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中译文:卡尔-“我的祖父”

Carl是阿朵的长子,我在加州时,跟这位少年人有过接触,非常喜欢他聪慧的心智、敏捷的反应。今天的他就读搏克莱大学,他的母亲贴了一篇他两年前的旧作,我昨天深夜读了,眼泪止不住地流。我知道这个孩子在中国出生并度过了他最初生命中的几年时间在那块土地上。他的父亲,一位清华的高材生,如今是硅谷的一名工程师。这篇文章不仅让我看到一位美国长大的中国人的孩子对生命和亲情的解读,更让我读到一位远在异国生活的游子对亲人离世却无法在侧的悲痛!将心比心,我们每个人是否都会有一天遇见类似的事情?!

一早,我无法做其它的事情,我定要把卡尔的这篇文章翻成中文,跟大家分享我的感受!而在这翻译的过程中,我的眼泪仍如泉涌,与你分享我的这一份感动!

 

我的祖父 (作者:Carl Shan)

 

星期一学校开始学习和讨论有关悲剧。据我的英语老师讲,一个人的死亡,虽然令人心碎也是灾难性的,但不是一个悲剧。她觉得,亚里士多德、黑格尔、弗莱和施莱格尔有关普通人死亡和悲剧是没有关系的,单一的死亡的本身似乎没有足够的范畴可以使死这件事显得有重量,在渺小的生命结束前得有史诗般宏伟的衬托才能体现生命终结之悲剧的含义,而一个傻瓜被迎面而来的巴士撞死是不够资格称为悲剧的。

周一起始于有关悲剧的讨论,也以悲剧结束。我的祖父在那天死了。

祖父是谁?对于我他算什么?一位老人,我父亲的父亲,我祖母的爱人,过着艰辛生活鲜少享受的人。那个人他是我的祖父。

年幼时在我的学校旁边的河沟中,我失落了我的鞋子。我跌进沟里,鞋子随我落进沟中。沟很深,我们那时很穷,很少人穿鞋, 即使穿大多也是那种廉价的旧鞋子,我的鞋子却是新的。我的母亲告诉我我的祖父用一根长长的竿子像钓鱼那样把我的鞋子钓起。而我此刻仿佛看到他:弯着腰在沟里。他看到了什么?是我还是我的鞋子?第二天我的鞋子回来了。

他教我如何骑自行车。不会骑车是件令人尴尬的事,所以我要求学车。祖父在车子的的后面用一根金属条做成一个连在车身上的把手,那样他可以在我将从车上摔下来的时候一把扶住不至摔倒。我没有跌倒,我学会了骑自行车。就像人们说的,我不会忘记这一切!我永远不会忘记!

他带我上山捉蝴蝶。我们看到树上开满朵朵娇艳的白色和粉红色的花朵。我在我带去的小瓶子里放进了一个捉到的蛹,也许有一天它会从毛虫蜕变成美丽的蝴蝶。

我想吃甜食,我想要宠物,我喜欢香蕉。我想要我就有了。祖父给我买棒棒糖,我得到一只小鸡,还有甜甜濡香的香蕉,只因为我喜欢这些。

据我祖母讲,定是夜间发生的事!她是第二天早晨在厨房的地板上发现祖父的,祖父的身体已经冷了。也许他起床是想拿他的药,也许他最终也没够到药瓶。

我们都会死。少数幸运的我们可以选择那个时候的时间和地点,但我们大多数人生活在那个阴暗的恐惧里不知我的那一天何时抵达?从没有人见过死亡这位不速之客,我们把它当作陌生人,就像竭力忘记一个朋友,虽说这位朋友与我们如影相随,陪着我们直到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喘最后那口气。那个周一是个不错的选择。他的孩子们已经计划了假期和旅行, 就连他的妻子也曾想周游各地。种种原因,他们都计划了并决定在那个周一之后再付诸行动。他选择得真好!

我的父亲闻讯后崩溃了。怎么会?什么时候?为什么?我父亲哭了一夜。他的哭泣让我两个尚年幼不懂事的弟弟咯咯地笑。一位长子在千里之外的异乡透过泪眼遥看他父亲冷如石头的身体,父亲的眼泪停不下来。

我不认为我比我的英语老师聪明。亚里士多德、黑格尔、弗莱和施莱格尔可能都在心理上比我优越。但在这场事件中,在这段时间里,他们是错误,完全错误!

这件事中的每个字每个感觉都充满了悲剧的色彩。

英文原文:  http://www.overseaswindow.com/node/628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百草园的头像
 #

译的真好,孩子的心声,你的再创作。读原文、读译文,同样的感动。

 
海云的头像
 #

谢谢百草!是孩子写得好。我的眼泪还没干。

 
阿朵的头像
 #

谢谢海云!你的译文把他对爷爷的感情表达的淋漓尽致。

在爷爷去世后,老公连夜回国往家赶,全家人都沉浸在不能自拔的悲伤中,Carl的文章出来后,我寄给老公,他们读到:每个人都会死,可爷爷选择没有痛苦的离去,全家人又都在身边,这是爷爷的福气时,他们都从另一个角度去想这件事,在一定程度上有了释放。他后来给老公写email,很后悔没好好学中文,和爷爷的交流不够,多希望对爷爷有更深刻的了解。

亲情,亲情!亲情再深,又有谁能留住亲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一份真切地记忆,给了孩子一份深深感动,读来历历在目,很受感悟!

 
管理员的头像
 #

海云,Carl last name  是 SHAN,在这边没关系,如果在国内发表,就改过来吧。刚才把你的译文给奶奶看了,奶奶看的眼泪汪汪的,说是要明年清明的时候,把这文章刻到爷爷的碑上,天天陪着爷爷。

谢谢你,真非常的谢谢你的用心!

 
海云的头像
 #

名字改过来了。

我其实感同身受,这一年来,也许看着父母一天天老迈,尤其是夏天回去看见母亲苍老的样子,常常心里有种莫名的恐惧。所以你先生的痛,我特别感触。

我让我的一对儿女都读了英文原文,他们也都若有所思,尤其是我儿子也眼睛发红。

发自内心的真情总是能打动人心。

奶奶在美国了?跟你们住在一起?珍惜一起的时光。

 
kurt的头像
 #

读过此文之后,非常感动。自己对着原文翻译了一遍,希望能以此文告慰爷爷的在天之灵。

 

我的爷爷

卡尔

周一我们在学校里讨论悲剧。英语老师说,一个人死去,虽让人悲伤欲绝、痛不欲生,但并不能称之为悲剧。在她,亚里士多德,弗莱,黑格尔和施密特看来,凡人的死亡仅仅是带来悲痛,怎么可能会意义非凡,影响深远?过去史诗记载了伟人骄人的一生,英勇的事迹。但是在死亡面前,所有的这一切又是多么的微不足道。一个愚人奔向疾驰而来的汽车,被撞身亡,更不是什么悲剧了。

 

周一我们结束了对悲剧的讨论。那一天,我的爷爷去世了。

 

他是谁?他和我有什么关系?他,一位老人而已。他,父亲的父亲。他,一位经历苦难的人。他,我父亲的母亲的丈夫。他,很少去享受的一个人。他是我的祖父。

 

有一次我把鞋丢了。我掉进了学校附近的深水沟,鞋子也不见了。我们当时很穷,没有那么多钱买鞋。买也是买一些便宜的,而我穿的鞋子都是新的。后来妈妈告诉我,爷爷一直用一根长杆子在沟边费力地打捞。这一幕浮现在我眼前,爷爷弓着腰,面对着深沟,他看到了什么?鞋子还是他的孙子?第二天,我的鞋子失而复得。

 

爷爷教会了我骑自行车。当时不会骑车可是一件丢人的事,我需要有人教我学会骑车。爷爷把一根金属杆倾斜地绑在我的车后面,他抓住这个金属杆,保护着我,以免我摔倒。我没有摔倒,我学会了骑车。他们说学会了骑车,你永远都不会忘记了。这,我怎么能忘记呢?

 

爷爷带我到山上去捉蝴蝶。我们看到开满鲜花的大树,盛开着白色、粉色的花朵。我随身带的瓶子里装着一只我捉到的毛毛虫,也许有一天这只毛毛虫也会像鲜花一般,盛开长大。

 

我渴望吃到糖果。我渴望能养宠物。我渴望吃到香蕉。只要我开口,所有这些便会得到。爷爷给我买来棒棒糖,给我买来小鸡,给我买来甜甜的香蕉。这,只是因为我喜欢。

 

我的奶奶说,一切发生在晚上。第二天早上发现他时,他的身体躺在厨房的地板上,已经冰凉了。也许他起床去拿药,也许还没拿到药,就…。

 

我们都会死去。幸运的话可以选择死亡的时间和地点。大多数人都会害怕:我的那一天什么时候会来?我们从未遇到过死亡,我们把死亡看作一个陌生人,直到最后一刻才记起这个朋友。那个星期一是个好的选择。本来他的孩子们早就打算出外旅行度假,即使他的妻子也要在国内转转。但是不知为什么,他们都安排在周一之后再出去。他很会选择。

 

听到这个消息爸爸崩溃了。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这是怎么了?爸爸哭了一夜。他的抽泣声让我的两个弟弟觉得好笑,他们还太小,不明事理。作为长子,自己身在千里之外,而此刻自己的父亲正尸骨未寒,爸爸怎能忍住自己的眼泪。

 

我并不比我的英语老师聪明,亚里士多德,弗莱,黑格尔和施密特的智慧更是远在我之上。但是此刻,在爷爷的死亡这件事上,他们错了,彻底错了。

 

这是一个悲剧。

 

 
海云的头像
 #

你翻得很好!值得我学习,我翻得很快,有些词语没有好好推敲,你的有些句子比我翻得严谨!谢谢指教! 

 
虔谦的头像
 #

非常、非常的好! 开头和结尾令人思索 ......

谢谢分享。问候海云和卡尔!

 
henrysong的头像
 #

海云的译文,遣词用句有点西化了。KURT翻得中文更流畅些。

 
梦娜的头像
 #

海云,你还真是全面手,什么都行。

 
阿朵的头像
 #
kurt, 我们上周出去旅游,回来后看到你的译文,很感动,孩子只不过写出了自己当时的感受,你和海云却这么用心去翻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谢谢,真的非常非常感谢!
 
我会把你的翻译读给奶奶听,读给CARL听,让他们感受到你们的爱!
 
叩谢!
 
Amoy的头像
 #

感动!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