和铺垫,想必他今后要身怀绝技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看看吧。

 
予微的头像
 #

木桐真是看一样,懂一样;写一个,活一个。楼上各位说得好,赞!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予微,这就相当于多活几辈子,多么划算呀!

 
予微的头像
 #

呵呵,这都是美好的几辈子,不怕多活!明白为何木桐的笔下总是美好的情和景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