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林妹妹为我设下“鸿门宴”

话说文轩的林妹妹,人在美国的凤凰城,却遥控为我在金陵设下了一桌鸿门宴!

这位当年江苏电视台的大导演,今天立志在美国的沙漠里做“菜农”。任我和他人怎样游说都是白费功夫,她老人家屹立在沙漠中,我自岿然不动。

知道我回家乡,她的目光也跟着我的脚踪,把她的老朋友-今天仍在江苏广电做头头的陈先生推给我认识,还亲点佳肴让陈老总准备。人家老总整天忙得屁颠屁颠的(对不起,这个字不雅,但是家乡话,亲切!),还得听命她大小姐安排盛宴。我觉得特别不好意思,好像就是回去吃人家似的,第一天陈老总说忙疯了,刚从新加坡回去忙着开会呢!我小心眼地一想:都这林妹妹,把人家吓着了,不是?非要人家请我的客,还亲自点菜这个那个的!第二天,我忙,忙着去另一个城市看望我母亲。我想看来这次是凑不到一块儿了,人家好不容易抽了空,还以为我拿乔!但是我回国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探望父母,这个也不能马虎!

离开南京的最后一天,我有些落寞地独自一人从鼓楼走到新街口,追悼着我那再也找不着的青春。从新街口回月牙湖边的父亲的住宅,地铁里我的手机响,是陈老总的助手打来的,说晚上陈总有个宴请,希望我赴宴。小伙子开着车子来接我,一路上我们聊得很开心,从陈老总的管理风格聊到当今年轻人的事业心,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带着乡音的普通话,让我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

进了陈老总自己的餐厅,那本是一个经营贵州土家菜的特色餐厅,开门的小姐穿着少数民族的服装,很喜气,上了二楼的包间,一屋子的人,男人!我是唯一的女性!陈老总是位身材魁伟的高个中年男人,很豪爽的样子。我坐在他身边听他发号施令,让餐厅的服务员上菜,也听一桌子的娱乐圈从业员天南海北地聊天。陈老总和我算得上年纪最长的了,其余都是年轻人,风华正茂,仿佛这个世界都是他们的!从韩国的歌星将开始的演唱会到即将举办的港台活动,年轻人中有来自韩国的华人,有来自香港的专门做节目的年轻老总,他们一根烟接着一根,我被熏得头昏眼花,陈总及时让服务员端上大闸蟹,我闷头啃蟹,终于算是缓过一口气来。

贵州的土菜馆事实上是非常精细的土菜肴,林妹妹下令,陈老总没办法,只好自己亲自操办了南京特色的野菜:  芦蒿、菊花涝……让贵州土菜馆大厨烧这些金陵家乡菜,真是难为他!陈总还连连劝我的菜,席间谈到当年的林大导演,那真是女中豪杰、飒爽英姿,可就是这位女英雄说走就走,头也不回去了美国,从此告别江湖、归沙漠。一桌子的男人都伸长脖子听陈总说林导当年的勇,为见不到这样的女中豪杰而磨拳擦掌,纷纷要求我尽早把林导带回国。我说估计没戏,因为林妹妹不久前还在我的文章后面留言说秦淮河就一臭水沟……陈总急了,要我无论如何明年要把林导带回去,让她看看祖国的大好变化! 我知道这任务很艰巨,文轩的朋友们,请帮我一起进言林妹妹明年跟大伙儿一起回国!你说一个获得飞天奖的如此有才华的女导演,怎么就让她消失在美国的沙漠里呢?!

 

林妹妹,看菜!这么好吃的东西,你那沙漠里没有的!你就跟我回去一趟吧,我好交差啊!

陈老总劝菜

大闸蟹

贵州土菜馆没有,林妹妹亲自下令点的家乡菜:芦蒿炒臭豆干

金陵特产:菊花涝蛋花汤

陈总和海云,瞧那烟雾缭绕

鸿门宴!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呢喃的头像
 #

那大闸蟹让人垂涎欲滴了!鸿门宴也挡不住。

 
海云的头像
 #

哈哈,是啊,这次回国吃了六次大闸蟹,这次是最巨大的。:)

 
牧童歌谣的头像
 #

这么好的美食,别说鸿门了,啥门宴也要赴啊。 就是到处抽烟让人遗憾,上次我和我妹回国,被熏得头大。

 
海云的头像
 #

我跟林妹妹抱怨,说你朋友把我熏得差点没昏过去,她一点儿同情心都没有,说我这么一会儿烟熏就受不了了,还要求她回去奋战?!被她说的哑口无言的。

国内确实“烟”是个大问题,而且男士抽烟从来不征求女士的同意,女人吸二手烟吸得那个多呀!幸亏我老爸烟戒了,我家男人没有抽烟的,否则家都待不住。

 
融融的头像
 #

我要给海云泼冷水啦,大闸蟹胆固醇很高,怎么能吃六个呢?

 
海云的头像
 #

哈哈,融融,,我没有那么大的胃的,不是一次六个,是吃了六次,二十天里吃了六次,好像是多了一点儿,都是人家的好意,看我大老远从国外回去,又正好是螃蟹季节,回去也是没有办法,几乎天天饭局,不过回来一看,也不知怎么回事,我的血压反而低了,估计在电脑上的时间少了,对血压有好处。大闸蟹好像没坏事!呵呵。

 
好奇的头像
 #

哈哈哈。别人告诉我一次吃两个可以。不过一年只吃六个,可能可以?

 
海云的头像
 #

可以不可以都下肚了!:)

 
融融的头像
 #

都是激素喂养的,海云胆大包天。我最多吃半个。

 
cathay活着的头像
 #

哈哈~~冲着大闸蟹来的。

我想,我是站在“林导”一边的。自己种的菜比较放心吃。在美国虽然苦点,但比较自由充实,无需应酬说废话。

还有,那些烟雾,再好的美食也无法重养那些被烟熏过的肺。

 
海云的头像
 #

Cathay美妹,您别!站稳立场啊!怎么站到林导那边去了?我这文章白写了!

 
一休的头像
 #

没白写。 我一点儿都不馋。 

 
桑妮的头像
 #

好诱人的鸿门宴。我也受不了那烟雾,回国参加同学聚会,他们一根接一根的,熏得我睁不开眼,所以聚会合影我都眯着眼睛。

 
海云的头像
 #

想看看你眯着眼睛的照片!呵呵。

我是被熏得鼻子和喉咙里老像有东西,一回美国喉咙就清爽了。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海云,咱明年要不要组团回国呀? 宣传文轩,文友相会,再吃遍大江南北,啥劲头儿?!

 
海云的头像
 #

肯定的,明年六月底左右,大队人马回国,咱准备从北到南去讲演,大家伙把日子预留出来吧!牧童,我也有信心把你的健康饮食趁机推广,造福大家的好事情我们都要做,我觉得中国人喜欢海吃,还没有注意到饮食健康的问题。

 
牧童歌谣的头像
 #

说的我热血沸腾啊! 我有个朋友是专门搞青少年教育咨询的,有自己的咨询公司,本人是美国顶尖私立高中的教师,也是来自咱大陆的侠女,我要不把她拉到文轩,到时候跟咱们一起回国,要办子女教育讲座,她可是一把好手!

 
海云的头像
 #

欢迎啊!教育专家我们很需要的。

 
予微的头像
 #

真是让人爱恨交加!

 
海云的头像
 #

可不,这就是中国!

 
追梦的头像
 #

太诱人了!

 
海云的头像
 #

估计澳洲也吃不到大闸蟹吧?

 
一休的头像
 #

陈总跟范伟是近亲吧?   

 
海云的头像
 #

他俩长得不像啊?一休,你为何这么说?

 
渺渺的头像
 #

哈哈,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满屋子的烟雾缭绕,鸿门宴真是有喜有忧,好坏参半哦!

 
海云的头像
 #

美味烟熏,呵呵,国内基本上都这样。

 
百草园的头像
 #

巨馋!!!俺是应该羡慕海云呢?还是应该赶快跟林妹妹拉近乎?口水啊,快止不住了。

 
海云的头像
 #

两个都行。:)

 
春阳的头像
 #

运筹“沙漠”之中,定宴万里之外。我也最怕那烟。

 
海云的头像
 #

呵,你这联对得不错。

 
熊猫的头像
 #

不知是不是俺们老土没看出来,这位陈总似乎穿得很朴素

 
海云的头像
 #

晚上吃饭你还不许人家放松一下?总不能穿着西装啃大闸蟹,你说是不是?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圈内不成文规定:从早到晚一身西服名牌的不是助理就是临时工。实力人物除了出镜或者交际场合需要,平时都是路人甲乙丙丁。非诚勿扰制片人王培杰牛B

吧?平时这样!孟非平时这样!

 

请输入帖子标题 字数上限40个汉字

 

 
一休的头像
 #

孟非平时哪样儿啊? 照片打不开!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怎么一打就开啊

 
老来天真的头像
 #

看不到照片呀!请让我们过过眼!!

 
熊猫的头像
 #

说俺是老土不是?。。。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明年林妹妹一起来,享受一下鸿门宴,会更有情调。欢迎啊!

 
海云的头像
 #

还是一弘坚决跟我站在一起,林导,合肥邀请你去了,要不你南京不露脸,合肥露一下?

 
鐡手的头像
 #

霍!霍!霍!巨吸引人的大闸蟹鸿门宴啊,外加芦蒿炒臭干、菊花涝……口水哗哗滴……    ^_^

 

看来文轩将会闹出一番大动静来,期待明年6月的系列活动……

 
海云的头像
 #

你这三声“霍”吓我一大跳,赶紧回头看看贴的图片,没有出格的吧?:)

 
鐡手的头像
 #

您的文章没有出格, 大闸蟹、特别是芦蒿炒臭干、菊花涝,那个小清新噢, 拍的出格了,恨不得上去阿乌一口……    ^_^

 
仲夏百合的头像
 #

看人家林妹妹的人缘! 都说人一走茶就凉, 可林妹妹出国这么多年, 还照样指挥国内的哥们。

 
海云的头像
 #

肯定是交情非浅才能如此的。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当年我们一起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同一战壕战友,共事多年,忆往昔,峥嵘岁月绸!当初我们那个栏目造就一大批业务骨干,大家为理想聚到一个栏目,整天就泡在一起,三十多人,都不乐意回家,都是工作狂,你想想我们那时的工作和环境有多吸引人了吧!因而培养出格外深厚的感情,至今他们在国内的还每年聚会一次。现在大家基本都是各部门头头脑脑,连最小的阿弟都是主任了,最出名的要数孟非了。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嘱咐他给你做点菊花佬,芦蒿炒臭豆腐干,茭瓜,说这是美国吃不到的菜,他果然听话。我这个老弟特听我的,当年我们一个栏目共事,感情深厚,我们那个年代的人还讲理想和追求,人与人之间还较单纯,大家相互帮忙都是无偿的,不象现在的中国,大家之间怕金钱关系更多些,你的出现让陈总好好的回忆一下似水年华,感动一下自己,他乐得心里开了花!

 
海云的头像
 #

他临走前还硬要送我两罐茶叶,说是他亲手采摘的,我还真不能不要。他的两个助手轮流接送我,都齐声夸老板说自己跟对了人。现在的中国人珍惜往昔的情谊的也有限,我这次回去对此感触很深,人人都忙,谁还有时间陪你忆旧?而那不多的几个愿意的,就是最珍贵的上天赠予。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他老家是苏南产茶地,他会制茶。你想想他那蒲扇一样的大手去采茶,笑都笑死了。陈总以前是国家青年排球队队员,运动健将,别看他五大三粗的,其实心细如法。

 
渺渺的头像
 #

哈哈!看样子如果林导明年自己大驾光临,一定会闹出更大的动静来,我们这些南京老乡们都跟着沾光哦!期待中.....

 
海云的头像
 #

林导至今死活不松口。 

 
鐡手的头像
 #

众人出手,抬也把林导抬回去……   ^_^

 
渺渺的头像
 #

估计文轩的朋友们一起出席,陈总要摆上几大桌才够应付了,哈哈,那是一番什么样的热闹场面哦......

 
铃铛的头像
 #

咱林导即使不登台如今还是林导啊,幕后小手一挥,这几大桌就齐了。。。

还有,海云那张烟雾缭绕依旧她在丛中笑的照片很有中国特色。。。

 
海云的头像
 #

哈哈,她在烟中笑。经典吧。

 
刘瑛依旧的头像
 #

啥时林妹妹也露个脸呀?

 
海云的头像
 #

又来了,你不是第一个如此呼吁的,林妹妹自己说要的就这效果,神秘感,你自己琢磨吧。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哈哈,搞文学的你们,想想啊,那是什么感觉:我已退出江湖,但江湖上依然有我的传说-----要的就是这个意境!够我美一辈子!

 
渺渺的头像
 #

林导不松口,八成是被大家这跃跃欲试的劲头瞎着啦,我们不跟着起哄了,看海云的思想工作是否到位了?

 
海云的头像
 #

哎,别!接着哄,希望就在你们大家的“哄”上,我的思想工作算是放弃了,踢到铁板了,脚疼着呢!我只能寄希望于大伙儿的“哄”了。

 
西山的头像
 #

下次回国,感情是得拉着玫瑰花儿一起走啊,那还不吃遍大江南北!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既然归隐,就要干脆利索,不拖泥带水的。既然放下,就真的放下了。俄奏是不上当!

 
西山的头像
 #

您老人家微服私访在暗处啊,我狐假虎威在明处,替您吃喝还不行吗?!

 
若敏的头像
 #

林导,我妈妈最爱看的节目是《非诚勿扰》,一集不拉。不过,我妈妈当年从印尼回国,就去了南京四女中读书,然后,在南京上大学,恋爱和结婚,她爱南京,对南京的感情太深了,最好的朋友都是南京人!特别喜欢南京的桂花猪油年糕!

海云,你太有口福了,吃了六次大闸蟹,我们只有咽口水!这样的鸿门宴,刀架在脖子上都要赴!不过,与你有同感,国内的二手烟太厉害,每次回去,这是最受不了的。估计林导也是被二手烟逼得远走美国,毕竟这里的蓝天白云,新鲜空气,是延年益寿的基本条件。林导已经看破红尘,站起来了!

 
海云的头像
 #

若敏,我母亲也是四女中(今天的人民中学)毕业,你母亲哪一年在那里的?没准儿是同学呢。

 
老来天真的头像
 #

我就是人民中学的高中毕业生!!和若敏和你母亲是校友呢!!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也爱吃桂花猪油年糕,这样一说我又想起来了,周末就去苗圃买可桂花种上,这样就又有的吃了。

 
西山的头像
 #

我家最近种了四棵桂花,几乎一直在开花。

 
渺渺的头像
 #

哈哈,四女中就在我们家附近,在著名的金陵中学对面哦,大家还越说越近啦,看样子这南京省亲团不成立还不行了,是否能够兑现就全看林导的支持了。我们听海云的,“坚持动员林导不动摇,直至南京省亲团之行成功”!已经没词啦,只好套用邓大人的口气说话啦!

 
老来天真的头像
 #

渺渺不要我们俩是邻居呀!?省亲团有我一个!!支持!支持!

 
阿朵的头像
 #

林导,孟非是你培养出来的啊,牛人啊!!

江湖传说中那个飒爽英姿的林导,得过飞天奖,在国外隐身多年,现在在带一帮文轩姐妹杀回老家,再呼风唤雨一次,你,就心里不起涟漪?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不能说培养,但他确实比我晚一辈。我们曾一起做一个栏目好几年。

他的父母都是我们北京广播学院的早期毕业生,当年我跟他父母同事的时候,他还是小朋友,所以,后来一起共事,跟他开玩笑:论辈分,你该叫我小阿姨啊!

 
henrysong的头像
 #

海云国内腐败,林姐幕后黑手! :)

 
海云的头像
 #

其实林导和我,都是用心良苦,希望为咱文轩作宣传。

她老人家因为已“金盆洗手”告别江湖,才会不管我的死活,把我往江湖里推的。:) 咱大家齐心合力,把她也拉下水。多好的事啊,怎容她赖在沙漠里!

 
予微的头像
 #

海云你得深挖一下,林导当年呼风唤雨之际,小心肝受过什么刺激?根源找到,林导也许就“站出来”,拉大队回国,在烟雾中狂笑!

 
海云的头像
 #

哈哈哈,予微看到结症了?我们还是不挖别人的封尘往事了吧,时候没到,时候到了,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别在那里发挥作家的想象力,实话实说,我真没受一点刺激,也没风流韵事,生平就谈一个对象,结果成了老公,我跟老公是原配,能做药引子那种。脱离江湖是因为太累了,我17岁开始入行,24正式当导演,29岁就获飞天奖,以后干过了各种能干的行当,全部轻车熟路,到后来,实在是没有任何挑战性了,感觉就是无休止重复,同时,生活一点质量没有,全部是工作,我婚后十年没敢要孩子,一年有大半年在外奔波,每天粉墨登场,装疯卖傻的,年龄大了就觉得毫无意义。导演表演是我的工作,内在里我是一个非常道的人,信封天人合一,特别乐意享受离群索居,安静恬淡的日子,36岁我有了孩子,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每天演义三国,这就是为什么金盆洗手的缘故,为了家庭,为了孩子,为了我自己的心。很多年前在北京广播学院读书的时候,我们有堂课叫观摩课,就是一天八小时被关在放映室观摩,有天看美国经典电影<巴顿将军>,片尾有段画外音,大致如下:想当年,拜占庭大帝凯旋而归,在欢呼声里,一个奴隶俯身在大帝的耳边轻声说道:一切荣华富贵如过眼云烟------

 

听这段台词时我19岁,但却深深理解了。我的过去事业里那些老朋友之所以跟我友情深厚,除了过去的交情,情感上还有佩服,我所做的不是其他人能够做到的,放弃荣华富贵,放弃功名利禄,归隐江湖,过平淡的日子,并且无怨无悔,我做到了。

 
海云的头像
 #

林导,你怎么到今天才回这个评论?你说慢了几拍?半年了。

老实说,予微的想法开头也是我的看法,不过,慢慢地,我相信你就是追随你家的宝哥哥出来了,很多事确实没有必要想得那么复杂,不过,或多或少除了你说的还是有点儿别的因素,让你今天对故土不愿踏足,嘿嘿,这个话题就此不再提了,活在当下,开心就好。

 
Amoy的头像
 #

这么全面的看完此文,让人感触良多。原文和跟贴都精彩,佩服林导的选择。非常理解她最后回复的那段话,人想开了,就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了。生活也就简单和本真多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