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一无所有” 胡侃新州摇滚音乐会

首先声明,我对摇滚所有的知识就是崔健和他的“一无所有”。也就是说我对摇滚乐是完完全全的外行, 真正的一无所有。上周六去看了第二届华夏摇滚音乐会,是由石器时代乐队主办的。虽然是外行,又忍不住要说两句,帮他们把这件事记录下来,也就只好胡侃一气了。

首 先主持人一上台,我就忍不住笑了。这是我的一位老同事,认识他都十几年了。可是看看那身打扮,一件黑色体恤衫,戴一副墨镜,一把红色吉他斜挂在身上, 简 直就像街上的小混混嘛。哪里还有风度翩翩的北大才子,温文尔雅的资深研究员的样子啊?哈哈哈。笑得我就没法停下来,一直听他把那首颇为严肃的“春风里”喊 完了, 我才停止了笑。

接下来的一首歌是一小姑娘和打架子鼓一起唱的“北京一夜”。小姑娘载歌载舞, 满场飞得十分投入。那打架子鼓的更是了得。只见他摇头晃脑,双手打鼓,双脚不停地敲着什么,嘴里和着小姑娘唱着歌。我的天哪,就觉得要不是他的鼻子得用来出气,他一定能再用来吹点什么才好。

那小姑娘也不简单,只把一曲“冬天里的一把火” 唱得有如费翔来到了现场,再加上她那金光闪闪的衣服,抖动起来,还真像一把火在烧呢。

新 州华人多。 新州华人才华横溢且热爱生活。先不说各种各样的俱乐部,据说光是合唱团就有N个。浓妆艳抹,上得台来,你就看不出谁是成功的企业家,华尔街精 英,公司主管,谁是卖菜的,端盘子,打酱油的啦。因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 ---“发烧友”。 就凭着对音乐的爱好,有了这份执着,才有了今天的这场 音乐会,有了丰富多彩的新州华人新生活,嘿嘿, 佩服一下吧。

这天前来助阵的星期五俱乐部的七位女歌手带来了重唱“梦田”。 大婶们声情 并茂,笑颜如花,配着台上的节日灯火,着实为晚会增加了不少气氛。这个俱乐部的五位男士也“须眉不让巾帼”。他们着装上很有讲究,红,黄,蓝,绿,白,宛 如半道彩虹。男声重唱“在他乡”, 呵呵,老帅哥们与那“水木年华”的小哥们也有一拼。特别是那位红衣大叔,声色俱佳,简直是酷毙了。

还 有一个乐队叫“三厘米”(3CMS),一听就是搞数学的人组成的乐队,带着尺子来的。还别说,半长发遮面,款款述说着“温柔的慈悲”,歌唱着“天使的翅 膀”,虽说是妈妈级,也唱出了少女的柔情。何况那玩Keyboard的红衣女子,笑盈盈地不断望台下抛媚眼,叫人怎能不心旷神怡?

一位蓝 衣女歌手带来了“尘埃里的花”,音色与专业演员有一比,不过那首“套马杆”似乎还可以再欢快一些。一白衣少年以一曲 “(Everything I do) I do it for you)惊动四座。随后他又和他可爱的妹妹一起深情演绎了”爱是你我“。让人深深感到不 仅仅是“后生可畏”, 那小“后丫”也挺“可畏”的呀。蒙哥马利高中的乐队演奏了“友谊地久天长”, 就是感觉灯光不够强,可怜孩子们都伸长了脖子,才能 看到乐谱。

由专程从马里兰赶来的Zane(赞恩)演唱的一曲“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乐”,在响亮的“一。二。三。四。。。”中把音乐会推向了高潮。他还拿了一把号乌哩哇啦地吹了一曲。

到了可敬的主持人再献唱最后的“光明”和“晚安北京”的时候,我真正地领会了摇滚的含义:要是你不把两个耳朵都捂起来,你就被震得又摇又滚直接到地上了。

说来说去,看了一晚上,对摇滚还是没入门,就老想问问他们:你们用得着那样声嘶力竭地喊么? 

(纯属胡侃,请不要对号入座。)

分类: 

评论

仲夏百合的头像
 #

没有坚强的心脏, 真不敢听摇滚。

 
海云的头像
 #

这么好玩的东东,你怎么不把我拉上?下回别忘了我!我可是从小唱到大的。

 
易道的头像
 #

此时不吼,更待何时!在其他场合,能声嘶力竭地喊么?!下次有这好事,别忘了吆喝一声。我最拿手的是《红高粱》里的《酒神曲》、《搭错车》里的《酒干倘卖无》、程琳的《信天游》。

 
百草园的头像
 #

俺咋认为春阳就在台上泥。看来你的心脏经受住了党的考验。向你敬礼!

 
若敏的头像
 #

越看越乐!哈哈!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