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走进腾讯

本来去北京以为只是参加新书发布会,后来接到通知一看事情弄大了,要去腾讯的燕山大讲坛去讲华文文学离世界美文学有多远?那么大的题目,让我绞尽脑汁两天还思绪模糊,幸好在飞机上众人皆睡我独醒的那一刻想起几点记下来,最后总算把想说的话都说清楚了。

对腾讯并不了解,只知道国人中十分流行的QQ是腾讯的产物,可我从来不用那玩意儿,但总听国内的亲朋好友提起它,动不动就有人问:“你QQ号是多少?”我总是一脸茫然。无论我是多么的QQ盲,我知道那玩意儿在中国盛行!

到北京的第二天接到腾讯的通知,原定上午的讲演改到了下午,并希望我们能隔天提前一个钟头到腾讯的西格玛大厦,与主持人稍微沟通一下。

听说北京的交通特别的糟糕,我和梦娜夫妇为了安全起见,决定把午饭也改到腾讯附近去吃,一早就要了部出租车往西格玛大厦去了,到了一看才知道西格玛大厦是腾讯的北京分部,外表很气派,内里很整齐,上下几层楼我们逛了一遍,一个媒体巨人的形象就在我们面前呈现了!

腾讯的人介绍楼底下有一个很不错的淮扬餐厅,我们三人于是坐了进去,菜肴的味道还说得过去,就是那汤包做得不够地道,汤少面皮死!被我狠批了一下!我去洗手间的一转身回来,梦娜姐失踪了,梦娜夫婿比我还紧张,我们俩分头四搜,最后发现她老人家正坐在隔壁的美发厅里做最后的装扮:吹头发。这时,我的手机频响,四楼的腾讯主持人催我们上去面谈,我让梦娜姐夫看好自己的太座,一个人先上去了。

从上面这段文字,也能看出腾讯大楼里各种设施齐全,从餐厅到美发厅到剧院,一应俱有,楼上的办公楼层更是整齐清爽,腾讯本来让我觉得就一综合性的中文网站全然改观,这是一个正规管理的俱网路、音像、和各种媒体方式于一身的媒体巨人!

在四楼的空中花园里,见到主持人子云,她也是腾讯综合咨询部新闻中心的副主编,没有那种电视台主持人的惊艳,却带着一种知识女性的沉稳,在后来的文学性的讲演中,她的串连恰到好处,不温不火,令人耳目一新。

站立者:主持人杨子云

在电梯上我就碰到科发书业的总编辑张桐先生,经他介绍认识著名的作家也是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的副监事长白舒荣女士,接着,在空中庭院里,几位主要的讲员都到场了,加拿大中国笔会的会长曾晓文女士和她的加拿大裔夫婿,也是来自美国纽约的华文作家王威先生等,还有一位是腾讯网博克的红人杨恒均先生,那天也见识了杨先生粉丝团队的历害。讲演中,杨先生的即兴讲谈每每到观点犀利之处,他的粉丝团队就会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网路的巨大影响可见一斑。

从左至右:梦娜、杨恒均、白舒荣

值得一提的是,我没想到会在首都北京尤其是腾讯的讲坛上能遇到认识知道我的人,我以为我的读者大部分在海外,谁知道那天演讲结束,一位北京的女士走过来对我说:“海云,我是特地来看你的!看到你在海外文轩燕山大讲坛的通知,我上午就来了,他们告诉我改下午了,我下午又来了!”不仅她跑了两趟,而且她告诉我她跟读我的文章好几年了,从开始的小说《冰雹》到我的近作,她一直有读,默默地在那里读着我的文字,远远地隔着太平洋注视着我,这怎么不令我感动和欣慰?!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而我相信像她这样的读者一定还有!

海云和在北京的读者合影

整个中国之行中,我常常会想到这个我不知名的读者,想起她对我的关爱,我心里就有一股暖流翻涌。如果说这次我回国经历了很多温暖的瞬间,这天在腾讯和她的交谈,那短短的几分钟肯定也是最温暖的一瞬。后来我忙着参加大家的合影留念,都没有注意到她何时离开的。

还有一位年轻的文人,是清华的出版社主任派过来观摩的,年轻人参与编辑一本杂志,带着杂志和白纸在会后找到我,希望我能为他们杂志签名祝福,迎着年轻人满眼期待的目光,我真的满心惭愧,觉得自己做得那么少,不过就是多写了那么几行字,却得到那么多!读者对作者的喜爱,作者只能以更真诚更勤奋的笔耕来回报!这就是我这次回国最大的感慨!

腾讯会场现场

张桐接过中国现代文学馆梁馆长颁发的入藏证书,华人文库第二辑的书籍包括《海外文轩的小说集》和海云的《冰雹》均入藏馆中。

入藏证书

从左至右:梦娜、海云、白舒荣、张桐、曾晓文、毛俊宁(九州出版社)

那天的晚宴,这是海外的一桌(国内还有一桌):梦娜、梦娜夫、海云、王威、张桐、曾晓文夫、曾晓文

相关文章:

腾讯燕山大讲坛海云的讲演

文轩小说集和小说「冰雹」成为中国现代文学馆藏书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祝福海云!腾讯是个大讲堂,在国内,腾讯也是大家交流的工具。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海云不虚此行!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