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雪花吟

   

  

  雪花吟

 莎拉·蒂斯代尔

  

雪精灵,雪精灵,

飞呵,飞呵,漫天飞。

如果我是你,

那该有多美,

轻轻地、轻轻地自由天空里。

 

犹若一颗星,玲珑又晶莹,

飘呵,舞呵,

飞近,飞近,

我的心上人,

踏雪把路归。

   

我将飞向我的爱

似雪花狂飙中,

去,

去,

在他温暖的唇上。

 

           

 

 

  

      Snow Song

 

 by Sarah Teasdale

 

Fairy snow, fairy snow,
Blowing, blowing everywhere,
Would that I
Too, could fly
Lightly, lightly through the air.

Like a wee, crystal star
I should drift, I should blow
Near, more near,
To my dear
Where he comes through the snow.

I should fly to my love
Like a flake in the storm,
I should die,
I should die,
On his lips that are warm.

 

 

 

 

 

 

                                                                                          图片源自网上



分类: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挺好。

 
岩子的头像
 #

谢谢~~见笑了。

木桐白云周末快乐!

 
雨林的头像
 #

原来莎拉 蒂斯代尔 写过很多美丽的诗。 我在网上查到以下介绍。 谢谢Yanzieurope 引导我知道这些。

"莎拉 蒂斯代尔(Sara Teasdale, 1884-1933)是美国浪漫派女诗人,她生于密苏里洲的圣路易斯,是美国第一个哥伦比亚大学诗歌学会奖(即后来的普利策诗歌奖)和美国 诗歌学会年奖得主,她同玛丽安 穆尔(Marianne Moore)和托马斯 艾略特(Thomas Stearns Eliot)一起,是继美国诗坛惠特曼后经过多年沉寂而崛起的又一片天空。

    莎拉几乎一辈子都在写有关于爱情、自然和死亡的诗行,她退却到 自己的内心世界,静静吟唱她的爱之歌,诉说人间的喜怒哀乐,编织爱情的悲欢离合。她的诗感情真挚,语言洗练,朴实无华,富有感染力。更为奇特的是,由于莎 拉的清教徒信仰,死亡在她的笔下完全没有了恐怖和狰狞,甚至显得很“善良”,与“活着”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叔本华曾经希望有人能撰写出这么一部悲剧: “他要描写,在任何艺术中,人类的大导师几乎全部遭灾殉难;他要描写,除了极少数人外,他们从未被赏识和关心,反而常受压迫,或流离颠沛,或贫饥寒交迫, 而荣华富贵则为少数碌碌无为者所享受。”萨拉就是叔本华这样的“一个”。
    1933年,莎拉孑然一身,服下大量的安眠药,躺在纽约家中的浴缸里,温暖地睡过去,再也没醒来。"
    

 
岩子的头像
 #

谢谢你的补充介绍,雨林。Sara Teasdale也是我通过一位博友认识的,可谓一见钟情。

断断续续将她的十好几首班门弄斧成了中文。见你喜欢,再放进一首最近的拙译。

问好~~握握~~周末快乐~~~~

 

 
刘瑛依旧的头像
 #

又在这儿读到了岩子的美诗!

 
岩子的头像
 #

问好,瑛子!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