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天使车声

《侨报》副刊,2012年11月16日

 

李宇錫的屋子比別人的稍微往街邊靠了一點,他對夜裏路過的車輛聲也就特別敏感了一些。他的臥室窗戶就朝著街開。那條街有個美麗的名字:河邊天使街。街道在李宇錫的門前那一段有個坎,所有車輛開過那裏都會“撲通”一響。

 

林桑常開著夜車經過河邊天使街。李宇錫常常在半夜聽到她的車輪聲。不過他沒想到這夜半司機會是個女的。有時他想,這是哪個失戀或失業的醉漢,每夜晃過這裏?有時他又會轉念:嗯,這家夥得換個工種……

 

林桑是護士,上的是夜班。每天下班時,她都是精疲力盡地離開的,有時候開朗,因為有人出院回家了;有時候暗淡,因為有人……

 

有一天晚上,李宇錫正進入溍郀顟B,外面一聲響,幾乎是把他從床上彈了起來。
“該不會是爆胎吧!”李宇錫自言自語,披上衣服出來了。

 

看來還真的是爆胎。只見一輛車停在他門前的路邊,有個人影,正蹲在車旁。既然出來了,就幫個忙罷。李宇錫走了過去。到了跟前,他嚇了一跳,那開夜車的司機,竟然是個女的!

 

李宇錫更些自告奮勇的欲望了。
“輪胎破了麽?”他問。

 

林桑有點緊張地擡起頭,路燈迷離她看不清他的臉。她含混不清地 “嗯”了一聲。
“需要幫忙嗎?”李宇錫又問,他感覺女孩子一般比較不會應付這種突然的車況。
“我應該有拖車卡。”林桑說,背過身去在提包裏搜索。找了半天沒找到。
“不用拖車也行的,我幫你換個胎。”
“你會麽?”林桑問。
李宇錫輕輕一笑:“當然。”

 

他從自己車庫裏拿出來一把長長的手電筒。
他打開林桑的車後箱,從裏面底層取出來一個備用胎和一架千斤頂。雖說是會,李宇錫還是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千斤頂架對位置,把車慢慢頂了起來。林桑站在一邊,開著手電筒,屏著呼吸看李宇錫搖那千斤頂的吃力狀。

 

備用胎終於裝上了,林桑露出了笑。李宇錫問:“你住得遠嗎?”

 

林桑:“不遠,這條路走到底拐個彎就到。”
“那很好。這小輪胎走不了多遠的。你明天一定得去車行換個正常輪胎。”
“是,太謝謝你了!”林桑感激的眼神看著李宇錫,想在這昏暗的夜色裏看清並記住他的臉龐。李宇錫也趁機盯著她看了幾眼。她臉型屬於鵝蛋形,很柔和的那種。兩邊的頭發包著雙頰,很優美。

 

道完晚安,林桑突然想起來什麽,打開車門問道:“是我的爆胎聲把你吵醒的吧?”
李宇錫反問:“你是不是每天晚上這個時候從這裏經過?”
林桑點頭應:“是的。”
“那就是基本上我每天都被你的輪胎聲叫醒。”李宇錫說著風趣地笑了起來。

 

說來也奇,那天以後,李宇錫再也沒有在夜半聽到林桑的車聲。
他反而失眠了。有兩個晚上,他幹脆坐到前門臺階上,對著天使街發楞。
“也許她是怕吵到我,繞道行駛了。”李宇錫猜測。

 

一個多星期後,李宇錫終於有些按捺不住了。這個周六上午,他駕著車一直開到河邊天使街的盡頭。那裏是個丁字路口,只有兩個方向可去。李宇錫腦海一閃念,順勢就往右手邊轉。林桑曾說過一拐彎就到,車一轉頭李宇錫就兩邊察看 —— 嗨,那棵樹下停著的不正是林桑的車麽!

 

李宇錫一陣興奮,油門一踩,車停泊好了。他輕輕走向門前。低頭一看手表,時近十一點。他按了按墻上的門鈴。

裏面傳出來“請稍候”的清脆話音。不多時,門開了,林桑就站在李宇錫面前。她露出熱情明媚的笑,嘴角現出了一對小豌豆般的酒窩。
“你好!”她熱情地招呼說。
“沒有吵醒你吧?”
林桑抿嘴搖頭。
“方便嗎?”
林桑點頭,叫李宇錫快快請進。 

李宇錫左右略微環顧了一下。房子不大,但是裝點得非常整潔溫馨。李宇錫正要誇贊,一側的房間裏傳出來一陣笑聲,林桑道:“我同屋在裏面。”又問:“你想喝點什麽嗎?”李宇錫說一杯水就行了。

水端上來了,兩人互道了姓名,接著便各自問起對方從哪裏來的美國。
林桑:“我老家廈門,你呢?”
李宇錫眉頭一揚:“真巧,我爸爸老家也是廈門那一帶的。我媽媽是臺北人。”
“那你會講閩南話了?”林桑說著,直接從英文跳轉為閩南話。
“聽懂一些,不過講不大出來,我是這裏出生的。”說到這裏,李宇錫幹咳了一下,低聲補充:“我是84年出生的。”
林桑低著頭沒回應什麽。他和她同歲。

那屋突然爆出一陣強烈的樂聲,把李宇錫震了一跳。噢,看樣子林桑的同屋和林桑性格不大一樣。李宇錫想起來什麽,問:“對了,最近好像沒見你的車經過天使街?”
林桑撲哧一笑:“我就知道。我繞道了,怕吵著你。”這姑娘果然心細善良,李宇錫有些不好意思:“怎麽會,我早習慣了。”

聊了一會兒,只見林桑端起杯子來,吞下了一顆藥丸。李宇錫這才發覺林桑看上去臉色幾分憔悴。
“你是不是有些累?不好意思打攪,我還是先走了,下次再聊吧。”
“我不累,我就是……醫生說我有憂郁症,得堅持吃藥。”

李宇錫很難想像年紀輕輕、臉常帶微笑的她,居然有憂郁症!林桑看出了李宇錫的驚愕。“沒有什麽,不少人都有,算是……正常的吧,特別是做我這種工作的人。”
“你做的是什麽工作?”李宇錫關切地問。
“我是護士。每過幾天就看見有人被擡出去。單說癌症吧,外面說的好聽,其實哪有活著出去的呢!”
“應該還是有活著出去的吧。”李宇錫說出不同的心聲。“我爸爸有個朋友就活著出來了,已經六年了,好好的。”
“你爸爸的朋友邭獗容^好。我那位朋友邭饩蜎]有那麽好了…… 我陪她到最後一刻……好像都能聽到她全身骨頭裂開的聲音……”林桑說著用手捂住了臉。
“按說在醫院做久了,應該比較容易適應。”李宇錫開始轉話頭。
“人都那麽說,大概我比較特別吧。”林桑吐了口氣,手放了下來。
“能不能再來一杯水?”李宇錫借著要水,想轉移林桑的注意力。 

喝了兩口水,沈思了片刻,李宇錫說:“也許你可以到我們公司去工作,換個環境看看?”
“你們公司是做什麽的?”
“我們公司很大,簡單說就是銷售各種保健產品。”
“我是護士,到那裏能做什麽?”
“是護士才好啊,有醫護保健知識和經驗。再說公司也有各種培訓。我們的工作環境很好的。輕松愉快,還有健身場地,同事們也好。你去一定合適,你會喜歡的。”李宇錫發覺這是自己最真盏囊淮瓮其N。
“嗯,聽上去不錯,讓我想想看。”姑娘看樣子真的有些動心。 

幾個月後,林桑到了李宇錫的公司。看著小夥子身邊突然出現一個年輕的亞裔女郎,有同事暗地和他調笑:“怎麽,戀愛上了?”
“哪裏,”李宇錫紅著臉說:“她是我鄰居和老鄉。” 

林桑在新公司裏工作了三個月,度過了三個月快活的日子。每天上午她一早就到,一到就到咖啡房幫同事們煮好兩壺咖啡:正常的和淡咖啡因的。咖啡臺上各種調料也整理得井井有條。公司裏的人都很喜歡她,李宇錫更是笑意常掛臉上。老板告訴他,他這三個月的業績破了紀錄。“看來林桑姑娘給你帶來了好摺!崩习逭f。
“你要能娶她回家,會很幸福呢!”又一位同事開玩笑。雖是玩笑,李宇錫卻聽得樂滋滋,心底禁不住的幸福。 

不過,從第四個月開始,林桑似乎開始了新的憂郁,別人沒覺察,卻是逃不過李宇錫的眼睛:她嘴角的小豌豆酒窩悄悄消失了。
“你最近好像不太開心?”在公司後花園裏李宇錫問。
“還好。”林桑答。
“是不是有什麽心事?”李宇錫再問。
“我……”林桑欲言又止,最後終於說出了整話:“我還是想回醫院工作。”
“這裏做得好好的,為什麽?”李宇錫大吃一驚。
“我在這裏工作吧,本來是還好好的,可最近也不知怎麽回事,好像得了思鄉病那樣的。上個禮拜我的護士朋友給我來電話,說她們都很想我。還有一些病人也問起我。我突然覺得,再怎麽說,我都屬於那裏。我為當護士上了好多年的學,本來那就是我的志向,少活幾年也是值得的 ……”
“我懂了。”李宇錫心頭一陣感動。他想留她,卻找不出特別的理由來。他看著林桑,她屬於那種特別溫柔體貼的女孩。也許她心裏有陰影,可是她綻放出來的,總是明媚的花。她的感覺是對的,她屬於她的護士行業,屬於醫院和那裏的病人。
“你回去可以,不過夜裏別再繞道回家。當心哪天輪胎又爆了沒人幫你裝。”李宇錫說著,情不自禁擡起指尖輕輕碰了碰林桑的下巴。

 從那以後,李宇錫門前添了兩樣東西:一株高佻的深粉色玫瑰和一根柱燈。玫瑰的幽香引來了敏感的、歡快的蜜蜂。而那柱燈,每天夜幕降臨了以後,它就放出柔和的光亮。同樣柔和的那一道車輪聲滑過以後,李宇錫總能安然地、幸福地墜入夢鄉……(完)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虔谦的头像
 #

祝文轩朋友们圣诞节和新年快乐!Laughing

 
融融的头像
 #

淡淡的情感,深深的祝福。如果我当评委,要让你这篇得奖。也祝贺你和文轩文友圣诞和新年快乐!

 
虔谦的头像
 #

谢谢融融鼓励!这篇是被北美华文作协网刊载了。

 
梅子的头像
 #

感人至深!

 
虔谦的头像
 #

谢谢梅子!

问好

 
呢喃的头像
 #

温馨的情感,幸福的期待。

 
虔谦的头像
 #

谢谢品读评论!

 
予微的头像
 #

问好虔谦!别样的视角,温馨的情怀。

 
虔谦的头像
 #

问候姐妹,

新年好!

 
天婴的头像
 #

问候QQ,圣诞新年快乐,蒙恩。

 
虔谦的头像
 #

天婴,

神的恩典多奇妙啊!

 
henrysong的头像
 #

妙!

 
虔谦的头像
 #

谢谢你一个“妙”字鼓励,新年快乐美妙!

 
鐡手的头像
 #

非常温馨的故事!谢谢虔谦的精彩小说!

 

为什么屏幕显示出来的前后两部分字体有些不一样呢?

 
虔谦的头像
 #

谢谢铁手!你的新疆图文让我流连忘返...... 谢谢你,加油!

该小说直接从台港中的北美华文作协网转载过来,他们用的繁体字,可能是这个缘故。

 
鐡手的头像
 #

告诉你一个我自己的方法,网页复制下来的文章,先放到windows的记事本过滤一下,再复制粘贴就不会出现字体字符等问题了。

 

谢谢虔谦的热情鼓励!我加油!    ^_^

 
anna的头像
 #

中国人含蓄之美写得很细致入微,并不是每段美好的情愫之荡漾都要有结果的,樱花般的极尽芳华之一瞬,终是恩赐。谢谢虔谦美文!安娜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