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也说黑车

和出版社说好,我要领取一百本书,预备带去中国其它的城市,可我并没有明确的概念,一百本书有多重?


在北京时间有限,一件件事情安排得很紧,去出版社办事处取书的事就安排在一大早。那是我到北京的第二天,时差的关系,我凌晨两点就醒了,天太黑外面很冷,我就跑到酒店的大堂里上网,六点多,天仍没亮,我在北京的晨光微露前走了一大圈,跟着几位遛狗的北京老人家的后面,感受着北京清晨的静谧和安宁。

七点半过后,我就站在酒店门口的马路上,试图拦到一部出租车,我忘记了这个时候是北京城清醒的时候,上班的高峰期,不仅车子大排长龙而且出租车一车难求。我不停地举手,不断地失望,直至快死心了,忽然,有部黑色的私家车停在我面前,司机探出头,问:"要坐车吗?"我先是一喜,进而便是支支吾吾:"你、你、你不是出租车,我、我、我••••••"司机很和善地说:"我这是私家车!你要上哪儿?"我仍然不明白:"你没表,我怎么付你的钱?"司机大概看出我的傻帽儿,耐心解释:"你告我你上哪儿?我告你价钱。"我犹豫该不该信任他?这一犹豫,就听到被这部车子挡住的后面的司机大声的咒骂:"你丫走是不走?"虽说知道那人骂的是跟我说话的司机,我还是惊跳了起来,赶紧摆手摇头,让那私家车司机往前走,我得好好想想。

站在马路边一边继续试图拦一部出租车,一边在脑中快速地思索着刚才发生的事情,觉得自己是不是多虑了。又一个十分钟过去了,我还是看不到任何空的出租车,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辆深色的私家车停在我面前,一位中年男人探出头来,问:"要车么?去哪儿?"我决定豁出去了,回答:"去五道口那儿•••••••"他笑着说了一个价钱,我也没听清楚,这会儿多少钱都不重要了,我只需要一部车能把我送过去。坐进车里,感觉车里很舒服,没有出租车的隔挡板,显得很宽松,也比出租车干净,暖气开得很足,音乐轻柔动听,我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和司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了开来。我了解到这位男司机是河南人,在北京生活了十年了,从刚来北京的艰辛到河南家乡的落后,他说得很清晰,我听得很起劲。就这样车子停在我要去的楼下,我问司机可否等我五分钟,等我把书取了再把我送回宾馆,他立刻说要跟我一起上去,还说我这样的文化人如何能拎得动那么重的书?还真是多亏他,一百本书的体积只是两个正方体的纸包,可是真重!

这位司机拎着绑着纸包的捆条,我看得到他手指都勒出一道深深的印记,感到特别不好意思,他把我送到宾馆又从宾馆的行李服务处要了个推车,把我的两包书放在车上,本来还说要帮我送上去,见宾馆的行李员过来接手才作罢。我无以为报,只把该给他的车费多加了二十元,可他发现我多给了,像打架一样地一定要还给我,说老师是教育人的灵魂工程师,为我做点事是应该的,我说我不是老师,请他一定收下袋里钱,让我能略表感激之意,最终他才收下离去。

回到家乡的一个晚上,我与父母去夫子庙吃小吃,回程想拦部出租车,也是一车难求,站在马路上喝冷风,即将放弃乘出租车的念头,正准备移步去乘地铁或公车,一部红色的私家车停在我们面前,里面的驾车的一位中年女性探头问:"要车吗?"有了北京的经验,我已对所谓的黑车完全能接受了,忙应着:"是。",同时拉开车门就准备上车,可老父不肯上车,高声提醒我:"这是黑车,不是出租车,不能坐!"我挥挥手让老爸上车,告诉他没事的,我在北京也坐过这样的车,老爸显然觉得我掉以轻心,非常勉强地上了车。我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让司机听到我们父女的有关车子身份的争执和对她的不认同,女司机宽容地笑了笑,对我说:"没得事,我们习惯了!老人吗,小心一些可以理解。"我又开始我一贯的打破沙锅问到底:"总被人怀疑,多难过啊?为什么不去出租车公司挂个牌呢?"她一边开车一边和我聊天:"这样子自由啊,南京的出租车一般都是一车两司机,一个人白天开,一个人晚上开,共同分摊出租车公司的费用。我家不是只靠我赚钱,我只白天开车,刚才天黑了正准备回家,我家就在夫子庙附近,看见你们一家三口就顺便问一声。我比较喜欢自己开车的自由,多赚少赚而已。客人的态度我们已经见惯不怪了••••••"

说来也很有趣,我老爸总担心我回国会被人骗被人抢被人偷,不仅他如此,大概我这人给人一幅糊里糊涂的样子的印象,无论是在武汉跟梦娜姐在一起,还是在合肥与一弘在一起,她们看见我手忙脚乱地拎着包包,总会提醒我包包拉链拉好,包包放在身前。老天眷顾,至今我真的还从来没被偷过更别提被抢了;不仅没被骗过,而且总遇到好人!我很喜欢与陌生人聊天,总能在一次次别人的谈笑中看到那份良善和真诚。

不知道是我幸运还是这个世界本来就很美好?!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海云是幸运的,人性也是善良和真诚的。

 
呢喃的头像
 #

车黑人不黑是海云的幸运了。

 
好奇的头像
 #

谢谢分享。我还没敢坐过黑车,下次真该试试!

 
Lao7的头像
 #

“车黑人不黑”, 与制度、特权有关系, 出租车公司的司机,每天“上贡”数百元!黑车, 赚一点就是自己的。最好的办法, 用手机录下讲好的价格;要是在晚上, 问一下司机的电话或车牌, (至少假装)告诉朋友, 让有黑心的人也不敢下手。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欢迎海云回来! 真勤奋,一回来就发文。  我在北京也坐过黑车,也是非常善良的司机,和海云的感受一样,还是好人多!

 
海云的头像
 #

还在中国。:)还要去北京呢。

 
熊猫的头像
 #

是啊,我也听说, 出租车公司的司机不易谋生。去年我回国时,也体会到叫出租车的难处,但是我妹妹不让我坐黑车。。。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好人当然是有的,有时候还有顺带不要钱的呢,可也不能由此断定都是这样好。很多人可能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雨林的头像
 #

海云还去了武汉?会不会也写一笔?期待。

子蕴姐给我提到,等你有时间发照片给她以后, 也要写一篇初会海云。

 
海云的头像
 #

是的,我这次回国带的是平板电脑,不能上传相机里的照片,得等我回美后才能处理照片,我发的照片都是别人拍的,在我的伊妹儿信箱里的照片。子蕴姐和我见面的故事我也会写,很多精彩的回国篇章,都得等我回美之后才能慢慢写出来。

 
予微的头像
 #

我在北京也坐过“私车”,还是警察在旁,说,这地方没什么车,公车很少,你就坐吧。哈哈。也没贵多少。

在北京我碰到过两个好司机。要写出来,就是懒。

 
渺渺的头像
 #

你运气真好!我是不敢乘的,经常碰到宰你没商量的事,让你欲哭无泪,呵呵,祝你好运!

 
鐡手的头像
 #

请渺渺给咱说说打黑车上当被宰的经过,也好帮大家擦亮眼睛,避开那些良心大大地坏了坏了的黑车。

 
鐡手的头像
 #

归归,黑车的士还这么有市场啊?需求蛮多的嘛!赶明儿俺下岗了,也去干这一行,俺肯定会做一位服务态度巨好的黑司机。    ^_^

 
抱峰的头像
 #

向在这世上打拼的人致敬!他们如此地艰辛,善良!

人美文好!读时一股暖流油然而生。

人们,拥抱这个世界吧!

 
渺渺的头像
 #

在上海,人们通常比较信任“大众”“强生”的出租车,可是我就不信这邪。话说有天从理发店美容回家,因为天气要下雨了,也不想去乘公交,迎面来了一辆深红色的出租车(或许是套牌未知),我想也没想上去就坐。十分钟开下来,到我家门口是十五元钱,给了司机一张百元钞票,找回了八十五元钱其中有张是五十元的。第二天进菜场买菜付钱时,拿出五十元钱付账,卖菜的第一秒钟反应就是“这钱是假的”不收。我不死心,又连走了好几个超市,商店,大家众口一词“假的”,本来十五元钱的车费,付了六十五元。后来看见媒体说,这种深红色的车,套牌的,多唰客户车费的(因为我们也有交通卡付打车费用),找假钱的,带客人绕路的,总之五花八门。以后再也不敢乘这样来路不明的车啦!是否是黑车还是不是,大家自己评判吧!

 
鐡手的头像
 #

慰问一下渺渺,肯定是碰到良心大大滴坏人了,真是那句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渺渺的此次经历再次告诉我们,以后接到大额面钞时,一定要仔细查看。

 
anna的头像
 #

俺家已经有两张假五十了!跟渺渺一样出租车司机找的零钱。不过,还是相信好人多。几年前下暴雨的一个八月傍晚,蛋糕店送货员开小面包车为帮我(冒小雨骑行五十公里从句容抵达南京中山门后实在无法冒暴雨再骑行十五公里回城西的家,自行车无法放在出租车后备箱)和自行车回家,让女朋友等了好久,还不肯收钱!硬塞了一百元说请她女朋友吃晚餐才收下。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