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77年考大学(下)

青年点的知青,又都回到农村参加高考。 

由于点里的知青都是设计院的子弟,考试之前,全体知青都陆陆续续回城复习去了。我们一回青年点,发现面临的第一个挑战是,由于无人住,加上十二月的东北严寒,睡觉的炕,全都冻裂了。而且根本无法烧炕,一烧火,烟就从裂缝里冒出来,湿气也会往上反。 

跟我挨着睡觉的高姐姐,悄悄地跟我说,“百草,吃完晚饭,带上你要看的书,什么也别讲,跟我去我的亲戚家睡觉。”用眼睛溜了一下屋里的其他人,唉,心里挺矛盾的,跟高姐姐走,肯定休息的好,不过好像有一点那个哈,好像不是跟大家有难同当。高姐姐看我在犹豫,急急地跟我解释,“小草,其实别人可能也有地方去,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咬咬牙,好吧!管不了那么多了,还是跟高姐姐找好地方睡觉吧。后来知道,并不是所有女知青都找到了暖和的地方睡觉,没能做到跟大家有福同享,让我一直心存歉意。 

考试前的最后一项事情,填高考志愿。 

77年,辽宁高考一共让填四个志愿,而且大学中专,统一用一张试卷。当时还听说,大家都必须填“服从分配”这个志愿,那么就剩下三个志愿要填了。 

拿着志愿表,心里开始翻腾,报不报父亲指定的东北工学院?东工是国家重点院校,在辽宁几乎是最好的学校了。我认定考上大学的可能性,基本接近于零,报中专,也许还有一线希望。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博一次,反正本来就不准备参加这次高考,就权当一次练习吧。 

我的高考志愿:

东北工学院

沈阳机电学院

冶金专科(这个是中专)

服从分配

 

   辽宁那年考四场,数学,语文,党史,物理和化学一起算一门,每天考两门,一共要考两天。 

   那时,高考的考场设在公社(就是现在人们讲的乡政府所在地),我们要顶着严寒,走八里路去公社考试。每天早上,大家吃好饭后,知青的食堂再给每人发一个大饼子,带上算中午的干粮。这还要感谢设计院的带队干部和食堂的几个知青,帮忙给大家开饭。 

农村的考场非常简陋,一间间教室,只有前排靠黑板的地方有一个炉子。按考号,我的座位是在教室的最后一排,考试时,写字都要不停地给钢笔呵气,要不钢笔水会冻住。 

四场考下来,感觉数学和语文考的还马马虎虎。化学考的最糟,因为在中学时只学过无机化学,辽宁那年的化学题,一半是我没学过的有机化学,那些题,干脆给开了天窗。物理部分,虽然答上了一大半,但没有发挥我的真正水平,很不理想。党史,就是到今天,也不知道人家究竟给了我多少分,因为没有一道题给出完整直接地答案,完全是凭着以前上中学时知道的一些,加上父亲的讲解,再按自己的理解,作一般意义的回答。 

在以前读书的生涯里,到高考为止,我在学校的成绩,无论什么课,几乎都没在95分一下过。所以,按我的理解,考大学每门至少也得90分,才会被录取。一考完试,就心灰的不行,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感到这样失败过,恨不能这次考试,就是一个荒唐的梦。  

知青们大家结帮走回青年点。有那么几个自我感觉良好,而且复习了很久的女生,一路上,在大声争论数学里的一道题。因为那道题,试卷给了一个角度的值。她们高声地说,“给的那个角度值,就是骗人的,根本没用。”我当时心里都烦透了,第一次,非常大声地喊了起来,“统统不要吵了,那道题是数学课本上的习题,角度刚好用得上,最后结果是xx。”一时大家鸦雀无声,惊讶的目光都落在了我的身上。什么都不想解释了,我甩甩头,迈开大步,当时就在心里定下了目标,明年,要统统考90分。 

上帝,没有给我参加第二年高考的机会。 

考完试,回到青年点后,大队开始催知青出工。这回,没有任何犹豫,我义无反顾地, 成了点里的第一个带头回家的知青。据说我走后,在大队和青年点,掀起了悍然大波,大队的干部非常生气我的举动,而那些一直抗着,没去队里干活的知青,也都乘机跟随我,蜂拥回城了。唉,好像是无心地领导了一把坏潮流。 

从农村回家后,郑重跟父母宣布,“什么也别问,考的不好。让我看一个星期的电影,看完后,我会好好复习,明年上大学。” 

体检名单公布下来,我居然榜上有名,这太让人吃惊了,难道大学要不及格的学生?!父亲也非常认真地问,“小草,你到底考的如何,都是怎样答的题,我要算一算,你究竟考了多少分。” 

拿到大学入取通知,看到我的第一志愿赫然列在上面,在心里悄悄地对自己说,哇,进大学真的不用全及格啊! 

人生,就这样向我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注:77年,东北工学院对辽宁学生的最低录取线是200分,也就是说,每门课的平均考分是50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上帝真是管的宽,连百草考试的事情也管上了,呵呵,何止进大学不用全及格人家工作都不要求大学毕业呢。

 
百草园的头像
 #

木桐,上帝是挺眷顾俺的,所以俺没计划显示俺能都靠90分的实力了。

 
春阳的头像
 #

我也是那次才知道,"进大学真的不用全及格啊! " 呵呵。

 
百草园的头像
 #

呵呵,彼此彼此。

 
雨林的头像
 #

你们俩哪一科没有及格? 后来可补回来了?

 
百草园的头像
 #

雨林,党史和理化肯定没及格,嘿嘿,上大学了,没人让补考。

 
阿朵的头像
 #

哇,还真是往事历历在目啊,这样我想起很多电影里的情节。。。。。。

 
百草园的头像
 #

阿朵,是像讲故事、过电影哈。

 
梅子的头像
 #

各有各的不容易,辽宁那个冰天雪地,真的可以冻住钢笔。

百草真有个性!

 
百草园的头像
 #

梅子,那时用的都是那种自来水钢笔,现在想想都不可思议。

 
若慧的头像
 #

百草,好艰苦的考试啊,情节真可以上电影了,我看比那“高考1977”的电影都吸引人,那部电影我都没看完。你的文字字句句打动我的心。

 
百草园的头像
 #

若慧,当年的大学生恐怕每人都有一段难忘的经历。那些日子只要一想到,许多事就历历在目。

 
渺渺的头像
 #

百草是不幸的,摊上了一年上山下乡,百草又是万幸的,去了一年就有可恢复高考制度的改革,终于如愿离开了农村跨进了大学门。那是在三十五年前的故事,“进大学真的不用全部及格”,如果是在现在万人过独木桥的高考今天,恐怕是门都没有的事了。呵呵!

 
百草园的头像
 #

渺渺,我们当年真算幸运,高考只要复习30天,现在的孩子要多少年的苦读啊!

 
刘瑛依旧的头像
 #

百草原来是”东北银“?

 
百草园的头像
 #

是滴,俺是出生在江南,长大在东北的地地道道滴东北银。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