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童年轶事(1)天底下最淘的孩子!

(聊一聊我的童年,也是不同的故事和经历。)

据说我到大姨家做养女的时候已经三岁多了,可我一点也不记得怎么去的。当大姨得知可以从她妹妹那儿领养一个女儿时,她是想要老大,我九岁的大姐。因为九岁的孩子在农村可以干很多活了。可是九岁的智力也高多了。据说,大姐一眼就看出了大姨的来意,对她带来的花花绿绿的糖果看都不看一眼,话也不跟她说。于是大姨转向七岁的二姐,谁知二姐从小就厌食。只有那个智力低下又好吃的傻老三,抵挡不住糖衣炮弹的诱惑,几天之内就缴械投降,被大姨不情不愿地滴溜到了杂技之乡---河北吴桥,糊里糊涂地就改了姓。

不能说大姨不爱我。油灯下,她喂我吃鸡蛋炒饭,把面条卷成小卷送到我嘴里,细心地把鱼刺挑出来再喂我的情形,几十年了都历历在目。我离开他们以后,她每年都寄来自己织的花布给我们做冬衣。我儿子几个月时,她千里迢迢赶到武汉帮我看儿子,让我有时间准备考研。我到北京实习和以后参加工作他们怕我生活困难,还时时惦记着给我寄钱。

大姨不想要我也是有原因的。大姨多年没生育,她不会带小孩子, 孩子们的所有举动在她看来都是调皮, 好孩子的标准是坐着一动不动。所以,二十多年后,她对我的评语还是,天底下最淘的孩子。还有就是她白天出工时拿我没办法, 家里没有人照看我。

记得很清楚,每天早上,大姨会仔细地给我洗脸,擦上蛤蜊油,梳一个朝天的小辫,然后拿出一支口红在我眉心点上一个小红点。吃过早饭,他们走了,就把我一个人锁在家里。不记得当时的心情,说不定后悔过,不该贪吃那糖果,因为我在武汉每天都上幼儿园。从大姨二十多年后历数我的罪行,我一个人在那间屋里没干什么好事。似乎屋里的织布机,纺车,都成了我的玩具。在我的印象里,那个屋子又大又黑。离开河北后好多年,那大黑屋还常常出现在我的恶梦中。一直到十几年后回到那里,发现那屋不大,也不那么黑。

当然有压迫就有反抗。在被关押的日子里,小小年纪的我也知道从薄弱环节入手,想办法逃出去玩。慢慢地我把门槛弄松了,白天他们走后不久,我就从门下钻出去,和小伙伴们一起玩。估计他们快收工时就钻回去,把门槛放好,装出一付好孩子模样。这秘密通道让我度过了很多美好时光。直到有一天,大姨在村里吹牛说我有多乖, 一个人老老实实在家呆着。一个多嘴的女人说看见我在外面玩。从此门槛被牢牢封住,我又只能听别的孩子们在外面玩了。后来我也试过从后门的矮墙翻出去玩过几次,但终因后果太严重而放弃了。

 严重的后果来自我大姨的坏脾气。我的大姨因为被遣送到北方农村(姨父是国民党伪军官),又得干那些她从没干过的农活而天天怒火满腔。每天回家面对我制造的混乱无疑是火上浇油。又因为队里放女人先回家做饭,所以多数时候她一进门第一件事是到处看,第二件事就是打人-我,而且是什么东西顺手就用什么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会跑了。在家养精蓄锐了大半天,我跑起来大姨根本撵不上。当然我也不是无目的地跑,我只要躲过姨父不在的那段时间就够了。姨父一回来就可以跟她打了。我就可以站在门口一边哭一边看,同时还希望是姨父赢。 

那一年秋天,姨父在一个小窝棚看守什么东西,眼看天快黑了,还不回来。大姨一边做饭一边数落我,眼看刑具就要落下,我拔腿就跑。我一口气跑到姨父的窝棚就不愿意回去了。我和姨父远远地看着大姨提着灯到处喊,觉得很好玩。姨父没人换不敢走,我又坚决不回去。别看我怕大姨怕得要死,在姨父面前我可是说一不二。于是姨父留我在窝棚里睡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姨父不在窝棚里。看见挂在棚子上的镰刀,马上觉得机会来了,拿着镰刀就到外面去割草。谁知草没割着,第一下就砍到了右脚上。血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我吓坏了,胡乱抓起一把土就捂在上面。剩下的都不记得了。只记得那一年冬天,我都是在炕上度过的。由于那时连赤脚的医生都没有,那只脚烂了整整一个冬天,断了我所有的逃跑梦想,天天只能从窗户里听别人玩,那时候是没有玻璃窗的。唉,早知道这结果,还不如让她打一顿算了。

大食堂解散后,各家的炒菜锅都回家了,吃的菜却是队里统一种,统一分的。有一天中午,大姨回家后准备做饭,叫我去领韭菜。我急忙跑到队里的大院,一看,还剩两堆,抓起离大门近的一堆,高高兴兴地抱回去等表扬。这时姨父也回来了,大姨正拿着刀在切菜,看了看韭菜就开始抱怨太黄了,姨父于是打抱不平,说我才五岁,根本不知道韭菜是绿的好,还是黄的好。就这样他俩吵了起来,可能是吵得大姨来了气,她一个箭步冲到我面前,菜刀一扬就往我头上砍,谢天谢地,到关键时刻她把刀一翻,一刀背就砍到我头上。姨父一把推开大姨和她扭打在一起,剩下血流满面的我在门边哭。

要说劳动人民的孩子就是皮实,当天下午,我头顶一个破格子手绢就和树叶们一起去拾麦穗去了( 那时候拾麦穗可以算工分了)。那一刀在我头顶上留下了半寸长的刀疤,也为以后大姨永远地失去我打下了牢固的基础。

分类: 

评论

若敏的头像
 #

哈哈,春阳还有这样的经历,被糖衣炮弹击中!

不过,春阳姐是特别好,特别勤快的人,在她家里,我和她说话的时候,她一直在忙,抹桌子,抹椅子,闲不住的人!

 
春阳的头像
 #

是,太馋了,所以容易被俘获。

 
仲夏百合的头像
 #

春阳小时候有这么多的经历啊。太好玩了。

若敏还到春阳家做客了? 羡慕一下。 

 
春阳的头像
 #

呵呵,对呀。说来玩玩吧, 大家慢慢看。

 
予微的头像
 #

常挨打的春阳姐出落得这么春光明媚的!看来现在一些童年阴影的理论,实在不经推敲。

 
春阳的头像
 #

我原来也觉得那些理论不对,不过,去年得了忧郁症,才想起来,可能还是有影响。

 
海云的头像
 #

你跟我说到忧郁症时,我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不大好说,看你说了,知道你会明白我才敢说。很多时候,我们到中年积存下来的问题,很多都是童年的伤害带来的。 

我不久前还跟一位作家说我们这些写文章的女人,感情细腻,很容易陷进忧郁症的陷阱,我们都要注意当心自己的身心健康。

 
雨林的头像
 #

所以文轩这个地方好。有阳春白雪也有人间烟火。每天来这里浏览一番,应该不会掉进抑郁症的陷阱。所以我先生也支持我。

 
予微的头像
 #

啊?我来文轩之前,也处在困境中,自闭,以泪洗面。来了文轩跟着你们笑哈哈的,别人说我快乐,我说我是“精神正在分裂中”。

 
好奇的头像
 #

哇。。。无语;想接着听大姨失去你的故事。

 
春阳的头像
 #

也很传奇的。呵呵。

 
阿朵的头像
 #

这童年,真的有点可怕,看的我心惊肉跳。。。

这么平和的说出这么悲痛的故事,看来春阳早已走出来了。不过,现在还作恶梦,说明这事对你影响有多大。

 
春阳的头像
 #

后来我妈给我洗头,问我头顶上的疤怎么来的,我说了,我妈都不信。我说那你说是怎么来的?她想了想,自己哭了。

 
梅子的头像
 #

春阳,你的大姨应该也是爱你的。一是脾气不好,主要是遭遇不测后心态不好。

每个人都有“经历”,等着下文。

 
春阳的头像
 #

对,我长大了以后才慢慢地同情她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真是坑爹啊。

 
春阳的头像
 #

木桐,呵呵。

新头像很神气啊。

 
渺渺的头像
 #

这大姨也够可怜的,自己心里不顺,很多时候拿孩子撒气,正好赶上了一个又聪明又淘气的孩子,大姨哪是那孩子的对手哦(虽然体力上胜过小孩子),这篇故事看着让人又心酸又好玩!都是那个时代惹得祸哦!

 
春阳的头像
 #

是,我也觉得她很可怜。她从来没干过农活的,可能生活也不习惯。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大姨可能因为缺乏母爱,而养成了一种虐待孩子的心理。

 
春阳的头像
 #

她一定是心烦的很。

 
若敏的头像
 #

好可怜的春阳。慰问一下。

 
熊猫的头像
 #

啊,春阳,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苦大仇深的童年!我一直以为你是娇生惯养的地主小姐呢

 
春阳的头像
 #

算不上苦大仇深,我那时候没挨饿。

 
追梦的头像
 #

春阳这么苦大仇深啊,你这个大姨有点心理变态。对孩子这么狠,她自己肯定也后悔。

 
春阳的头像
 #

也许吧,但是那时候确实是没玩具。 把我关在屋里,我总得干点什么吧?我记得我还织布了呢,好像是把梭子搞坏了,当然是要挨打的,呵呵。

 
海云的头像
 #

就是这篇文章,让我记住了春阳。

 
春阳的头像
 #

哦,是吗?一直想写出来就放下了,果然是这样。

 
雨林的头像
 #

春阳腿上的那个伤口让我万分伤心。 感谢强大的机体免疫系统!那次你一直没有用抗菌素?

 
春阳的头像
 #

那时候农村的人谁知道抗菌素啊,脚上一个大刀疤,这事得怪我自己,的确是顽劣无比,呵呵。

 
桑妮的头像
 #

重读这篇这篇还是很感慨,我小时候没怎么挨过打,对那些挨打的小孩很是同情,对那些打人的父母也很不理解。春阳现在这么阳光地讲这段故事,还在念大姨的好,可见春阳的胸怀。

 
春阳的头像
 #

我想她心里还是爱我的,只是每天看着心烦而已。家里多个会害人的孩子,回家自然是难得高兴了。

 
百草园的头像
 #

俺跟桑妮一个感觉,重读还是觉得,虽然春阳写的俏皮,可那么小就离开父母,还得挨打,日子并不好过。我自己也是寄养长大的,不过不是过继,姑姑也从来不打我,也还是觉得在别人家长大不是一件让孩子感觉到父母之爱的生活。

 
春阳的头像
 #

你说得对。应该是不好过的,一下子从南方到北方,语言都不同的。后来我在我大姑家也很少挨打。

 
渺渺的头像
 #

如果是在美国,这大姨一定要被政府送到牢里去了,虐待儿童哦!

 

 
呢喃的头像
 #

苦过来的孩子更知道感恩,这举刀砍人太伤人心了。

 
春阳的头像
 #

就是在中国现在一定还是每天发生。父母不把孩子当成一个独立的单元, 而是自己的附属物,觉得怎么处理都是自己的事,别人管不着。

 
西伶的头像
 #

春阳姐虽然淘,但绝对是个聪明和善良的孩子呀!! 所以善良的孩子,最后总是有好报的。

 
春阳的头像
 #

要是那时候有早期教育,说不定我还能成才呢,呵呵。

 
鐡手的头像
 #

春阳的大姨人是好人,你长大后还想着你,帮助你,可这脾气也的确是太爆了,5岁的小孩子哪里受得了啊,真用刀砍,即使是刀背也是要人命的。

 
春阳的头像
 #

肯定是气急了,也许更多的是打给我姨父看的。

 
娟子的头像
 #

孩子,别哭!相信大姨“坏脾气”的背后一定有太多五岁的你无法理解的缘由。这个世界是个充满爱的地方,只是可怜的小春阳,那时那刻不幸地碰上爱出了小差。请一定要相信世上是有温暖的,只要你的心里还有对温暖的期待和向往。

——献给五岁的小春阳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