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一个十九岁男孩的骑行日记(十一)

骑行日记(十一)

  1983726日

 

  清晨五点爬起来买船票,结果去九江方向的船票卖完了,到龙口也没票。我只好坐了七个小时的轮船,到了南昌。

 

  鄱阳湖很大,远看天水相接,平视却发现,水和天并不融合一体,水只能自己将自己抱住,天只是在外面衬托一下罢了。

 

  七个小时乘船,坐的人昏昏欲睡,对什么也提不起兴趣。舱内人吵烟绕,地板上都是痰,瓜子皮比比皆是,我很厌恶。几乎所有的时间除了睡觉外,就只能往外看了。

 

  在南昌吃了点东西,就骑车往长义家的方向走。本可以六点种到的,但车链子断了,没办法,只能推吧!

 

  该死的老天又开起了玩笑,一边出大太阳,一边下起了雨,真是一半冷一半热,“道是无情却有情”。从出发到现在,类似戏剧性的玩笑开了多少,我已不记得,只有哭笑不得。

 

  长义在家。他家不好找,害我找了半天。他理了个光头,见我来了很吃惊。他原以为我可能会被洪水阻挠来不了,没想到我就这样出现在他面前了。

 

  今日行程50公里。不知道,也没算过。从坡阳到南昌的这段路是坐享其成的。

 

  这几天特别想早些赶回去,好回家待几天,不想骑了,想家了,但也想完成计划。

 

 

骑行日记(十二)

 1983728日

 

 在长义家住了两宿。他的家人对我热情有加,给我吃了许多鸡蛋,而且顿顿有肉,让我很过意不去。

 

  我一边调整,一边把车子修理了一下。晚上,长义带我看了一场电影。好不容易有机会睡个懒觉,没想到早上起床时,浑身酸痛,头昏体虚,四肢发软,连车子也骑不动。该上路了,我支撑着告别长义一家人,慢慢往前方走。

 

  一路还算顺风,就是太阳太毒辣了,热的我浑身起了许多痱子。半路上,我实在不想走了。我重做打算,不从杭州绕回南京了,干脆直接从九江乘船回去。这样就有 一个月的时间可以回家。能回家的念头一出来,我的兴致一下子高昂起来。多么想回到父母家,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啊。我来了劲,一路飞驰。越急越出乱子。车子 不争气,链条总是脱落,每走三、五公里就要修一下,烦人透了。

 

  快到星子时,简直就走不动了,最近的确很累,也不想跑了。

 

  在星子饭店,一个汽车修理工和我闲聊了一会。他能言善谈,不但介绍当地的风土人情和男女婚娶风俗,还大谈他自己的人生经历。一耽搁就近两个钟头。

 

  今日行程80公里。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