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天堂鸟 小说 十六

(这篇小说写得断断续续,很抱歉,请读者们原谅!因为自我从中国回来之后,一直找不到写长篇小说的感觉,有些心浮气躁,这些天利用织毛衣,一点点心静了下来,回头拾起来接着写。)

   黄山下来人人都累坏了,林黛一家要去看外婆,便和大家分手,文昌宇一直把他们送到去林黛外婆家的汽车上,凝视着林黛的眼睛说:“小带鱼,你说我背你这几天,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吧!”林黛翻翻眼睛:“我就知道,你又有什么坏心思!说吧,你想怎样?”文昌宇低声在林黛耳边说:“嫁不嫁我,以后再说!我给你写信你不反对吧?”林黛看父母都走近了,不好多说什么,就说:“我不管你啦,反正我没答应你什么啊!”文昌宇站起身,把位子空出来给林黛的妈妈,对林黛挤挤眼睛,告辞了。

   汽车上,林黛的妈妈有意无意地夸着文昌宇:“这孩子多好啊!这次可是把他给累坏了,从山上背下来的!你也不好好谢谢人家!”看林黛没有什么表情,林妈妈忍不住,说:“哎,我说黛黛,我都看出来,昌宇对你挺不错的,听他妈说他跟他那个大学女同学吹了!”林黛忙打断妈妈的唠叨:“妈,他吹他的,关我什么事?我又不是一定要跟他怎么着?你真是!”林妈妈还想说下去却被林爸爸制止住了,说孩子累了,让她休息一下吧,林黛乘机闭上了眼睛,她的心却飞回了家乡,想起了那个在家乡等着她一起将回学校去的大男孩……

   在外婆家比原计划多住了一天,因为外婆说邻居老中医李爷爷会推拿,李爷爷正好出诊去了,等李爷爷回来,果然一阵拍拍打打,林黛的脚已能下地,一颠一跛地却也可以自己走路了。

   林家三口回到自己的家,林黛屁股还没坐热,就听到敲门声,林爸爸打开门,就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林伯,你们回来了,我来送火车票!”“进来、进来……”林爸爸把王俊杰往里屋让,林黛本来是歪在床上的,听到声音,赶紧坐直身体,探过头去,几乎马上就看见客厅里那也在搜寻的眼光,两个眼光一相撞,都怦然心动,林黛就那样像个向日葵迎着阳光对着王俊杰张开了笑脸。

   王俊杰终于看到那个朝思暮想的人,被她的目光所环绕,他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又该做什么,倒是林爸爸招呼他:“小王,你随便坐!”又对女儿说:“黛黛,王同学来了,你出来啊!”

   林黛脚步不平地走了出来,王俊杰立刻注意到她的腿脚不同寻常的样子,忙问:“你怎么了?”林妈妈过来扶住女儿,回答:“上黄山不当心,脚扭了!幸亏人家昌宇把她硬是给背下来了,否则我们都不知道拿她怎么办?”“妈!”林黛有些嫌母亲多嘴,林妈妈心知肚明,让女儿坐下,又进厨房到了杯凉开水,递给王俊杰:“小王,喝点水吧!你说来送票?”王俊杰 的注意力还没从林黛的脚上转过来,有些愣神地回答:“啊?送票?哦,对对,你们去黄山前,我跟林伯说了,我去买两张火车票,和林黛一起回学校!原来林伯说你们前天就回来,我买的是明天的火车票,这两天我天天过来都看见铁将军把门,急得我……原来、原来是……林黛,你的脚没事吧?”

   林黛做了个轻松的动作,说:“好多了,我外婆帮我找了个老中医,一推拿我就能自己走了!”林爸爸插话:“她是能自己走,不过一瘸一拐的,还走不快!这次,可能要麻烦你了,小王!”王俊杰挺挺胸,说:“林伯,你放心,我会照顾好林黛的!”

   林妈妈又过来不放心地说:“明天的火车啊,你这脚还没完全好,这一路上怎么办?”“林阿姨,有我呢!我不是跟林黛一起吗?火车票订好了,可能也可以改,不过我托人买到了卧铺,不知道容易不容易换?还有大后天就开学了……”王俊杰有些犹豫。

   “别换了!卧铺不容易买的!”林爸爸当机立断:“明天几点的火车?哦,下午,那还有点儿时间。这样吧,黛黛妈,你赶紧去菜场看看有什么黛黛喜欢吃的东西,帮她准备准备,我明天送他们去火车站。小王啊,这一路上就拜托你好好照顾林黛了!行李可能要你帮她扛,还有火车到站之后,是不是有三轮车啊?要一辆三轮车送到学校吧!可能比挤公车要容易!”

   “我知道,林伯,我一定会照顾好林黛的!你和阿姨都放心吧!”王俊杰成为林黛的临时照看之人,一下子觉得仿佛成了这个家庭的一员,这种感觉真好!

   这天接下的时候,林妈妈忙着煮茶叶蛋,林爸爸进进出出,把外面小卖部的瓜子、五香豆、话梅、莎其玛这类的零食往家里搬,不断地想起女儿喜欢吃的东西就不断地出去采购。

   王俊杰坐在林黛的小房间里,两个人脉脉含情地相视了一阵,反而不晓得说些什么好。林黛斜靠在床上,扭开床头的小录音机,是那首欢快的西班牙老歌:

When I was just a little girl,  当我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
I asked my mother, "What will I be?  我问妈妈:“将来会怎样?Will I be pretty?  我会漂亮吗?
Will I be rich?" 我会富有吗?Here's what she said to me:  妈妈这样对我说:
"Que sera, sera,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将来该怎样就会怎样。
The future's not ours to see.  Que sera, sera,  What will be, will be."  我们并不能预知未来,该怎么样就会怎么样。
When I grew up and fell in love, 当我长大后恋爱时 I asked my sweetheart, What lies ahead  我问爱人:将来会怎样?
Will we have rainbows day after day  会不会每天都有彩虹?
Here's what my sweetheart said   Que Sera Sera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爱人回答说:将来该怎样就会怎样。
The future's not ours to see, Que Sera Sera,what will be will be  我们不能预知未来,该怎样就会怎样。
… …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又可以接着看了,歌声真好。

 
海云的头像
 #

谢谢梅子姐。我争取不断地续下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