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筢子

           

                            筢 子


小时候一个很快活的户外活动就是扛个小筢子去搂草。用筢子搂草不用像挑猪菜那样去寻找,蹲倒爬起的,也不用像割草要弯腰大片大片的割个不停。

这个就拿那筢子在草地上拖动就行,很像是在玩耍,拖个筢子既像在给土地梳头,又像那书上讲的用很大的笔在平平的土地上写或画,很过瘾,很痛快。

我说的的这个筢子不是天蓬元帅的那个耙子,他那个样式是耙土用的,我说的这个是竹子做的,是较为轻便的搂草用的。

我小的时候,每家都有几个筢子,分大小,大的最宽处有一米多,小的也就三十多公分。

那时节的人整天就一个中心,农忙种田农闲搂草,孩子们春天挑野菜夏天割草,秋天拾荒冬天搂草,为什么呀?光有粮没有草也吃不到饭不是。

都知道那时贫穷,粮食不够吃,其实,草也不够烧的。

农村周正点的草就是庄稼杆子,稻草、麦杆子、玉米杆子、豆杆子等等,因为生产率不高这些庄稼杆子也就不够全庄烧的,每家就安排人在得空时带上筢子,带上草篓子,去河堆去野地搂些落叶搂些枯草。

这个筢子呈三角放射状,顶端绑一个长杆子,每根筢齿均匀排列,末端弯成九十度多一些,每根之间留有合适空隙。

大筢子上还会带根绳子,以便套在肩上搂草时省点儿臂力,这不停在茅草地里搂是需要耐力的。

孩子家的就用个小筢子好了,轻巧,合便。

我是缺少耐心的,搂几下就失去兴趣了,往往就是随着大家瞎跑玩。

这是很惬意的,放了晚学,太阳懒懒地挂在西边,瑰丽的云彩就是太阳的仪仗了,天空淡淡的灰蓝,也浮着些像凝固的水的波纹似的浅灰白的云。

没什么风,但也不燥热,三五个小伙伴岔开一起向前迈步,一样的小篓子背在身后,有的篓系有些长,就把篓系顶在额上,后面各拖一个小筢子,小筢子在矮矮的半枯的茅草地上搂着,一路腾起细细的烟尘。

一边走,一边说着各种话儿,男孩商量晚上到屋檐下掏麻雀窝儿,女孩说的神秘秘的听不清内容,只听那银铃一样的笑声传出去好远。

走上一段就停下,把搂到的草赛进篓子,这篓子是用柳条编的,有一定的分量,我光背这空篓子就就觉得沉。

好在我的篓子是剥了皮的柳条编的,是白里泛黄的,又不大,看起来就很轻巧。

现在回想起来,感觉我与小伙伴一起去搂草,人家是劳动,我纯粹是闹洋气秀一把的。

等篓子满了,太阳的热情也减弱到几近于无的时候,就背着收获往回走了,有的就唱起歌来,骑马就骑大红马读书就读……,或者就说起顺口溜,东,东方红,红,红鸡蛋,红鸡蛋,吃半边留半边,炸死某国一大片!

这是我很快活的时候,尽管我的篓里只有很少的枯草,但我一点顾虑也没有,只顾着与伙伴们连说带笑的。

我到城里走亲戚,看到城里居民的孩子一手提个麻袋一手拿一根粗铁丝,一头圆环,一头磨尖,低头去戳那法桐的半黄半红还泛青的落叶,一戳就穿上了,一穿就是一大串,满了就抹到麻袋里,再重新开始。看着很洒脱,像拿着宝剑似的,但我以为不如乡下搂草来得惬意,小筢在手,边笑边走。

 

 

 

 

 

 

                                                   0年九月十八日十点二十四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邱俊伟的头像
 #

哥哥儿时的生活,和我老家的基本都相同,所以读起来格外亲切。

那种竹筢子,好像老家的农村现在也还有,只是没人再去搂草了,收完庄稼,点火就烧掉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的,但是也不让随便在田里随便烧的,也不收集,就是强制不让烧,暂时还没有好的解决办法,也有研究要利用秸秆的,但效果不理想。

 
雨林的头像
 #

童年的回忆总是那么美好。

不知道现在山村里面的农家做饭的燃料是什么? 煤气?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煤气,部分地区是沼气。

 
梅子的头像
 #

太阳懒懒地挂在西边,瑰丽的云彩就是太阳的仪仗了,天空淡淡的灰蓝,也浮着些像凝固的水的波纹似的浅灰白的云。”这种描写怎么就能学会?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夸赞,生活其实真很美。

 
予微的头像
 #

单调的生活,木桐也能品味出丰盛。

那时的乡民也很有智慧,只是搂干草来烧,让草继续长,常长常有!没有“斩草除根”!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斩草除根太费事了!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儿时的生活像一首歌,这些工具就是儿时的玩伴。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童年的可贵就在这里,一切东西在儿童的眼光里都是美好的。

 
海云的头像
 #

我们现在还在用,用来把落叶聚拢起来,半是锻炼身体,很好用的,电动的吹叶机,反而不大用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你这是竹子做的吗?的确好用。

 
予微的头像
 #

嘻嘻,我小时候去乡下也拿过这竹子做的筢子。现在的是铁皮做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竹子的更有历史感。

 
熊猫的头像
 #

还有硬塑料做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倒是新时期产物,国内没见到过。

 
呢喃的头像
 #

体会到儿时记忆里的快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回味童年的快乐是一种轻松的快乐。

 
henrysong的头像
 #

儿时的一切,回忆起来都很美好。

我儿时是被送到江南农村和爷爷奶奶过的,虽然外面热火朝天闹革命,我记忆中的却全是蓝天白云,小桥流水,桃树竹林,抓萤火虫,追逐蜻蜓。可惜老家现在荒芜了,最后一次去只看到荒草断墙,河面上飘浮着油垢,空气中弥漫着废气,我记忆中的天堂毁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所以记忆就更加珍贵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