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与子蕴姐相聚北京城

子蕴姐是雨林介绍来文轩的,读了几篇她写的回忆录,不知为何,我认定她在加拿大,后来才知道其实她是老北京仍住在京城里。

文轩征字,想为网站的首页题图找到有份量的题字,子蕴姐的面子,为我们找到了国内颇负盛名的书法家邓灿先生题字,

正好我要回国,就和子蕴姐约好我和她北京见,她说要送一本她的书给我,我也正好回送她我的书,还请她转送两本我的书给邓灿先生。

在北京的第二天一早我就去参观了皮卡书屋,与几位创办者相谈甚欢,转眼个把钟头就过去了。这次回国,我没戴手表,先生说我一个人回去,就我这丢三落四的性情,表带回去八成带不回来。反正手机上有时间,我带了两个手机回去,可谁知手机上的时间原是美国时间,即使用了国内的手机卡,时间仍然与北京时间没对上。时间上一混乱,我就吃不准了,等得知与子蕴姐相约的时间到了,我急急忙忙地告辞,幸好书屋的几位朋友也要走,他们有车,把我送到宾馆的大门口,我下了车就往玻璃大转门奔,还没进去,就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宾馆的大厅里站着并冲着我笑。我急走过去,边走边肯定地叫着:“子蕴姐!”“海云!”子蕴姐的声音也是充满了肯定,我们俩相视微笑,那么熟悉那么自然,仿佛我们认识了很久一样!可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我有些抱歉地问子蕴姐是不是她等了很久了?因为去一个书屋时间上没掌握好让她等了。子蕴姐宽厚地笑着说没关系是她早到了,她说一眼就看见正走进来的人是海云。子蕴姐跟我看到的网上的照片一模一样,只是更加雍容华贵,她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优雅,言谈举止间令我有点恍惚地走神般得发傻。子蕴姐建议我们就在隔壁的一家餐厅里边吃边聊,她告诉我昨天她先生开车送她过来认门儿,还特地去隔壁的那家餐厅亲自尝试菜肴的口味,觉得不错才决定今天领我过去的,光是这份细心和诚心就令我温暖无比、感动万分。

我赶紧去房间取给子蕴姐和书法家的书,拿了书下来,跟着子蕴姐来到隔壁的餐厅,子蕴姐点的菜:刺参小米羹,辣子鸡丁,和富贵鱼二吃。那个刺参小米羹很美味,辣子鸡丁也好吃就是太多我们俩没能吃完,鱼做得也很好。

我们边吃边聊,从她的书到我的书,从文轩到写作,从家庭到人生……难以相信我们第一次见面,竟然可以聊那么多的话题!

子蕴姐的书在台湾出版,这样一位与共和国同龄人的经历之书,在台湾受到了极大的关注,一版之后又再版,正如闻黎明所评价的:“子蕴的这部回忆涉及 的场面,比不上龙应台的《大江大海》广阔,但我相信它会走进大陆版的《大江大海》。尽管子蕴的创作数量远不及龙应台,但我仍固执地期盼子蕴成为大陆的龙应台。”

子蕴六十年曲折的人生,从共和国初期的童年到文革知青的青年,改革开放的中年和见证今天的知天命之年,这是一个时代的缩影,更是一代人的心声,所以能引起的广大读者的共鸣!即使没有经历过那些个年代的我,从子蕴姐的文字里也读到很多的人生哲理和感悟。子蕴的《跨越文革的人生岁月》被誉为大陆版的《大江大海》实不为过!

子蕴姐的书和送我的丝巾

与子蕴姐的一席谈,令我感触很多,可惜时间有限,我接下来跟出版社有约,从中关村到清华还有段距离,跟子蕴姐抢午餐的账单没抢到,本来还很想请子蕴姐喝杯咖啡,一看时间也不够了,只好匆匆与子蕴姐告别。后来的几天,包括在合肥的演讲会上,我都戴着子蕴姐送给我的中式丝巾,我好喜欢那丝巾的中国味道,上面有三排中式盘扣,盘扣扣好,就像一件衣服一样,既可以围在脖子上,也可以披在肩上,那上面红色的花朵总让我回忆起子蕴姐那温暖的笑容。

子蕴姐,我会常想念你的。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阳的头像
 #

子藴姐,我们都会常想着你的。。。

 
清扬的头像
 #

时间混乱我是有同感的,我是早到了,害的对方也要早早离开研究所来约会。

最后说一句“海云变了”。节日快到了。祝圣诞快乐!

 
海云的头像
 #

哈,你如果指我的发型,我是有苦难言,改天得空写一篇这次的黑妹头(我女儿说的整个一黑女人卷毛头)。:)

 
天婴的头像
 #

呵呵,我等不急了,快讲黑妹头的故事。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还想看看另一个角度的海蕴会晤!

 
子蕴的头像
 #

谢谢海云,本应子蕴姐先写的,我早就跟雨林说了,我也要写“初会海云”,谁知忙得居然让海云抢了先,你的真诚、文轩朋友的真诚让我感动,令我温暖,我得马上写我眼中的海云了,朋友们,等着看海云的靓照吧!

 
海云的头像
 #

子蕴姐,要不是我这次带的是平板电脑,照片无法上传,这篇文章早出来了!这两天回来仍在倒时差,睡不着觉,正好,写文章。一个人坐在黎明前的黑暗里,思绪如飞,刚刚过去的中国之行,一幕一幕浮现在我的眼前,这些文字就那么自然流淌着,让我想起这一路上相遇的文友,心里温暖无比。感谢上天,我是如此幸运,此生能遇到你们。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美丽的相遇定格在时间的长空里,等着看你们的靓照。

 
雨林的头像
 #

子蕴和海云,最初吸引我的是她们的文笔,相处下来,文章的事,都退到背景里面,让我深深感叹的,是她们性情中内在的那种大气。这也是海外文轩融入我生活的主要原因吧。

 

 
海云的头像
 #

雨林,我们相约明年一起回北京与子蕴姐再见,如何?我老想着我欠子蕴姐一杯咖啡。回程中经过北京,我和我的好友去了世贸天阶(李春天电视剧的结尾处),那里不少不错的咖啡馆,就那里了!:)

 
阿朵的头像
 #

第一次见面就一见如故,可见文字早已让你们彼此熟悉,这也是缘份了。

等着看子蕴姐笔下的和海云有约。

 
予微的头像
 #

在网上看文字,灵魂更容易更直接相知相惜!

大家的文字对味儿,就会一见如故!

 
天婴的头像
 #

下次咱组团聚众回国,那该多有趣呀!

 
海云的头像
 #

你说你主意是不是够多?!明年夏天文轩的两本书出版,我会提倡大家一起回国,相聚北京!

 
梅子的头像
 #

海云,如果你明年夏天回来,我一定去北京拜访你!

 
海云的头像
 #

一言为定,梅子姐。

 
梅子的头像
 #

一言为定!

 
天婴的头像
 #

夏天啥时间?只要不和我们拍电影冲突,我就去。

 
海云的头像
 #

要不明年的电影,放到北京去拍?

 顺便问一句,小说改剧本(电影),你在行吗?他们在问我,说是让抢手改还是我自己改?我正纠结呢,枪手吧怕变味儿,自己吧,没经验。

 
天婴的头像
 #

没法去北京拍,因为明年的电影讲的是海外的故事。有国内70,80年代家里的景,我们准备搭摄影棚。

剧本最好是自己写,枪手写出来就不原汁原味了,也许还是一个好故事,但已经不是你想要讲的故事了。例如,life of Pi,如果看过小说,就会觉得那个电影太“淡”了。给你一个American Beauty剧本的样子,看看,也许会对你改剧本有启发。其实不难,因为故事是你的,如果让你两个小时内讲完你的故事,你比任何人知道该如何讲。

http://mypage.netlive.ch/demandit/files/M_BFNO38KLSZ567NYSJ29/dms/modul_...

 
子蕴的头像
 #

你们要来北京?子蕴姐可害怕了,怕“大寨梯田爬上额头”怕“雍容被臃肿替代”,怕海云,雨林吹嘘的子蕴姐经不起考核,哇哇!只好开春就跑步减肥,黄瓜皮贴脑门儿减皱……任重而道远啊!

 
牧童歌谣的头像
 #

啊,明年夏天回北京?  算上俺一个! 

 
一休的头像
 #

第一眼看, 以为子蕴坐轮椅呢, 第二眼以为你们俩在卫生间的化妆室呢, 刚明白那是饭厅。

很亲切! 

 
追梦的头像
 #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到时别忘了通知我们澳洲支部。

 
海云的头像
 #

哈哈哈,澳洲支部,忘不了,你和老随可不就是澳洲支部的大梁吗,看来我得找个机会去趟澳洲,不对!我们北京相会就省了我跑澳洲了,可我又特想借机去澳洲,纠结啊。:)

 
不失初心的头像
 #

Smile

Laughing

太美好啦!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