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77年考大学(上)

这篇博文是我忆海拾贝系列里的一篇文章。看到梅子、若慧、春阳都贴77级考大学的文章,才惊觉,考大学已经是35年前的事情了。】 

   自从76年下乡以后,中国经历了许多变化。首先是毛泽东去世了,然后是华国锋把四人帮给揪了出来,后来是邓小平取代了华国锋。 

   我的政治触觉很迟钝,没有想到这些巨大的政治变动,很快就会影响到我的命运。 

   每天,还是一心一意地去照看那群可爱的猪(我在下乡时,当过猪倌)。  

   时间飞逝到77年的深秋,青年点的许多知青,开始窃窃私语高考的小道消息。许多头脑灵活的人,已经悄悄地离开了青年点,回城复习去了。我虽然也知道了这个信息,但没有动心要高考,主要是,认为考上大学的机会几乎是零。自己太清楚了,我们在中学里学的东西太少,不会有机会考上大学的。 

   家里连着来了两封信,第一封信是让赶快回家,第二封信就更直接了,让火速回家,复习功课参加高考。看了两封信,还是没有动身,当时心里就是一个念头,时间不够,复习也没用,不会考上的。 

   妈妈亲自来到了青年点,这是下乡以来,她第一次来农村看我。她生气地责备我,说我太不听话了,也太不懂事。其实,父母应该是非常了解他们的女儿,这么多年来,由于一直过着到处寄养的生活,我行我素一直是我不变的风格。不过这回,妈妈坚决要求,让我听他们一次。  

   而我自己,本来只是准备放弃77年考试,还是想参加下一届的考试的。我认为,这样会有比较充分的时间复习和学习,无论如何,高考,是我离开农村的最好机会了。  

    最后,还是向妈妈让步了,跟着她回家了。  

  到家的那一天,算了算,去掉要回乡考试的时间,还剩不多不少30天来复习高考。  

一回家,吃过晚饭,父母马上说,我们开一个家庭会议吧。会议的主题就一个,这次高考,百草应该考文科还是考理工科。当时连想都没想,我冲口而出,“考文科。” 之所以这样回答,是因为心里觉得,学文,就是天天看小说,那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而且自信满满地认为,考文科,考取的机会大。可父亲马上斩钉截铁地回答,“不行!你没看见耍笔杆子的,文革时都受到了冲击吗!考理工,必须学理工科!”我张了张嘴,想反驳他们,一眼瞥见父亲坚定绝然的表情,就把自己的话吞了回去。最后,轻轻地说,“好吧,考理工。” 

   说出那句考理工的话,在以后的31年里,我都没有后悔过。反正虽然学理工,可没人能阻止我看小说。不过到了2008年,真的要自己写东西了,才发现读和写是那么地不一样,常常是心里有千言万语,而下笔根本不成文。曾经非常懊恼过,当年为什么没坚持一下,去学文呢?  

    现在想想,学什么真的不那么重要。理工的底子,也教会了我,写文章的逻辑性,也让我明白,一篇文章里要有一个中心,要有高峰和内容(故事)。自己的水平就是这样,只要是慢慢的一点点地在进步,只要是自己觉得是一种享受,写的好与不好,并不是很重要的啊!  

   父母看我同意考理工了,好像都松了一口气。  

   让人惊讶的是,父亲马上像变戏法似地,手里变出一大叠文革前的历届高考试题,最上面的,是一份数学试卷。父亲说,“看看吧,你能做上来多少。”拿过试题,试卷上的第一道题是“请给下列方程,进行因式分解。” 我抬起头,问父亲,“什么是因式分解?”父亲当时的表情,让我终身不能忘记,失望、痛心一一写在他的脸上。这是父母,对他们这个一直让他们放心的女儿,第一次流露出来的失望和不满。我的心被深深地刺痛了,也暗下决心,一定,一定要考上大学,即使不是这次,下次也一定要考上!  

   父亲马上改变了他事先给我制定好的复习计划。他说,“百草,你的复习时间不多,就一个月,你无法把所有的东西都看一遍。这样吧,我们放弃做这些以前的高考试题。数学,你就把你中学的数学课本都拿出来,自己把课本看一遍,能把习题做了更好。物理我会帮你串讲一下,化学就靠你自己了。”我接过话来,“语文我有把握不复习,只要试题有写作文,应该没问题,可是,没时间背党史了。”父亲说,“我来看看政治的复习大纲,到时给你讲一下重点。”  

     一共九本数学课本、三本物理课本、两本化学课本,都静静地堆到了我面前,这回真是没商量的,要一本本地啃过去了。  

    一看到因式分解的例题,真是恍然大悟,这是我最拿手的东西啊! 

     父亲的物理串讲有三个学生,一位老高三的大哥哥、一位跟我同岁的男孩子、再就是我。每天晚上他讲一到两个小时,后来他告诉我,三个孩子里,那位大哥哥基础最好,不过我反应最快,他对我考上大学有信心。  

30天飞快地过去了,因为我的个人关系还都在农村,必须回到下乡的地方参加高考。 

临行前,父亲帮着确定了要报考的学校,我自己认为就报中专算了,因为实在没时间复习所有的东西,只要能离开农村,中专也不错。可父亲这次又非常坚定地让我报考他的母校,东北大学(当年的东北工学院),而且必须要子继父业地学电。不想再跟父亲争辨了,反正到农村真正添志愿书时,是我说了算。(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若慧的头像
 #

百草,原来你也做过知青,而且是从那里走进大学,不容易。你父母亲对你负责的所做所为让我感动,如今你也像他们一样爱着自己的孩子。

 
百草园的头像
 #

若慧,是滴,俺当过一年知青,十七岁下乡,十八岁上大学。上天很照应我,让我有这些宝贵的经历。

 
春阳的头像
 #

“什么是因式分解?”我笑了。咱们那时候真可怜,呵呵。

 
百草园的头像
 #

春阳,那时真是把学的东西都忘了。父亲当时失望震惊的表情,让我终身难忘。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真是有个性!

 
百草园的头像
 #

嘿嘿,木桐,有时很吃自己我行我素的亏呢。

 
梅子的头像
 #

各人有差异,但心中无数、仓促上阵是共性。

谢百草"加盟"。

 
百草园的头像
 #

梅子,呵呵,这篇是以前写的,贴上来跟形势。

 
一休的头像
 #

好看!因式分解--是成语吧? 看着眼熟呢。。。

 
百草园的头像
 #

哈,一休,看来你也是一个小滑头。知道你是文科出身,不会因式分解就原谅你了。

 
雨林的头像
 #

文轩里还会做因式分解的, 请举手啊。

给一休:

因式分解(分解因式)Factorization,把一个多项式化为几个最简整式的积的形式,这种变形叫做把这个多项式因式分解,也叫作分解因式。在数学求根作图方面有很广泛的应用。a^2+4ab+4b^2的分解

 
一休的头像
 #

再用大白话翻译一下行不? 给写个因式。。。

 
雨林的头像
 #

哈哈, 看来要请清华的高材生们出马....

 
追梦的头像
 #

来个简单的吧

XX-3X+2=(X-1)(X-2)

谁会打数学公式? 平方怎么打?漏怯啦。

 
木桐白云的头像
 #

X2     先在WORD里面打好,然后复制粘贴上来。首先输入X2再将2拉黑然后点格式--字体---上标!就OK了

 
追梦的头像
 #

谢谢木桐兄。再出一道题

   X2     + X - 6 = ?

 
百草园的头像
 #

=(x+3)(X-2)

给发奖吧。

 
予微的头像
 #

百草幸运啊,有这么好的复习材料!居然家中还存有文革前的考卷!它们是如何劫后余生的?

 
百草园的头像
 #

呵呵,予微,我父母是设计院的工程师。高考一恢复,这帮臭老九就蠢蠢欲动,设计院有专人油印文革前历届高考题。可惜俺的水平无法做那些题。

 
阿朵的头像
 #

复习30天就考上大学了?百草真不简单呢!

 
百草园的头像
 #

是滴,30天复习,一天不多一天不少,让俺成功地混入了77级大学的队伍。

 
深秋红叶的头像
 #

虽然不是77年高考,但也有三十多年了,回想起来还好像是昨天的事,过关斩将,刻骨铭心啊。

 
百草园的头像
 #

红叶,当年的大学生,个个都有一段自己难忘的经历。

 
渺渺的头像
 #

百草真是了不起啊!从看着“因式分解”的题目发愣,到考上大学,这中间的三十天是不平凡的三十天哦!学理工科的人对这种题目都不会陌生的,不要说很多的数学公式都是由因式分解推导出来的,这都是我教数学的老妈教我的哦!

 
百草园的头像
 #

渺渺是数学高手,呵呵,俺目前都忘了。

 
夕林的头像
 #

大家的故事有共性,也有个性。我也想上中文系,父亲坚决不同意!谢谢分享你的故事,很亲切。

 
百草园的头像
 #

呵呵,我们现在不是自己在涂涂写写的,就算自己给自己开了一个中文系吧!

 
梅子的头像
 #

百草这话好。

我因为偶尔涂鸦,总被人问“你那时为什么没有考中文系”,现在我们“自己开了个中文系”!好!不过到底不比人家科班出身,诗词歌赋无所不能。

 
百草园的头像
 #

梅子,可不,俺从来都不敢进诗歌的坛子,就是因为自己知道根本看不懂。当然也更不敢在那方面涂鸦,怕出丑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