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冬瓜的好吃--读木桐的农家乐冬瓜篇有感

 


(一口气写了这杂文,就不知道应该往哪个版块放,说吃的吗,都没有谱,非纪实,非创作,非议论,看到林玫种出的大冬瓜,就把这篇找出来贴,我常写有开头没结尾,没主题的东西,就往自己的三言两语放吧)

 

喜欢冬瓜,喜欢木桐的巧文寓意农家乐,给木桐上供,让木桐喜欢这寡味的冬瓜!

 

小时候未识字,以为有西瓜就有“东瓜”,况且,我们还有南瓜和北瓜。南瓜现在大大流行,北瓜却久不见踪影了。(孤狗图片中那种上面像南瓜,下面半截青白色的小一圈的就是北瓜了)。老大了才知道,只有冬瓜,没有东瓜!

 

 半世纪前,夏日炎炎没有风扇,没有冷气,把大冬瓜洗干净了,放床上,给孩子抱着睡觉降温祛热。

 

为什么叫冬瓜?好吃懒做的我从来没想过要深究调查,以为这瓜只要不破相,就可以一直囤放到冬天,用来打边炉(吃火锅),炖冬瓜盅,嗯嗯,滋味得很!

 

炎夏闷热,冬瓜稍微洗洗,连白霜皮带冬瓜子,大刀阔斧的砍成大块,加荷叶,莲子,灯芯草,大瓦煲里水沸腾时,加入备好的料,大火煮开十分钟,再文火慢熬四个小时,熬一锅“祛湿汤”,专门褪暑去湿热,让人从胃到肠,一扫暑夏的燥热。(也去肥油)

 

 虾米炒冬瓜是日常简单的做法,冬瓜去皮切片,开炒锅,下小匙油,爆香蒜头虾米,下冬瓜片,炒一下,下盐,盖着焖熟,上桌,品冬瓜的淡泊。

 

 又可以煮一锅开水,放下冬瓜小块,放姜,瓜快熟时,放入切成小块的黄毛走地鸡,(也可以用一点盐,酒和生抽先腌一下鸡块)捂盖,汤开时鸡熟,放点盐,一点点儿糖,就是一锅很清很鲜的冬瓜浸鸡了。十分钟就有口福了,健康而不油腻。

 

冬瓜陈皮鸭就比较复杂,我都忘记怎么整了。其实,把冬瓜和鸭煮老汤,加入陈皮,就很鲜美了!

 

 冬瓜收获季节,很难一下子吃完一个大冬瓜的,于是就晒成冬瓜干。先把皮刨了,去瓜馕,(老瓜子可以留着炒了吃)。然后用利刀,从冬瓜的顶,平削,如削苹果皮那样不要断,削成螺旋弹簧一样,用竹竿在中间穿过,架子院子里,晒干收藏。想吃时,拿出一长截,水洗就软了,切段,铺碟底,上铺调好味道腌好的新鲜鸡,和一点广东腊肠,隔水蒸十分钟,冬瓜干吸收了鸡汁,入口甘甜鲜美。

 

 讲到吃我就流口水,一直不敢加入减肥俱乐部!

 

因为,这里,还有,那个雕花的冬瓜盅啊!

 

 冬瓜盅,挑直径十寸左右的完好小冬瓜一个,大师傅用刀锯齿状的把冬瓜顶切下来做个帽子,并在冬瓜肚皮上雕刻字画,去馕,把熬好的高汤放进去,放在大“炖盅”里,隔水炖;然后,把备好汤料,计有瑶柱(干贝),火腿,鸡肉粒,虾干,冬菇粒,鲜鱿鱼粒,姜,陈皮,。。。等等,放进冬瓜肚子里,盖上冬瓜帽,盖上锅盖,炖上好多个钟,让皮里的瓜肉软熟入味,再整盅上桌,用勺子刮下冬瓜肉,连汤和料装碗,那一个鲜甜,让你停不了口!

 此图网上找来,属于好看不好吃的那种。因为这冬瓜没炖过。

论坛分类: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哈哈,你这算是冬瓜美吃之要介!你说那个让孩子抱个大冬瓜怯暑,从哪找来的?笑喷啊!但我听说过以前有一种怯暑的东西叫“竹夫人”,用竹子编制的接近人形的器具,抱着入眠,手脚都被“竹夫人”摊开了,这个假夫人是中空的,空气流通,人自然凉爽。还有一种竹制凉马甲,穿在贴身,外罩绸衫就不会被汗浸着了!

 
予微的头像
 #

抱冬瓜睡是真的。广州以前有此“奢侈”的孩子。我生长困难时期,没此享受。

听说过竹夫人,没见过。我们有竹席,很凉快。

 
熊猫的头像
 #

你瞎掰吧--冬瓜身上有扎人的白毛,抱着睡?!小骗人精一个!

 
予微的头像
 #

嫩冬瓜如80后,才会长白毛。老冬瓜就光溜溜的了。不信你明年种一个留种!

 
海云的头像
 #

我第一次在广州吃冬瓜盅,才知道,冬瓜可以被吃得那般艺术!那般美味!

 
予微的头像
 #

对,那个传统做法炖出来的冬瓜盅很美味。

 
邱俊伟的头像
 #

问候予微好友。

拜读本文,读得满嘴口水,唇齿生津,呵呵,真的,你该知道我不开玩笑的。

可惜我一直都是在忙碌的行走,对吃自然不挑剔,也一直没有机会研究这些吃的,羡慕你们。

握手,顺致,祝健康。

 

 
予微的头像
 #

谢谢俊伟!我也羡慕你,一个人有安静的时候,可以潜心写作,好作品源源不断!

你很快就回家了,享受天伦之乐时,不妨学一个简单好吃的菜式,煮给你心爱的太太吃!

祝,安康!

 
西山的头像
 #

这个冬瓜盅我妈妈会做,很花功夫,非常好吃。但是,关键要买到合适大小的冬瓜,太大了没有家里用的锅可以放上去蒸。

 
予微的头像
 #

呵呵,西山,我给你找冬瓜,你请咱妈做可好?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