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生命的回旋

(该文获得2011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和征文大赛一等奖)

把父母送进老人中心每周一次的联谊会的大教室之后, 我快步地离开那里,强忍的眼泪就在我踏出教室大门之际夺眶而出!我心中交织酸楚、无奈和记忆中的温馨,想起刚刚父亲一笔一划缓慢地填写他英文名字在登记表上的情形,不由自主地联想到很多年前,父亲牵着我的小手送我上学,我也是那样一笔一划用中文在课本上缓慢地写下自己的姓名,多么得似曾相识!

父母来美国两个星期了,这次不像以往只是来探亲,他们是移民出来的。出来前听到一向要强的父亲对我说他英文听不懂,这么大年纪要重新适应一种全新的生活,话音中透露着胆怯,令我无法把他和从前那个自信满满的父亲形象重叠在一起。我很想对他说:“别怕,有我!”,就像多年前和父亲一起挤公共汽车,无论多么拥挤, 父亲的手臂牢固地在我的周围抵挡了一切的推搡,令小小的我处在一片平和安全之中。 

什么时候开始,那个曾经遮在我头上的那把大伞,变成了一个胆怯的老头儿?转眼间我们父女的位置就那么自然地调转,父亲像个孩子,而我成了那把要为他遮风避雨的大伞!我以轻松的语气鼓励他:“老爸,你想想当年我不也是这样一下就跑到异国的土地上?你今天还有我可以依靠,我那会儿可是举目无亲啊!不也过来了!”父亲嘟哝道:“你那会儿年轻吗 ……” 是的,岁月让人改变!年轻很多时候本身就是资本,天不怕地不怕,直到有一天, 我们都开始害怕,因为我们无法掌控的时间,让我们强壮的变得弱小,年轻的变成年老! 

父母老了!也许他们并没有完全意识到“老”字的意义直到现在,即便现在还是有点不情不愿地承认这点。就像有一次我看到一位男士,头上的毛发掉得所剩无几,当我发现他竟然是我的同龄人,我不由得心惊胆战,才意识到中年人已然被岁月刻成这般模样,也是那一刻才蓦然意识到自己在别人的眼里大概也好不到那里去! 

第一次送父母去成人学校学英文,因为英文班设在一个老人复健中心内,一走进去,满屋子的老人家,拄拐棍的推轮椅的,父亲说了句话:“这样的地方,我还真不大喜欢!”他喜欢和我的两个孩子在一起,那让他有种年轻的感觉。在一片年迈和衰老之中,那种太沉重的无可奈何、岁月的流逝和对生命后期的恐惧会不由自主袭击人的心!我当然明白! 

可是,父母是来依亲的,将会长期至少要试着长期在这里生活,总要教会他们慢慢地去面对和适应这里的老人生活。我说起女儿学校的一位令我佩服的美国母亲,这位妈妈有个患脑瘫的女儿,一只手和一条腿就像以前我们看到的有小儿麻痹症的孩子一瘸一拐,行动不便,可是这位母亲把女儿当成普通的孩子教养,科学营里,带着孩子翻山越岭,我亲眼看见孩子在湿滑的泥土地上滑倒,后面的母亲耐心的等待,并不是上前搀扶去女儿,而是让她自己慢慢地爬起来继续走。我每天接女儿放学都会碰到这对母女,我惊奇的看见腿脚不便的小女孩竟然会自己骑着脚踏车, 像个健康的孩子那样骑车回家,做妈妈的一手扶着龙头陪着女儿一起骑脚踏车,一手拖着女儿的拖包,笑容满面地跟随在后面。我常想这是一位多么有智慧多么了不起的母亲!她知道有一天她的女儿需要独立的面对人生,只有教会她自己面对才是最疼爱她的方法。 

父母听我说这个故事都很赞赏!也许我没说出口是:我也要像这位母亲对待她的孩子那样来对待父母,教会他们自己面对很多事情,我总会在后面默默地注视,必要的时候伸出扶持的手。 

我相信只有带领老人家学会有尊严的、相对独立自主的生活,他们才能真正地安享晚年,和我们一起留下生命中一段珍贵美好的记忆!
 

分类: 

评论

阿朵的头像
 #

很真实,很感人。

 
海云的头像
 #

一觉起来,每篇文章都有评论,仔细一看都是朵朵妈!谢谢辛苦了!:)

 
西山的头像
 #

因为我们都是这个年龄的人,在父母的慈爱中长大,没想过他们会变得像孩子一样,需要我们来鼓励和支持。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最伟大的父亲同时也是最平凡的父亲,陪伴我们走过生命里最无忧的岁月,祝福父亲们安康!

 
易道的头像
 #

今年7月,我忙里偷闲,第一次陪父母爬张家界。在山里呆了几十年的父母,第一次觉得爬山也蛮享受的,和上山种地、砍柴,是两回事。在索溪峪看演出时,年轻时候当过演员的老父母更是雀跃。我想,无论多忙,每年都要陪父母出去走走。

 
anna的头像
 #

向你学习!

 
予微的头像
 #

父母有条件,且愿意来依亲,真是一种福气!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