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熊哲宏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1 小时 48 分钟 之前
注册: 09/16/2012 - 19:51
积分: 836

作者最新作品

你在这里

长篇小说《凭灵魂生育》下部•第9—10章

 

在林中鸟儿一阵阵清脆、甜美的鸣啭声中,我从沉浸在一个令人愉悦的梦境的酣睡中,慢慢醒来。我的意识也随之渐渐集中。此刻的我,躺在与旖儿新婚——只有我俩自己承认的新婚——的床上,昨晚我们婚礼的那一幕幕,又在脑海中怡然地过了一遍。而且我还惊喜地发现,我的下面有了新的反应,那硬梆梆的东西在医学上叫“晨勃”。我即刻想到,我又可以行使我那男人雄风的功能了。这是昨晚我的新娘的功劳!她的一番心理诊断,出乎意料地治好了我那块“心病”——那连我自己都意识不到的男人病,那从远古男性祖先那里遗传下来的老顽症。啊,我永恒的新娘,你是我的再生圣女!

我胳膊肘撑起身子,看看我的新娘。她还在熟睡。瘦削的脸颊虽泛着一丝笑意,但她那微微有点噘起的小嘴,似乎还在表达着昨夜的某种不满。让她再睡一会儿吧。但我又忍不住轻轻地拉开了裹在她身上的薄毛巾被。她那令我沉醉的赤裸又悠悠然地横陈在我眼前。我完全不能自已。我开始似参拜神龛般的吻她。为了不惊醒她,我从她的脚开始吻起……

我的嘴终于游历到了她秀腿的交会处,她那我探索过无数回、但永远也沉醉不够的幽深地带。令我咋舌的是,近一年前,她曾作为“特别的礼物”第一次呈现给我的那个像“”形的阴毛轮廓,现在仍然依稀可见,因为”外端的绒毛像苔藓般的纤细,而它以内的广袤区域则拳曲粗长得多了。那两片厚实隆起的月牙呀,其外侧上的绒绒茸毛更加显眼,闻上去有一丝丝百合花般的清香,而我印象中的两片月牙的交合处那条深红的裂缝,也比原来张开了一些,仿佛在向我昭示其主人享受性快乐的程度。我的舌头蜻蜓点水般轻拂在月牙瓣上,伴随着它一阵阵欢快的微跳,莹润的玉液闪亮溢出……

该是我的君主进去的时候了!我试探着缓缓地深入,因为我不能惊动我的睡美人,就让她继续陶醉在她那水晶公主遇到白马王子的美梦中吧!可是,当我的君主刚刚到达它所期待的宫殿门口的时候,睡美人竟然连连眨着她修长的睫毛,醒过来了!她的小嘴嗫嚅道,“是你?…… 真的是你!我正在做梦呐。我梦见你在吻我,到处瞎吻,吻得我好舒服哟,我感觉火燎燎的…… 后来,我只觉得一股暖流从我的下面遽然升起,然后长驱直达我的心脏…… 我刚刚似乎意识到,这只是一个梦,可没想到……你真的在我上面。真是太巧了!”

我一面在她身上由缓而急地运作,一面俯在她耳边喃喃低语。我给她分析她这个梦的原由。你的这个梦嘛,是因我给你的身体刺激而引发的。天亮以后,你就进入了浅睡眠期,脑细胞的抑制力非常有限。此时,一点点身体的刺激,就会引起强烈的心身反应,从而制造出相应的梦境。我估计,这种梦境,基本上不受弗洛伊德所谓“意识的稽查”机制的影响(“啥子稽查?我没听说过耶。”)……呃,稽查机制,就像一个检查官站在门口,不让潜意识的欲望进入意识。所以,你这个梦与真实的情境——我刚才爱抚你的全过程——比较相近。最后我又打了个哑谜,也算是逗弄一下她:至于你梦中的那个男人,究竟是不是我,或者我的形象,那就不好说了唷。

“你简直……狷狂到了极点!”我的新娘嗔怒起来,在下面使劲地扭动着身子,像是要把我的君主摔出去。我赶紧赔不是。我该死!该天打五雷轰!我是说着好玩的,这你还看不出来吗?这样说说,可以给我们做爱增添一些情趣。这是做爱的艺术哩。

我的新娘不再吱声,只是用她那放射着动情亮光的两泓汪汪的黑眸盯着我。我的君主觉着了宫殿通道的一阵阵挛缩。她的高潮即将来临。我正准备冲刺。突然她“哟”的叫了一声,按住我的肩膀。“停一下!停一下。求你了!”我问怎么啦?“你不能溢在里面。我现在是危险期。快停下。”我赶紧出来。她倏地翻身起床,打开橱柜里的一个抽屉,拿出一把安全套。“我早就准备的。有三种。这种是用嘴的,有草莓香味,法国产的。这种是带螺纹的。这种呢,是表面带凸起状的。说明书上说,效果都特别好,也都是进口的呢。”

新娘乖乖地躺好,我骄傲的君主高高在上,她那娇柔的小手抚慰了几下,便两手捏着套口对准君主的头上,再慢慢滑下。一切准备就绪。身体交响曲的演奏重又开始!正当昂立的君主准备行使功能的时候,我突生一念:要改变一下行为惯行,调整一下策略,以产生更好的做爱效果,让我的新娘终生难忘!这也正是洞房花烛夜的真正意义。同时,也要在无形中给我的小学生上一堂新的身体生育课。

我全神贯注地吻着新娘的花蕾。她的这个肉肉凸起的快乐中心,天生敏感,那是她从九岁开始就锻造出的成就。随着这个快乐中心的微微颤动,她全身发抖,并开始呻吟(其音色和音质,在我听来本身就带有色情的味道),臀部带动身躯开始朝上挺起,恰似一条缺氧的鲤鱼猛地蹿出水面。随着“嗯…… …… ”、“哦…… ……”的快感声一浪高过一浪,她的身躯震颤地抽搐起来,臀部带动身躯一忽儿翘起来,一忽儿又跌下去。当她呻吟的叫声达到最大、整个身躯向上翘起而又久久不跌下的当口(我判断她已经达到了第一次性高潮),我把我的君主快速有力地直达通道的项端,然后由徐而急地运作,在她身体上有节奏地弹出最美妙的情欲旋律。很快地,我的君主就被她那悸动的柔韧通道紧紧包裹起来,随着那一波一波悸动的加速,以及她呻吟声的高吭,她的双臂像莾蛇缠住猎物似的死死箍住我后背,同时她的颈背耸立了起来,和我的身体完全抱融为一体。我知道,她享受了第二次性高潮……她那紧绷的身子暂时放松下来,我则凝神屏息,等待下一轮的冲击。不出三十秒,她的身子又绷紧了(这是给我的冲击暗号),我又冲撞起来。这一次,该轮到我畅快淋漓地泄洪了——我俩的身体抽搐般的颤抖在一起(她实现了第三次性高潮)。尔后,我又敛声屏息了三十多秒,再一次挺进;她的第四次…… 第五次 ……

“啊 …… 啊!我……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就这么死去吧!多好呀……多么美妙呀 …… 我爱你!我的老阿哥,你真是太爱你了!……”新娘喘息着,呢喃着,浑身瘫软,而我也趴在她上面,餍足而憩。仿佛这个世界停止了运转,没了时间,没了空间,既无所谓什么“中心、道路和线索”,也无所谓什么“场地、处所”(杜拉斯竟然承认后者!),除了两具从远古祖先那里沿袭下来的原始荒蛮的纯自然肉体,就什么都不存在了……

恍惚间。一阵轻而柔的敲门声。是的,是有人敲门。我猛醒过来,摇了一下身边的新娘。我们俩又一次睡着了。“妈,是你叫我吗?”是我。我准备把早餐给你们送上楼来,好不好?“好的。谢谢妈妈!”新娘这才意识到该把内裤穿上,我则慌忙地把毛巾被盖在身上,也才注意到,已经十点多了。

旖儿妈送来了高能量的早餐,有蛋糕、煎鸡蛋、煎饺子、牛奶和水果。我们一边吃,一边回味着昨晚以来的洞房花烛。我有意识地引导话题。一个真正的作家,他的才情和天分,就体现在能够将他自己丰富的心理体验,转化为形象生动的文字表达。这就是文学。凡文学,则总是离不开性,少不了性描写,而性描写,又是所有文学描写中,难度最大的描写。

“哎咳,那你就说说,为什么性描写的难度最大?体现在哪些方面呢?”学生笔直地挺起她那水仙般的身子,悠长的睫毛闪动着好奇的神情。

“嗯,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性描写的真实性,二是性描写弄得不好,就变成了色情,色情文学。”我简单地概括了一下。

我的学生兼新娘,咽下了一块蛋糕,又咕噜咕噜喝了她的那杯牛奶,用手随意抹了一下嘴(真是饿得不得了!)。“呃,性描写的真实性,我觉得应该问题不大,只要你有丰富而深刻的性体验。可怎么一不小心,就变成色情描写了呢?也就是说,真实的性描写与色情的区别,究竟在哪里?”她提问的神情(眉目凝重起来),俨然像个萨德研究专家。

“我的乖乖哟,性描写的真实性,哪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哈!这个‘真实’,不是指主人公的性技巧如何如何,不在于性交的姿势如何花样翻新。问题并不在这里!人是从高级灵长类——就算是黑猩猩吧——进化来的,他的性交姿势再多样,也不过就是比黑猩猩多那么几招。有什么了不起的?”

“嘻嘻,说来也是。我在网上看过李安执导的《色·戒》,据说是在台湾放映过的那个‘一刀未剪’的版本(‘我也看过。’我插一句)。看了真的很失望。那个男主角,也不过就是那么几下字。要说技巧的话……嘘!比你可差远了!”我的新娘顺便恭维了我一下。

“你别说好听的了,怪难为情的!”我假装谦虚起来。

“真是这样的嘛。就那么几个姿势,就那么几个动作,就那么几下下……有什么必要非得赤裸裸地拍出来?那个导演也真是的。再说,女主角那笨拙的表现,一点儿也不真实。根本看不出她达到过性高潮,我敢肯定,她完全没有达到过……”。

“何以见得?”我认真地问。看看她到底有什么高见。

“都是假装的!完全看不出她真实的性高潮。特别是在最后一个性爱场景,完事后,她竟然哭了起来!”

“呵!怎么就不能哭呢?那是性高潮的极乐境界所带来的幸福感嘛。”我不妨揶揄她一下。

“我不是说不该哭,或者哭了就不真实,而是说,她的那个哭是装出来的!你注意到没?她那个表情呀……带有痛苦、漠然还有勉强的色彩,根本就不是因高峰体验而幸福地哭泣。”

“赞一个!你说得有道理。但我们也别太挑剔嘛。实际上,这是电影的缺陷,电影表达手段的缺陷。你想想,说来吧,人家演员总是要在摄影机面前做那难为情的事,她就不可能进入做爱的自然状态。人只有在纯自然、最安全的状态下,才能做好这样的事。不是吗?”

“这么说……,她右手的指背贴近鼻孔,歪着头,诡秘地嘿嘿一笑。“你昨晚那个东西起不来,就是因为……不安全啰?”

 “还是你聪明!你最懂我呀。我跟你的看法一致。《色·戒》中的做爱场面,真的没有必要赤裸裸地拍出来。实际上,要我说,这是它的一个败笔!降低了它的艺术品位。你看,经典的好莱坞爱情片,在表现性爱时都是适可而止,给观众以无限的想象空间,那样更美!”

“是呀,《泰坦尼克号》就处理得比较好。只是在男主人公画像的时候,女主角的胸部才裸露了那么一下,给人——给你们男人!——想象的余地大得多。”

“好!哎,我们还是回到小说中的性描写吧。电影的表现手法,我们也不太懂。”

“好的呀,你刚才说,性描写的真实性,并不在于性技巧,那在于什么呢?”

“依我写小说的体会,我觉得,主要在于性心理描写的真实性。也就是说,主人公在做爱过程中,他们是怎么感受的,是怎么想的?认知上有什么变化?他们体验到了什么样的情感变化?还有,这些认知和情感上的变化,对于他们以后的爱情发展有什么意义?……我琢磨,这些才是最主要的。”

“喔!你这样讲比较抽象。举个例子吧。”

“比如劳伦斯,就很值得我们借鉴。《查特莱夫人的情人》中的性高潮描写,给人以优美无比、荡气回肠之感!你想想,为啥子会有这样的效果呢?这主要取决于,劳伦斯写出了主人公在认知和情感方面的变化。你在阅读中颇能感受到:康妮和梅勒斯,正是在性高潮中得以升华的!这种升华的表现之一,就是他俩之间彼此获得了直接认识。(啥子‘直接认识’?我没听懂!)唔……‘直接认识’,这是劳伦斯的词。我理解,就是他俩在性高潮中,提高了认知的能力。这种认知能力,我记得,劳伦斯用了一个绝妙的词——”。

“你打住!我想起来了。是不是‘性觉悟’?或叫‘肉体的觉悟’?”小学生从大脑中提取信息的能力,显然比我快。

“对!这个词的意思是说,所谓性交,不过就是自然的肉体柔情,就是在身体上‘觉悟’到对方;性爱……其实只是最亲密的接触……”。

“得!照你这么说,劳伦斯的性描写不算色情嘞。”这聪明的小脑瓜子,触及到了我给她上的这堂课最关键部分。

“那当然!我断言,萨德,是不折不扣的色情文学,但劳伦斯不算,纳博科夫的《洛丽塔》,就更不能算了。”

“可我们班上的男生说,《洛丽塔》一开始,色情的意味就扑面而来,让他们感到特别的刺激,几乎是一口气,非得把它读下去不可。特别是到了第十一章,也就是亨·亨的日记那些章(包括‘长沙发上的那场戏’),简直就是色情描写!我亲爱的老师,你怎么看哈?”小淘气又扑闪着她的长睫毛,想为难老师一下。

“这种观点不对!肯定不对!告诉你的同学,这是对纳氏的误读。亨·亨日记的主题,除了对洛丽塔的外貌和性格特征进行刻画之外,主要是对他自己的欲望作心理描写。你一定要注意!这里所描写的,是亨·亨对Lo的性欲望的心理,而不是对Lo的外显的性行为。而这,才是区分性描写与色情的一个标志。要我看,整部的《洛丽塔》,根本就不曾涉及性行为的直白的、赤裸裸的描写……”。

“可是,那些男生读起来,为什么会那么兴奋呢?”

“是呀,是会兴奋的!不过我想,读者,特别是男人,之所以有强烈的阅读愿望,或感到特别刺激,是因为纳博科夫真实的性描写,激活了人们——可以说,主要是男人,但女人也一样——大脑中潜意识的性心理机制,从而产生了阅读的愉悦感。可千万不要跟色情搅和在一起哟。”

“听起来……好像是这么回事。但必要的性描写与色情的区分,恐怕没人能说得清楚。”学生的话风儿里,颇有一丝儿不满唷!

“在理论上,应该是分得清楚的。要不然,咋的反色情呢!你要慢慢地体会。可以将劳伦斯、纳博科夫与萨德的作品,比较着来阅读,慢慢就会有感觉的……”。

“好的!以后有时间,我再读点萨德。”小学生似乎余兴未尽,又应面坐在我大腿上,一边摩挲着我下腹部那约隐约现的四块腹肌,一边若有所思。倏地,她的面容略带羞色,欲言又止。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有话就说嘛。我的眼神在鼓励她。“说真的。喔……怎么说呐……你今儿个这次,给我的身体感觉比过去哪次都棒,爽得我都要死了!真是这样的嘛。哎,跟我坦白,你是不是又用了什么你一直隐藏的终极秘笈?”

我思忖了片刻。既然这是上身体生育课,那就如实地教给她吧。我今天使用的是一套新策略,一种新方案。若用性心理学术语来说,怎么着?我采用的是阴蒂性高潮加阴道性高潮的策略。过去,我最先让你得到的是单纯的阴蒂性高潮。这种高潮你最容易,这与你小时候就开始手淫有关,或者说你开发得最早。第二步,我给你的是单纯的阴道性高潮。这种高潮你很难,过去还没有享受过。所以我花了很大精力来开发。而今天的是第三步。两种性高潮方式叠加在一起,使你能享受作为一个女人所能享受的一切!至于我是怎么做到的嘛,这可能永远是我的秘笈了 ……

我的学生,我永恒的新娘!她那至极的幸福感,情不自禁地从她那一道道波光盈盈的眼神中,流淌出来了……

 

 

当我告诉旖儿,昨晚我已经动员你妈跟我们一起旅游时,她由衷地对我的善解人意之举表示赞赏。因为她若站在我的角度考虑,有她妈在一起,我们的二人世界就会少很多浪漫的色调,但这样做却会给她妈带来意想不到的欢愉。“我妈心里很苦,这只有我知道。她平时很孤寂,连个讲话的人都没有。我爸经常出差,就是不出差也半夜才回家。他俩之间几乎没有什么交流,不吵架就算是不错了。我估计,我爸在外面包养得有情妇,但我妈从不过问这样的事。她最高兴的时候就是我在家。你邀请她和我们一起旅游,她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她心里肯定高兴得要死!……”。

下午三点,我俩和旖儿妈一行三人开始踏上旅游的征程。原准备由旖儿妈的单位派车的,但考虑到路上要带一个司机不太方便,就自行到长途汽车站乘大巴。按旖儿妈的行程安排,今晚到达北海,明天上午浏览北海水族馆,下午去北海银滩游泳。傍晚再启程赴东兴,后天在中越边境游览,要办临时签证,跨过连接中越边境的大桥,到对岸的越南“茫街”参观。大后天返回。“沿途都有人接待,也用不着教授掏钱。”旖儿妈自信地说。她是专门搞接待的,沿途有熟人,都有业务上的联系。

和旖儿妈在一起的三天旅游时间里,我对她了解得更多,她对我也不再有什么顾忌,好像我们原来就是老相识似的,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我暗自高兴,真是不虚此行。今晚我就要和她正式谈她的那个秘密——一个女人舍生忘死地偷情的秘密。

晚餐过后,我又一次图表现地洗了碗。然后跟旖儿说,你上楼去看书吧,或者写你那个刚开始动笔的小说吧,我想和你妈谈谈。明天我们就要返校了,我得单独向她表示感谢才是呀。旖儿会心地笑了。她知道我要想做什么。

刚刚沐浴过的旖儿妈,带着一股薰衣草的香波味,坐在侧面沙发靠近拐角的地方。我本来坐在正面沙发的中间的,见她坐了下来,便倏地一下也挪到了拐角处。这样,我们就斜倚着面对面地坐着。这样的坐相,就比两个人在同一个沙发上彼此要看得更清楚些。旖儿妈穿一件浅紫色连衣裙,她那浑圆的项脖与丰盈的双肩既交相辉映,又浑然一体,在连衣裙的衬托之下,臀部的微突与腰部的内敛,使得起伏有致的身段更显潇洒。她那卷曲蓬松的黑发下面(我蓦然想起,她在傍晚时挤出时间又偷偷去了趟发廊),两只眼角上扇形般散开的几道皱纹,此刻也透露出悠然散淡的风致。我禁不住心神荡漾,又一次看到了我的旖儿未来的模样。她们母女俩是大自然造就的同一的美人儿!

我按照这几天想好的谈话程序谨慎地展开,生怕出点儿什么让她不高兴的话头。我先要谈的一个主题,是对她认可我和旖儿的恋情表示感谢(我甚至恨不得给她叩三个响头。当然,话没有出口)。我的大意是说,你是一位有胆识、能高瞻远瞩的伟大的母亲。不难想象,一般的母亲很难做到这一点。当我把这个意思刚刚表达出来时,旖儿妈就打断了我。

“老余啊!……不瞒你说,尽管我这个人还算开通,在你来之前,也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但是(我想你应该能够理解),看到比我自己还大的男人和我的女儿睡在一起,我心里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儿!是觉得……你这么大年纪爱我的女儿不合适……说你乱伦,你道德败坏,你不像个老师;甚至说你诱奸少女,你犯法,你罪该万死,等等,似乎都不为过……还是觉得……你不应该爱程儿、而应该爱……爱我这样的人才对…… 我真的是说不清楚。老余,你看我这是怎么啦?”旖儿妈看着我,盈盈的光波参透出通情达理的神情。我惊讶地发现,她的眼皮竟然双得比旖儿还明显(我猜想,旖儿的生爸,可能是个单眼皮)。她可是个直性子,实话实说。

你说得好!假使我的女儿——她叫蓓蓓,比程儿还大几个月哩——与一个跟我一样年纪的男人谈恋爱,我肯定也会想不通!我会去干涉,也许会把那个男人痛打一顿。在这件事情上,你是我学习的榜样。事实上,你之所以这样待我,取决于你对爱情的理解,对爱情的意义的领悟。这正是我需要向你学习的地方。也正是这一点上,凸现出你作为一个母亲的崇高与伟大。(我几乎是满怀深情地回应她。)

“老余,你不要恭维我!我能这样对待你,是因为我看得出,你不是一般的男人。你不仅仅是一个大教授,一个知名的作家,而且是一个真正洞察爱情的真谛的男人。就此一点,我就认为你值得我的程儿爱你。”旖儿妈随说,随递一块西瓜给我。

……真不好意思!我也算不上真正洞察爱情的真谛。我不过是在像苏格拉底那样,探索爱情、追求爱情,并且在爱的过程中,提升自己的人格魅力。我爱程儿的过程,也就是向作为美丽、智慧的女人的学习过程。真的,程儿是我的一本大书,一本我永远也读不完的自然之书。我会倾其毕生精力,认真地读好这本大书。(我一时激动,说话就像打机关枪一样“哒——哒”个不停。)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会一直爱下去?你估计,你和程儿的爱情能发展多久?你在小说中不是说,爱情不是永恒的嘛!”

我和程儿的爱情,不是世俗的时间概念所能度量的。

“你说的‘世俗时间’,是什么意思?”旖儿妈的眼睛紧盯着我,顺手捋了捋右耳边的拳发。

就是日常生活中一般意义上的时间……唔,就是物理学家所说的那个时间,也就是通常的一小时、一分钟、一秒这样的,也可叫“钟表时间”。你看,这样的时间概念,可以用来刻画物质的东西,但对于爱情,它就不管用了。是吧?当我说“爱情不是永恒的”时候,是指我和程儿之间实际的肉体的爱情;而对于我和程儿的爱情的意义来说(这里的关键是“意义”这个词),爱情当然又是永恒的。所以,我在小说中说的这句话,是有限定条件的。

“你这个大教授,把我搞糊涂了。你是不是说,你和程儿的肉体爱情,肯定是会结束的?”

完全可以肯定!至于何时结束,这要取决于程儿的心理发展成熟度。不可否认,程儿爱我,不过是她心理发展的特定阶段的产物。或者说,不过是她心理需要的结果。一旦她心理的发展成熟到不再需要我的时候,她就会与我自然中止。

“此话怎讲?听起来……好抽象唷。”旖儿妈又抓了一撮葵花籽,拉起我的右手,放在手心里。

程儿不是一般的女孩,就像你不是一般的母亲一样。(旖儿妈的面颊霍然泛起了一片淡淡的红晕。)在现实生活中,一般的女孩,大多不会去爱一个大她三十岁的男人,这是肯定的。但对程儿这样一个对知识、对文学有非凡的、超级的渴求的女孩来说,当她发现一个能够代表,或能够象征她所渴求的知识或文学的典型男人的时候,她就会义无反顾地爱上这个男人。而我,充其量,不过就是知识或文学的象征,至少是知识或文学的一种替代物。她爱我,实际上——连她自己都意识不到——爱的是知识或文学本身。

“嗨!你这一说又太玄乎了!她爱的,不是你这个人,而是知识或文学本身,这……说得过去吗?”旖儿妈不禁格格地笑了起来。(我也顿觉,她眼角上的扇形皱纹并不难看。)

理论上,肯定说得过去!在现阶段,我在她的眼里,我这个“人”和“知识或文学本身”,是同一的,也就是一体化的。所以,你可以说,她确实是在爱我这个人。但是,当她的心理发展到一定的阶段,或者说,她的知识或文学发展到相当水平的时候——也就是她在我身上再也得不到她所渴求的知识或文学的时候,她就会把她的爱情从我这个“人”身上游离出来,也就不再爱我这个“人”了。这不是顺理成章的吗?举个例子说,程儿现在不是不再爱施意了吗?

“是的。她肯定地跟我说过,她不爱了。”

我也相信这一点。因为她已经把文学的化身,从施意身上转移到我身上了。

“如果你的说法是对的,那你认为,程儿会什么时候从你身上游离出来呢?”

具体时间……当然不好确定。但我有一个基本的预测。就是当她出国留学的时候。到了那个时候,即使她不主动地从我身上游离,我也会有意识的与她中止我们的爱情。

“嗨哟,听起来……像浪漫的神话故事一样。挺感人的!又有些不可思议!”旖儿妈动情地瞟了我一眼。

……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那浪漫的神话故事?我赶紧抓住机会。

“我曾经是有过故事,”旖儿妈怡然地捋了捋散落在额前的一绺头发,一股幸福的光波从黑亮的眸子中迸发出来。“程儿肯定跟你说起过。只是…… 我的那点故事,算不上什么神话,更不能跟你们大作家的浪漫相比哩。”

“追求真爱的人都一样!何况,每一个真性情的女人,都是一首诗。你的那首诗,一定美丽动人!”我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一晃……二十五年过去了。真是人生如梦啊!过去的那个梦是多么美好,而我这一生,靠的就是为了这个梦而活着。还是那句话说得好——我从你的小说中读到的——‘幸福的岁月,便是失去的岁月。’我记不起了,这是哪个大作家说的?”

是法国作家普鲁斯特。

“噢。我对这句话的理解是,幸福只存在于过去;幸福总是意味着失去。你说对吗?”旖儿妈的黑眸里闪过一丝对我的信任、甚至崇拜的神采。

 你这样理解,当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我认为这带有浓重的忧郁色彩。不是吗?如果从更积极的意义上理解它,我觉得,它还要我们在今天的生活中,想办法重现“过去的时光”(这样你就能体会到,普鲁斯特为什么要把他的小说,叫做《追寻逝去的时光》了)。这里的“重现”非常重要。意思是我们不能仅仅沉湎于过去,或那些失去了的东西,而应该振作起来,像过去曾得到过的幸福那样,重建今天的幸福!这是不是更好些呢?

“你的说法没错。但对我来说,可能很难。重建今天的幸福,谈何容易!我和程儿现在的爸爸的关系,就是这个样子,今后也只能是这个样子。”

你和程儿的生爸,还有联系吗?我关切地问。

“早就没了。按说他也是个有责任感的男人,有好多年,一直是他默默地承担程儿的抚养费,尽管我从来就不依赖他。为了他的事业发展,自从程儿现在的爸爸转业后,我就和他主动地断绝了来往。他也算是官运亨通,现在已升任省委的组织部长了。程儿早就想认识她的生爸,我一直没同意。我觉得,过去了的爱情,就让它永远过去吧!”

“哇……噻!你们谈得好亲密喔!嘻嘻……”。突然,从楼梯上传来旖儿银铃般的笑声。她穿一件大红棉绸睡衫,宛如一团鲜艳的火苗在楼梯上闪烁,迅即飘然而下。

旖儿跑到沙发拐角处,从后面撒娇似的搂住母亲的脖子,吻了一下她的左脸颊,然后又眯起眼睛挺满意似的看着我。从她的眼神中,我读出了一种家庭温馨的韵味!似乎此刻我已经变成了她的父亲,正在与她亲爱的母亲一道,规划着家庭的未来。她吃了一片菠萝、一块西瓜,诡异地说了句“你们慢慢谈吧!再多谈会儿。”就飞也似的上楼去了。

程儿长得那么漂亮,我想她的生爸一定很帅!我不禁感慨系之。

“可不是!他的确是很帅酷的男人,还别有几份才气。”旖儿妈自豪地说。

这帅酷加才气,就是你当年爱上他的主要原因?甚至不惜冒着生命的风险?唔,一般来说,女人偷情所付出的代价,比男人要大。我真诚地说。

“真的是这样!明摆着嘛,我所付出的代价,就比你大。哎,你们男人是怎么弄的,真的能做到‘家里金枪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是不是……你们男人都是这德性?”

不能一概而论。并不是任何一个男人,都能把婚外恋搞好。这需要相当的智慧,心理学上叫情商。情商不高的男人搞外遇,多半都会露陷。现在不是有很多被揭露出来的腐败分子吗?多半都是出在这个问题上。他想与情妇终结关系,情妇就把他告了。这是司空见惯的事。

“那怎么样才能像你这样,既能热烈地搞婚外恋,又能与妻子和睦相处,而且还不致败露?”旖儿妈简直像一个渴望婚外恋的男人那样,向我讨着巧哩!

我是向苏格拉底学的!他是古希腊时期的哲学家,他有妻子,据说是个泼妇,经常在大街上搞得苏格拉底下不了台。曾有一次,当着众人的面将脏水泼在他身上。他也有孩子,但他几乎不怎么关注他们。无论是同妻子还是与孩子在一起,他都不能得到完全的幸福。他宁愿和那些有魅力的年轻人在一起,特别是喜欢赤身裸体在体育馆接触年轻人,一边锻炼,一边交谈哲学或爱欲问题。当然,我们今天仍然不清楚,他是否与他们发生过性关系。

“既然苏格拉底搞的是同性恋,那你能向他学什么呢?嗯?”旖儿妈毫不客气地质疑。

同性恋,是古希腊时期的一种风尚。无所谓好,还是不好,也无所谓道德不道德。更何况,今天的同性恋,已被精神病理学视为正常。我向苏格拉底学的,是他那种对爱欲的执着。

“‘爱欲’这个词,程儿曾跟我讲过,说是从你那儿学来的。我困惑的是,男人搞婚外恋,也能叫做对爱欲的执着吗?”旖儿妈挪动了一下身子,更斜倚地向着我。

搞外遇,是人的一种天性。男人和女人都搞外遇。只是从现象上看,似乎男人更喜欢搞些,或者更花心一些。但实际上,这是一种错觉。应该说,男女搞外遇的数量,是相等的。比如说,当一个男人爱上一个他妻子之外的女人时,这同时就意味着,有另一个已婚女人爱上了另一个男人。

“但也不一定是对等的呀!比如,要是一个男人爱的是没有结婚的女人呢?这不就……你算算……多出了一个女人吗?”旖儿妈真的不失为聪明。难怪旖儿那么聪明!

嗯,原则上还是对等的。你应该这么想:这个多出来的女人,她最终还是要结婚的嘛。而婚前就有性行为的女人,她婚后背叛丈夫的可能性就会更大。这就是说,她最终还是要进入搞婚外恋的行列。所以,这个看似多出来的女人,其实并没有多出来哟。

“呃,有道理,到底是教授……但为什么我们女人会感觉男人更花心呐?比如,嘿嘿,我身边不就坐着一个花心男嘛!”旖儿妈觑冷子打起了幽默。

可你要知道,感觉并不都是准确的。可能是由于男人的天性所致,男人的外遇,不像女人那样谨慎和隐蔽。也就是说,男人搞这个事往往容易被暴露。这样的事见得多了,你就会觉得,男人更花心。

“那你说,女人的外遇,为什么不像男人那样容易被暴露呢?”

我想,除了女人善于隐蔽和谨慎之外,还有一个因素,就是女人没有男人那么贪婪。

“此话怎讲?”

我听一个心理学家讲过,说是男人进化出了一种心理机制,就是对不同风情、不同品味的女人——专业上有一个词,叫“多样化的性伴侣”——特别偏好。你知道昆德拉吧?……对啦,他就说过,男人对女人的迷恋,无论是“浪漫型的迷恋”,还是“放荡型的迷恋”,都体现了男人想占有“女人世界”的无尽的多样性。哪怕女人与女人之间只有百万分之一的差别(“喔哟,百万分之一?这么小的比率!”旖儿妈插嘴问),可男人哪,也还是倾向于去追逐这个百万分之一。所以说呐,男人比女人更贪婪。

“那么,女人为什么没有男人那么贪婪呢?这多不公平呀!上帝在造人的时候,怎么这么偏心呢?尽让男人得到好处。”旖儿妈忿忿然地扭动了一下身躯。

也许……上帝本身就是个男人,所以他当然要为男人说话。我顺着她的意思逗趣儿说。不过,上帝还是公正的。尽管他创造的男人如此贪婪,但他同时也让男人付出了代价。

“什么代价?”旖儿妈睁大了眼睛。

生命的代价,折寿的代价!男人普遍比女人早死。据说一般是早死七年,这在全世界都一样。

“男人早死,是因为……搞女人……搞多了吗?是…………这个可能吗?”

很有这个可能!我觉着她因大脑急切地搜寻词句而涨红了腮帮,便赶紧支持她。喏,至少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一般地说,分泌睾丸激素越多的男人,更有可能占有更多的女人;但同时,睾丸激素分泌得越多,就越是会伤害到他的免疫系统。比如说,更有可能得前列腺癌。这样,他搞的女人多了,自然就会付出折寿的代价!

“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尽管我弄不懂睾丸激素与免疫系统是个什么关系。”

那我就换一种解释给你听。这是弗洛伊德的解释。他说人的“力比多”,也就是性的能量,是守恒的,或固定的,不多,也不少;性的能量,也可叫“爱欲”能量,可从一种形式(如性交),转换为另一种形式(如艺术创造),但它既不能被创造,也不能被消灭。所以,如果一个男人,他年轻时期太花心了,性的能量就会过早地降低或减少,而晚年就没什么性能量可用了……这也可以解释男人为什么会早死哟。

“得啦!听你这么一说,还是做女人好!那……是不是女人没男人那么贪婪,就比男人活得长些呢?”

肯定是!女人也进化出了一种特有的心理机制,叫更换配偶。如果她对现有丈夫不满意,她可以想办法更换他。但女人没男人那么贪婪,她一般只对一个或少数几个优秀男人表露芳心。这样,女人力比多的消耗比男人要慢,当然她就活得长些嘛……

“喔哟哟!你得小心啊,老余。像你这样下去,肯定是……活不长的。我看你……还是早点离开程儿好些。不是吗?”旖儿妈的眼神里透露出一种真诚而怜惜的意蕴。

……知道。我只好搪塞着。

“程儿太小!她还不知道疼爱男人,不晓得珍惜你的身体。只有……”,旖儿妈倏地一把抓住了我的右手,她的身体急遽地抖动起来。“只有像我这样年纪的女人,才懂得爱惜你的身体。你看……要是……我们俩在一起,我会使你的身体更健康。我们……”。

…………

我的手本能地退缩着。我完全没料到,旖儿妈会这样激动,竟一时慌了神儿!

“我…… 让你见笑了。我已经二十多年……没有这样冲动的感觉了……我也知道,我不该这么冲动。可是,我没法控制自己。我…… 只有一个小小的……小小的请求:拥抱我一下…… 就一下,好吗?……”旖儿妈发颤的身子猛地站了起来,眼看就要像一团燃烧的火焰向我倾扑过来。

一种本能的反应,一种呵护女人的天赋反应力,一种带有同情与责任的使命感,使我迎面抱住了她的身子。要不然,旖儿妈就会摔倒,她的生命力顷刻间就会化为乌有!我抱紧她。又用力地搂紧了一下。在我的嘴唇快速地拂过她那滚烫的面颊后,就毅然推开了她!头也不回,跑上了楼梯……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