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的江南 四 ...丁蜀镇淘壶

   在紫砂博物馆里过足了眼瘾,牢记铁手的告诫:慢慢看不急着买,结果我们就总想着下面会更好,一个都没买就走出了博物馆。在博物馆里正好碰到里面的工作人员在吃工作餐,我们看着觉得肚子里也在唱空城计,于是,从那里出来,我们找了一家还算干净的餐馆,点了几个清爽的蔬菜,铁手不吃荤,说起来源于他的西藏之旅,在那里看到藏民杀羊宰牛,那个血腥的记忆使得他从此以后远离动物的肉类,说着他还让我们看到他手腕上在西藏化缘得到的一串佛珠……那一顿清淡的午餐,让我们看到面前这个男人内里的悲悯之心。

博物馆的工作餐

   午饭后,铁手说带我们去博物馆附近的一条街看看,我们就一家一家地闲逛了起来。几乎每一家都能学到点紫砂壶的常识。

   宜兴紫砂始于宋代,但真正兴起是在明朝,据传最早是僧人发明的,明代有位家僮名供春,聪明过人,向僧人学习制造紫砂壶并改良了制作方法,烧制出新颖、雅致、质地薄又硬的供春壶,这是一种比较流行的紫砂壶起源的传说。明代,从仿供春壶开始,制造大壶,到文人士大夫追寻雅致的品味把壶又慢慢造小了,从大到小的变化过程中,融进了文人雅士们的文化品味。到了清朝,紫砂艺术达到了鼎盛时期,紫砂壶成了贡品,皇帝老儿也常是一壶在手,雍正乾隆都是紫砂壶的爱好者。这个时期的紫砂艺术融汇了中国的诗书画,使得紫砂壶的文化内涵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我们一行三人走进博物馆附近的那条街,那条街上一个一个的店铺都是紫砂品店家,走进去几家,浓烟(香烟)滚滚,我们逃了出来,最后选了一家不大的紫砂作坊,有位中年男人坐在那里喝茶,里面的烟味不浓,我们可以安心四处查看,我看见展示的橱柜里有一张照片,紫砂壶的制造者与中国作家协会的副主席合影,还有几位作家的亲笔签名的照片,一问原来坐在店铺里的男人的妻子便是与作家们相识的紫砂名家,艺术家与文人一搭边,身价倍增。

(摄影:铁手,最前面的壶就是安娜一眼看中的壶)

   安娜看中一个浑身泛着柔和光亮的小紫砂壶,问什么价,那艺术家的丈夫一开口“十万”,呵呵呵,我都准备转身走了,我们的安娜就是这点可爱,虽说是天价,她依旧气定神闲地坐在那里,不断把玩观赏,还蘑菇:“老板,你给我一个好价钱吧!我就喜欢这个壶!”那老板说了那个壶是他太太制作的,非卖品,十万块还不卖呢!安娜就是不放弃,最后那老板见她诚心可嘉,送了她两块擦壶布,我也沾光免费得一擦壶布,我们几个一个壶还没买,就得了几块擦壶布!

   经由此役,十万块的壶人家都不卖,我们开始对这紫砂壶的价格彻底失去了判断的能力,安娜本来并没有买壶的打算,不过是陪我来看看,没想到一把十万块人家还不愿割爱的壶提起了她强烈的兴趣,她开始蠢蠢欲动、跃跃欲试

闲闲的一个小作坊都有这浓郁的艺术气息

紫砂壶耐热,可放火上烧呢

   眼看着我们俩个女子看花了眼,铁手建议我们先到他上次来宜兴的那家小作坊去一下,因为他帮那对作坊的老板夫妻拍的照片想送给他们,这样我们就来到了翟老板的紫砂作坊。先在隔壁看了看几个年轻的姑娘正在做紫砂壶,那些我们俗人嘴里的烂泥到了她们的手上就成了魔术工具,转眼一个壶身就出来了,看得我真想亲自动手试试。

制壶的姑娘

制壶的泥土

好年轻的女孩子

   全世界哪里都有泥巴,可并不是哪里的泥土都能做成这紫砂壶。紫砂是宜兴特有的陶土,应该说地球上有陶土的地方很多,但只有宜兴才有制造紫砂壶的这种特殊的陶土。为什么叫紫砂呢?因为紫砂陶土制成的紫砂器,无论是黄、红、棕、黑、绿的本色,制品的表面都会隐隐约约地含着那种若有似无的紫光,紫砂之所以称为“砂”,是因为紫砂的制品,有特殊的粒子感。即使土质练得很细,在细腻的外表下,仍然看得见漂亮立体的粒子感。

   走进翟老板的作坊,铁手把照片送给老板夫妇,铁手的摄影也是神奇,一个丁蜀镇小作坊的紫砂壶制者在他的镜头下俨然就是一个艺术家!

翟老板夫妇(海云摄影)

铁手镜头下的翟艺术家

   安娜几乎立刻决定要在翟老板那里揭开她平生紫砂壶收藏的第一章!翟老板夫妇拿到铁手免费赠送的大照片,眉开眼笑,对我们不仅待以好茶招待,更是倾其所有,把他那个作坊里各式的壶儿摆满桌。安娜这回又看中人家老板自己喝茶用的壶,也是从那时开始,我们明白养好的壶,主人通常是不舍得卖,翟老板的那个祥云小壶,是小红泥做的,价码八千人民币,比起前面的那个十万块,我们已觉得价钱到了现实的价段了,但是,依旧是人家的心爱品,不卖!不过,会做生意的翟老板对安娜说你若喜欢,我帮你做一个一模一样的,三个月后你来取,只收你一千块!从八千块到一千块,安娜肯定觉得像不要钱一样,马上拍板订了一个壶!翟老板一笔生意做完也挺高兴的,说要送我们每人一个壶,铁手赶紧摇头摆手说他不需要,我也不好意思白拿人家东西,婉言谢绝。

   安娜意犹未尽,看见翟老板介绍一个龙蛋壶,说起她家“财政部长”正好过大寿,这个龙蛋壶祝寿正合适,“财政部长”也是我的老同学,我说那我买吧,送给老同学过生日挺像样,她硬拦住我不让,说这龙蛋得她送,等会儿我一定要送,回到博物馆那儿有个寿桃紫砂杯送一下就可以了!呵呵呵,结果这龙蛋壶也让她买了下来。至此安娜钱包掏出来一看钱全用光,不够付帐了!哈哈哈,幸亏我有备而来,带足了银子。

翟老板茶水招待

翟老板作坊的成品,前排左边的就是安娜买的龙蛋壶

   这样一弄我也不好意思了,干脆也在翟老板这儿挑个壶吧!翟老板一边忙着包装安娜挑好的三个壶,一边给我上了一堂紫砂鉴赏课。

待续

我的江南 五...性情之旅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若敏的头像
 #

太棒了,下次我希望能跟铁手和海云到翟老板那里看看!

这就是要找到懂行的人才行!海云好幸运,有铁手引路。

 
海云的头像
 #

好啊,下次我们组团,大家一起去淘壶。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里的水深了,呵呵!

 
海云的头像
 #

什么意思?木桐你“黑话”一串一串的,昨天你那“吊丝”我还没明白呢,今天这“水深”又怎讲?Innocent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水深也能归到黑话里啊,这紫砂壶当然是好,但是否真的就上升到艺术品的高度就不是店家说了算的,即使是名家名壶,那价钱也绝不是壶本身决定的,玩壶与用壶是完全不同的概念,比方说,大师级的书画一般很少流通,即使流通也是天价,可人间普遍存在的是否就没有价值呢?当然也是有的,只是不值钱而已,但能说价钱贵的就是大师级作品吗?同一个人的东西不同的时期还价钱不同呢,而且这里有很多炒作者的炒作成分的。那么,这壶呢?也就是工艺品,紫砂虽然特殊可又如何比得了贵重的金属?制出来的壶固然可爱,可又如何价值离奇?实在喜欢,买一把喝喝茶就可以了,其余的能免就免了吧,我有一位同学在宜兴学校教学生做壶的。你看安娜看中的祥云,人家主动从八千降到一千,这说明什么?说句冒昧的话,二百元就该够了。我这是一己之见,希望不影响大家喜欢紫砂壶,的确是好东西,只是没那么神奇而已。

 
海云的头像
 #

明白这水深的意思了,下一章我也会写有关鉴赏的几点。那个吊丝是什么意思呢?那个祥云的原壶已被主人养了很久了,所以对于主人来说就是宝贝了,我以为。后来的价格比较接近商业价。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吊丝,你见过有一种蜘蛛从某个上方单凭一根细丝直垂下来吗?比喻没有背景没有特别之处的基本一无所有的人,单身一个在茫茫人海求生存的人。这是近两年国内很流行的词。

 
海云的头像
 #

啊,那我也算是吊丝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或者说你曾经也是,呵呵!

 
梅子的头像
 #

“真假”就是个问题,是说那原料也有假冒的。那一年我们去宜兴旅游,导游介绍了半天,吓得我们无所适从,最终也没有几个人敢买。海云遇到了铁手,幸运。

 
海云的头像
 #

我也有听说,渺渺就告诫我要小心,还帮我找了个当地人,可后来当地人知道我们在另一家丁蜀镇的店铺,说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好多说话。呵呵,我们反正玩得挺高兴的,买得也开心。加上铁手来过一次,我们就多放一份心。

 
anna的头像
 #

其实我也是一时兴起,为宜兴之行留个纪念,谈不上收藏意义上的收藏。那不是普罗大众玩得起的,也无意以此升值牟利。开心就好,就是划算的买卖。

 
鐡手的头像
 #

海云的宜兴之行说的妙趣横生,引人入胜……

 

非常惭愧的说,我对紫砂茶壶了解甚少,它的历史由来,各种紫砂材质,制作艺术风格、特点等等我还没有海云知道的多,我就是拍照片时偶然路过那里,知道丁蜀镇是紫砂茶壶的发源地,那里几乎人人会制壶,家家开作坊,我去那里的目的就是想拍制壶人照片。海云列举的那张翟老板的照片,我并不满意,人物太靠右了,如果这张照片中人物向左出来些,构图就完美了。为此,我第二次又去丁蜀镇,再找到翟老板,可是怎么拍都拍不出原先那张照片的神态,特别是眼神,摄影就是这样,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没有补救的机会。两次去拍翟老板,尽管不满意,我答应送几张他夫妻两人工作的大照片给他们,以感谢他们对我的支持和帮助。正好海云回南京,我就提议一起去丁蜀镇看看,这才有了我们三人的丁蜀镇之行……

 

海云不愧是作家,对各种知识的渴望,对生活的了解远比我主动的多,从海云的这两篇宜兴之行的文章中,我都觉得受益非浅。谢谢海云的详细介绍!

 
海云的头像
 #

铁手,是我该谢你,宜兴之行非常开心,值得永远回味。

我的写作过程也是自我学习过程,但如果没有前面我们一起的经历,我就不会有后来的自我学习的兴趣。所以还是多谢你,我相信安娜肯定与我同心。

 
鐡手的头像
 #

海云能写就是故事多,宜兴之行写了两篇了,还在待续,每一篇我都看的津津有味,继续期待海云的“待续”……    ^_^

 
予微的头像
 #

看着合眼缘了就好。

中国这些年的炒作却真是太过了。

 
海云的头像
 #

我就是这样收集我的紫砂的,只有有缘才会请入门。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好好听海云的课。

 
海云的头像
 #

呵呵,我也是边学边卖。:)

 
anna的头像
 #

确实与海云同心,真诚感谢铁手大哥!

 
紫砂友櫞的头像
 #

看了您的丁山游记,照片画面很亲切——因为我也从丁山回来不久,印象如在昨日!有人说紫砂水深,确实如此哦——不知道“多看少动手为上”的提醒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一切都是为了保护脆弱的真相!)

 
海云的头像
 #

你的提醒很好,不过,我偶尔回国,去了实地,买两个作纪念也合情合理。我记得我父亲常说的一句话:做生意人总是要赚钱的。否则你让他们喝西北风啊?自己负担得起,让别人也因此得一点儿利,我觉得没什么不好,何况还是以艺术和玩赏为前提,开心玩,也买个开心。

欢迎你来文轩!

 
紫砂友櫞的头像
 #

心态决定幸福感——赞同您的观点!我个人的出发点是去伪存真,便于更加体会紫砂之朴实以及养壶变化之乐。现在的世况,大家都清楚。所以能买到心仪的砂壶,是缘分,倒不是因为价格云云!(讨论到此截止)。满足是因为喜欢,有时候看到有生命力的作品或藏品,看一眼就知足了,虽然是别人的爱藏,分享快乐的同时,内心没有丝毫占有的欲念,觉得它们存在就是美!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