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女儿在美国上大学--“爱心深厚” 做义工

   义工--volunteer这个词,恐怕对大部分在美国的华人来说都不陌生。如果翻译成国内流行的话,我们应该说学雷锋。美国人是非常提倡大家为社会做奉献的,许多家庭都鼓励孩子们有爱心,帮助其他需要帮助的人。而且在大学录取和评比各种奖学金时,你做没做义工,做了多少是一个很关键的衡量指标。我以前看到一本书,里面提到美国的西点军校挂雷锋像,我认为这作者有一点儿大惊小怪,美国人也许不知道谁是雷锋,可他们的制度就是号召大家助人为乐啊!

    女儿在高中时,就是这方面的积极分子,到了大学后,马上就跟组织联系上了。在大学期间,她给高中生补过课、帮老师跟戒酒后的病人交谈、去医院照顾生病的儿童。

    第一年春假,女儿去了新奥尔兰,参加了她们学校的飙风卡萃娜(Katrina)援助队。对她来说,这是一个让她终身难忘的经历。

    首先,女儿为美国还有这么穷困的地方而震惊。女儿看到的是,在飙风卡萃娜近一年以后,新奥尔兰仍然是一片荒凉,危屋重重。她们援助队曾帮助难民们发食品,每个难民可以得到的东西少的可怜。当女儿在电话里告诉我,每个难民每周只有几个罐头、面包、和饮用水时,我曾在电话这头大声与她辩论,我说,难民们一定还有其它的渠道弄到吃的。女儿无限悲哀地说,妈妈,他们都住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难民们住在大漠中的棚子里,她们援助队坐车一个小时才能到那儿,那些人是走不出那个地方的,也不会有人再额外给他们送救济了。

  援助队的主要工作是帮着拆危房,为了节约开支,他们自己就住在这些危房里,女儿的睡袋就放在长着绿毛的地上。

    那次女儿没有干满援助队预定的时间---三周,原因是她受伤了。她在用电动工具给墙磨平时,工具失控,飞出来把她的胳膊擦掉了一大块皮,虽然马上用酒精消了毒,但过两天伤口开始红肿,队友开了大半个小时的车,送她到最近的医疗点看伤。医疗点是在荒废的停车场上的一个小棚子,医生能做的就是给她的伤口涂了一层药膏。又过了一天,女儿开始发烧,这回她自己和领队都知道,她的伤口是感染了,无法再坚持了,我给女儿买了回家的机票。

    领女儿去诊所看病时,我们的家庭医生非常生气问,为什么才来看?当医生打开伤口看见涂的药膏时,她是彻底迷惑了。医生问女儿,是谁给你涂的这种药?要知道,这种药已经没有医生使用了,因为它只能预防感染,而不治感染。当我们的医生明白了整个过程后,也无可奈何地说,这就对了,新奥尔兰的医疗点,一定是拿到许多别人捐赠或者免费的药品,这大概是那儿的医生能用的最好的药了。

    大学第二年的春假,女儿又参加了援助队,这回是去北卡州的山区。这回经受考验的不但有女儿,还有我这个做妈妈的。

   女儿在电话里告诉我,这回她是领队。好事啊,当官了,恭喜恭喜!女儿接下来说的话,让我不但希望她没当这个官儿,而且心惊肉跳。女儿说,这回他们援助队将驱车去北卡,援助队共有两辆大面包车,由二十多个学生组成。按校方规定,开车的得是领队或者高年级的学生,他们一共有四人合格开车,其中包括她。

    那年女儿刚满十九,一共没单独开过几十次车,而且几乎从未在高速公路上开过车。从他们学校去北卡相当于纵穿美国东海岸,不但要穿过纽约这样交通让人胆战心惊的大城市,还要行驶在北卡山区的峭壁悬崖旁。我这当妈妈的神经第一次崩溃了。学雷锋,俺不反对,但搞这种实地学习开高速,有一点儿太恐怖了吧?!我在电话里斩钉截铁地要求女儿,让她跟校方讲,她不能开这个车!我想所有有在美国上大学孩子的家长,恐怕都知道女儿给我的答复---拒绝我的要求。后面的故事大家也一定猜到了,女儿领着她的援助队,开车去了北卡山区,我的神经得到了一次很好的锤炼。

   在这里,我给各位家长一个忠告,让孩子尽早学开车,在家时多锻炼。

    就是这样,读完二年级, 女儿与医学预科指导老师(Premed Advisor)又会面了,面对着她的成绩、获奖、和各项活动,老师无情地指出,成绩优秀、活动够多,但要想上美国的一流医学院,做的义工不够!

    女儿干脆拿出大三的第一个学期,全时做了义工。美国啊,就是学雷锋都让人不同凡响。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我的儿子也是每周去医院作义工,感恩节都不休息。结交了好些老先生老太太,都是推轮椅认识的。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还得给准备好医疗救急包,里面装满各种急用药,包括抗感染的药膏。荒山野岭的,可不能指望别人。幸亏及时回来,否则麻烦大了。

 
仲夏百合的头像
 #

当时的事我还历历在目, 把你急坏了。

百草旅游归来, 该写游记了吧?!

 
百草园的头像
 #

海云,孩子做义工好,这样除了帮助了别人,也锻炼孩子自己。

 

林枚,当时就是没有你有经验,如果知道自己好好处理,不感染,会让人少担多少心。

 

百合,目前太忙了,游记要写,可没时间。自己吃饭的碗还是更重要,估计写东西得慢慢来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