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国际汇款

                        

                                                                                             国际汇款

 

 

我说了,你可别笑话,说真的,别看咱往人群一站你就是国际刑警也很难发现咱的身影,但咱内心也是有理想的,这么跟你说吧,看外形就是当下流行的吊丝,但内心你看不见,看见了你就知道这就是一文艺中年的负立方。什么?你说我这么一个人怎么就和国际汇款联系上了?奥,这事说起来还真是滑稽的,你真的有兴趣听?那,那我可真说了!

事情是这样的,虽然我是一名课长,可说实话,就比那导购员多拿这么几百块钱,什么?究竟多少?真的不好意思讲,其实一个月的收入也就能买一辆电动车,如果是买猪肉大概一百五十斤左右,换成牛肉?那也就是六十多斤罢了!羊肉?还指望吃羊肉啊?那只能买四十斤了!还是吃鱼好了,便宜的鱼两块钱一斤,可以买上一千斤!呵呵,这么说还算好啦,我是一家著名大超市家纺课课长,工资之外嘛也还有点别的零星的收入,但绝对比坐公车的人干净多了!你别嫌弃我,我真的很干净的,顶多也就脚面上还落点尘土,谁更干净?我看也就这样了。好了,好了,不饶舌了,我就直奔主题吧。

事情呢是这样的,在上完乱糟糟的班之后我已经很累了,但回到家里还是感到有些幸福的,孩子在做作业,老婆在郊区一家小厂上班还没回来,我忙着煮点晚饭,煮好就喊孩子来吃,我一边吃一边检查一下孩子的作业,你别说,我这二两醋也就帮孩子稍微顺顺,哪儿不规范了哪儿不工整了之类的。说真的,孩子能念到什么程度我还真没什么目标,我也不敢有啊,我自己也就这个样子,能指望孩子能怎样?不是说嘛,基因决定一大半未来嘛!我就是一穷人基因,你让我怎么办?没什么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干。一切都差不多了,孩子他妈也回来了,小脸冻的有些浮肿了,可又能怎么样呢?穷人就得有穷人样,什么叫穷人样?我说,这你也不懂,你们这些人啊,富日子过掼了,连穷人不怕苦和累也不懂了,真是一个世上几重天啊!国际汇款?别急,我这就说到了!

具体情况是这样的,家里的事老婆一回来我就放下了,我抱着我那台旧货市场淘来的不知几手的电脑就进入我自己的世界了,我写我的生活我写我的理想,在这个虚幻的世界里我就是诗人我也是傲视群雄的大作家,但实话告诉你,我根本不是什么作家,我就是一名小课长,但还告诉你,很多真的作家我还不当他一回事儿!你不要认为我很狂,你想想,他们那些个写的那些东西能说明什么?他们了解我们老百姓吗?他们说的是我们的生活吗?也就骗骗你们这样的没吃过苦的读书人了,这些人活着的时候被捧上天,死了,一切都走了,那些书也跟着他的尸体走了,还留下许多笑话。当然,我不是说我这个会如何,但起码,我是真实的,我也是真诚的,技巧嘛谈不上多少,但有真话就不简单,你没听说吗?那个说皇帝没穿衣服的才是真实的,其他的人知道也不说,能起什么作用?

别急,我这就说到汇款的事了,你得允许我喝了这酒再说,你这酒真好!好,我接着说,我虽不是现实里的作家,可这回有机会真当作家了,你猜怎么着?哈哈,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我在网上进了一群美籍华人搞了一个网站,他们现在有钱又有闲了,想起要做点什么了,就搞了这么一个网站,汇集一批人写写文章搞些活动什么的,我在那里混了快一年了,他们都觉得我写的还行,让我汇十五美元的会费就可以成为这个网站的作家,我很激动啊,他们还说了,如果是人民币就是一百元,一百元就一百元吧!你知道的,我一个月的收入也可以买一千斤鱼呢!这一百元也就五十斤是不?我豁出去了,虽说我从没在自己身上花过多少钱,但这一百元我是铁定要花的,我要从我额外的那里攒出来,不然孩子他妈会发现不对头以为我找了三陪,哎,她,哪里知道,现在三陪都他妈涨价了,就我这身板我这收入,找什么三陪啊?我这人很正派的,我从不看别的女人的,有什么好的啊?你说是不?你别笑啊,说真的,这世界就是动物天下,有什么稀罕啊?!对啊,我这去汇去了啊,你真聪明,这么一说你就懂了!

我去县城邮局了,可是小伙子一听我往美国汇款,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红着脸叫我往市区总局汇,说这办不了外汇!天,这还是我趁店长外出溜出来的,上市区?还得另外找半天时间才行!你知道的,我这人,还是有些聪明的,我利用个机会就上市区了,到市总局一问,人家说到新时代广场吧,那里可以办理!得嘞,我乘公交来到广场,找到地方一问,说是可以,但必须用美元,手续费也得是美元,最低是十五美元!在这里兑换最低额是一百美元。我的天啊,我身上一共三百块人民币,这可怎么办啊?那个女营业员看我很困窘,就帮着出主意,说出门向南有中国银行,那可以兑换小额的。这就好办,你知道的,我在中学是得过长跑第四名的,小腿是算快的了,我如风一样直奔银行,我得抓紧的,我中午还要赶回家给孩子做饭的,那是头等大事哦!

细节就不多说了,只是事情还算顺利,虽然要了我的身份证复印件才兑给我两张十元两张五元面额的美钞,但那柜台后面的小姐还算给了我微笑,她还真算好看。等我腿不停步再奔回广场分局的时候,那几个看上去就是小妇女的办事员正严阵以待,因为她们也是第一次办理向外国汇款,业务都不熟,刚刚被培训过业务流程,把自己的记在小本子上的笔记都拿出来了,准备现场对书办事儿。我的天,我这都赶上了,我成了本地区第一个向国外汇款的人了!好了,让我填单子了,填好塞进去一看,说不合格,具体的城市具体的街道什么都没有!我纳闷了,那不是网站上公布的吗?那个地址不行啊?这可怎么办啊?现在怎么去问?平时都是网上交流的,现在临时怎么联系呢?!真是急死人了!我急中生智问可以借用办公电脑吗?说这个电脑不联网的,只是内部系统。怎么办?怎么办?我急得团团乱转,要么下次再来?我可没这个时间折腾这个了!想当个作家真不容易!情急之下我忽然眼前一亮,我可以上街找网吧呀!哎呀,我真是太聪明了!我连蹦带跳就出了邮局,在大街上东张西望,终于看到一家网吧,急忙进去办理上机,不瞒你说,这是我第一次踏进网吧,为了圆我心中的梦真是付出了所有!我上了网,找到网站的首页,我在对话框里看到管理员阿朵在线,心里真高兴,就连忙发信息,可就是不见回复!我心里想,实在不行就算了,就下次再想办法吧!就在我很失望的时候,阿朵回复了!真是老天有眼啊,这时雨薇也过来问好,我两个窗口来回答言,可我真的不敢耽搁太多,邮局会下班的,我也要赶回县城啊!阿朵发来一串英文地址,这美国也真是的,你怎么不流行用中文啊?你不是大杂烩文化吗?算了,我不计较这个了,我得去邮局找那几个小妇女了!

小妇女拿过一看,很不明白这是个啥,问我,我也不明白这是什么地方。好在小妇女也是很上进的,拿出手机上网查是什么城市什么街道,好在电脑上分别填上,三四个人围着终于填好了,让我交钱,我把那美钞塞过窗口,那位拿过一台脏兮兮的验钞机,一张一张地验,可有一张十美元怎么也过不去,一塞就退了回来一塞就退了回来!把那张美钞左捋右刮还是不行,就让我再回银行给换一下!我的汗一下子就出来了!这叫什么事儿?!可有什么办法?谁叫咱想当这什么作家呢?你说你就写写文章多好,当什么乱七八糟的作家?说你是作家就身上长肉啊?可事已至此,只有向前了,这都是自找的!又是一通急急忙忙的奔跑,拿回一张二十元面值的以及刚才那两张五元的,这回总算过去了,我的心脏老半天不能回复正常,乖乖隆地咚,要不是我这身板接近长跑运动员今儿还真玩不灵,不,光有这身板还不行,还得有相当于作家的头脑才行,否则也还是不行!得了,我还得再喝一杯酒。

好,接着再说,事情办完了,我赶紧乘车回家,真好,我赶孩子放学前回到家门口,我真是全身放松,哈哈,生活真好,我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我如果会唱一定要唱上几句,可是不行,得赶紧的做饭!闲话少说,又到了晚上自由时间,我上网忍不住与雨薇聊今天的这事,与人分享我的快乐是我的爱好,也给网站创办人发了邮件,虽然我知道她那里飓风来临可能一切都很糟糕,但我还是希望她那里一切都好,希望善良的人都能不受天灾。大概隔了不少天,我一直不见有什么信息说款已经收到,实在忍不住就再发邮件问,弄来弄去她到小镇邮局也无法弄清什么情况,最后她也泄气了,说是不是给个中国的地址啊?我说行啊,可没等到这个地址她就回国讲学了。我也很着急,就冒昧给网站秘书长发邮件,索要中国汇款地址,后来的情况你大概了解了,我按秘书长给的地址重新用人民币汇了款,我还特意告诉雨薇,说国内汇款真方便,手续费才收两块钱,呵呵!这下我可放松了,这作家的头衔是挂的稳当当的!

你真想不到,后来的事令人跌破眼镜!我跟你讲,你可不能笑话我,更不要跟别的人讲!后来,后来秘书长来邮件问我款汇了吗?我那个晕啊,这款都汇了一个月了,需要怎么长的时间吗?肯定又出什么岔子了!你说,这世界末日都熬过来了,我这国际汇款都改国内的了,怎么还不顺过去啊?我赶紧的找当初汇款的收据,好不容易翻到了,如果不是天冷人懒,早就随垃圾一块给扔了!真是那样我还就说不清了,钱是小事,牵涉到人品我可受不了的,我就靠纯洁的人品了,不然活着就失去了价值了,这可受不了,你知道的,我一个月的收入可以买一千斤鱼呢!

好了,后来终于搞清楚了,她们没看到汇款的附言,想当然把我与另外一人弄混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往人群一站,你就是个国际刑警你也别想找到我,可想想,一个中国吊丝想成为作家真是太难了,光你想交点费你都很难,我跟你说,真是太难了,邮局的小妇女都说了,你还往美国汇款啊?!敢情她们都是收到美国的汇款而不是向美国汇款,可她们真的不知道如今人民币坚挺美钞疲软吗?赶明儿土生土长的美国人来咱这申请成为作家,咱一定不让他受这么多波折,咱让美籍华人设立个分会就把事给办了,你看中不?喂,喂,你说你这人怎么就睡着了?!喂,喂,醒醒!……

 

 

 

                                                                                   0一三年一月四日十一点二十

 

 

(如有雷同,请勿对照)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阿朵的头像
 #

哈哈哈哈哈,太太好看了,笑的我眼泪都出来了,白云,真有你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哈哈,笑话笑话,就要笑才好啊!

 
阿朵的头像
 #

不明白的发问:

“课长”是什么意思?“吊丝”又是啥东东?

 
仲夏百合的头像
 #

哈哈, 看了这小说,明白了木桐《崎岖之路-笑答梦话》那首诗了。

同问, “课长”是啥干部?都带“长”了,官儿不小吧。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好,你与阿朵的问题重复,我在这一起回答,“课”相当于“科”“组',那么课长的意思就明白了吧。吊丝,就既口袋无钱相貌平凡还无任何背景的人,很像那靠一根细丝垂下来的蜘蛛,这类人就称吊丝。这都是新词汇,但看“课”其实是外来词,记得曾经有部片子叫《特高课在行动》应该有人又印象,如今个大超市都喜欢用这个词,大概显得洋气些,其实还是个小组长。

 
梅子的头像
 #

原本以为搞清楚的我又糊涂了。那国际汇款哪里去了?不是汇出去了吗?丢了吗?还是没有发出去?

木桐,有意思!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汇出去了,没收到,呵呵,又改国内汇了,原来的那笔退了,我嫌麻烦,退款一节没写,呵呵!
 
梅子的头像
 #

看得细,叫得真,这就是我。呵呵。

你的毛笔字好极了。

在文轩结识你,庆幸!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有你把关我很踏实,你们那个年代过来的人真叫人敬佩!
 
海云的头像
 #

我也想问,知道你拿到退款就好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一直关注!

 
予微的头像
 #

木桐写得好好笑啊,可当时的长跑,跑来跑去,我看着都脚抽筋了。

我还真要对号入座,我一看,这十美元,可以买好多个橙子吃了,我们这里,一美元可以买十个橙子呢!我就舍不得当作家了,还是坐家里吃橙子好。可惜木桐住太远了,否则我推“铅球”似的,给你扔几个甜橙去解冬燥。邮局就不要麻烦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那美国的橙子可真便宜,国内大概八九块钱一斤,一美元顶多买个一斤,一斤橙子能有几个?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们这好多橙子不要钱,朋友家有数棵橙子树,每年结果吃不了,哭着喊着让大家去摘,我家后院的柠檬也吃不了,计划捐给教会。木桐我给你留着橙子啊,我家后院的小树明年就结果了,我种了六棵橙子,一棵葡萄柚,五棵李子,一棵苹果,两棵金桔,还定了两棵芒果,再计划种几棵海棠,两棵香蕉,另外还有枣,枇杷,石榴,西番莲,葡萄和兰莓,够吃的吧?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真是品种繁多,你这美国业余果农真是能干!

 
予微的头像
 #

林姐偏心啊,只给那遥远的木桐留着一堆新鲜水果。。。。。。只让我在墙外馋,巴望着她种红杏!

 
鐡手的头像
 #

木桐的故事一波三折,百转千徊,最后还是被我看懂了。祝福作家木桐,好事多磨,越磨越好!要不然哪来这么有趣的故事听呢?

 

向木桐汇报,我一直坐后排瞪大眼睛听呢,不象前排那些人听着听着都打呼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对对,呵呵,不带打呼睡觉的!祝好!

 
雨林的头像
 #

木桐辛苦了。也谢谢你太太理解。

现在有一弘在国内牵头,以后就更方便了。 

我在国内的亲戚好像用过“西联”公司汇款到美国。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予微说加州西联很多的,但也会出些问题。

 
予微的头像
 #

至少我们洛杉矶这几个区,到处都见西联汇款!你的汇款给你退回来了,可手续费没有给你退吧?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这个你也懂啊!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木桐白云写得活灵活现,让人捧腹!

原来你生活在国内?我还一直以为你是“美国佬”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呵呵,咱拿的是中国绿卡!

 
呢喃的头像
 #

太理解你的遭遇了,世界都接轨了吗?在国内办点儿事怎么还那么难!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弥补,真是不经历不知道,关在书斋还真不中!

 
西山的头像
 #

啊呀,木桐经历了这么多的麻烦!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是不少,想想自己也有责任,事前没有把事给弄的更清楚些。

 
灰雁的头像
 #

木桐的写作风格有变化。。。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被你逮个正着,后面会怎样还不清楚,你的风格也有变化。

 
若敏的头像
 #

谢谢木桐让我从诗的迷宫里走出来!

非常喜欢你的文章和书法!是金子一定会闪光!

祝贺你获得征字一等奖!太棒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我也要谢谢你,没你的提醒可能还没这篇东西呢,呵呵!

 
春阳的头像
 #

木桐辛苦了,没想到这么多周折,被你写来做笑料了,还好那美元给退了,不然。。。我找她们去!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不然哪有这么多笑话?就当买了戏票请大伙都看戏了!呵呵!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木桐兄这篇太好了,尤其那句 “世界末日都熬过来了” 笑得我岔气儿了! 非常喜欢这样的文风!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哈哈,谢谢你,我看昨天就有喊你叫做木桐老师呢!

 
杏子花开的头像
 #

写得真真好!向您们学习!

特别能卖关子。一字一字地读下来,一点儿没有累的感觉,反而精神更大,勾起我的往事了。

我在纯粹的乡村生活工作过很多年,生活和工作过的那所学校位于村庄之间,离镇子还有几里路。镇上有个邮局……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杏子!你说的乡村学校我也工作过的,在斑驳的背影系列里我也写过几位乡村学校的人物。

 
渺渺的头像
 #

木桐老师写得真好,看来要圆这作家梦还真不容易呢?光寄会费就够你写这么一大篇的,后面的退款一定更加精彩。呵呵!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渺渺,有大家的支持感到非常的温暖!

 
飘尘永魂的头像
 #

吊丝,负立方这些可是新名词。文轩看来在国内得设立一个办事处负责国内会员和作品出版发行事宜。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谢谢飘尘兄,国内也有很多追求梦想的人,他们的处境更艰难,我也是接触到这样一群人才触发我的内心的。

 
岩子的头像
 #

嘻嘻~~ 学了2个词儿。

瞧着这阵候,实现中国与国际接轨还任重而道远着呢。。

周末好,木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岩子,看来路还长,所谓路漫漫其修远兮……

 
百草园的头像
 #

哈哈哈,俺是边看边乐,木桐,你也太逗了:),让人笑岔气。天,你还真别说,都是俺们这面给国内汇款,真不知道国内咋往美国汇款。写的老幽默了,比那些名字作家家强老鼻子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哈哈,谢谢百草,有大家的鼓励我也信心大增了!

 
抱峰的头像
 #

自嘲,笑中含泪。我始终相信中国有人才。别忘了回家给孩子做饭。

你让我流泪,此时此刻。一个爷们向另一个爷们。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什么也不说了,抱一个!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他一个劲儿地惦记他那一千斤鱼,我一个劲儿地惦记他那汇款汇哪儿去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通过西联汇的,可能海云那个小镇没有西联,那小镇上的邮局人员根本看不懂内容,当然海云也就碰了一鼻子的灰,呵呵,对不起海云了,让她在飓风稍息的时候到小镇邮局碰了壁!

 
追梦的头像
 #

哈哈,木桐兄,我特理解你。我航海经过些不知名的小地方比中国落后多了。别管经过多少波折,最后把事办成了就中。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哈,谢谢你!

 
好奇的头像
 #

有趣的好事多磨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好事多磨啊,得珍惜来之不易的结果。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