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看不懂的中国现象 四 乞讨

中国的经济起飞了,中国人有钱了,作为海外华人的我们也与有荣焉。

回国到处走走看看都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可是,在莺歌燕舞的空档里,还是能看到一些不太美的景色。

前几年,我回国,基本上都会从上海走,因为我们在上海有房子,我们的住房在上海的闵行区,辛庄地铁站南广场出来不远处。每次在地铁站口,总能看见乞讨的老人孩子,我最看不得的是孩子,只要是孩子,我都会掏钱。可我老爸总说那极有可能是骗局,有些孩子被大人弄成残疾再来乞讨……这样的故事,我真的听不得,听得我心里发疼眼睛模糊,我不管是不是骗局,看见孩子乞讨,我依然做我能做的。希望即使是骗局,那大人也能有一天良心发现。

近两年,我回国基本上都是从北京走,尤其这次住在中关村附近,周遭还真的没怎么见到乞讨者。

可那天去合肥,下了火车站,和一弘和梦娜一起等着张姐的车子开过来,一位老者走过来伸着手臂,我本能地把手伸进大衣袋中,里面没有零钱,掏出来一张是十元钞票,我就递给了老者。我们几个继续往车子方向走,不几,一个个乞讨者似乎排队般地涌过来,我们有些狼狈地急急忙忙上了车,有些惊魂未定坐进车里,我不好意思向大家道歉:“我可能是好心办了坏事!”没有人责怪我,只提醒我要当心。

回到南京,跟父亲提到这一幕,老爸说那些乞讨者有可能比我富有,老爸还说你以为自己在怜悯别人,其实别人是当作一项职业在工作。

又过了几天,为了看一看家乡地面上的变化(因为出租车和地铁使得我看不到我想看的那几条大街),我特地乘地铁到鼓楼广场下来,走出地铁站,想从鼓楼一路走到新街口。正走着也很开心地看到崭新鼓楼医院门诊部大楼,不远处的人行道上,一位眉清目秀的年轻女孩(大约二十岁左右)坐在地上,脚前放着一张纸,纸上写着:请求九元钱,吃饭和筹车费。女孩子两眼低垂看着面前的地面,穿着打扮整齐干净,人也长得不错挺精神的,我走了过去又走了回来,站在她面前,她也没抬眼看我,我心里就想着:这么清爽的一年轻女孩,肯定要不是钱包丢了要不就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否则怎么会不顾自己的尊严在此乞讨呢?可她似乎无意跟我交流,想起老爸对我的一贯叮咛,我忍住心里的翻动硬着心肠走了过去。

走了二十米,我走不下去,站在原地回转身,再看着那边的年轻姑娘,也许她真的饿了,也许我不多的几块钱能解她的燃眉之急呢?我毅然回转身,走到她的面前,先放下一张十元的人民币,我问她:“够吗?你先去买点吃的,还需要多少钱买车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我话音还没落地,从右边过来一位中年女性,“啪”几乎一拳击在我的右胳膊上,我被推得差点一个踉跄,吓了一跳,中年女人一边脚步不停一边用地地道道的南京话对我说:“走哎,她天天在这个地方!”我再转过头来,看见坐在地上乞讨的年轻女孩正把我给她的十元钱塞进衣袋里去,还正对那位好心劝我离开的老乡翻着白眼! 这卫生球般的白眼把我还想帮她买火车票的心彻底翻没了,我也立刻知道自己做了回傻瓜。生气之下,我掏出相机,想把这个女孩的骗局拍下来,女孩用手挡住她自己的脸说:“别拍我!”,我心一软,只拍了她脚前的这张纸。(见上图)

我转身走自己的路前对女孩说:“难道你的尊严不重要吗?”她对我翻着眼睛,也许她根本不懂人的尊严为何物?也许有一天她会想起一个陌生的女人曾经问过她的有关尊严的话,谁知道呢?

我一边往新街口方向走,一边在心里对我中学的语文老师说:王老师,对不起啊,你看我根本不是一个记者的料!心肠一软,连照片都拍不到。我的语文老师曾经一直游说我父亲让我学新闻,认定我可以成为一名好记者。今天这一幕,让我自己看到自己的局限,在中国这样的社会里,我已失去了能作为记者的敏锐度,我连一个骗局都没看穿,还以为自己能帮助到别人。

看不懂看不穿这个社会的种种现象,不明白为什么金钱可以把人的羞耻之心彻底淹没?! 要说美国也有乞讨者,可很多时候,那些乞讨者是酗酒和毒瘾上身的无家可归流浪者,他们并没有在骗钱,他们是被魔鬼缠身才丧失了人的尊严的。中国的乞讨者也是魔鬼上身,只不过这魔鬼是金钱和贪欲。

 

看不懂的中国现象 一 房价

看不懂的中国现象 二 收入

看不懂的中国现象 三 消费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呢喃的头像
 #

海云太善良了,不经常回国接受“教育”,没有免疫力。

其实记者也会看不懂眼下的中国。

 
天婴的头像
 #

海云,尽管如此,还是要给,宁可被利用也不要失去怜悯的心。共勉。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海云,我同意天婴的留言,宁愿受骗,也不失去同情心,为了神的荣耀。  我看了这篇好心痛,祈祷有一天神会亲自触摸这个女孩的心,我相信你的善良在她心里泛起了涟漪,她不希望被拍照,说明廉耻之心尚存。 谢谢海云的文章,也谢谢海云这样的善良人,让我们的世界有神的荣光。

 
融融的头像
 #

最好的办法是给吃的,不给钱。买一包糕点给她。

 
熊猫的头像
 #

悲哀!

 
cathay活着的头像
 #

就因为有人给,所以她们仍在继续着。

同情心也需善用呀。我认为~~~哈哈~~

 
岩子的头像
 #

乞讨行骗的中国人一直没断着有啊,海云。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种现象还会有很长的存在时期,这里的原因很复杂,是很难根除的,期待社会的进一步发展吧。

 
百草园的头像
 #

这样的情况是让人吃惊,以前听老公讲印度是这样,看来中国也变了。

 
henrysong的头像
 #

被一群乞丐一拥而上被包围的经历我也有过。 是几年前在北京,至今想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同意楼上Cathay所说, 同情心也要善用,不然只能助长歪风。

另外,非常不能理解的是,中国的警察都哪里去了?那些学龄儿童成群地在外面乞讨,难道政府就没人管?尤其是那些残疾儿童。

 

 
渺渺的头像
 #

哎,我们已经司空见惯了,所以给的时候都是一元一元给的,不会一次给十元的,否则从鼓楼走到新街口,一百元钱很快就给光了。爱人之心还是要有的,明知是上当的事,我们也会·坚持做下去的,荣神益人哦!

 
好奇的头像
 #

这种事碰到不知怎么办。我也是心里犹豫半天,不知该给还是不该。又总是想知道是真是假。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记得高中时候,就看过一本《中国的乞丐群落》,那里面,通过记者的私访,对于中国乞丐群落的种种描述,使我俨然看到一个乞丐组织的纪律性,如同一个金字塔的结构,乞丐高层和低层的真实性,使我当时对于中国乞丐一群就有了一些本质的认识。

如果一个人,没有了尊严和善良,没有了良知和人性,用行乞的手段来生存,那是一种活着的悲哀,所以,对于国内行乞的人,除非是社会福利院或者一些机构组织的,我们一般不会去让善良自欺。

 
予微的头像
 #

早在二十多年前,83年后,广州先开放,比较富裕,而且港澳同胞常来往,流连广州的乞丐成群,特别是火车站等地方。当时都要绕道走,否则“丐帮”一拥而上,你连“渣”都无剩!当年,乞丐出了不少万元户,寄钱回家乡盖楼房!

记得有次陪好友去火车站买票,出来时,被一群不到十岁的孩子围上,那些小脏手还要拉拉扯扯的,我们赶快走,他们就用粗口骂骂咧咧;其中一个小孩还起脚,踢我朋友的屁股,很下流的样子!

 
萧萧雨歇的头像
 #

利用人性的慈悲和善良来达到不劳而获,是某类乞讨者的生存手段之一。。。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