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秀山清水间的醉人风情——桂林游记 二

                     


                                                      

 

                                                         

 

        清早起来就做些准备,要去龙胜各族自治县,这里瑶族苗族壮族都有分布。

       上了当地的旅游车,大家还是往车外的景色看,看,象鼻山!大象的长鼻子垂在蓝绿色的江水里,朝阳清朗地照过来,一切是那么安详那么动人。

       导游顺势简介了能看到的景点,说的大家飘飘的。

       车子出了市区,拐上了山路,那个苗族装束的美女导游就开始给我们普及当地的常识。

       这里的姑娘不叫姑娘,叫妹崽,这里的男孩不叫男孩,叫娃崽。我们国家幅员辽阔,十里不同风,叫法不同很正常,但反映出来的文化是一样的。我的家乡姑娘叫小丫头,男孩叫小虎头,也有意思的很。

       龙胜的名称由来是因为清朝时,壮族联合苗瑶各侗各寨抗税想要独占一方。结果两下人马在这里交锋,经过多次拉锯后,清军大动干戈,取得最后胜利,但山民放弃旧寨搬到更深更高的山里去了,高山成了他们的天然屏障。

       朝廷就改地名龙胜,以示胜利。

我们要去的是细门红苗寨,细门是说精细的意思,是指这一支苗族生活较为细致,比一般的苗族更讲究。红是指这里的未出阁的妹崽一身红,出阁后只有头上一块红布了,等做了婆婆级别,只有一身黑而没有红色了。一身黑就表示一定的权威,很受尊重。

这个真有意思,级别是这样区分的!

这里的女子都是一头长发,一生是不剪的,但发质很好,乌光溜滑的,也用什么洗发液之类的东西,再说了也买不起啊!

用的是什么?大家都不知道。

是把淘米的水放进坛子封好,想洗的时候就倒出来洗,那淘米水经过发酵变得很神奇,保养头发无与能比。

这真正是不同的条件造就不同的奇妙,同样的面粉在陕西可拉可削,在东北做成窝头,北方做煎饼南方蒸小笼包子,在欧洲烤成面包,在中国就可以包成水饺。

等妹崽到了十六七岁时,自会有娃崽来追,月光下来到吊脚楼下唱山歌,妹崽住在木楼的三楼,三楼不设窗子,但也没有墙,直接就是离栏杆约有几十公分的上方支了个顶子,只有妹崽出了嫁才会用板给围上。

妹崽听的中意就答唱,一唱一和的到夜半,小伙子砍根大毛竹,搭到妹崽的三楼栏杆上,噌噌就上来了!

二楼住的是妹崽的长辈,只管自己安稳睡觉不管屋外山歌飘荡。

如果吊角楼只有两层,那是绝不能爬的,因为这家没有妹崽!

有个娃崽与妹崽约好去爬楼,晚上与人喝酒喝多了,晕乎乎地扛着竹杆去爬楼,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一摸,咋是双排扣呢?!

哈哈,爬一半的时候掉下去了,与老母猪过了一夜!

在苗姑的妙趣横生的介绍中,我们到了细门红苗的寨门外。

寨门是圆木构建的,很质朴,这里的建筑都以木头为建筑材料,就地取材嘛,山上有的是,你有本事就去砍,有能耐就拖下来。

山,连绵不绝,进寨还得爬坡,很不容易。

远远的过来一群黑衣裤的个头不高的汉子,吹着打着各式的乐器来迎接我们,我们是他们今天第一批的客人。

左转右爬的进入真正的寨子,寨子都是有些灰暗的木楼,依山势而建,高低错落,平地很少。一般都是石头砌成的平台上插上几根木柱子,围绕木柱子搭成木楼,顶上小青瓦,有飞檐,有挑出的阁,挑出的阁有架在横梁上的悬空的柱子,柱子的下端刻成一定的形状,这,就是俗称“吊脚”。

我们被带到一家木楼,上到二楼,中间是空旷的堂屋,一群盛装的妹崽在接待我们的到来。

这是这个寨子的安排,他们为发展旅游经济特地设计的,把全寨的年龄相当的妹崽集中起来,为客人表演歌舞,中年妇女则负责烧油茶,献给远道而来的客人。

油茶在堂屋左后侧的屋里煮制的,这间屋子的底部是土夯筑的,是实心的。

火塘上架了个三角形铁架,小铁锅放在铁架上,负责煮油茶的妇女不时添加柴火,显得有些忙乱。

在妹崽表演两个舞蹈后,油茶就端上来了。

小半碗的油茶油油的飘着炒米花,每个人还发根筷子,用来搅拌。

我们象征性地喝了点,就把筷子摆在碗上,表示不再要了,有个人喜欢喝,把筷子放在碗的傍边,结果人家又端来一碗!

这是没有价格的,但出于尊重与礼貌,我们这个团集体付了心意。

妹崽门见我们喝了茶,就像我们介绍寨花,这个寨花相当于礼仪大使,寨上有重要的活动必须请寨花出席的,一旦寨花出阁就得重选。寨花不仅要貌美,还要品行端庄,也要家境相当。能镇住台面,能调解纷争,不容易的。

妹崽们很喜欢笑,说什么都会轻笑一阵,她们看远方的客人来觉得很有趣呢!

笑声里,妹崽们邀请我们一起与她们手拉手跳圆圈舞,大家好疯啊,游客与妹崽们手拉着手忘了自己是谁,只是边随妹崽的歌声节奏边随圈子转动的惯性在伸腿收腿,甩臂晃头!

这里的女人都是短裙加一截的绑腿,时下是冬季,虽说不太冷,但我们也还是穿秋裤的,她们真的不冷吗?其实也是冷的,我看她们的脸上是明快的笑容,但手却是有些冷的,我的心也有些冷。

下一个节目是对山歌,游客里没有会山歌的,胡乱把通俗的歌唱唱,我看着有些急,指手画脚的。

大家一看,不容分说把我给拉上去了,我唱的很差,但大家听我现挂的歌词笑的前俯后仰的,事后,女同伴说我的动作就是画大西瓜,唱一句画一个!

一向稳重的我,竟然到这么个山坳里放纵了。

尽兴了,该走了!

出了屋子,向寨门走去,路边就站了妹崽端着盘子,盘子里放了倒好米酒的杯子,一一向游客敬上。

在妹崽热情明澈的目光里,我接过小小的杯子,一饮而尽,我没有掉头,默默跟着人群走,心里很复杂。

一路上,大家似乎都不想说话。

 

 

 

 

                                                                               七月二十九日十一点五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一时没有理解你们的心情。没有尽兴?留恋?

04年的旅游市场还好,近几年到处让游客买东西,全变味儿了。

傣族的吊脚楼是两层,女儿也和双亲住在二层,只是区域有划分。

 
熊猫的头像
 #

是啊,我也没明白。不是玩得很尽兴吗?为什么心里很复杂?就因为妹崽的手有点凉?

“如果吊角楼只有两层,那是绝不能爬的,因为这家没有妹崽!”如果家里妹崽出嫁了,要把三楼拆掉吗?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玩是尽了兴,但这里的贫瘠与落后让人吃惊啊。至于楼的事我说漏了点,女儿出嫁就会用板把三楼给围上。

 
雨林的头像
 #

看得出这幅画是木桐的作品。第二张照片里那个戴围巾和眼镜的小伙子是木桐吗?想必是正在与刘三姐对歌。

 
熊猫的头像
 #

“想必是正在与刘三姐对歌。”-- 哈哈,雨林真是妙语连珠。妙啊!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她判断的准确,呵呵,正在对歌,你看坐着的女生表情多么夸张就知道当时的情形了。

 
追梦的头像
 #

看了素描对吊角楼有概念了。是钢笔画的吗?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一元一支的那种办公用品,国内已经不用钢笔了。我后面还会有一点,你会更清楚吊脚楼的。

 
予微的头像
 #

明白木桐和同伴的沉默。03年去云南,参观民居时,感慨复杂,无法言表。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予微理解,哎,不看罢了,一看难忍。

 
岩子的头像
 #

木桐的文笔一如画笔细腻到家。

姑娘叫小丫头,男孩叫小虎头的家乡在那嘎达?

是去年的七月吗?

周末愉快!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嘎达在江苏北部,这个七月是一0年的。祝你愉快!

 
仲夏百合的头像
 #

看到对苗寨的描写,正看得仔细, 想象着吊脚楼呢, 突然读到了"双排扣“, 笑出声了。

木桐的画好有功夫。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谢谢百合!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