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短篇小说《一百度的爱》

   《新州周报》2013年3月21日

她,缩在卧室床边的角落,全身疼痛难忍,背上火辣辣的烧灼感,她知道,刚才若不是他们的邻居来硬把他拉走了,她今天可能被他打死都说不定!

   眼泪伴着心里大厦毁灭性的崩溃倾泻而出,多久了,他们的婚姻走到这一步?

   二十年前,他们曾经多么得相爱啊!他个头不高,人绝顶的聪明;她细细高高,江南女子的娇羞模样,站在矮矮个子的他的身边,她是那么的醒目!为了爱他,她饱受女友的嘲笑,笑她挑花了眼,找个矮子霸;为了爱,她放弃了所有的高跟鞋,虽说她穿高跟鞋走起路来可以引来很多瞩目的眼神;为了爱,她放弃了大学毕业留校的机会,回到这个小城跟他团园。

   他也曾经为了想她,只为了能看上她一眼,火车汽车兼程昼夜不停,赶到她的大学校园里,两个人在食堂里吃了顿饭,手拉手走了一段路,他就又得往他的大学校园里赶!他曾经一天给她写过八封信,传达室的值班老头儿从老花镜片后面透出的眼光,令她又骄傲又有点害羞。他曾经说这个世界因为有了她才有意义!

   他们结婚生子,一直都是外人眼里的模范夫妻。只有她自己知道为了维护这个称号,她付出了多少外人不知的努力,流了多少往自己肚子里流的眼泪。

   儿子出生前,他们的浓情蜜意似乎还在,至少两个人在床上是火热的,但是生活在一起他总喜欢挑她的刺,她怀孕人慵懒,他就说她好吃懒做;她大着肚子人容易疲倦常睡觉,他就说她不思进取,这辈子都不会有什么出息。不过,也就是言语上有些挑剔,还不至于大打出手。

   什么时候开始的?好像是一个夏天,他的母亲来他们家居住,有天晚上她夜里起来小解,一拉卧室的门,赫然发现婆婆正坐在她房门口的凳子上,看着挡在门口的半个凳子,她疑惑婆婆是不是坐在儿子和儿媳的卧室门口想听到什么?!第二天晚上,小夫妻俩上了床,丈夫过来求欢,她很自然就想起婆婆昨夜在房门口尴尬的样子,她推开丈夫的手,起身轻手轻脚走到房门前,在丈夫问:“你干嘛?"声音还没落地,她“啪”的一下扭开了门,果然那把耳朵贴在门上的婆婆无处躲避。

   她一转身走了回去,也从床上起来的丈夫忙拉着他的母亲往客厅去并随手关上了房门,她依稀听到他们母子的对话“妈,你这是干嘛?”“我......我听到很奇怪的声音,就起来看看......

   这件事过后,她还没来得及述说自己的感受,第二天回家,家里已闹腾得厉害,老太太收拾好自己的包裹,说要回家,让儿子立刻就送她走,说不要让人嫌,防贼似的。儿子当然是刚下班就被弄个措手不及,正劝老妈别走,看见媳妇回来了,就赶紧拉住媳妇希望跟着自己一起劝老母亲,做媳妇的本来就心里不痛快,就不吱声。老太太一看这阵势,更觉得没脸面,就越发哭得大声:“儿子啊,我辛辛苦苦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你现在翅膀硬了,有了老婆就不要老娘了!我在这里做你们的老妈子都讨不到好啊,拿我当贼一样的防啊!我这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我不活了......"老太太哭着吼着,作势就要往墙上撞,做儿子正去绞了把热毛巾准备给母亲擦脸,来不及过来,就对太太叫:“拦住我妈!”做太太静观此景,心里雪亮,老太太故意往她这边撞,其实就是做给她看的,昨晚她把老太太偷听闺房逮了个正着,老太太趁机生事想借此为自己洗耻呗!她也歪过身体,露出身后结识的承重墙,说:“出了什么事儿啦,要撞墙啊?这可是承重墙,硬着呢!”老太太被媳妇这两句话弄傻了十秒钟,不知道该怎样对应,然后就是撕心裂肺地尖叫:“啊!你想逼我死啊!没有天理啊!”老太太几乎尖叫完就一下子瘫在地上开始手脚抽痉口吐白沫,儿子一看这情景,冲过来一拳打在老婆的脸上,立刻女人的脸开了花,血花四溅,缤纷的血色中,地上的老妇人缓缓爬起了身,而那鼻子和嘴都在出血的女人却缓缓地转过身,拉开大门,走了出去。男人愣了半分钟也冲了出去,没走多远就看见瘫坐在楼梯上的女人,他一把把女人抱起,随即回转了家门又进了卧室。

   第一次被打的女人想死的心都有了,男人确实悔恨万分,那个晚上他跪在床前,不断地赌咒发誓决不会再这样对待老婆,女人一直默默地流泪,直到男人也哭了,两个人的眼泪很快就流到了一起,那个晚上夫妻两人的房事却是很久没有的激情迸发。

   有了开头,就有了后续,男人的动手也是从那时起,越来越容易,越来越频繁。小则一言不合一把掌就甩了过去,大则酒醉之后对女人拳打脚踢,而每次过后他都是怅悔加认错, 保证书写过,毒誓发过,一次又一次,女人选择原谅了他,他也选择旧病不断地复发。

   直到她遇到另一个男人,她的同事。在一次单位组织的春游中,同事们都去湖上划船了,她独自沿着湖边的小路走着想着心事,在城墙的根处,却碰见也是一个人找清静的他,两个都在婚姻里也都并不快乐的人遇在了一起,也许是相互慰藉,也许是相互疗伤,他们很快就有了婚外恋情。

   婚外恋不久就暴露了,被背叛的男人几乎疯狂,家里的家具砸得稀烂,女人幸亏逃得快,否则肯定被那些家具砸死。她的情人说要不大家一起离婚,俩个人再结婚。她的老公并没有给她任何选择,他找到她单位的领导。婚外恋再怎么说都是她的不对,这个时候再谈被丈夫拳脚相向,人家也不会听了,况且她并不想离婚,儿子还小,正在上中学,最主要她觉得她还爱自己的丈夫。

   说来也真的是说不清,到了这一步,她还是舍不了这个男人,即使这个男人对她已是恨之入骨,可天真的女人把男人对她的恨理解成了残余的爱,所谓爱得越深恨得越深,可对于男人来说,被背叛的耻辱才是恨的最主要的组成部分!单位的领导能做的就是把偷情的一对男女调开,让他们见不到面,再劝女人回家,谁会拆散人家夫妻呢!

   被男人领回家的女人,写下失去自由和尊严的保证书,也成了男人随意打骂的出气筒,而难以让人忍受的是,男人开始喜欢在床上折磨她,她如果竭尽迎合他,他就尖酸的说她浪荡是淫妇,所以才在外面找野男人;如果她死板没有反应,他又说是不是她想起野男人给她的快乐,对自己的男人没有反应,而往往他会越说越激动,最后整个失去理智对着她的私处都能大打出手!

   一次次,她对自己说是我不好,我做错了事,我应得的报应!我该被他这样奴役,因为我欠他的!有几次,被男人追打出家,她无处可去,就去了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妹家,表妹看见她眼角的瘀青,第一次是心疼,第二次是愤怒,第三次就是忍无可忍:“你离开他呀!你怎么这么没用!就让他吃定你了!再做错事,也不能让他这样对待你啊!他还拿你当人吗?”

   终于,表妹无法承受了,在这次看到她被男人用皮带的铜头打得浑身青紫的伤痕,表妹恨极了,说:“表姐,我最后一次接待你!我希望你回去就跟他离婚!如果,你不听我的劝,我下次也不要听你的哭述了!我受够了!受够了!”她没想到连表妹也不要再理睬她了,她还能去找谁,父母是不能去找的,他们身体都不好,而且确实自己做过错事,一辈子清白为人的父亲可能要觉得被女儿的行为丢尽了脸!她哭得更绝望了,表妹按着她的肩膀地问:“表姐,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不愿意离开他?就是为了赎罪吗?”她摇头,断断续续地说:“我也不知道……你不知道,每次他打过我后,他都会对我特别好!我也老会想起我们恋爱时的那段时光......" 表妹快疯了:“表姐,醒醒吧!把你往死里打,再把你往床上拉,你就说他打过你又对你好!你都跟别人那样了......还怀念恋爱的时候......我的老天爷啊!你到底想要什么?男人和女人生活在一起,不可能天天保持一百度的!一百度的温度是会烫伤人的!你知道吗!”

   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她身体很冷,从心里冷到外面,她很想能跳到热水里泡一泡。

   从表妹家出来,她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冬天的冷风吹得她浑身哆嗦。不知道走了多久,她站立在城墙下的湖水边,她的手脚已冻得几乎失去知觉了。看见湖上升起的袅袅的雾气,她有种幻觉,那偌大的湖面就像一个冒着热气的大澡堂,她冷啊,她很想让热水泡暖她的身体,可是她的脚都几乎冻僵了,她努力地迈着步子,走到不远处的小桥上,再一次看向雾气袅袅的水面,倾身倒向了她心里温暖的水池......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牧童歌谣的头像
 #

喜欢海云这篇小说! 尤其喜欢这个题目。 家暴受害者的心理描述得淋漓尽致,中国式婆婆,变态男人,婚外诱惑,自杀倾向,这些错综复杂的方面,在这样的篇幅里能够完美融合在一起,非常欣赏!

 
海云的头像
 #

谢谢牧童美妹。这个标题是给我写这个短篇小说的灵感。曾经跟我的闺密聊天,她提到一百度的爱,这个说法,给了我灵感,我当场就说我要写一篇以此为标题的文。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我原来做社区服务的时候,遇到过受虐的妇女,我和其他一个护士说起来都义愤填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是她们有她们的想法和苦处,每个人的心理强大能力不一样,女人又为情所惑,为孩子牵挂。世界就是这样无奈。 

 
海云的头像
 #

我也很想了解为什么女人愿意一次次地原谅?一次次地不吸取教训?一次次地让自己受苦?哀其不幸怒其不争!Exactly!个性决定命运吧,可是想到这样的女性到处存在,我心里就犯堵。

希望大家都能讨论一下这个家暴中女性受害者的行为,不是从我们自身的角度,而是能从受害者的角度,能为她们提出一些富有建设性的建议,怎样才能让她们拥有安宁的生活?!

 
海云的头像
 #

再一次说明:小说是文学创作,请别对号入座。我几乎写的每一篇小说,都有人喜欢把我放进去跟女主人公重叠,不仅如此,连累我的先生有时还被读者责骂。这篇男主人公这样的,请大家高抬贵手,千万别再把我先生拖下水!拜托了!

 
暗香的头像
 #

大清早看到这么1篇,哎,女人啊...
BTW, 云MM,谁敢这么无理,告诉我,让我来收拾他,就愿意拔刀相助了Cool

 
海云的头像
 #

Cool嘿嘿嘿,谢谢暗香。我这不是没辙了么,不久前写了篇小说,我先生成了靶子,幸亏他从不读我写的小说。昨天坐在玻璃房里被浓雾环绕,就写了首诗,差点又被人肉了,呵呵呵,只好重申:文学创作,请别对号入座。

 
西伶的头像
 #

哈哈,放心,这次我决不会往你头上套,更不会联想到你家那位翩翩君子。。

这篇确实和你以往的内容有点不一样,第一次看你写家暴。。

 
海云的头像
 #

我曾经在我的长篇小说「放手」中也写过一段家暴,当时写的是心力憔悴。

 
融融的头像
 #

在美国,家庭暴力不仅是身体的受伤,口出脏话也属于暴力,都可以报警,法院颁布隔离几百米命令。不执行就被关进去了。

 
海云的头像
 #

这一篇算是中国篇,下一篇将会是美国篇。

 
予微的头像
 #

这个隔离令,实际执行时,很多问题。因为警察不可能随时在身边保护你。施暴者发蛮时,受虐者还是受威胁。

施暴者穷凶极恶行凶时,根本不会把这个隔离令当回事,拿起枪就扫,或者,开车撞过去。

所以,被虐者,很多时候害怕报警,因为警察把施暴者带走了,还是会放出来。

 
呢喃的头像
 #

精致的短篇!喜欢,赞一个!

 
海云的头像
 #

谢谢。

 
熊猫的头像
 #

家庭暴力,我见得太多。最不明白的就是为什么这些女人们一次又一次地忍受。。。

 
海云的头像
 #

我觉得牧童说得有理,这些受害者一定有她们自己的理由。

 
梅子的头像
 #

中国的监狱里有一些女杀人犯,就是忍受不了这种家暴,又没有别的办法摆脱,在被逼得忍无可忍时做了傻事。

至于那一百度的爱,我真的有一个熟悉的版本,我理解不了,但真实存在,那比家暴伤害更深。

海云这篇太贴近生活了!

 
海云的头像
 #

你也写出来让我们看看。

 
梅子的头像
 #

我一时驾驭不了这种题材。再历练一段,试试。

 
予微的头像
 #

社会,对于自信不足,受教育不高的女性,生存环境还是严苛的。失婚女人,要带孩子,找工作相对困难,这也是很多受虐者离不开的原因;没能力远走高飞的,也害怕施暴者报复。

还有,施暴者会威胁受虐者,用她的家人要挟她,这也是善良的女人不敢离开的原因之一。

 
海云的头像
 #

不要以为家庭暴力只发生在受教育不高的女性身上,女性知识分子讲究面子,不好意思说出来,男性知识分子道貌岸然的很多。这里面的心理因素很复杂,我也试图想看清楚,但是一再推翻我原先的想法,不是身处其中的人,真的很难完全了解。

 
雨林的头像
 #

也看到有相反的:妻子是施暴者...

 
海云的头像
 #

下一篇我要写的就牵涉到女人是施暴者。

 
小小鸟的头像
 #

我最厌恶打妻子的男人,非常同情女主人公。随着人们意识的开放,这种社会现象可能会少很多。大家应该都能想开了,

这样维持一个家庭对自己对别人都是一个字‘累’。你说对吗?

 
海云的头像
 #

这种社会现象在中国大陆仍然很普通,在法律上还没有建立起保护妇女儿童的细则时,社会大众绝大多数还认为这是人家家里的事,家暴是不可能被杜绝的。包括家长打孩子,丈夫打老婆!

 
霓芃的头像
 #

垃圾男人到处都有,呼吁中国立法保护受害者。

 
海云的头像
 #

这就是我的最终目的,谢谢你支持!

 
岩子的头像
 #

这哪里是小说啊,跟纪实一般。

佩服,海云文字的功夫。

 
李春燕的头像
 #

http://search.yahoo.com/tablet/s?p=村上春树+1q84&fr=ipad

正听村上春树小说1Q84英文版,其中一个主题就是家暴,以至于引发超常手段。很奇特引人的小说,若想读,千万别看简介。No summary does the book justice.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