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让我抱抱你……与一弘相会合肥

结识一弘是从新浪开始的,算起来好几年了,新浪里人海茫茫,在茫茫的人海中,我能和一弘相识、相互欣赏,应该说这就是缘分。

知道一弘是律师,刚开始读她的文字,觉得理性的成分多,想来律师的职业使然,慢慢地,发现她的文风里也有感性的情愫,她也开始尝试写小说和其它的体裁。但一直以来,我的头脑中的一弘就是一个身穿职业套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职业女性形象。在一弘送儿子暑假来美国游学之前,不放心的作为母亲的她曾跟我联系,我安慰她让她相信孩子能行!果然她儿子在短短的游学期间快速成熟成长,我从中也看到一弘的母性柔情和果敢的行事风格。

回国前几个月,我就有想法,顺便回国宣传一下海外文轩,也趁机把文轩作协的中国分部确定下来。知道梦娜姐也要回国办理房产事宜并且比我早回国,我就和她谈起了上面那个想法,梦娜老姐对我的建议举双手赞成并一如既往地全力支持。我提到一弘住的合肥就在南京和武汉之间,老姐马上明白我的意思,说她一回国就跟一弘联系看看怎么办。

无论是梦娜姐还是我跟一弘在电话上的几次沟通,都觉得我们找对了人,一弘真诚、踏实、谦逊、值得信任!她从不自夸,却让人觉得能力十足;也许是对中国的社会太了解,她的建议总是恰到好处,包括建议我们从谈“婚姻家庭”主题改为“子女教育”主题,和她的交谈中,我从来感觉不到一位女律师的强势,反而更多的时候感觉到一位与我接近为人妻为人母的文艺中年的温情。我和梦娜姐异口同声:好喜欢一弘!

我特地去武汉接了梦娜姐和大个子姐夫一起去合肥,在火车上就接到一弘的电话,她说她会和她的朋友一起去车站接我们。下了火车往出站口走,梦娜姐问我一弘长得什么样?我说还真没见过一弘的照片呢!不过,有大个子那张招牌外国人的脸在我们两个女人当中,相信一弘可以一下子就把我们从人群中认出来。

随着拥挤的人流我们流出了出站的检票口,没有听到有人叫我们的名字,我们三人站住,梦娜姐刚说:“她们还没到?”我一回头就看见身后不远处两个女性的背影正翘首往里面张望,还听到其中一位在说:“怎么没看到他们呢?他们是三个人……”我立刻断定这两个人就是一弘和她的朋友。

我走过去问:“是一弘吗?”立刻那个身穿灰色大衣的苗条女性欢呼了起来,正是她!她比我想象中的年轻!一弘过来跟我们招呼,然后在我们都准备往汽车停车场走时,忽然对我们说:“让我抱抱你!”她就这样拥住了梦娜姐接着又拥抱住了我!我和梦娜立刻不约而同地泪流满面,原来一弘如此感性!原来人和人之间的爱和欣赏可以如此简单!我们四个女人和一个外国男人在拥挤的火车站出口处,感动莫名又感慨万千地相会了!

张姐、一弘、海云、梦娜

在合肥的一切,一弘安排得井井有条,我们住进了曾经是国宾馆的稻香楼宾,一弘说那个地点虽处闹市但庭院里却是花卉满园、闹中取静,从国外回去的人会喜欢,果然,那是我这次回国住的最满意的宾馆!会场布置得整齐大方,白色的台布上有着一杯杯的清香茶水,红色的横幅上写着“海外文轩合肥子女教育座谈会”,还有两顿美味无比充满特色的徽菜佳肴。

看!有空座吗?

这一切,一弘一手布置,还不肯收我们的费用,最后我不得不说“如果你不收下,明年我就不来了”,她才肯收下我付的宾馆座谈会场地和我们住宿的房间的费用,可后来我想,除去金钱,光那些会场的布置和餐饮的安排,要花多少心思和精力啊?而我们的收获是巨大的,不仅看到一弘杰出的组织能力和办事能力,而且我们为文轩作协的中国分部找到了合适的人选,征得一弘的同意,她成为海外文轩作家协会的中国分部的委员,最重要的是这次合肥试验性质的办讲座的成功,给了我们信心,并为将来在国内办类似的讲座提供了经验和教训。而我和一弘、梦娜间的友情也开始了另一个旅程!文友间的这种同心同德干一件有意义的的事的感觉,真的十分美好!一弘说有一种美梦成真的欢喜,梦娜姐在回程中一直和大个子姐夫不停地感叹这次的合肥之行,忍不住打电话对我说:“海云啊,合肥真好! ”我当然知道她指的不仅仅是合肥,而是合肥的人们,一弘和大家,这次的经历!

我久久地回味与一弘和负责接送我们的张姐分手时的场面,我们在合肥的时间不到二十四小时,但是临走前却是临别依依,万分不舍,一弘和张姐送我们到火车站,冷风中挥动着告别的手臂,我鼻子发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对一弘说:“我要进去了,再不走,又要掉眼泪了!”拖着行李我走进候车厅,梦娜夫妇回武汉,我回南京,我们也要分手了!一个早晨我对两位姐妹说再见,人生没有不散的筵席!坐在东行的火车中,我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人生虽短,我却有幸能遇见这么多值得我珍惜和怀念的人们!

回到南京,我给一弘和梦娜写信:

我刚到家,一边写这次合肥的报道一边就开始想念你们了。 

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不久,但是可以让我回味很久,一弘的诚心和真切,老姐的关爱和相随,我定将铭感终生。我们三人一起创造了一个小小的奇迹,也创作了一份珍贵的记忆。谢谢你们!

 一弘、听众、梦娜、海云、委婉别藏

一弘夫婿为我们摆庆功宴

这个野菜我忘记名字了,特别好吃

我吃到的最好吃的徽菜:臭鲑鱼

大个子姐夫说被扭曲的世界名菜:鹅肝

大个子也敢吃而且吃得光光的鹅掌

 

相关的文章:

合肥海外文轩子女教育座谈会成功落幕

文轩合肥子女教育海云的讲稿提纲和听众提问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渺渺的头像
 #

为真诚的友谊和成功的聚会干杯!

 
牧童歌谣的头像
 #

哇,各个美女,各个苗条! 海云的发型很漂亮。

 
雨林的头像
 #

赞同牧童的评价。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合肥朋友很喜欢美丽的海云和可爱的梦娜,为美好的希望明年再相聚!一弘深深道谢!

 
雨林的头像
 #

这些个水做的女子......

 
阿朵的头像
 #

从海云的文章里,看到了感性的一弘,严谨的一弘。一场讲座,幕后的操办花的心血和时间在照片中全看到了,谢谢一弘的付出!

我还看到一弘先生了,那个戴眼镜的帅气的先生,就是一弘先生吧?

海云,你这一路,山珍海味的,有没有添重啊?牧童老师该发话了:-)

 
海云的头像
 #

阿朵,你又摆乌龙!那是一弘的公子!少年人刚开始长胡须,留着好玩的,显得有点老成,竟然被你指鹿为马。

哈哈哈,不过,这证明一弘年轻啊,跟儿子在一起会被认作一对儿!

 
阿朵的头像
 #

嘿嘿,我心里还说呢,一弘的先生真年轻啊:)

所以我才用了问句啊。我记得一弘的公子是初中生,完全没和照片中的男士联系起来:)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阿朵!看到这,扑哧一声笑了,赶快得让儿子把小胡子剃掉(老公一直让留着),儿子在西雅图夏令营时,营友喊他:鲁迅(称迅爷),感谢海云及时救驾,先生比儿子胖多了,贪吃。

 
霓芃的头像
 #

终于看到一弘了,有气质,在此向照片中各位问好!

 
融融的头像
 #

海云神采奕奕,恭喜满载而归!

问候梦娜和一泓,功劳大大地。

 
天婴的头像
 #

一弘绝对是沉稳美女!

海云,梦娜就不用再夸了,美的来……Kiss

 
春阳的头像
 #

感谢一弘为文轩活动做出巨大贡献。作协有了新鲜血液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现在是大半边了。

 
梅子的头像
 #

养眼,更养心!

 
追梦的头像
 #

多么美丽的友谊,看得我鼻子直发酸。海云,那野菜是不是石花菜啊。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海云和林静儿好!那野菜是鹿角菜,味道挺不错。

 
鐡手的头像
 #

在一弘的一手操办下,合肥的教育座谈会举办的很成功,一弘首功!听海云的长远规划是希望能在子女教育这块领地有所作为,一弘在合肥开了先河。祝福海外文轩不断在创新发展之路上越来越好!越走越顺!

 
萧萧雨歇的头像
 #

感谢一泓。。。

 
予微的头像
 #

“文友间的这种同心同德干一件有意义的事的感觉,真的十分美好!一弘说有一种美梦成真的欢喜!”

一向相轻的文人,在文轩相爱相亲!

 
何音的头像
 #

唉,这玩笑开大了,我尽然一直以为一弘兄是个男人,没想到,真没想到,实在抱歉,一弘先生,谢谢您长时间对我的宽容!

 
深秋红叶的头像
 #

温馨美好的文友相会,感人的友谊。海云笔下,不仅看到了可亲可敬可爱的一弘大律师,还有一睹美女们的芳容了,谢海云:-)

 
抱峰的头像
 #

美人美情美好!

 
anna的头像
 #

那野菜会不会是苦菊啊?安娜冒昧一问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安娜好!是鹿角菜。

 
杏子花开的头像
 #

倘若海云、梦娜和一弘姐没有那份真挚的信任与坦荡的爱心,美好的相聚便无法实现啊。

读完这篇《让我抱抱你》,眼睛又一次湿润……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