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的江南 六….莫愁莫愁

金陵第一名胜莫愁湖,得名于一个美丽的传说。传说莫愁是一位勤劳、善良、美丽、聪明的河南洛阳贫家女子。15岁其父病死,为葬父卖身。巧遇家住建康(南京)石城湖边的卢员外,卢员外见莫愁美丽善良,就买为儿媳带回金陵。 莫愁与卢公子结为夫妻,恩恩爱爱、相敬如宾。卢员外在梁朝为官,一日,梁武帝听说卢家庄园牡丹花盛开绝世美丽,便来员外家赏花,但见牡丹花交错如锦、夺目如霞,梁武帝看得如痴如醉,遂问员外:此花何人所栽?卢员外跪答:此乃儿媳莫愁所栽。梁武帝怦然心动,当即传莫愁见驾。见莫愁如花容貌,从此神魂颠倒、寝食难安,最终想出毒计,害死了卢公子,传旨莫愁进宫为妃。莫愁得知,决心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投石城湖而死……人们为了纪念她,将石城湖改名为莫愁湖。梁武帝闻讯,自感惭愧,于是写下了《河中水之歌》 :河中之水向东流,洛阳女儿名莫愁。莫愁十三能织绮,十四采桑南陌头,十五嫁为卢家妇,十六生子字阿候。卢家兰室桂为梁,中有郁金苏合香,头上金钗十二行,足下丝履五文章,珊瑚桂镜难生光,平头奴子擎履箱。人生富贵何所望,恨不早嫁东家王。在她的故居郁金堂侧赏荷厅的莲花池内,塑起了一尊二米高的汉白玉塑像,为金陵第一名胜。

金陵第一名胜 

这个故事我从小就听过很多遍了,小的时候,很少去莫愁湖,那里在水西门外,感觉出了城,很远,学校组织或大人带着去玩基本上都是去玄武湖。只记得有一次,好像我高中毕业,那时有些叛逆,父亲带着我去了莫愁湖,一路上他长篇大论跟我说要好好读书考大学之类的,具体内容我都记不清了。莫愁湖给我的印象就是满湖的荷花,还有湖边的胜棋楼。

这次回国,常乘地铁二号线,在地铁里没事就研究二号线的地图,发现有一站是莫愁湖。快离开南京的一个下午,我想去尝一尝海外的南京老乡提到的七家湾牛肉锅贴,就自作主张的乘地铁二号线想先一个人重游莫愁湖,再经水西门,看看老城南,最后去吃七家湾的牛肉锅贴。

从莫愁湖的侧门进入,刚走进没多远就被门卫叫住说要买票,我以为玄武湖都向大众免费开放了,莫愁湖肯定也不要门票了,谁知道我的推理在国内常常不合中国的逻辑。27元一张门票,跟很多公园比,算便宜了!

以前的莫愁湖,站在湖边,满眼的碧波和荷叶,远处好像也是田园般的风光,现在伫立湖边,杨柳依旧,风光却大不一样了,湖岸边建起了一栋栋的高楼,听说是万科开发商的杰作。沿着湖边石径漫步,感叹湖柳虽如烟,湖云仍似梦,但今天的莫愁湖却再也找不到昔日的景观。想当年,诗人把莫愁湖和西子湖相比,也不逊色,“欲将西子莫愁比,难向烟波判是非;但觉西湖输一着,江帆云外拍天飞”。观变迁,判是非,人世沧桑谁之罪?

莫愁湖

莫愁湖对岸

唯一不变的是一直俏立在水波里的莫愁女,那白色的汉白玉雕像几十年如一日,对着来来去去的游人浅笑盈盈。她脚边的荷花开了谢、谢了又开,荷叶也是绿了枯、枯了又绿,可她永恒的浅笑中送出的那一抹希冀,让我们时刻想起就不再有忧愁!

胜棋楼,楼依旧,不过,因为是旅游名胜,弄得太过强调那段典故。传说明太祖朱元璋与中山王徐达在此下棋,徐达棋艺高超,但每次都故意输给皇上,皇上令徐达不可相让,徐达虽输了棋,却让皇上细看棋盘,原来他巧妙的用棋子在桌面上摆出了“万岁”二字,皇上龙颜大悦,把这座楼连同整个花园都赐给了徐达,并取名“胜棋楼”。

门楣上“胜棋楼”三字是同治年状元梅启照所书。门联:“粉黛江山、留得半湖烟雨;王侯事业、都如一局棋秤”。这些都依然如故。

胜棋楼

胜棋楼的楼上陈列朱元璋与徐达对弈的棋桌、蜡像、仿制龙袍和冠带、古玩玉器、象牙雕刻、红木几椅、以及名人书画,本来还都有些怀古之情,可那些呆板的蜡像和落满尘埃的衣服,总让我觉得俗不可耐!我想那爱种花草的莫愁女如果看见这一切,是不是会欲哭无泪?

呆板的蜡像落满灰尘的衣服

万岁的棋盘

初冬的莫愁湖,还有最后几只没有败落的秋菊,让我看着感觉满足了多年想好好赏菊的些许心愿,走过如烟的莫愁湖,最后一次轻拂柔软的柳枝,凭吊满潭的残荷败花,我看到的不是一个欣欣向荣的春天,而是一个令人谓叹的冬日!有些落寞、有些惆怅,但却是我再次收藏在心底的最真实的江南!

我的江南

最后的秋菊

凋零的菊花边猫儿沉睡在初冬的暖阳里

走出莫愁湖的大门,放眼望去,我已分不出东西南北,拉着门卫问水西门哪个方位?七家湾又在哪里?被告知也就两三站路,我兴致正浓,迎着似有似无的风,一个人沿着金陵崭新的马路往水西门逛了过去。 

待续

我的江南 七…金陵老城南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里如今着实有些冷清。

 
海云的头像
 #

我其实蛮享受这样的冷清的。在胜棋楼,呼啦啦进来一个旅游团,导游的高音喇叭,让我赶紧逃了出来。常常在冷清中,才能体会那残留的一份古思幽情。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昔日的莫愁是真情的化身,94年小弟在南京上学的时候,我和现在的弟媳一起到南京去玩,听说过莫愁湖,本来预备去玩儿的,后来和小弟、弟媳走得太累,就没有去,下次一定去看看莫愁风景,或许还会寻一处莫愁情怀的感动。

每每看到那些蜡像,也有和海云相似的感觉,虚假可能掩埋了许多真实,让风景打了折扣。

一个人在风景里散步,漫不经心地思考,也当是一份别样的快乐。

 
海云的头像
 #

一个人的风景,寻一份真情留在心底。

 
雨林的头像
 #

记得朱明瑛唱的莫愁湖边走。

 
海云的头像
 #

我竟然没听过你说的这首歌。什么时候找来听听。

 
纽约站的头像
 #

谢谢分享!

 
海云的头像
 #

问好。

 
若敏的头像
 #

我1975年暑假,在南京住了2周,我还记得这个地方。当时,还去了中山陵和玄武湖。是爸爸出差,我跟去玩,住在爸爸的战友家里。

谢谢海云分享!

 
海云的头像
 #

75年到现在,沧海变桑田了。

 
henrysong的头像
 #

去过几次南京,都没有进去看看。国内的公园弄得太假,让人没有去观赏的兴致。记得专门到秦淮河上去划船,为了寻找朱自清笔下的情趣,结果扫兴之极。

 
海云的头像
 #

可能是当下的建设和维护者们见识有限造成的。我试图忽略那些人文的乱象,用心去体会历史遗留的那份真情。确实很多时候也不成功。

 
好奇的头像
 #

年轻时几次游莫愁,和中学同学,大学毕业时又带着大学同学游莫愁。还记得有照片,只是不知道放哪儿了。

 
海云的头像
 #

你从北京回家乡,南京应该是你必经之地。

 
呢喃的头像
 #

没有去过,但是通过你的文字和图片了解到莫愁湖的传说故事,还有文人的情怀,谢谢分享!

 
海云的头像
 #

谢谢呢喃。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