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匆匆汉口行

小的时候知道武汉,一是武汉有座与南京齐名的长江大桥,还有就是那首“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的诗句。有关黄鹤楼的诗词是后来读了中学才学到的。

二十岁那年第一次去武汉,跟着美国的旅游团,从武汉上船,游过三峡抵达重庆,武汉给我的印象就是黄鹤楼前的冰激淋小贩。那是个炎热的夏天,旅游团的人在导游的带领下登黄鹤楼去了,我热得不行,就一手拿一个砖头冰激淋,站在黄鹤楼下就着长江美景吃……以至于后来再回忆武汉的印象,就仅存站在黄鹤楼下大口吃冰激淋的那一幕了。

武汉的长江大桥我总觉得不如南京的漂亮,呵呵,可能我是先入为主吧。黄鹤楼也没有古诗词中的韵味,“黄鹤楼中吹玉笛  江城五月落梅花”,到我这儿就成了:黄鹤楼下吃冰激淋,江城七月热得直哈!不好意思,得罪江城的一票文友!

后来陆陆续续,又去过好几次武汉,武汉是中国的心脏地带,进川出川都得经过,我也是从那会儿开始喜欢川菜的,也因为川菜的锋芒毕露,我完全忽略了湖北菜的滋味。到了美国,在加州,我结交了几个武汉来的朋友,慢慢才发现武汉的小吃那叫一个好吃啊!那豆皮、藕夹、热干面真的是别有风味!

算起来有二十多年没再踏足武汉了,我和梦娜姐约好一起去合肥开讲座,合肥在南京和武汉的当中,我们本来是说好合肥见的,可我想武汉也很多年没去了,想看看这些年有什么变化了,也正好顺便看看梦娜姐七十七岁的老母亲和她一直叫我阿姨的女儿,我就对她说我过去武汉接了她一块儿去合肥。

南京去汉口的高铁也就三个小时,我乘的是上午的火车,正午刚过就到了汉口。要了部出租车,告诉司机去汉正街梦娜姐订的酒店,一路上就看到很多老旧的房子夹在一些新的建筑之间,我说武汉的建设似乎还在进行中,还有那么多破旧的房子没有被拆迁!司机说武汉这些破房子占着好位置,一般房产商还拆不起呢!他说等我到了汉正街就能看到那种旧房子一大片呢,那里是汉口的老商业区,住惯了的老汉口都不愿意搬迁!

汉口的新

汉口的旧

进了酒店放下行李,梦娜姐就领着我去看她的一位老朋友,我答应要写一写这位汉口的名中医。

尉孟龙,52年生,武汉二中老三届毕业,幼承家训,渐通医理,子继父业,成为江城一神针!自己有诊所,发明中医去病健身拍打术,现为治疗颈肩腰腿痛的专家,中华医学会武汉按摩学会副理事长,武汉老年大学保健专业教授等。

尉中医师的诊所的大门上,就是“江城一针”的题字,进了门就看见墙上的照片里几个非常熟悉的身影,马季、于丹都在榜,毛泽东的媳妇韶华的感谢信也在那里……穿过一个窄窄的走道,里间一下子宽广起来,但是那会儿几乎挤满了人,治疗床一个接一个,病人都正躺在上面接受针灸或推拿,一边还坐着好些人,在等着被治疗。我们进去,一阵介绍一阵忙乱,我也不知能做什么,拍了几张照片,还是忍不住问:我能被推拿一下吗?答案是肯定的,等我躺到小床上,心里开始责怪自己的冒失和欠考量,人家看我远道来,又不好说什么,我等于插队延长了别的病人等待的时间。

 

尉医师亲自过来帮我推拿肩背部,我是常年看电脑的职业病,颈部和肩部都比较僵硬,他一下手就知道了,五分钟后,他让一个女助手过来帮我继续按摩,他去看等待他的其他病人去了,并约定我们晚上一起吃晚饭。

尉医师在治病

 针灸和拔罐

 

大治疗室                                     和            做牵引的病人

晚饭定在汉口的吉庆街,据说那里以前是有名的大排档,现在当然完全改观,崭新的建筑,装潢高雅的餐厅和商铺一个接一个,梦娜姐夫妇和尉医师都是健步如飞,只有我一个人像个充满了好奇心的小孩子拖在最后,拿着像机四处按快门。

 吉庆街

健步如飞的他们

那家餐厅的名字我已忘了,只记得进门就见到一件很美丽的旗袍,令人怀旧的氛围,旗袍后面悬挂着一个个的鸟笼,感觉江城人特爱鸟笼,我从火车站去汉正街的路上,就看到一个巨大的鸟笼建筑,出租车司机告诉我那是一个咖啡厅,挺别致的,但搞不清为什么武汉人喜欢鸟笼?

 

                                汉口的鸟笼餐厅和咖啡厅(?)

 火锅

 武汉小吃

那天晚上,我们四个人围着火锅闲话,跟尉医生近距离接触,我发现他特别健谈,而且人比他的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他兴趣爱好多,喜欢写作还喜欢唱歌,一把男高音嘹亮高亢,听说舞步也了得,加上他习中医身上带有的那种中国文化的气息,想象得出,他这样的男人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都一定是魅力十足的。

尉医师和海云

本来想看梦娜姐的妈妈和女儿,最后全因为时间太紧,第二天一早我们就要赶往合肥,当晚吃完晚饭,梦娜姐又领着我去看望她另一位老朋友,那位朋友深居简出,平常在家研究易经,轻易不见人,这次却看在我们远道回国的面子上,与我们两位聚在咖啡馆里喝了杯咖啡,聊了半晚上的天。咖啡馆出来,汉口的市中心依然灯火通明,可是梦娜姐的女儿住在武昌,她老母亲住得更远,我这才知道这武汉大得非常不方便,所谓的武汉三镇相距不近,地铁还没开通,地面上的交通混乱不堪,从一个镇到另一个,一跑就是半天的时间,那时已近半夜,我只好做罢!

步行街

汉口夜景

不过,我总算又来武汉了,虽说只是汉口一镇,但在这个城市的新旧接替中,我看到了很多过去的痕迹,也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新的潮流。 而这一切更因为那天晚上我在武汉街头的一个美发厅里做了一个我很满意的发型而变得永生难忘!

晚饭之前,我和梦娜姐闲逛,经过一家美发厅,我说想进去洗个头吹个头发,梦娜姐跟着我走了进去,洗发吹发总是有一会儿,梦娜姐说乘这会儿的功夫,她回酒店把大个子姐夫接出来。那武汉美发厅的小伙子真棒,三下两下就让我那非洲妹卷发变成了妩媚的汉口女人样。我心满意足去付款,付款台小姐说,付过了。我纳闷我还没付钱呢!站在一边的发型师说你姐付了!我当即就知道梦娜姐把我做头发的钱给付了,虽说没有多少钱,但是,我当时站在那里心里的温暖是无法用笔墨描述的,尤其那小伙子说“你姐付了!”四个字,在那一刻,我真的觉得我有个姐姐,而这个姐姐是如此宠爱我这个小妹!说来也是我从小到大独身子女惯了,总是独往独来的,有时还让人觉得冷漠清高,但是跟梦娜姐一起,我才觉得那种相互被关心关照的姐妹情谊,是如此的珍贵!

汉口之行虽然匆匆,却因为这些友情而变得长存在记忆深处。

 

与大个子姐夫撞衫                                           

 姐俩于汉口火车站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若敏的头像
 #

好亲切!海云,我可在武汉的火炉中,熏烤了20年。不过,南京也很热!

写的特别好!我第一次从大连到武汉的时候,看到武汉特别破旧的房子,惊讶得嘴都合不上。现在,已经好多了。

我这个周末在超市买到湖北莲藕,我做了不少藕夹。孩子们特别爱吃。

 

问候梦娜和海云!

 
海云的头像
 #

南京也热!四大火炉没有不热的。夏天去基本上都是水淋淋的感觉。

 
融融的头像
 #

武汉有个大庙很出名(忘了名字),进去抽签很准(那时我还不是基督徒),武汉朋友告诉我,每次出远门都要进庙拜一拜,能得到保佑。庙外面都是算命的,很热闹。

 
若敏的头像
 #

是不是汉阳的归元寺?

 
融融的头像
 #

我不记得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寺庙。大概是的。话说我的长篇《来自美国的遗书》,就是武汉电视台的一个记者拍摄了纪录片《好死不如赖活》,在中国受到压力,“走私”到美国,获得美国的国家广播电视奖,我为他出了一本书,讲镜头后面的故事。然后,我觉得自己应该作些什么才对得起死去的冤魂。小说就是这样写出来的。是他带我去庙里抽签的。

 
海云的头像
 #

蛮有意思的,你写出来这段经历与小说放一起,一定好看。

 
雨林的头像
 #

是归元寺吗?

 
熊猫的头像
 #

海云的文笔总是那么亲和,平易近人

 
海云的头像
 #

谢谢熊猫。本来就是普通人吗!

很快会麻烦你先生有关网路会议的。 

 
好奇的头像
 #

没去过武汉,这回了解点,下次一定好好玩一次。

 
海云的头像
 #

我这惊鸿一瞥的,太匆匆了。

 
梦娜的头像
 #

海云的文笔既好又快。真是难得的才女!

下次去武汉,一定让你去黄鹤楼。即便是冬天,我也去买冰激淋,用恒温桶装着,(专门去买一个这样的器皿。呵呵)让你在风里吃。再以后,你想起武汉,只怕只有“残酷”和“冷若冰霜”的经历。呵呵呵

武汉还有很多非常有特色的地方和特色小吃,可惜你时间紧,无法去。下次你的假期若稍微长一点,我带你去看看。

你理发的店,是武汉市很有名的连锁店,叫“流行线”。

还有,你看过现代京剧《沙家浜》吗?没看过也没关系。文轩肯定有人看过,比如梅子大姐、春阳、雨林估计也看过了吧?(猜滴),还有圆老当然更是耳朵都听出茧了。呵呵。我罗嗦了这么多,是想说,人家阿庆嫂在土匪司令胡传魁“危难时刻”把他藏在水缸里,逃过一劫,“救”了胡传魁一命,事后在刁得一面前,跟胡司令说:“这点儿小事,您还尽挂在嘴边上......"

你看,我才给轩主出了35元人民币,呵呵呵,还得了一篇表扬美文,想想,太值了,太值了啊。呵呵呵,老姐再次谢谢了。下次去武汉,这头发还是要去吹滴。不,下次去烫头,我带摄像机,把我付钱的镜头摄下来,好让文友们瞧瞧,取名儿:“感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呵呵呵

 你留一个星期在武汉,邀约凡属于和武汉钻上一点儿边的,比如文轩所有的文友,都与武汉钻边,我们一起去,大型旅游团,游遍武汉三镇,吃遍武汉三镇的小吃,占领武汉每一个书店能够站着翻阅书籍的空地,买遍所有商场的水货,参观城乡大小鸟笼。晚上,整个旅行团进军卡拉OK厅......呵呵呵。

 
海云的头像
 #

哈哈哈,老姐,瞧你最后说的,像发梦一样,你还好吧?是不是我表扬过头了?Cool

 
雨林的头像
 #

那么漂亮的发型只要35块?

 
海云的头像
 #

这一路因为我那卷毛,我从南到北,有机会就进美发厅,北京的最贵,武汉的手艺最好,南京的最让我不满意。:)

 
春阳的头像
 #

老姐,算上我一个啊,我还欠你的热干面呢。

海云,半天实在太短了。

那“江城一针”四个字真够难看的, 呵呵。

 
海云的头像
 #

那可是名家的字呢,你外行吧!:)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真温暖,一边读,一边感觉到了友情的力量。

 
海云的头像
 #

汉口的第二天,友情就延伸到了合肥。

 
渺渺的头像
 #

好文!但为什么最后二张照片有点是哈哈镜里出来的感觉呢?脸都变长了?还是我的眼神不对了?

武汉真好,值得一游!谢谢好文!

 
海云的头像
 #

我把照片缩小是手缩的,可能比例不对,一会儿再还原过来。

 
anna的头像
 #

海云确实笔快而健!佩服!我是1996年去的武汉,游三峡之前。那时的三峡白帝城等景点还在水面上,武汉跟今天也不同,但三镇的那个大呀,感觉也很震撼!黄鹤楼、归元寺都去了,还是挺壮观的,包括大桥什么的在内,武汉与南京之间好像没有可比性,完全是另一种风格另一种气息。说不清是什么,反正南京更伤感精致,武汉更热闹宏大。天热也不同,南京更闷,武汉更干。还有就是,湖北的餐馆菜价廉量足,黄石的饭店五个人吃得酒足饭饱才七十五元人民币啊!弄得我都不想回南京了。当然,是1996年的夏天。当时的南京价钱翻一倍也不止。

 
海云的头像
 #

下次,咱俩结伴去再游三峡。我特别喜欢那一代,吃的有味,看的有美。

 
桑妮的头像
 #

海云这次回国经历多多,故事多多,收获多多。

我八十年代中去南方实习,结束后和大学同学一路玩回北京,在武汉停留一天。我记得那天特别热,我们都受不了,结果在东湖水里泡了一天。

 
予微的头像
 #

好羡慕海云有梦娜姐“照”着啊!难怪照片看起来春风满面!

1985年从九寨沟出来,顺长江而下到武汉。记得同学五个在一个饮冰室吃冰激凌(雪糕),那时品种有限,我们围坐,先点五样,一起举勺,吃一口,立即同时把杯子转到右边同学,再吃第二口。。。。。。快速的吃一口,转一圈,哈哈,玩得兴高采烈!

还有是在华中工学院的饭堂买晚饭,我们相约一个饭盒买一样菜,然后大家围坐吃。我负责买东湖的炒莲藕,六分钱一份,我举着饭盒,“买十份”,六毛。把饭堂工人愣了半响!哈哈!

 
anna的头像
 #

盼望与海云结伴同游三峡那一带!真的说好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